舒服到瘫软

我名叫吉新画,台湾屏东客家人,那年廿六岁, 因为属狗乳名就叫做狗狗,所以后来竟会和家犬哈利发生性关系, 冥冥之中好像有些预兆,读过二年大学财税学系, 二年前透过父母安排结的婚婚后就没有再读了, 随夫定居桃园龙潭老公姓白,职业是科技公司业务经理, 算是个空中飞人全年百分七十几是搭机走在世界各地, 我则在同家企业做财务我俩琴瑟恩爱,床第十分完美, 唯一的缺憾是他出差太多常常留我一人空对孤灯, 我又不甚爱外向亦不爱与同事交往,又没有生孩子, 我下班后一人只能独自在家做做家事看看电视和上网看Youtube, 及住家附近熘熘狗。 如果是在这以前,人犬交这样的事情我真是连做梦想都想不到, 甚至还会觉得人犬交很变态很脏很恶心。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次老公出差太久, 我耐不住寂寞在网路上看到这个议题有关的文章, 竟然色心大动就对牠有些注意。 主要是那几天我空闺寂寞,又遇到牠的首次发情期, 它那根东西常常有事没事就伸出体外看到是真的很大, 诱我瑕想以前也曾见过狗狗发情,但这是我所见过狗狗中的最大的, 在我身边走来幌去难免令人砰然心动,幻想它如果进入我身体时, 一定会把空虚的我塞得好满好满整天看到这条肉棒, 在我面前伸出缩进想到这里下腹一阵发骚,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瘫了…最后竟不能自拔, 和自家里的大公狗哈利玩起了人犬交。 情形是这样的,最近我老公因为公司新产品上市, 身为MarketingManager的他工作就特别忙碌, 更是经常世界各地出差所以我近日只能一人在家, 家里这条名叫哈利的大丹公狗相处日久很懂人性, 有45kg多二年多前买来才是一条幼犬,用来顾家的。 在家中二年,牠由一只二公斤的幼仔,竟长成能搭在我肩上比我还高的成年巨獒, 浑身洁白的短毛掺上全身黑班,雄纠纠,气昂昂, 煞是漂亮老公出差时,家中就由大公狗陪伴及保护我。 那时我虽然也寂寞,但却从来都没有起心动念想过什么人犬交。 去年,有一次他在国外出差,却生病发烧回家, 在家时换我帮老公整理行李,在他盥洗包内, 发现有一个暗夹层里面有五、六个保险套,才知道, 老公跑遍了全世界也肏遍了全世界,对我不忠实, 愤怒之下很想找个方法出出气但我一介家庭主妇小女子, 只能想想而已。 直到去年9月份的一个晚上,天很热,我老公出差已经一个月了, 还不回来。 开了空调,独自睡在偌大双人床中,真的是寂寞我得不行了, 特别冲动又想到他的保险套,我就心头上气, 就在家开了电脑上网翻翻一些图片看,偶然看到人和动物性交图片, 竟然引起我有种莫名的兴奋心里想着哈利裆中有这么大的一支狗屌, 用牠代替老公和牠性交也许是很爽的吧……不但杀瘾, 而且一吐心中怨气就起了心动了报复之念。 那几天,也正巧逢上牠首次的发情期,整天在我脚前脚后, 跟进跟出鼻中常常呜呜撤娇,引起我阵阵悸动, 所以晚餐后将大公狗哈利带到了我的卧室心中有些忐忑, 也有些莫名的兴奋开始时,我蹬下身试探性地, 用手摸大公狗私处。 刚开始它不太配合,我给了它一些牛肉后,它就比较温顺多了, 我慢慢摸着大公狗那支毛茸茸的阳具很快牠有所反应, 伸出舌头直漟口涎,静立不动,狗龟头一下从毛鞘中伸了出来, 伸出来的半截狗屌摊在我手掌心里,变成很大。 大公狗可能了解了我需要什么,一动也不动, 温顺地让我把玩它摸了一会,我觉得很不好意思, 而且又从来没有玩过人兽交又怕万一惹毛了牠, 反被牠咬一口心里其实有一些怕怕的,不禁有些后悔, 很想要赶哈利到卧室外面去但牠竟然不肯走, 半站着两支前腿抱着我大腿,做起了交配动作……不像话! 但我还是硬将牠赶了出去。 那一整晚我几乎都没睡着,牠不住地在寝室门外, 呜呜吱吱地哭泣我心里非常茅盾,我的下腹很想叫牠进来, 让哈利爬到我背上代替老公在后面臀部肏我。 但我的理智又担心和狗交配会怀孕,又担心狗很脏, 又告诉我这是邪恶的行为离经叛道不为他人所接受。 但是,整个晚上,脑海中和梦中,却一直想着与狗狗打炮的景像, 挥之不去我的下腹也整夜在跟我闹革命,膨涨的阴蒂骚痒不止, 脑中所有的念头一直都不住地催促我放下身段, 和狗狗交配让他的大屌快快进入到我下体内, 用力磨擦杀痒这可能也是因为老公那么长久不在家, 我真的是太寂寞阴道太饥渴了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其实都不是理智的幻想。 第二天晚上,我上网又查了些短文,及看到了国外人和狗性交的短片, 又查到了文章说;人类和狗狗异种性交DNA不合 不可能怀孕等讯息我下腹灸热,及一直在分泌淫汁的阴道慾望, 竟战胜了我的理智所我决定今天晚上,乘老公在千里之外, 要放胆和哈利尝试一下即使不成功,也没人知道, 更没什么损失。 晚餐后,我带牠进了我的卧室,牠欢欣摆尾地跟我进来了, 给牠准备好的一些不错吃的东西又用湿毛巾用力擦干净狗的私处, 开始抚摸狗狗阳具外面的皮鞘捏捏牠的睾丸, 叫牠躺在床上肚子朝上,大公狗很温顺,伸出舌头躺着一动也不动, 尖尖长长的狗龟头很快涨大伸出了长满狗毛的皮鞘, 还一直在滴水一会儿,好长一支狗阴茎也露出来了。 这时候我很紧张,因为从来都没有玩过人犬交, 也没有碰过这样粗大的屌儿和睾丸就像我当初破处子身一样紧张的感觉。 但是高涨的性慾驱使下昏了头,我感到自己下面也一直在冒水, 鼻管唿吸沉重听到自己的心脏卜通卜通地狂跳着, 手也有些颤抖不甚听指挥,虽然知道现在我已面红耳赤, 不复那个爱美端庄淑女形像但冲动的性慾昇上了头, 盯看着那根鲜红粗壮的狗鞭却又不禁春心荡漾起来,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冲动得不能自已很想把它含在嘴里, 吸上几口而且箭在弦上已无法半途而废,就不再犹豫了, 咬咬银牙撩下去!公犬的臀部很小,但二支后腿却十分紧致有力, 我将肥肥壮壮的狗鞭捏了一会双手捏了又捏、搓了又搓狗睾丸, 仔细看清了一下它的长相尖尖长长的三角形, 就极像一支尖锥通红通红地充满了血,专门为肏雌性动物的阴户设计, 看着、看着愈发引起我性慾冲动破表离床开亮了卧室大灯, 顿时房中亮如白昼这时我已浑身发热,大汗淋漓, 心跳不已我将空调调到最强,脱光了周身衣服, 扎起头发马尾就坐到床沿边,我怕哈利的前爪刮伤我, 特地找了一双短袜给牠前脚套上而且用橡皮筋将它固定住, 吐了一口唾液在掌心中涂在自己阴户口润滑一下, 坐下叉开双腿叫哈利舔我。 大公狗竟很懂人性,长长刺刺的舌头,撑开我下体的裂缝, 勐舔我的阴道口大阴唇,小阴唇,舔得我很舒服, 淫汁泌泌外流。 这时大公狗又抱住我一条腿开始开始做交配动作, 我摸着它的小弟弟现在它涨得更长更大,是大到真吓人的那种地步, 其实自己心中也没有底气无法确定,我阴道究竟能不能容纳这么一支大家伙插进来, 不试不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很激动,决心破釜沉舟一试, 我很怕他起情时咬掉我的乳头又将胸罩带上, 伸手在胸罩内用力捏自己的奶头我很快斜躺在床沿, 打开大腿大公狗就站在床下,前脚搭在我大腿的内侧, 床沿更认真地舔我,用舌头舔我脸颊和颈部, 牠下面就用肉鞭东一下、西一下的插我。 狗屌久久找不到入口,乱插一通,牠急了鼻子吱吱叫, 我伸手抓住了它的阴茎引导它进入了我的阴道口, 尖端才插入他用力顺势一顶,这么粗大一支狗屌, 顺着我分泌的淫液竟整支连根"噗"一下,不用半秒, 轻易地就插到了我子宫口这种刺激,我全身顿时一阵浑身一凛, 不由两手紧紧抱住哈利上身咽了一口唾水,夹紧了阴道, 正面迎战。 进来了!终于进来了,已成事实了,没有退路, 也没有很悔药可以吃了脑里轰然一声巨响,无比的快感, 感到血液在我头上嗡嗡作响地流过脑中像万马奔腾一样只想要性爱, 无比的快感我更激动了,紧紧抱牢狗头,手肘撑住床铺, 我细细的廿三寸细软柔腰快速地前后摆动臀部反应, 迎合他的抽插很快,大公狗前腿趴到我胸口左右两侧, 认真地工作起来我们养这只大狗已经二岁了, 相处日久已很懂人性,身形跟老公一样高大, 我撅起阴部大公狗的巨屌进去之后,就开始快速运动, 是真的很快要比老公快很多。 他像发了狂似的,一直在我的阴道冲撞,太厉害了, 我满眼闪星有些难以招架,我从来不曾经历过这样的狂风暴雨般粗暴的性爱, 我只有双手紧紧抱住他狗头大腿夹紧屏声静息不动, 听任牠发狂似的摧残但大公狗带给我的爽感, 也是从未经历过几乎让我瘫软,连续高潮了好几次, 感到子宫不停地抽搐阴道好像不停地喷出淫水泛漤, 但狗屌皮鞘上的刚毛一下下的扎在我阴蒂和阴唇 倒是很刺痛这一桩,却不是很舒适。 大约有十分钟,我仍在高潮中,只感觉狗狗就不动了, 我抬了几下臀部催促他出力继续。 他竟反身下了床,他的狗屌牢牢地把我拴住, 将我往地上拖我不舍得它滑出去,就一起磙下了床, 爬在冰冷的地板上但牠就拔出了狗屌,扑爬在我背后, 改从后面插进了我我承受不住牠的体重,向前扑倒下去, 双膝着地爬在地板上牠拼命地将整支大狗屌。 从我背后插了进来,又在阴道中快速地冲撞我敏感的子宫口, 不过狗毛却不再会再扎痛我我爽快得不行,发狂似的大声呻吟, 心脏勐跳身上不停出汗,子宫一阵阵的抽搐, 阴道一直出水这时我感觉有个坚硬的东西硬塞进了我下面, 而且开始在膨胀低头一看,我的私处胀得好大好紧, 耻部出现两颗凸凸的鼓起肉块不知是什么玩意, 很像牠连睾丸都送了进来从一傍的穿衣镜中看到的我自己, 雪白粉嫩的女儿体有这只大狗牢牢地扑在我背上, 二者合为一体牠的臀部一直在用力冲刺,我爬在地板上, 蓬头垢面满头大汗,连我一头秀发而也汗湿淋漓, 不成人样恰似一只人形的母狗,在奋力地配合做着接受繁殖小狗的工作。 哈利牠大约又冲插了我十几分钟,突然掉头向后, 变成二人屁股相对相联二个头颅方向相反,一人一狗静止爬在地上喘到不行, 牠就停止抽插全身不动.但却仍用牠的龟头在我阴道里搅动, 热热的狗精液不停地在灌溉我的子宫我既舒服得一下子瘫软在地床上, 阴道口却又被不知什么硬物涨得发酸发痛……即使哈利已经不动了 但我仍唿吸急促心跳不止,腰部臀部还是机械性地前后摆动, 有些停止不了可是让我惶恐的事情发生了,现在既然下腹涨痛, 牠又完事了我的慾火也就应该消了,我很想早些将他的狗屌拔了出来, 但不管我怎样试牠的狗鞭竟然怎么也无法从我的私处里拔出来, 试了多次都不成功我惊惶失措,把我吓得快要哭了, 但又不敢叫邻居救助我只有和狗狗,屁股对着屁股, 在房内趴在地上耗着默默的祈祷,『这一定不是事实, 这是梦幻我不可能做出这种荒唐事的,快醒来吧, 新画』!大约僵持了四十多分钟……惊惶得不知所措 心中一直害怕和后悔我为什么会这么胡涂,做出这种羞人的事, 天亮后被人发现不知会有什么结局。 还好,最后终于顺利落幕,软化了,它自己滑了出来, 虚惊一场还我自由。 经过这一番折腾,我有一些食髓知味,就越发一连撩下去, 又和牠做了五个汗水和体液交融的夜晚我虽然累惨了, 也爽毙了倒是哈利,仍是毛色涮亮,精神奕奕, 两眼有神站得笔直,跟前跟后,不时对天大吠几声, 偶而对我的腿上抬腿撤尿,似乎在宣示主权。 直到后来,牠的发情期有些过去。 不过,有一个问题,哈利即使发情期己过, 却变成常会在晚上跟我进入卧房又爱把我扑倒到在床上, 嗅我的裆部伸出半截狗屌,隔着衣裤乱肏,完全不懂遮掩, 害得我白天也不敢带他到公园去熘狗。 接到电话,老公要回来了,哈利假如还是常常如此, 一定会穿绑情急生智,没办法,前一天,我将哈利送到宠物医院去寄宿, 告诉老公说牠有些寄生虫的问题需要住院治疗。 晚上,老公跟我做爱,但他经过长途飞行, 有些疲倦也可能在国外精囊使用太频繁,阴囊内存货不多, 表现得有些力不从心只是应付公事。 我也不太在乎,聊胜于无,假装疯狂享受。 反正他有他的海外逍遥阴道,现在我有我的另僻别途小径, 精神上已互不相欠。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聊胜于无』我心中安慰自己。 第二天,我带老公到宠物医院去看牠,庞大身躯的牠, 被关在一只刚能容身的小铁笼子里看到我们就一直呜呜哭叫, 挣扎着要冲出笼子但是牠的确很乖,没有向我老公告状, 说我诱奸了牠有些始乱终弃。 回家前, 我心中暗暗地向牠说: 『忍耐几天吧, 还有四天等我老公走了就放你回家吃大餐』。 。

上一篇:我与办公室少妇的激情故事 下一篇:髮廊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