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肥胖姐姐的性事短篇择日扬帆

首先感谢狼友们对本人第一篇色文的关注, 你们的回复对我也是一种鼓励让我有信心把自己更多的真实经历写出来, 与各位狼友一起分享追逐性与爱过程中产生的乐趣。 今天出场的是一位少妇,比本狼大四岁。 和她的故事要从去年春节开始。 那段时间除了走亲戚就是和朋友一起喝茶玩耍, 打牌天天输都输得没信心了。 所有的活儿要过了大年才开工,这剩余的春节长假还有七八天呢, 没办法龟缩在家里当宅男呗,哪也不去,约我打牌就说自己不在, 出去玩儿去了。 这招真灵,天天守在电脑前,梦幻西游连升了10级, 玩到110了另外,顺便又申请了一个QQ,挂在那里, 也没刻意去加谁纯粹是一种钓鱼的心态,有就拉钩, 没有就拉倒。 直到有一天晚上,俺正在看坛子里的图片时, 发觉QQ对话框弹了出来显示有人和我打招唿, 要加好友。 我迅速点开,一个网名叫清风明月的女人请求加我。 一看资料,辽宁的,33岁,还得瑟啥呢,立马就加了。 不一会儿,清风发来一个握手的图标,我也回了一个握手, 然后问道: 美女在干什么呢清风说她在家里闲的无聊 想多加几个好友偷菜我不无遗憾的告诉她 本人的号是新号没菜可偷,你没看见我才一颗星吗清风马上就说, 难道就只能偷菜吗聊聊天不行啊我说当然可以啊 有你这个大美女在我乐意奉陪!你怎么知道我是美女, 清风问道你不怕我是恐龙吗我的直觉告诉我, 你是美女!我奉承的说道。 那一夜,我们就这样建立了基础的联系, 想看她的照片设了密码的,磨叽了半天始终不肯给我, 害的差点我想拉黑她谁知道坐在电脑那头的是个什么模样的女人呀, 有可能是王昭君也有可能是孙二娘。 继续我的游戏,玩累了进坛子里看看图片, 欣赏色文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清风总是在线, 我没主动招惹。 眼看着要到大年十五了,我还在最后疯狂的玩游戏, 我的目标是挣够一千五百万游戏币买一件中意的武器。 因为组队厮杀太紧张了,我都没注意QQ里, 清风已经接连给我好几条信息了直到她给我发了一个抖动, 我才回过神来趁别人上阵的间隙切屏看了看, 回了一句我有点事,等下。 于是又投入战斗中,要知道,那一场战斗要是赢了, 我能挣到近300万游戏币。 我哪有心思去理睬一个照片都不让看,是知道是美是丑的女人啊。 十来分钟后,我如愿得到了300万游戏币, 于是到建邺摆了个摊位挂起卖装备。 回过头来再看,清风显示在线, 于是发了个: 你好美女, 你睡不着啊她回到: 是啊在看电视。 你老公呢没在家陪你我别有心思的问道他不在, 你问这个干啥没别的意思问问而已,我这个人有点彪, 爱问问题你想回答就回答,不回答我也不怪你。 !你老婆呢清风问到。 !我老婆啊,以前有一个,不过现在还在努力找寻新的老婆中!我如实的回答到。 哦,那你找到了吗找到了,我喜欢, 但人家不愿意啊呵呵我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句的聊到了深夜, 我问道 你老公还没回来啊清风说: 他在国外。 于是我问到: 你一个人睡不怕吗早习惯了, 你一个人睡会害怕他反问道!我偷偷的发了一个有点黄的图片 就是憨豆先生裆部的那玩意而抵着内裤四下乱动 想必大多数狼友都看过。 很快清风发了一个偷笑,一个人睡觉要老实点, 别乱想哦。 我一看有戏, 立马出言挑逗: 我是正常的男人啊, 想这个很正常没那反应才不正常了,难到你不想啊我肯定是正常的, 清风回到这时我想都没想过她会问我: 一般这种情况下你会不会手淫我那心里啊 一阵狂喜真的应验了那句久等有宴席,遇到这么一个开放的大姐。 今晚有得聊了会啊,不这样我怎么办,我又不会去外面找洗头女。 男人还是要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我信誓旦旦的说到。 她哦了一句,半天没说话。 我急了,不知道她唱的哪一出,连发了几个疑问, 就在我都死心了将要下线时 她回了我一句: 刚才我女儿要洗澡睡觉了。 我连忙问她: 那你也要睡了吗这是我最关心的, 嗯我也洗漱好了,你呢我又没老婆,那么早上床干什么, 一个人没得玩啊。 我挑逗着说到那你的意思是我这么早上床有问题咯清风很机敏, 一下就猜出了我下一句要说什么。 没办法, 我只好说: 是啊,一个人上床干什么, 自娱自乐啊哈哈哈自娱自乐又怎么了拉我又没出去偷人 难道只准你们男人手淫清风的话语间似乎有点怨气。 不会吧你也那个大美女你又在逗我玩儿了, 我装出一点都不信算了你不信最好。 清风回到。 然后我们又开始慢慢进一步的探讨着,直到我一点一点的挤出她的信息。 她在一家公司当库管,老公公派到尼日利亚, 家里有一个女儿8岁,平时工作轻松,晚上除了上网找他老公, 老公不在就偷菜因为有时差,他晚上上网的时候她老公那里正好是上午, 遇到老公不在电脑前就只能找我们这些男人打打情 骂骂俏了。 至于她是不是会自慰手淫,她的回答一直是凌模两可, 弄得我心里跟猫爪挠一样痒痒的。 以后的日子里,由于工作的展开,晚上有时会加班, 回家家已经很累登了QQ和她聊几句,她女儿又要睡觉了, 所以一直没什么进展直到有一天,回家,登上QQ后发现他给我发了很多信息, 说等了我很久了想和我说说话,我感觉到这个女人遇到什么事了。 还没等我问她, 他到先问我: 回来啦挺忙的哈。 嗯,这几天要交工验收了,很多事情要去做, 还要编写交验报告啊。 我回答道那你去忙吧,清风答道,但我听出了她的幽怨没事, 报告过几天才交好久没和你好好聊聊了,看样子你今天想我了哦老姐!我挑逗道去你的, 你才老呢清风似乎恢复了心情 是啊, 我那里都老得掐不动了不信你来试试。 我开玩笑的说我可以看看你吗清风提出了要求, 让我欣喜不已 我啥也没说略微收拾了一下镜头前的物品, 身后乱七八糟的卧室点开了视屏,等待着见证奇迹的那一刻很失望, 她那边黑乎乎的只有一个我在屏幕上,于是我问她, 你人呢这样做不公平哦清风问我: 你倒是蛮帅气的 假如你看到丑女真实的面目会不会不再和我聊天了一句话把我整得骑虎难下, 不可能说你是丑女我立马拉黑你所以违心的说, 女人的外表漂不漂亮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灵美, 我以前的老婆就漂亮还不是跟人跑了,无论姐姐你长什么样, 我都始终如一的对待你。 心里却不停地犯嘀咕,该不会真是赛金花一类的吧。 真的清风说到。 骗你全家死光光,我答到,其实本人全家就我一人, 发个毒誓没关系。 !奇迹就在这一句后发生,屏幕渐渐亮了, 先是看见女人的手正在转动镜头,待她的手一离开, 一个胖胖的女人出现在屏幕上怎么形容呢,五官还是挺端正, 可能是镜头的缘故吧脸显得特别圆,特别胖, 卷曲的头发披在肩头。 当时的心情就是: 失望50%,庆幸30%,剩余的20%属于期待。 女人是需要哄的,本狼甚至这个道理, 于是对她说: 老姐, 要是你生在唐代肯定是个绝代风华的大美女。 清风回到: 我知道你是在说我胖,我也没办法, 喝水都要长。 没有啊, 我答到: 你这哪是胖啊,分明就是丰满啊, 虚情假意清风这样回答我的解释。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我连忙解释: 你有沈殿霞胖吗你要有她那身材才叫胖, 至少这是我的审美观点。 那倒没有,清风在我的解释下这次有了一点自信。 由于镜头很近,看不见颈部以下的部位, 只觉得清风很白想象中她的身材应该也是肥胖臃肿。 越是急于想知道,越是不能慌乱, 我总不至于对她说: 你把镜头弄低点, 我想看看你的胸部。 所以我没有过多纠缠这些,对面的人就这样了, 能成呢就算换个口味尝尝胖女人的味道,不成也不遗憾, 毕竟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 那一晚,我们聊了很久,直到我哈欠连天, 她才问我: 困了吗有点我答道。 你不困嗯,不困,清风回答道。 我霎时明白了什么,立马一笑,开始在键盘上敲打。 她见我一笑, 就问我: 你笑什么等我把打好的字传过去, 看了立马恨了我一眼。 我发过去的是: 老姐你是不是想男人了你该不会想那个了吧, 哈哈哈你不也想女人吗就知道笑我。 清风答道我没想啊,我不解的问,还没想,你看看你身后, 清风说到我一扭头原来是墙上挂的一幅油画, 半裸的美女我想了想 抵赖不如干脆的答应: 呵呵, 我想女人很正常呀我是过来人,知道女人的味道, 再说生理问题也要得到解决呀。 不像你,手淫了都不敢承认。 我把皮球踢给了她,看她怎么说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反正你又不认识我 怕什么!清风说道: 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啊。 哦,终于承认了, 我马上接到: 那你用手还是其他的, 我继续挑逗我有性玩具不像有的人用手, 清风有点嘲笑的意思说道。 我这时觉得今晚应该打住了,再聊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不可能马上就视屏里相互手淫给对方看啊钓鱼就要学会放长线。 于是我借口太困了,又挑逗了几句就隐身了玩我的游戏去了, 结果清风一直在线到了半夜。 第二天晚上在外面和朋友吃了饭,一回家, 依旧是清风主动找我我见她这么关注我, 也就故作关心的问道: 昨晚睡好了吗没怎么睡好, 清风答道我发了个偷笑的头像 然后说: 是不是欲火焚身睡不着啊清风给我发了个打人的头像, 然后说: 这么久还真的想那些事情了。 !那你昨晚没自娱自乐我隐晦的问道。 你打手枪的感觉比得上和女人真实的做的感觉吗清风反问道。 那肯定没有,我答到,然后话锋一转,说, 可惜我不在辽宁要真在辽宁,我倒愿意牺牲自己, 成全我的好姐姐。 你说的屁话,我说过需要你了吗你有多大能耐啊清风说道。 能耐有多大我不知道,这个要你自己试了才知道哦。 我厚着脸皮说你现在在哪儿,说实话。 清风问道。 紧跟着一句让我摸不着头脑: 不说实话话我立马拉了你。 我只好说出我的真实位置。 心里想,这女人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那**路**宾馆,清风说到,我们见个面吧我一惊, 怎么对本地这么熟悉难道她也在本地, 于是我说: 你不是在辽宁吗你骗我 骗你又怎么样, 行不行一句话我那个狂喜呀,头一回遇到这么豪放的女人主动约炮, 而且今晚要换口味咯这一天离我原本计划的提前了许多于是约好见面地点, 趁着夜色顶着早春的寒风,我来到了**宾馆门口, 彷徨中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不远处,路灯昏暗的灯光下, 我看见一个胖胖的女人下了车于是我迎了上去, 走到她跟前确认了一下的确是清风,而且果然是因为镜头的原因, 现实状态下的她只是微胖的感觉由于穿着羽绒服, 看不出身段不过就那臃肿的羽绒服就知道今天和我战斗的绝对是个重量级的选手。 清风大方的挽着我的手说: 怎么, 觉得和一个胖子见面后悔了我连忙说: 不是啊, 只是觉得现实中的你比屏幕上更年轻漂亮于是乎我把自己心里所有能用在她身上的赞美语句翻了个遍, 逗得清风开心的笑着一直到了房间里。 那个汗呀,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能瞎编。 进了屋, 清风一板一眼的对我说: 今天咱俩就只是了了一个缘分, 你不必知道我的真名也不要来纠缠我,今后有机会我们QQ联系, 答应了我们就做。 这算什么规矩呀,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 不纠缠不搅和,纯粹就是相互解决身体需要, 于是我不停地点头答应下来。 见我答应了,清风就把自己的包放在枕边,脱下了羽绒服, 和长靴穿上拖鞋。 清风的体重至少在140左右,身高165,所以紧身毛衣下的腰啊, 粗得有点吓人好在胸部海拔高度还行,屁股也够翘, 否则真是一个活脱脱的水桶了。 !见我还不脱, 清风对我说: 还愣着干嘛, 洗洗呀。 狭小的浴室里,我抚摸着女人的身体,很厚实的感觉, 皮肤有点粗燥毛孔特别明显,尤其是臀部和大腿。 两个乳房像木瓜一样挂在胸口,白花花的很诱人, 这么胖的女人即使胸部再丰满也显得没什么特别, 倒是腰部的一圈赘肉让人觉得有点受不了大腹便便的样子。 阴毛一般浓密,说实话,我不是很想做,但表情上一点没显露出来, 好在她面部容颜确实还算姣好不然看她这身材, 本狼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清风不停的用她肥厚的手抓捏我的鸡鸡 我也揉捏着她的双峰我想这么饥渴的女人,就算你对她粗鲁一点也应该没问题吧, 于是我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她几乎是靠在我身上, 用手开始给我撸管鸡鸡慢慢勃起,这时我在她耳边说, 想给我手淫啊带你的玩具没有我也帮你自慰一下。 清风几乎是呻吟着断断续续的说,带了的,但是你要先用你的鸡鸡把我弄舒服再说。 我扶着她滚圆的腰肢,一边在她耳边说, 没问题今晚就算在你身上精尽人亡都在所不惜, 一边用鸡鸡在她臀部摩擦着。 清风用放着电的眼神看着我说: 去床上吧, 我等不及了。 擦干两人的身体以后,我们一起钻进了被窝, 我没有主动去吻她而是一把把她压在身下,含着乳头, 勐攻双峰清风自己抬起了腿,把自己最隐秘的部位亮了出来, 可惜被窝里光线昏暗看不清, 她只是一个劲的说: 快点进去呀, 说完她竟然用手抓着我的鸡鸡往阴道口拉说老实话 本狼的性伴侣也有几个但头一次遇到这么直接的, 啥也不说了立马放低身体,也没怎么寻找,在她手指的引导下, 顺利的插入了只觉得又湿又热,估计淫水都流了很多的。 !进去的一刹那,清风就开始了呻吟,我刚插了几下, 她就啊啊啊的叫了起来。 我觉得太做作了,停下了抽动我问她, 有这么夸张吗她一脸绯红的说: 好久没做了, 人家觉得舒服嘛。 的确,这女人水很多,抽插产生的吧嗒吧嗒声很响亮, 我还没尽力深入就这样了等会儿我发力的时候岂不是要喊破喉咙女人在我身下叫着床, 一身的肥肉颤动着两个乳房一起前前后后的跳动真的像是水在波动。 干了一会儿, 清风对我说: 老汉推车吧, 我肚子太大了你插不到底。 一席话说得我脸面尽失,明明就是我没发力, 怎么就嫌我鸡鸡短了啊!!!!二话没说 我略微调整了一下进入角度腰部一使劲,噗呲一声, 连根尽没。 清风这下感觉到了鸡鸡的厉害, 啊了一声然后说道: 好舒服, 再来!这句话激起了我男性的雄风连续几十下噼里啪啦的勐日, 清风回应浪声一遍我索性掀开被子,叫她侧卧, 扶起她的一条大腿岔跪在她另一条大腿两侧, 开始了飞燕式插入。 这时我才看清我们交媾的部位早已湿淋淋的了, 床单上的籍印一大滩。 ! 不知道真的是因为肚子上的肉太多了, 还是女人的阴道太深我都没感觉到龟头撞击到子宫口。 所以我想换个姿势,女人依旧不停的叫着床, 我眼看着我的鸡鸡在她阴道里进进出出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的裹着我雄壮的阴茎, 每一次都尽全力可我的龟头依旧没有感觉到触及到了她阴道的尽头, 倒是女人这是的手偷偷的伸到了我们交合的部位 时不时的抚摸抽查中的阴茎时而也揉捏自己的阴蒂。 我不认输,接着扶起她,趴在我面前,屁股撅得老高, 我扶枪背入这第一枪就直捣黄龙,龟头终于感觉到触及了她的花心, 清风剧烈的扭动了一下屁股叫声有点变调了。 找到了方法的我能放过她吗一阵疾风暴雨般的肉搏过后, 我低吼着把憋了好久的精液送进了她阴道深处 当我抽出阴茎的一刹那她也浑身无力的趴在了床上。 看了一会儿电视,清风悄悄的把手伸进了我的裆里, 轻轻抚弄着鸡鸡我也揉捏着她的乳房,一时性起, 对她说要不我门一起玩玩你的玩具行吗清风笑着说, 我猜你都是想玩这个来吧,说完翻身在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经常在A片里才能看到的自慰棒, 说实话本狼也是第一次见到真实的东东要说玩, 不是有句话吗没吃过猪肉,看见过猪走路呀, 这玩意儿怎么玩儿还难得到我于是迅速钻到被窝里 趴在清风胯下她早已叉开大腿,呈M型等待着了。 清风的阴部是典型的黑木耳,两片阴唇颜色有点深, 微微张开着粉红的蜜洞里晶莹剔透,清风这时娇声叫道, 亲一下嘛好不好我靠这女人真骚,还叫我给她口交, 不过说实话这个阴部除了阴唇颜色有点深,其他的都可以打90分以上, 首先阴毛分布很好倒三角一完,阴唇两侧就干干净净的, 不像有的女人阴毛都长到屁眼旁了。 其次,阴唇肥厚,阴蒂外翻,尿道口和阴道口清晰可见, 而且很干净没有一丝异味。 我想了想,既然是做爱嘛,怕什么,亲就亲, 于是把嘴凑了上去舌尖和牙齿并用,在清风阴部上下左右舔着, 吻着女人似乎很享受,双手轻轻的抚摸我的头, 身体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被窝里有点闷,我一把掀开被子,喘了几口粗气以后对她说, 玩玩具咯清风点点头于是我拿着自慰棒,对准阴道口, 慢慢的塞了进去然后模拟着活塞运动,女人开始了轻声哼叫, 我看着肥美的阴唇跟随着自慰棒的插入一下内陷 一下外翻淫液汩汩地流出,超视觉的刺激让我的鸡鸡又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于是我翻了个个,把自己的鸡鸡送到了她嘴边, 两人呈69式。 清风的口技还行,几乎没齿感,我们互相口交了一会儿, 感觉的确没有做爱爽所以马上我又操枪上马, 开始了第二次肉搏。 女人依旧大声的叫着,这次我一上来就倾尽全力, 没几下还是感到这种正入式的确探不了底于是抓过一个枕头垫在了她身下, 效果不明显再加,还是不能到底,我有些自卑了, 这时清风说咱们到桌子上去吧,于是我起身, 清风拿起一个枕头放在了写字台边上,拉过来两个小圈椅一边一个, 然后坐到了枕头边上岔开的大腿将自己的阴部展现在我面前, 一只脚踏一个圈椅。 说实话这种姿势我见过,但从没用过,今天真的收获不小啊。 体位刚刚好,不需要人为的踮脚或弯腰,最正常的姿势一挺身就全茎尽没, 而且直捣黄龙。 我搂着女人的腰,快速的挺着身躯,阴茎在女人湿漉漉的阴道里扑哧扑哧的进进出出, 我对着清风说到: 老姐 舒服吗清风呻吟着回答: 舒服, 都快要我的命了说完一口含住了我的双唇,再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我们紧紧的搂在了一起四片唇相互滋润着,舌头也伸进了对方口里四处探寻起来。 她的双峰紧紧贴在我胸口,双手助力着把我的腰往她身上撞, 一阵勐烈的冲击过后我又一次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这一场战斗下来,累得不轻,她也似乎很满足, 两人一起洗了澡一会起回到床上,说笑了一阵, 我突然问她: 你女儿呢清风回答道: 跟她姨妈去了 明天回来。 我接着问: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一地方的呢清风偷笑着说, 笨猪我是在同城搜索里找到的你, 当然知道你就在这里呀她接着说: 便宜你小子了, 老姐对你还不错吧平静下来的我看着这一堆 肥肉躺在身边, 心里有点诧异这样就把她上了可回过头来一想, 不对呀怎么像是她上了我呢那夜她又当着我的面自慰了一次给我看, 本来鸡鸡都又硬了一次可惜体力不支,刚插了几分钟就败下阵来, 软不拉几的射都没射就出来了。 倒是清风几乎是整晚含着我的鸡鸡睡的第二天一早, 第一件事就是趁着男人早上的天然阳刚又从后面干了她一次, 这次很成功的射进了她的身体。 意犹未尽的退了房,临别的一刻, 她对我说: 昨晚是她最爽的一晚。 下次想要了还找我。 打那以后,我也要么和她开一次房,但绝对不主动邀约, 主要是胖女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欲求较大, 每次开完房我都要浑身乏力几天。 还有就是她也从不在视屏里自慰给我看, 说是怕女儿察觉不好。 我靠,装什么斯文。 ? ???【完】 。

上一篇:手淫中的女友姐姐 下一篇:喝醉的表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