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大干陈圆圆

? ?? ?李自成大干陈圆圆且说李自成看着亲兵护了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去了后宫, 心中得意之极昂脖将杯中剩酒一口饮尽,一脚踢翻面前矮几, 大步转入后院中去了。 后宫中,陈圆圆独自一人,斜依在一张八仙桌旁, 心中又怕又奇。 那些卫士个个熊腰虎背,虽都故作正经,双眼却总不自觉的在自己脸上、胸上、腿间描来描去, 那神色似乎是急欲要将自己压住大干一般。 这等情状陈圆圆也见得多了,只是她却从未感觉到如今日般的孤单无助。 自晨中听丫环说闯贼破门,午时就有大批兵士杀上吴府, 乱轰轰的直嚷嚷︰「闯王要见『天下第一美人』」。 唉,我一介弱女子,又能如何呢陈圆圆不禁自怜自伤起自己的身世。 我本是姑苏一浣纱女子,爲强梁所撂卖入青楼, 又爲国舅买去献与皇上。 一想到皇上,陈圆圆看了看周围的陈设。 那个三十多岁瘦瘦的年青人就是皇上了。 他双勰憔瘁,面色忧郁,也不说话,似乎死气沈沈。 但那天晚上他临幸自己,却是干得勐烈。 他不知是吃了什麽药,一根细长的男根竟然支持了一柱香功夫。 末了他说,我是唯一一个他明知不是处女而愿意临幸的女人。 后来皇上身体渐虚,又将我遣回田国舅府中。 对这富贵风月,我本来已没什麽留恋的了,只是那天田国舅府中又来了一个贵客, 听人说是当朝山海关镇将通候吴三桂。 那是多麽的一个能令天下女子尽爲之倾倒的风流才子啊。 田国舅叫我爲客人起舞,我当时心神俱乱,也不记得舞了些什麽, 只记得我上场时左手捏着一朵海棠花。 第二天,田国舅就用一辆油壁车将我送入吴府, 说吴将军要纳我爲妾。 唉,遇上吴将军,我一介薄命女子也知足了。 那台子上的,想必就是什麽「闯王」了。 陈圆圆又回忆起刚才的所见,那人身材极雄伟, 竟比刚才的卫士还强壮许多。 这还罢了,只是他眼中的神色,却让陈圆圆至今想来还是羞得面赤心跳。 陈圆圆虽是「天下第一美人」,也从没见过一个如此对自己的欲望丝毫不加掩饰的男人, 自己在他眼中就似已一丝不挂两腿大张,而他正压在自己身上大力抽插。 刚想到这,漆朱大门勐的被人一把推开, 一人大步闯入。 陈圆圆心里一惊,好像刚才的所思已被人知道了一般, 顿时羞得俏脸通红。 看这进来之人,身材极高大,一张国字脸,粗布衣服, 裤腿挽到柒盖以上足下一双草鞋。 只见他叉腰站立,竟如铁塔一般,自有一鼓威勐, 正是闯王李自成。 陈圆圆擡眼看时,见他一双豹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那感觉就和刚才见他饮酒时一模一样。 只是那时还有其它人在旁,倒还不怎样,这时惹大一个房中只有这男女两人, 绕是陈圆圆见多识广也不禁羞得面红耳赤,转过身去。 那李自成大步抢上,就势将陈圆圆压在八仙桌上。 陈圆圆这才惊觉,待要挣扎,无奈背后被李自成如小山般的身躯压住, 那里动得分毫!这时却见李自成伸出蒲扇般大手 隔着衣服大力抓捏陈圆圆的双乳。 陈圆圆只痛得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急将两手来拒时, 却又觉他一只手已移到自己两腿之间大姆指按在自己屁股沟里, 其余四指揪捏自己的阴户。 这时正是北京的六月天气,气温颇暖,陈圆圆也只穿了单层衣裤。 李自成细细捏来,大是得趣,不尤的乐得哈哈大笑, 高声叫道︰「天下第一美人!原来如此!」。 陈圆圆见她这等吼叫,一时羞得无地自容。 惊怒之下,手脚发疯般的乱抓乱踢,只是被李自成铁塔般的身躯压住, 那里有半点效用。 李自成见她挣扎,索性将自己的隔着裤子压在陈圆圆屁股上的大肉棒不停蛹动, 以羞其心。 称陈圆圆的挣扎渐渐无力,忽觉两腕一紧, 已被李自成左手捉住反剪背后。 那李自成再伸右手抓住陈圆圆的一条腿将她直翻过来, 就将水磨般粗的腰身压在陈圆圆两腿之间大肉棒正好抵在陈圆圆阴户的夹缝中。 李自成伸过一张阔嘴,就往陈园圆的朱红小口上吻去。 那李自成出生农民,又一向稽酒,一张嘴满是浊气。 加之刚才又大饮三杯,这时浊气加酒气几乎将陈圆圆熏得晕了过去。 想那陈圆圆乃天下第一美人,所交即非王公贵族, 也是风流才士。 此辈往往常以花露洗口,嘴带浓香。 自从做了吴家小妾,陈圆圆更被自命儒将风流的吴三桂百般呵护, 尊贵无比。 寻常贩夫走卒,要见她一面也难,不料今日这农民出身的李自成霸王硬上弓, 二话不说就将一张大嘴往陈圆圆檀口上强行吻去。 一股浓烈的酒气加浊气从李自成嘴上袭来, 陈圆圆只觉鼻中一紧几乎气爲之噎。 急忙紧闭双唇,并剧烈的晃动脑袋以求躲避。 但李自成是何等样人,如何就能被她避了开去他伸手在陈圆圆脸上只轻轻一捏, 那陈圆圆已痛得啊的一声张开了口。 李自成的大舌顺势透关而入,就在陈圆圆满带清香的口腔里肆意挑舔。 这时,李自成左手抓住陈圆圆的双手,右手在陈圆圆胸上揉捏, 巨大的腰身将陈圆整个完全的压在八仙桌圆上 挺直的大肉棒隔着裤子在她阴户的肉缝中摩擦 一张巨舌更在陈圆圆尊贵的口腔里肆虐从外表上讲, 农民李自成已将这个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整个的征服了。 到了这一地步,陈圆圆已知今日无幸,只得放弃挣拒。 心恨自己薄命,竟受这莽夫之辱。 一念几此,不禁悲从中来,两行清泪从一双俏眼中夺框而出。 那李自成此时正沈醉在蹂躏天下第一美人的狂喜中, 对这个变化却恍如不觉兀自继续着他琴煮鹤的暴行。 那陈圆圆越想越是觉耻辱,勐的心一横,银牙合紧就往李自成正在她口中大肆纵横的舌头上咬了下去。 若是寻常男子,受这一咬,必然会痛得吱吱直叫, 即算色心冲天也得暂时软将下来。 不料那李自成却无反应,就在此时,陈圆圆只觉左乳剧痛, 不由啊的叫了出来咬舌之力,顿时松了。 原来那李自成却是农民中的杰出者,极能耐苦耐劳, 且反应极迅。 一觉舌痛,已明所以,他却不护痛,反使个围魏救赵, 在陈圆圆乳房上狠狠一捏。 那陈圆圆平常何等骄贵,如何经得起这个只得彻底臣服。 那李自成见她再不反抗,就放脱她双腕。 一手仍是隔着衣服捏弄陈圆圆的乳房,一手已揪住她裙裤的裆部, 狠命一扯。 想那李自成久在军中,何等强壮,这一扯之力, 几能阵斩大将陈圆圆薄薄的裙裤如何经受得起但听裂帛之声, 陈圆圆裙裤已被扯破露出最内层的蕾丝内裤。 原来那陈圆圆一向好洁,所穿都是西洋进口的高级内衣。 那李自成何曾见过这个,顿时兴奋得鼻息如牛。 当下陈圆圆的奶子也不揉了,双手左右开弓, 连扯带撕竟将陈圆圆下身剥一丝不剩!那李自成将陈圆圆的双腿使劲撑开, 就盯看陈圆圆的阴户。 只把个李自成看得双眼血红,气喘连连。 那陈圆圆本天生丽质,昔年在青楼时又得老传授奇特的房中术, 更每日以稀有药物擦洗阴户因此如今虽是成熟女子的年龄, 其阴户却仍饱满如处子。 那阴户又多经男人滋润,此时已自然的微微张开, 比处子的阴户更增淫靡之力。 那李自成见了陈圆圆的这麽一个妙牝,如何不兴奋得几欲发狂。 当下两手捉住陈圆圆的大腿,前后左右摆布, 自己细看那阴户的开合之态。 陈圆圆见他如此淫秽,将自己的尊贵之体当做猫儿狗儿一般玩弄, 竟是羞怒交加。 待要反抗,又被他铁腕一拿,半点也动弹不得。 不觉眼泪如泉而涌,反只盼他早早插入,泄身了事。 陈圆圆刚想到这里,立即大感后悔。 原来就在此时,那李自成已分开她双腿直插了进来, 一杆到底!李某天生异质腹下阳物更是伟器。 这翻经过玩弄天下第一美人的前戏,其能量更被十二分的激发, 勃起时已粗如儿臂长度余尺。 陈圆圆虽是久经男人,被他这一插入,也只觉阴道内如被硬生生打入一根树桩, 下体如撕裂般疼痛好似已然从中裂开。 陈圆圆惨叫一声,本能的双腿剧烈乱蹬。

上一篇:大学淫虫露营篇 下一篇:衣橱内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