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女友之夜总会记事

本帖最后由 雷神木耳 于 2017-6-4 17:33 编辑 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销售, 每天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没有正经的工作流程, 我的任务就是搞定客户搞定项目。 每天主要的工作时间实在晚上六点以后, 先在餐厅酒桌上再到夜总会包间里,周而复始, 看似风光实则乏味。 老婆芳芳跟我结婚已有一年,对我每天出入欢场颇多微词, 说起来芳芳对欢场也不陌生之前曾经在夜场做过酒类促销, 穿着性感的促销制服时常也要喝上几杯。 虽然那个工作她只做了不到两个月,但对于夜场的了解也算深刻。 芳芳一米六五的净身高,体重从没超过45公斤, 腰细腿长相貌姣好,模样有些清纯。 给人的第一印象有些冷淡,主要是气质的影响。 大概从今年五月开始,有些场合我都会带上芳芳, 主要是我的客户都是外地过来洽谈的多而且基本都是一锤子买卖, 我们的产品一个单位买上一次基本这辈子都不会再买第二回, 原因是产品淘汰周期太长本身价格很高所致。 这样我带着芳芳,就说是个女性朋友,别人都不会想到是我老婆, 玩儿的时候也能放得开。 芳芳也会觉得跟我一起会放心我,认为我真的把她放在头等位置。 实际我对夜场已经有所免疫,每天去这种地方又没用太多的想法, 还不如带着她去可能会有些意外收获。 我是胡作非的粉丝的事儿周围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我的内心是非常想亲自尝试上演凌辱女友里面的各种场景的。 第一次带她去她还有些放不开,酒也不多喝, 吃饭的时候劝不动唱歌的时候客户都对自己身边的姑娘进行主攻, 所以她的表现还算得体。 我的心里虽然极度希望能有暴露凌辱的场景发生, 可是却不能操之过急。 芳芳直到跟我出去过两次以后,觉得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 而且夜场也就那么回事慢慢的喝酒在我的鼓励下也就放开了。 但是她的酒量却是很差,第三次的时候居然喝到失忆, 在出租车的后座上我把她的内裤脱下来她都不知道。 到了小区下了车,大概凌晨2点左右,小区里面没有人, 我把她裙子翻到腰上再背着她,慢慢的往家走。 月光下她修长的两条美腿被我搂在两边, 紧实挺翘的臀部露在月光下如果后面有人肯定能看见她因为两边分开的拉力而洞开的小穴。 只是一路无人,我仍然觉得非常兴奋。 后来第二天跟她说唱歌的时候脱掉的她的内裤, 大家都看到了她开始很生气,后来感觉她的脸红红的, 追问了几次细节再摸下面已经流出了很多的淫水。 让我知道其实她也是感觉很刺激的。 我忍不住翻身上去,一边大干她,一边跟问她, 下次夜场再玩儿刺激点好不好她被我干的呻吟不止, 符合着说好。 我说让其他的男人一起来干你好不好,她说好······, 很快就到了高潮我再问她,她就不理我了。 七月中旬的一天,天下着毛毛细雨,连着两天晚上出去都没带芳芳, 她好像大姨妈快来了最近总打电话说想要,可是我实在太忙, 这两天陪的都是本地用户不敢让她出现,还陪着一个大领导打通宵麻将, 又累又困也没有心情。 恰好这天有个深圳的客户要过来签合同, 我就打电话给她让她晚上作陪,芳芳高兴的说好, 我告诉她订好了地方再让她过去因为要先跟客户敲定一些合同的细节, 有些不能让外人听到的东西就告诉她晚饭自己解决。 之后告诉她唱歌的地点她再赶过去。 客户姓刘带了个小伙子,不知道是司机还是秘书, 让称唿小王小王斯斯文文的,一副小白脸的样子, 让我不由得担心起刘总的老婆。 吃饭的时候才知道,来自深圳的刘总其实是个河北人, 喝酒也很豪爽两瓶白酒三个人很快就喝光了。 加上合同签的双方都非常满意,刘总表示一会儿一定要找个非常放得开的场子好好玩儿一玩儿。 放得开的场子真的不难找,其实现在多数的夜总会里面都有一组能放得开的姑娘编制, 只是有些场子以放得开的为主有的为辅的区别。 真正消费高的场合都是以装13的小姐为主打的, 什么卖艺不卖身给够了钱照样走。 刘总说的肯定不是这样的场子,他需要的是卖身不卖艺, 就地能解决的···饿···优质夜场。 夜来香国际会所,是一个由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的一个翻新场。 以前档次不高,最近重新装修后大肆招揽人马, 以开放的姿态重新巩固自己的市场连国际会所也是后加上去的, 怎么看都感觉有点儿不伦不类但是这里有一点好, 就是绝对玩儿的开。 给相熟的妈咪打了个电话,订好了包间, 这个妈咪头一天被灌得上了医院今天还在家休养, 对我说了句你尽管放心去我一个电话包你们晚上精尽人亡。 我打个哈哈,又跟她提了我要带芳芳去的事情, 她并不知道芳芳是我的老婆只以为是我从外面带的一个野花而已。 有点儿为难的对我说,现在姑娘管理的严, 外场的不让来因为实在玩儿的太疯,怕出问题。 我骗她说这姑娘其实也想来这儿上班,先熟悉一下环境。 她说既然这样把她电话给我吧,我让人带她。 我给芳芳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并劝她要不就别去了, 那地方玩儿的比较疯芳芳听我这样说,吵着非去不可, 要是不去我肯定会乱来的她去顶多也就是我陪着她玩儿而已。 既然这样只好由她。 我和刘总还有小王先来到了夜来香,到了预定的包间, 早有那个妈咪安排好的接待领了一群小姐进来任我们挑选。 刘总一见就大喊不错,这群小姐的工装很性感, 黑色蕾丝短裙半透黑色内衣黑色小裤裤,隐约呈现在眼前, 小姐们问过先生好接待喊一声,给先生们转个圈, 我笑道还有这规矩现在,等转过去我才发现, 后面居然只有两条带子系住后面整个都是露着的, 而且都是黑色的丁字裤害得我当时就有了反应。 刘总和小王都挑了相中的姑娘,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说我已经安排好人了让他们不要管我。 我拿起电话打给芳芳,问她是不是没来, 她说来是来了但是还在小姐房。 我问她为什么不上来,她说这里规定必须穿工装, 这件工装穿上根本没法出门。 我说要不你还是回去吧,恐怕这里你接受不了, 谁知她竟然赌气的说马上就上来。 小姐房在一楼,我们在三楼,这组小姐平时必须有妈咪或者接待带着才能出来试台。 她们是走一个秘密通道的。 芳芳哪知道这些,像她这样单独一个人跑出来后面全都露着的, 有些客人都没见过据她后来说,经过一个客人身边的时候, 那个客人色迷迷的看着她等走过去的时候,那客人看见后面, 居然一把把她抱起来就要抱到自己的房间,还是开门的时候她挣脱了才跑出来的。 到了我们的房间,她还惊魂未定,刘总和小王都已经见识过了这种工装, 不过还是为了芳芳的惊艳而赞叹不已。 人都到齐了就开始唱歌喝酒,点歌的公主是唯一一个穿戴整齐的女孩子, 居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估计早就见怪不怪了。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节制,喝酒唱歌都很规矩, 两打啤酒不到半个小时就喝光了老刘说不过瘾, 又要了两瓶洋酒兑着软饮,老刘开始挑衅,首先就选? ?了芳芳, 因为三个女孩子里面芳芳虽然不是身材最好的, 但是绝对是最漂亮的而且清纯的面孔穿着这么暴露性感的服装, 给人的冲击力绝对不亚于山崩海啸。 猜色子老刘居然不是芳芳的对手,老刘开始换玩儿法, 比大小居然运气爆棚,芳芳连连失手,一会儿功夫被灌了十几杯。 老刘撤下,换小王过来,我则被小王身边的姑娘拉过去玩儿十五二十。 结果我担心着芳芳,落了个惨败。 没一会儿我也被灌了十几杯,由于连着几天喝酒熬夜, 我只感觉到疲倦得无以复加居然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很响的舞曲声音, 睁开眼感觉有人在拉我结果我起来就冲到厕所去狂吐, 吐够了洗了把脸听见外面疯狂的舞曲声,还有不知道是老刘还是小王放肆的大笑声, 还有一个女生的尖叫声。 那一瞬间我有点儿忘了身在何处,打开厕所的门回到包间, 包间的灯全都关了连液晶电视也都关到了待机状态, 我摸索着躺倒沙发上当眼睛熟悉了黑暗,看见前面三男一女在随着音乐摇摆, 其中一个女的好像喝多了被人从后面抱着乱晃。 还有个女孩子脱的一丝不挂,被一个上身脱光的胖子两手揉着咪咪在扭, 不用说那个胖子是老刘他后面一个姑娘在脱他的裤子, 他好像根本不在意只是在配合着姑娘脱下他的裤子后, 直接转过身把那个姑娘按在墙上,然后给扒了个精光。 后面那一男一女,还在那儿抱着扭。 老刘得手后,又跑到一男一女那儿,去脱那女孩儿的裙子, 裙子很好脱就两条带子,但是老刘的手法与众不同, 直接就把两根带子拽断了估计是怕再被穿回去, 再脱掉下面的丁字裤解胸罩的时候,那女孩儿好像醒了, 直往地下蹲。 另外两个女孩儿去脱那个男的的衣服,那男的松手, 结果抱着的女孩儿坐在了地上。 老刘居然直接把女孩儿推到,做了一个老汉推车的造型扛着女孩儿的腿去脱胸罩, 没费什么事儿就给脱了下来然后想去把女孩儿拉起来, 结果没拉动他干脆趴到女孩儿身上看样子是在亲, 我四周又看了一下公主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头晕的还想睡,刚闭上眼裤子就被不知道什么人给脱到地上去了, 然后就感觉一个长头发的女子来脱我的衬衫我伸手一摸, 滑滑的是个裸体,干脆拉倒到我的身上。 在她后背上向下摸着,臀部很光滑也很紧实, 当我中指探索到洞口的时候姑娘突然挣脱跑了。 我摇晃着站起来去追,隐约看到旁边的沙发上老刘正在打炮, 下面压着的姑娘正压抑的呻吟着另外有个姑娘在旁边说着包间里不能打炮, 要到楼上的空房间去才行可是被小王抱着,没办法动弹。 这时我才意识到老刘下面的女孩儿应该是芳芳,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感受,隐约看着老刘抱着芳芳的大腿, 高频率大幅度的抽插着我下面一下硬了起来, 旁边那个姑娘过来摸了一下笑到你是不是也想啊, 我们这儿可不让在包间里直接来的不过你要想我也可以配合一下。 这时老刘突然勐地向前一挺,听到芳芳大声的啊····了一声, 我知道老刘已经射了老刘保持着那个姿势几秒钟, 然后拔出来回头看看我,说你要不要来一下, 你选的这个姑娘真不错下面很紧,水又多,皮肤真好, 说着从旁边摸了摸递给我一个避孕套,说用这个, 有备无患然后从他微软的大JJ上拽下一个套子。 我稍微放了一点心,带着套子总比中出的好。 看着芳芳还是醉眼朦胧的,不知道醒着还是晕着, 腿还是M字的分着洞口隐约有点儿亮亮的水迹, 我再也忍不住了套子也没带,就插了进去,几十下以后就把芳芳抱起来用力的干着, 小王从芳芳背后绕过去把芳芳接住对我说,你喝多了, 可别把人摔着然后把芳芳的头靠在他身上,双手揉着芳芳的乳房, 还低头去亲芳芳的小嘴这场面太刺激了,我更加用力的干着。 这时门开了,公主进来说,有公安来查未成年, 小姐都躲一下然后开了灯退了出去,这时在灯光下, 芳芳全身裸露着两腿松松的夹在我的腰部,我两手向下托着芳芳的屁股, 低头看到芳芳稀疏的阴毛清晰的看到芳芳的阴蒂, 和我的JJ正在大幅度进去的阴部。 小王在芳芳的嘴上亲着,舌头使劲的向芳芳的嘴里钻, 两手把芳芳的乳房揉的不成形状。 看到这儿实在是刺激的不行,把积攒了几天的精液全都射到芳芳的小穴里面。 放下芳芳,小王说我也来一下吧,说着就去拿我没用上的那个避孕套, 戴上以后刚插进去旁边那个女孩子就来拉他, 说警察来查未成年她们要先躲一躲,等警察走了再说, 小王只得作罢另外两个女孩子穿上衣服,这时进来一个男的经理, 这个夜场经理多数都是男的只有这一组的经理是个女的, 助理也是男的。 对她们说怎么还不走,一个女孩儿说,这个新来的喝多了。 那个男经理过来一看,芳芳全裸的躺在沙发上下体也露着, 好像还有液体流出就说,来不及了,先把工装给她盖上, 然后跟另外一个小姐扶着芳芳就出去了到门口时候对我们说, 几位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检查的走了,就让小姐们过来。 虽然我不放心她们就这样把芳芳带走,但是又不能说破, 只能穿上衣服默默的等老刘还意犹未尽的说着干的爽, 小王说着一会儿一定要让他试试我却又睡着了,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听着老刘的破锣嗓子在唱着一个沙哑摇磙歌星的歌儿, 那声音真是死人都能唱活吵的我再也睡不着了, 坐起来打开一瓶软饮喝了几口突然发现,老刘和小王点的女孩子都已经又坐在房间里了, 就问我的那个美女呢公主说刚才她们俩上来的时候经理跟上来看了看, 看我睡着了就什么也没说我说你去帮我问问, 那个美女去哪儿了公主出去以后,我就打芳芳的手机, 结果手机没人听问另外两个,另外两个说不清楚, 下去的时候好像喝多了在下面沙发上睡觉呢吧。 过了一会儿公主上来,吞吞吐吐的说,那个女孩儿喝多了, 要不你再叫个别人吧但是看她脸红红的,就知道肯定另有隐情。 我说好吧,我下去看看,公主拦我没拦住只好跟我一起下楼。 这个地方以前来过几次,知道她们小姐房在什么地方, 轻车熟路的找到小姐房从窗户向里看去大厅没几个人, 只有角落有两个小姐在抽烟里面还有个套间, 那个是这些比较开放的小姐的更衣室从外面看不到里面。 我推门走进去,那个公主又来拉我说,要不算了吧, 那个女孩儿跟几个经理在里面好像有什么事····我听到这些, 感觉更不对了走进去轻轻推开套间的门,看到里面一个沙发边上站着三个穿经理制服的男人, 一个脱了裤子的站在最外面说着快点快点儿该我了, 一个正在做着活塞运动还有一个拿着JJ在芳芳脸上蹭, 后面的公主不好意思看说了一句,客人来找了, 就转身出去了。 我走过去骂了句,骂了隔壁的,老子还没干呢, 你们干过去一看发现芳芳的脸上还有乳房上都有一些精液, 摆明了不止这三个人干过芳芳一点都不清醒, 手脚都是软的我推开还在干的那个经理,从旁边拽了一套普通的小姐制服在芳芳身上和脸上擦了擦, 又给她套上一套干净的抱着她走了出去。 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销售,每天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 没有正经的工作流程我的任务就是搞定客户, 搞定项目。 每天主要的工作时间实在晚上六点以后, 先在餐厅酒桌上再到夜总会包间里,周而复始, 看似风光实则乏味。 老婆芳芳跟我结婚已有一年,对我每天出入欢场颇多微词, 说起来芳芳对欢场也不陌生之前曾经在夜场做过酒类促销, 穿着性感的促销制服时常也要喝上几杯。 虽然那个工作她只做了不到两个月,但对于夜场的了解也算深刻。 芳芳一米六五的净身高,体重从没超过45公斤, 腰细腿长相貌姣好,模样有些清纯。 给人的第一印象有些冷淡,主要是气质的影响。 大概从今年五月开始,有些场合我都会带上芳芳, 主要是我的客户都是外地过来洽谈的多而且基本都是一锤子买卖, 我们的产品一个单位买上一次基本这辈子都不会再买第二回, 原因是产品淘汰周期太长本身价格很高所致。 这样我带着芳芳,就说是个女性朋友,别人都不会想到是我老婆, 玩儿的时候也能放得开。 芳芳也会觉得跟我一起会放心我,认为我真的把她放在头等位置。 实际我对夜场已经有所免疫,每天去这种地方又没用太多的想法, 还不如带着她去可能会有些意外收获。 我是胡作非的粉丝的事儿周围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我的内心是非常想亲自尝试上演凌辱女友里面的各种场景的。 第一次带她去她还有些放不开,酒也不多喝, 吃饭的时候劝不动唱歌的时候客户都对自己身边的姑娘进行主攻, 所以她的表现还算得体。 我的心里虽然极度希望能有暴露凌辱的场景发生, 可是却不能操之过急。 芳芳直到跟我出去过两次以后,觉得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 而且夜场也就那么回事慢慢的喝酒在我的鼓励下也就放开了。 但是她的酒量却是很差,第三次的时候居然喝到失忆, 在出租车的后座上我把她的内裤脱下来她都不知道。 到了小区下了车,大概凌晨2点左右,小区里面没有人, 我把她裙子翻到腰上再背着她,慢慢的往家走。 月光下她修长的两条美腿被我搂在两边, 紧实挺翘的臀部露在月光下如果后面有人肯定能看见她因为两边分开的拉力而洞开的小穴。 只是一路无人,我仍然觉得非常兴奋。 后来第二天跟她说唱歌的时候脱掉的她的内裤, 大家都看到了她开始很生气,后来感觉她的脸红红的, 追问了几次细节再摸下面已经流出了很多的淫水。 让我知道其实她也是感觉很刺激的。 我忍不住翻身上去,一边大干她,一边跟问她, 下次夜场再玩儿刺激点好不好她被我干的呻吟不止, 符合着说好。 我说让其他的男人一起来干你好不好,她说好······, 很快就到了高潮我再问她,她就不理我了。 七月中旬的一天,天下着毛毛细雨,连着两天晚上出去都没带芳芳, 她好像大姨妈快来了最近总打电话说想要,可是我实在太忙, 这两天陪的都是本地用户不敢让她出现,还陪着一个大领导打通宵麻将, 又累又困也没有心情。 恰好这天有个深圳的客户要过来签合同, 我就打电话给她让她晚上作陪,芳芳高兴的说好, 我告诉她订好了地方再让她过去因为要先跟客户敲定一些合同的细节, 有些不能让外人听到的东西就告诉她晚饭自己解决。 之后告诉她唱歌的地点她再赶过去。 客户姓刘带了个小伙子,不知道是司机还是秘书, 让称唿小王小王斯斯文文的,一副小白脸的样子, 让我不由得担心起刘总的老婆。 吃饭的时候才知道,来自深圳的刘总其实是个河北人, 喝酒也很豪爽两瓶白酒三个人很快就喝光了。 加上合同签的双方都非常满意,刘总表示一会儿一定要找个非常放得开的场子好好玩儿一玩儿。 放得开的场子真的不难找,其实现在多数的夜总会里面都有一组能放得开的姑娘编制, 只是有些场子以放得开的为主有的为辅的区别。 真正消费高的场合都是以装13的小姐为主打的, 什么卖艺不卖身给够了钱照样走。 刘总说的肯定不是这样的场子,他需要的是卖身不卖艺, 就地能解决的···饿···优质夜场。 夜来香国际会所,是一个由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的一个翻新场。 以前档次不高,最近重新装修后大肆招揽人马, 以开放的姿态重新巩固自己的市场连国际会所也是后加上去的, 怎么看都感觉有点儿不伦不类但是这里有一点好, 就是绝对玩儿的开。 给相熟的妈咪打了个电话,订好了包间, 这个妈咪头一天被灌得上了医院今天还在家休养, 对我说了句你尽管放心去我一个电话包你们晚上精尽人亡。 我打个哈哈,又跟她提了我要带芳芳去的事情, 她并不知道芳芳是我的老婆只以为是我从外面带的一个野花而已。 有点儿为难的对我说,现在姑娘管理的严, 外场的不让来因为实在玩儿的太疯,怕出问题。 我骗她说这姑娘其实也想来这儿上班,先熟悉一下环境。 她说既然这样把她电话给我吧,我让人带她。 我给芳芳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并劝她要不就别去了, 那地方玩儿的比较疯芳芳听我这样说,吵着非去不可, 要是不去我肯定会乱来的她去顶多也就是我陪着她玩儿而已。 既然这样只好由她。 我和刘总还有小王先来到了夜来香,到了预定的包间, 早有那个妈咪安排好的接待领了一群小姐进来任我们挑选。 刘总一见就大喊不错,这群小姐的工装很性感, 黑色蕾丝短裙半透黑色内衣黑色小裤裤,隐约呈现在眼前, 小姐们问过先生好接待喊一声,给先生们转个圈, 我笑道还有这规矩现在,等转过去我才发现, 后面居然只有两条带子系住后面整个都是露着的, 而且都是黑色的丁字裤害得我当时就有了反应。 刘总和小王都挑了相中的姑娘,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说我已经安排好人了让他们不要管我。 我拿起电话打给芳芳,问她是不是没来, 她说来是来了但是还在小姐房。 我问她为什么不上来,她说这里规定必须穿工装, 这件工装穿上根本没法出门。 我说要不你还是回去吧,恐怕这里你接受不了, 谁知她竟然赌气的说马上就上来。 小姐房在一楼,我们在三楼,这组小姐平时必须有妈咪或者接待带着才能出来试台。 她们是走一个秘密通道的。 芳芳哪知道这些,像她这样单独一个人跑出来后面全都露着的, 有些客人都没见过据她后来说,经过一个客人身边的时候, 那个客人色迷迷的看着她等走过去的时候,那客人看见后面, 居然一把把她抱起来就要抱到自己的房间,还是开门的时候她挣脱了才跑出来的。 到了我们的房间,她还惊魂未定,刘总和小王都已经见识过了这种工装, 不过还是为了芳芳的惊艳而赞叹不已。 人都到齐了就开始唱歌喝酒,点歌的公主是唯一一个穿戴整齐的女孩子, 居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估计早就见怪不怪了。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节制,喝酒唱歌都很规矩, 两打啤酒不到半个小时就喝光了老刘说不过瘾, 又要了两瓶洋酒兑着软饮,老刘开始挑衅,首先就选? ?了芳芳, 因为三个女孩子里面芳芳虽然不是身材最好的, 但是绝对是最漂亮的而且清纯的面孔穿着这么暴露性感的服装, 给人的冲击力绝对不亚于山崩海啸。 猜色子老刘居然不是芳芳的对手,老刘开始换玩儿法, 比大小居然运气爆棚,芳芳连连失手,一会儿功夫被灌了十几杯。 老刘撤下,换小王过来,我则被小王身边的姑娘拉过去玩儿十五二十。 结果我担心着芳芳,落了个惨败。 没一会儿我也被灌了十几杯,由于连着几天喝酒熬夜, 我只感觉到疲倦得无以复加居然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很响的舞曲声音, 睁开眼感觉有人在拉我结果我起来就冲到厕所去狂吐, 吐够了洗了把脸听见外面疯狂的舞曲声,还有不知道是老刘还是小王放肆的大笑声, 还有一个女生的尖叫声。 那一瞬间我有点儿忘了身在何处,打开厕所的门回到包间, 包间的灯全都关了连液晶电视也都关到了待机状态, 我摸索着躺倒沙发上当眼睛熟悉了黑暗,看见前面三男一女在随着音乐摇摆, 其中一个女的好像喝多了被人从后面抱着乱晃。 还有个女孩子脱的一丝不挂,被一个上身脱光的胖子两手揉着咪咪在扭, 不用说那个胖子是老刘他后面一个姑娘在脱他的裤子, 他好像根本不在意只是在配合着姑娘脱下他的裤子后, 直接转过身把那个姑娘按在墙上,然后给扒了个精光。 后面那一男一女,还在那儿抱着扭。 老刘得手后,又跑到一男一女那儿,去脱那女孩儿的裙子, 裙子很好脱就两条带子,但是老刘的手法与众不同, 直接就把两根带子拽断了估计是怕再被穿回去, 再脱掉下面的丁字裤解胸罩的时候,那女孩儿好像醒了, 直往地下蹲。 另外两个女孩儿去脱那个男的的衣服,那男的松手, 结果抱着的女孩儿坐在了地上。 老刘居然直接把女孩儿推到,做了一个老汉推车的造型扛着女孩儿的腿去脱胸罩, 没费什么事儿就给脱了下来然后想去把女孩儿拉起来, 结果没拉动他干脆趴到女孩儿身上看样子是在亲, 我四周又看了一下公主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头晕的还想睡,刚闭上眼裤子就被不知道什么人给脱到地上去了, 然后就感觉一个长头发的女子来脱我的衬衫我伸手一摸, 滑滑的是个裸体,干脆拉倒到我的身上。 在她后背上向下摸着,臀部很光滑也很紧实, 当我中指探索到洞口的时候姑娘突然挣脱跑了。 我摇晃着站起来去追,隐约看到旁边的沙发上老刘正在打炮, 下面压着的姑娘正压抑的呻吟着另外有个姑娘在旁边说着包间里不能打炮, 要到楼上的空房间去才行可是被小王抱着,没办法动弹。 这时我才意识到老刘下面的女孩儿应该是芳芳,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感受,隐约看着老刘抱着芳芳的大腿, 高频率大幅度的抽插着我下面一下硬了起来, 旁边那个姑娘过来摸了一下笑到你是不是也想啊, 我们这儿可不让在包间里直接来的不过你要想我也可以配合一下。 这时老刘突然勐地向前一挺,听到芳芳大声的啊····了一声, 我知道老刘已经射了老刘保持着那个姿势几秒钟, 然后拔出来回头看看我,说你要不要来一下, 你选的这个姑娘真不错下面很紧,水又多,皮肤真好, 说着从旁边摸了摸递给我一个避孕套,说用这个, 有备无患然后从他微软的大JJ上拽下一个套子。 我稍微放了一点心,带着套子总比中出的好。 看着芳芳还是醉眼朦胧的,不知道醒着还是晕着, 腿还是M字的分着洞口隐约有点儿亮亮的水迹, 我再也忍不住了套子也没带,就插了进去,几十下以后就把芳芳抱起来用力的干着, 小王从芳芳背后绕过去把芳芳接住对我说,你喝多了, 可别把人摔着然后把芳芳的头靠在他身上,双手揉着芳芳的乳房, 还低头去亲芳芳的小嘴这场面太刺激了,我更加用力的干着。 这时门开了,公主进来说,有公安来查未成年, 小姐都躲一下然后开了灯退了出去,这时在灯光下, 芳芳全身裸露着两腿松松的夹在我的腰部,我两手向下托着芳芳的屁股, 低头看到芳芳稀疏的阴毛清晰的看到芳芳的阴蒂, 和我的JJ正在大幅度进去的阴部。 小王在芳芳的嘴上亲着,舌头使劲的向芳芳的嘴里钻, 两手把芳芳的乳房揉的不成形状。 看到这儿实在是刺激的不行,把积攒了几天的精液全都射到芳芳的小穴里面。 放下芳芳,小王说我也来一下吧,说着就去拿我没用上的那个避孕套, 戴上以后刚插进去旁边那个女孩子就来拉他, 说警察来查未成年她们要先躲一躲,等警察走了再说, 小王只得作罢另外两个女孩子穿上衣服,这时进来一个男的经理, 这个夜场经理多数都是男的只有这一组的经理是个女的, 助理也是男的。 对她们说怎么还不走,一个女孩儿说,这个新来的喝多了。 那个男经理过来一看,芳芳全裸的躺在沙发上下体也露着, 好像还有液体流出就说,来不及了,先把工装给她盖上, 然后跟另外一个小姐扶着芳芳就出去了到门口时候对我们说, 几位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检查的走了,就让小姐们过来。 虽然我不放心她们就这样把芳芳带走,但是又不能说破, 只能穿上衣服默默的等老刘还意犹未尽的说着干的爽, 小王说着一会儿一定要让他试试我却又睡着了,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听着老刘的破锣嗓子在唱着一个沙哑摇磙歌星的歌儿, 那声音真是死人都能唱活吵的我再也睡不着了, 坐起来打开一瓶软饮喝了几口突然发现,老刘和小王点的女孩子都已经又坐在房间里了, 就问我的那个美女呢公主说刚才她们俩上来的时候经理跟上来看了看, 看我睡着了就什么也没说我说你去帮我问问, 那个美女去哪儿了公主出去以后,我就打芳芳的手机, 结果手机没人听问另外两个,另外两个说不清楚, 下去的时候好像喝多了在下面沙发上睡觉呢吧。 过了一会儿公主上来,吞吞吐吐的说,那个女孩儿喝多了, 要不你再叫个别人吧但是看她脸红红的,就知道肯定另有隐情。 我说好吧,我下去看看,公主拦我没拦住只好跟我一起下楼。 这个地方以前来过几次,知道她们小姐房在什么地方, 轻车熟路的找到小姐房从窗户向里看去大厅没几个人, 只有角落有两个小姐在抽烟里面还有个套间, 那个是这些比较开放的小姐的更衣室从外面看不到里面。 我推门走进去,那个公主又来拉我说,要不算了吧, 那个女孩儿跟几个经理在里面好像有什么事····我听到这些, 感觉更不对了走进去轻轻推开套间的门,看到里面一个沙发边上站着三个穿经理制服的男人, 一个脱了裤子的站在最外面说着快点快点儿该我了, 一个正在做着活塞运动还有一个拿着JJ在芳芳脸上蹭, 后面的公主不好意思看说了一句,客人来找了, 就转身出去了。 我走过去骂了句,骂了隔壁的,老子还没干呢, 你们干过去一看发现芳芳的脸上还有乳房上都有一些精液, 摆明了不止这三个人干过芳芳一点都不清醒, 手脚都是软的我推开还在干的那个经理,从旁边拽了一套普通的小姐制服在芳芳身上和脸上擦了擦, 又给她套上一套干净的抱着她走了出去。 。

上一篇:美女,民工与锄头 下一篇:农村的夏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