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教授之欢乐生活。

“乐茹、乐茜,姐姐走了,你们要听姐夫的话, 但是要是他欺负你们等我回来告诉我,看我饶不了他。 老公,不准欺负我的两个宝贝妹妹啊!拜拜!” 送乐怡下楼后, 房间里就剩下了我们三个人竟然都莫名其妙地沉默着。 “哎呀,我今天上午还要交班,你们两个在家自己玩一个上午好不好对了, 你们哪个能不能帮我洗一下床单本来你们姐姐要洗的, 可是突然改成一大早就走总不能让我洗吧行不行哪, 两个大美女” 虽然没有一个人答应我但同时伸手接过了床单, 却马上在床单上寻找什么发现了几个大板块, 还拿到鼻子面前闻了闻 然后耸了耸鼻子: “姐夫, 上面怎么一股怪味道啊是不是你和姐姐昨天晚上留下的” “是的又怎么样, 你们不洗的话我用洗衣机洗好了,洗还是不洗, 一句话” “洗就洗呗有没有什么好处” “想要什么好处, 只有你们的姐夫大人我能办到的一定照办。” “今天晚上请我们去看电影,好像正在上映大片《大开眼界》, 是小汤哥演的怎么样” “拷,太不划算了吧, 洗个床单就让我这么破费。” “诶,姐夫,你也是个大帅哥吗,两个大美女求你还不行,”说着两个人都抓住了我的胳膊撒娇两对娇嫩的乳房在我胳膊上磨过来擦过去, 这不是刺激我、引诱我犯罪了 哪还有不答应的道理: “好, 晚上就去看电影有两个条件,第一当然是把床单洗干净, 第二是今天你们做饭怎么样” “好噎,你赶快去交你的班, 午饭我们做给你吃晚饭我们出去吃好不好,吃完了就可以去看电影, 一举两得怎么样” “好好,一切都依你们, 我去上班了 不要玩过火!” 我打开门正准备走: “姐夫姐夫等一下, 给你个奖品”说着两个小美女都跟我接了个长吻, 我连忙环顾四周幸好上下没人,这可是在门口。 不过给小美女接吻的滋味还真是舒服。 …… “我回来了,饭有没有做好啊!好像有一股香味吗喂喂喂, 小茜你能不能多穿点衣服,你姐夫我可是个很正常的男人也, 老是这样可是会出问题哟!” 乐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上身穿着乐怡的一件大领口夏季针织衫里面穿了一件性感的办透明胸罩, 沙发上的乐茜已经露出了那只仅仅由半透明胸罩兜着的右边乳房 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就是左边乳房也可以看到颜色较深的乳头和乳晕。 更有甚者,乐茜下面就只穿了一件小丁字内裤, 雪白的大屁股完全露在外面我进门是她正好岔开双腿, 只见双腿之间丁字内裤包裹着黑黢黢的一团阴毛 有一些还直接露出了内裤外面。 老子的肉棒不自觉地抖了几下,就开始起立向乐茜行礼了, 好在小姑娘眼睛盯着电视 可是后面一句话让我汗颜: “姐夫, 是不是很具有诱惑力啊你的小弟弟都站起来了哈哈哈哈……”竟然丛情大笑起来, 老子只能转移目标。 “小茹,还是你比较乖,给姐夫做了什么好菜啊, 啊……”我的嘴巴张开就再也合不拢了。 没想到平时比乐茜保留的乐茹这次厉害多了, 在内阳台上做饭竟然只穿一条围裙,光着全身只穿一条围裙在玻璃内阳台上做饭, 除了便宜了我那不是还被其他邻居也看光了, 这可不行。 “小茹,我的大姐,你也太大度了一点吧,”我伸头到阳台窗户外面四周望了望 还好没有人看到: “赶快穿上衣服, 你们都这样姐夫可不是一个君子,就是你们姐姐要砍我的头, 我也说不定会冒险的哦!” 乐茹还是比乐茜害羞一些: “我跟小茜打赌 看你看谁的时间长看来是我赢了,我的衣服就在这,”乐茹从塑料桶盖上拿起自己的衣服: “我在窗户里看到你回来才突然脱掉衣服的 让你爽了一把吧!”说着就穿上衣服但好像只有衬衫和短裤, 也就是说她本来就没有穿胸罩和内裤 那不还是骚货一个吗! 突然一只小手抓住了我的肉棒: “姐夫, 没想到吧姐姐可是比我开放多了,哦哦哦,你的小弟弟比看到我的时候大多了, 看来姐姐对你的刺激不小要不要现在就把姐姐给解决了, 我给你帮忙!哈哈哈……” 我都直冒汗: “开空调 吃饭” “姐夫你还有胃口吃饭吗有胆量就把我们给吃了,”乐茜一只手抓住我的肉棒一只手玩弄我的肉蛋;乐茹从后面将乳房隔着衬衫在我背上摩擦。 哪个刺激当然是很爽,但明显是约好了在耍我吗, 是不是认为我怕老婆就真的不敢把她们怎么样。 “你们住手,闭嘴,大家吃饭,休息,然后出去看电影, OK” 看到我有点发脾气两个小家伙还是有些害怕, 我又有些不好意思: “赶快吃饭晚上出去看电影, 然后请你们吃夜宵好不好来,姐夫亲一个,”看到我并没有不高兴, 乐茹和乐茜都很配合地抬起了头一人亲吻了一下, 这才好好地将一顿午饭解决。 “好,出发,看电影去了,”锁好防盗门, 三人就下楼去看电影。 乐茹突然从后面爬上我的背: “姐夫, 你背我!”小美女倒是很轻 可是柔软的大乳房顶在我背上让我感到了不对: “小茹, 你出门还不戴胸罩” “我的衣服颜色深没人看得到, 胸罩罩得乳房闷死了天气这么热,我不想戴吗反正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怕什么” 我联想起来在厨房乐茹当时也没有穿内裤 所以怀疑地盯着她的腹部: “那内裤呢” 乐茹还有点不好意思地摆了摆头: “也没有 我穿的是短裤没人会发现的。” “姐姐,你没有穿内裤你只告诉我你不穿胸罩的, 所以我也脱了可是你没有告诉我你连内裤也不穿, 你骗人姐夫等我一下。” 说着,乐茜往楼梯上下望了一眼, 就蹲在楼梯上摸索了一会: “姐夫, 我送一个礼物”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你把眼睛闭上。” 我当然只有照做,我怎么感到自己越来越像一个木偶似的, 被两个小鬼耍的团团转。 突然感到一只小手拉开了我短裤和内裤的松紧带, 我连忙睁开眼就看到乐茜往我内裤里塞了一团黑黑的东西。 “什么东西,小鬼,你可不能那姐夫的鸡巴开玩笑, 出了问题看你姐姐不要了你的小命。” 说着我就准备伸手去拿出内裤里面的东西。 乐茜连忙拉着了我的手: “姐夫,你我的小内裤, 姐姐都没有穿我当然也不穿了,我没有地方放, 就暂时让你帮我保管了不准拿出来,就让它在里面好不好,”说着同时摆动身体撒娇没有胸罩束缚的双乳跟着左右摆动, 乳头和乳晕清晰可见。 “走走走,我们打个出租车好了。” “姐夫,还是坐公交吧,省点钱给我买冷饮。” 公交车上,乘客看到一个帅哥带着两个小美女, 真是羡慕死了。 突然, 乐茜轻轻在我耳边说: “姐夫,刚才有个人碰了一下我的乳房,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我不想让别人碰,你抱着我, 我要把乳房藏在里面”说着乐茜就迎面抱住了我, 一对乳房就顶在我的胸部上。 乐茹也有同样的担心,但胸前已经被乐茜占据了, 她就从我背后抱住了我另一对乳房就顶在我背上, 我估计当时不知有多少人给我投来了羡慕和嫉妒的目光。 随着公交车行驶的抖动,四只乳房分别在我的胸口和背部摩擦着, 让我万分兴奋双手不自觉地在乐茜背上抚摸着, 有时候还乘没人注意的时候在乐茜的屁股上摸一把 仅仅被薄薄的纱裙包裹着的屁股抚摸起来有很真实的肉感。 被我抚摸的乐茜,轻轻地在我怀里“嗯嗯”地呻吟着, 这似乎又刺激了乐茹她紧紧地抱住我,小手在我胸口抚摸, 当然也可能摸到了乐茜的乳房。 乐茹有时候故意扭动上身,这样增加了乳房与我后备的摩擦, 当然增加了她的快感了。 受到这样的前后刺激,肉棒硬邦邦地挺立起来, 强劲地顶在乐茜的小腹上随着公交车的挪动, 在乐茜的小腹上摩擦。 乐茜显然是感到了这种变化, 在我耳边轻轻地吐气: “姐夫, 你的小弟弟好硬啊顶在我的小腹上,都把我推开了。 你的鸡巴头是不是顶在我的小内裤上,别在上面流水啊, 我说不定还要穿呢。 要不要我给你摸摸” 还没等我有任何表示, 乐茜的一只小手就抓住了我的肉棒轻轻地抚摸了起来;突然另一只小手也伸了过来, 那时乐茹从背后伸过来的开始抚摸我的蛋蛋。 幸好当时已经是傍晚,否则一定让大家看到这么激情的公开表演。 “姐夫,你把一只手从后面伸到我裙子里去, 我要你进去摸我的光屁股好不好妈” 反正公交车里面也没有灯光, 美女有这么刺激的要求我哪能不顺从,右手沿着乐茜的腰插进她纱裙的松紧带, 就在乐怡光滑的大屁股上抚摸起来。 乐茜兴奋地扭动着屁股,嘴巴里不停地小声呻吟, 公交车发动机的声音就像飞机一样所以完全掩盖了乐茜的呻吟声。 “姐夫,你摸的我好舒服哦!对,用手指头摸中间那条沟, 姐夫你好坏呀,竟然用手指头顶我的屁眼,你继续顶好了, 很舒服的。 姐夫,我把收伸到你里面去好不好”也没等我同意, 乐茜就把一只小手伸进了我的内裤抓住挺立的肉棒就套弄起来, 有时紧紧地顶在她的小腹上再自己扭动屁股, 让小腹隔着衣服摩擦我的龟头真是舒服啊。 乐茜另一只手又伸进我的内裤,绕到后面去摸我的屁股, 可是乐茹的小腹紧紧地顶在我屁股上所以乐茜去摸我的屁股自然就碰到了乐茹的小腹。 发现姐姐的小腹阻止了自己的手,乐茜就企图用力把自己的手插入到姐姐小腹和我的屁股中间。 这下可惹恼了乐茹,本来乐茜被我抱在前面, 还被我抚摸得那么舒服不停地呻吟着,乐茹就一肚子的不高兴, 现在乐茜竟然还去抢她唯一占据着的屁股哪能不生气。 突然乐茜“啊”了一声: “姐姐,你干什么你敢吗捏我的乳头”原来不高兴的乐茹, 伸出另一只手在乐茜的乳头上狠狠地捏着。 乐茜连忙抽出我屁股上的那只手,抓住乐茹的乳房又揉又捏, 两个人竟然开始了捏乳大战。 “你们两个不要这样,这是在公交车上!” “闭上你的嘴!”乐茹终于找到另一个出气筒, 抚摸我肉蛋的那只手把我两只肉蛋重重地捏了几下。 看来要给这个美女一点安慰了。 我收回乐茜背上的那只手,反转过去插到我屁股和乐茹的小腹之间, 开始轻轻地在乐茹的小腹、阴毛上抚摸有时候还故意往下一些, 探出一根指头在乐茹的小穴口上摩擦几下感受到我爱抚的乐茹, 开始温柔捏轻轻扭动屁股抚摸蛋蛋也更温柔了, 就是在乐茜乳房上的小手也改成抚摸揉搓了乐茜也开始温柔的反击。 三个人都感受到很大的刺激,尤其是中间的我, 肉棒和肉蛋分别被两个人的小手套弄抚摸着四只丰满的乳房分别顶在我的前胸后背, 随着公交车的晃动不停地在磨擦乐茜的小腹顶在我的龟头上, 虽然隔着几层布我还是感到乐茜腹部的肉感。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公交这个特殊的环境里, 我突然有发射的感觉乐茜和乐茹都发现了我肉棒的变化, 因为我全身肌肉都绷紧了。 “姐夫,是不是很兴奋,要来了吗”我已经弄不清楚是谁在挑逗我, 只是这两个小美女都配合地加速套弄肉棒和揉搓肉蛋 同时加大了乳房在我身上的磨擦力度和幅度。 “啊!小茜,小茹,姐夫不行了,我要射出来了, 怎么办” “你就射出来啊姐夫你全部射在我内裤上, 等一下我穿着想想就好兴奋哦!”乐茜现在是尽量的挑逗我, 乐茹没有说话但加速了在妹妹乳房上的磨擦, 因为其他地方她已经尽全力了乐茜同样勐烈地在姐姐的乳房上回击。 “两个骚女,姐夫不行了,射了,”我一只手紧紧地顶在乐茜的屁眼上, 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乐茹的阴毛突然就感到腹部肌肉勐烈收缩几下, 肉棒中间的通道就打开了乐茹马上将手掌握在龟头前面, 所以所有精液都射在她掌心然后再流到内裤里面。 “姐夫,你射了好多好多哟,我的小手都快被淹没了,”乐茜挑逗地在我耳边吹气听到这些话的乐茹也把抚摸肉蛋的小手伸到龟头上去摸了一下, 立刻是满手的精液: “姐夫真厉害,比那天在你办公室舍得还多, 有没有昨天射在姐姐小穴里面多啊” 发射后还真是很累 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靠在两个小美女身上, 没想到四只乳房就把我扶得稳稳的。 “姐夫,我和姐姐手上都是你的精液,怎么处理啊” “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你用自己的内裤或者我的内裤擦好了。” “什么呀,我的内裤已经被你的精液湿透了, 你自己的内裤还不是几乎湿透了你的短裤前面都湿了一大块。” “那你就在自己裙子上擦吧,你伸到裙子里面擦在反面就没人看到了。” “也只能这样了,”乐茜抽出沾满精液的小手连忙插入自己的裙子里面, 乐茹也学着把抽出的手放到自己的短裤里面总算把两个人满手的精液给擦干净了, 当然还是有一些湿漉漉的残留了。 “嘎!”公交车终于到了电影院的那一站, 我都两腿发软了而且下面粘煳煳的,还真是有些不好受, 好在有两个小美女拉着这样也档住了我短裤前面湿透的一大片。 (04)影院的角落上——两个小美女的高潮 什么《大开眼界》, 老子累的要死才没有精力看而且以前也看过, 所以就找了一个比角落的位置坐下来就睡觉。 两个小美女倒是很喜欢,坐在我两边,有滋有味地看着电影, 这倒让我好不容易安静地睡了一个多小时。 “姐夫,姐夫,别睡了,电影很好看呢”一股精液的味道扑鼻二来, 一只小手就捏住了我的鼻子肯定是那只刚才被我射得满手都是精液的手, 就不知道到底是谁的。 “怎么啦,怎么啦,电影放玩了,那回家吧!” “去你的, 电影才放了一半呢你起来跟我们一起看吗姐夫, 你下面还是湿漉漉的你把内裤脱了吧,反正旁边没人, 我和姐姐帮你档住两边。” 还真是体贴,我刚站起来,乐茜就帮忙给我脱, 一条短裤和两条内裤都被乐茜抓在手里: “姐夫 短裤也粘煳煳的我放在旁边吹吹,你先光着一会,”乐茜恶作剧地把我的短裤放到了另一边我可是光着屁股, 有不敢过去拿。 “小茜,赶快给我短裤,会有人看到的, 我又不是暴露狂。” “没事,没事,两边有我和姐姐当着, 我们都往你身上靠一点而且这里光缐这么差, 没有人发现的。” 小茹也加入了整我的行列。 看来现在是不可能把短裤要回来了。 我也没有办法了,就两只手搂住乐茹和乐茜的腰, 把她们都往我身上拉靠紧一些都能多档住一些吧, 幸好这个小电影厅本来就是为寻找激情的男女偷情用的 所以昏暗得走路都是摸索着前进谁还有心思看你的小动作。 “两个小美女,既然让你的姐夫我都脱光了, 你们应当都满足了吧。 现在姐夫也有一个要求,你们也给我把短裤和裙子脱了, 光着屁股坐在这里谅解你们是女的,准许把短裤和裙子搭在腿上遮住, 怎么样姐夫的要求不过分吧” “姐夫,我们都是任你宰割的小羊羔, 都听你的姐姐已经交待了,你可要照顾好我们这对小羊羔哦, 要不然可有你好受的。” “还提你姐姐,你们早就没有把我当姐夫了, 是不是在你们心目中我是你们的情夫啊姐夫当你们情夫够不够格啊” 当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 两个小美女都脱得只剩下唯一一件上衣了光滑的两只白嫩的大腿跟我同样光滑的大腿贴在一起, 随着某个人的轻微动作就互相磨擦着那个刺激让我心痒痒的, 一个多小时前才发射过的鸡巴有开始发硬了。 我已经忘记两个小美女是我老婆的表妹了, 或者是故意将这一点忘记即使她们偶尔冒出乐怡的字眼也对我没有丝毫作用, 看来两个小美女今夜是厄运难逃了。 我的两只手分别在乐茹和乐茜的屁股上抚摸, 有时候还将手指头伸到两片屁股中间的股沟中间磨擦几下 由于大家都是坐着所以不可能摸的很下。 但是,当我几次磨擦乐茜股沟的时候,她就轻轻地抬起屁股, 这样我就顺利地将手掌完全伸到了乐茜的屁股下面 中指头正好处在她两片屁股中间指头快速地在股沟中扫动, 刺激得乐茜不停地扭动着身体。 每当我指头划过乐茜屁眼的时候,她扭动的动作幅度最大, 很明显这种刺激最大了。 当我的指头再次碰到乐茜的屁眼时,我并没有立即离开, 而是往里面戳进去了一点点乐茜屁眼周围的环肌立即收缩, 把我的指头紧紧吸住力量很大,我竟然挪动不得。 “姐夫,你又在动我的屁眼,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那里每次你的指头顶在那里, 我都特别的紧张又感到很刺激。 我也要摸你那里。” 乐茜学着我把一只手伸到我屁股低下, 我微微抬起屁股好方便她行动她的小手在屁股上来回地抚摸着, 最终将目标定在我的屁眼上其实那里是我最敏感的地方, 比鸡巴被抚摸还敏感随着乐茜手指在屁眼上轻轻顶的动作, 她每往里面顶一下我全身就颤抖一下鸡巴也被刺激得更加硬了。 当乐茹发现我们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连忙加入了我们的阵营, 我的两只手分别伸到两个小美女的屁股低下不停地用指头去戳她们的小屁眼, 乐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刺激强烈的快感让她用力地抓着我的胳膊, 咬着嘴唇忍受屁眼传来的刺激。 “小茹,你要是不想忍受就小声地叫出来, 不要跟自己的嘴唇过不去吗!” “姐夫那个感觉好奇怪哟!你顶在上面的时候, 我全身都哆嗦我自己都感到全身硬邦邦的,好奇怪的感觉呀!” “全身都硬邦邦的, 那你那对软软的乳房是不是也硬邦邦的啊” “也很硬哦 让你感受一下”说着就解开了我唯一一件短袖衬衫的扣子, 然后乐茹将自己的衬衫往上卷将一对雪白的乳房就贴在我左边的胸膛和左臂上, 还左右摆动着身体让乳房在我身上磨擦: “姐夫 是不是还很软啊” “还是很软啊只是你的乳头已经变得很硬了, 看来屁眼对你的刺激真不小”说完就将中指头在乐茹的屁眼上快速地又戳又转, 乐茜兴奋得将一对乳房在我胸膛上拼命地挤压、磨擦: “姐夫 姐夫慢一点,快一点,啊,姐夫你的手指往里面去一点, 啊……” 乐茹的屁眼收缩得比乐茜厉害多了, 但舒张开的也大所以我的指头插入的也比乐茜深, 我知道乐茹和我一样是屁眼敏感性的,所以我一直卖力地戳着, 突然当我的指头插入的时候乐茹重重地坐在我手上, 手指插入了大半 强烈收缩的环肌紧紧包围着指头: “姐夫, 我不行了我已经有了高潮了,你刺激我屁眼, 竟然能让我高潮我的小妹妹里面已经流了很多水水了, 已经流到椅子上水水顺着大腿流淌的感觉很舒服。” 乐茜对屁眼的敏感度没有乐茹高,所以在发现乐茹已经兴奋得流出了淫水后, 就拉出我抚摸他屁股的那只手放到了她的双腿间 她的敏感区很正常就在她的肉穴里面,当我的手指头刚刚接触到她的外阴唇的时候, 她就敏感地抖动了几下身体。 暂时放缓了对乐茹的刺激,抽出了她屁眼里的指头, 只是轻轻地抚摸她的屁股乐茹也在刚刚高潮过后很满足于这种轻微的刺激。 我将目标转移到乐茜身上,真是一心不能二用, 目标始终只能有一个。 乐茹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背,一只手已经开始套上我的鸡巴, 那已经是硬邦邦的;而乐茜还没有享受到所以不停地刺激我的屁眼, 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揉搓自己的乳房一对乳房被她揉捏得不断改变着形状。 我用指头先轻轻地捻动乐茜的外阴唇,然后将一个指头慢慢地在她的穴口中间抖动, 乐茜就扭动着屁股企图跟随我的抖动淫水已经在分泌了, 穴口已经明显地湿润了起来。 乐茜加大了我屁眼上手指的力度,这同时刺激了我, 我立刻将半个指头插入到乐茜的肉穴里开始轻轻地挖着肉穴四周的穴壁。 “姐夫,你的手指好厉害啊,再进去一点, 对对对……姐夫,啊……我又流水了,啊……, 姐夫姐……夫,我……我……感到里面……有个地方……在不停……不停往外流水……流水, 那种感觉好……好舒服啊!啊……” “乐茜 你的指头也弄得姐夫很舒服你再进去一点,对对对, 小茜要不要我再往你的小穴里面插进去一个指头, 那会更刺激哦” “好好啊你想怎么样都行, 啊两个指头更舒服了,姐夫,再往里一点,啊……啊……, 姐夫你……你摸到哪里……哪里了……有个地方被你……被你摸的最舒服……啊……我控制不了里面的水水了, 姐夫……是不是已经流出来了” “你早就流出来了 还没有高潮就比你姐姐整个高潮过程流的还多 真是一个骚女!”说完加速了指头在乐茜肉穴里面抽插和抠挖的动作 每次都插得较深我都隐约感到了乐茜肉穴里面的那层膜了, 看来这个骚货还真是保留着处子之身呢那岂不是便宜了我这个大色狼。 想到这些我就更加兴奋了,鸡巴不自觉地抖动了几下, 乐茹可能是感到了这个抖动套弄鸡巴也加快了些。 但是最让我兴奋的还是乐茜在我屁眼中的手指头, 随着她自己快感的加剧也幅度和力度大了起来。 “姐姐夫,你太厉害了,茜茜的小穴再也不想离开的你手指头了, 啊……啊……姐夫……你又摸到那个地方了我……我……好……姐夫, ……你用指头……就要把我……我……捅死了 ……我还要……你……你的……鸡巴呢……怎么办……算了 你就用手指头……捅破……破……我的……处女膜……膜好了” “小茜 你真的还是处女吗让我摸摸你的处女膜看看!”我故意逗乐茜 同时把手指插得更深直顶她的处女膜。 “姐夫,我真的是处女啊,你摸到我的处女膜了吗, 我特意为你保留着的你不是问我你是不是我心目中的情夫吗就是的, 我就是把处女膜专门留给你的你想不想要啊!啊……姐夫, 你又摸到了……好舒服……水水……黄河泛漤了……我禁不住了……” “姐夫 我……我……要死了……啊……”顿时感到乐茜肉穴某处勐烈地射出了阴精, 打在我手指头上磙烫磙烫的,伴随着泛漤的淫水, 很快就流到了椅子上。 在乐茜高潮喷射的时候,她的一根手指头完全插入了我的屁眼, 还在里面使劲地搅动这让我兴奋不已,除了插在乐茜肉穴里的指头剧烈抽动、抠挖外, 另一只手迅速绕过乐茹的腰紧紧抓住了乐茹的一只乳房 用力地揉搓、捻捏着以减轻屁眼传过来的快感, 最后还是从龟头眼里冒出了一点点液体不知道算不算精液, 但只是差一点就喷射了。 幸好没有喷射,否则老子岂不是要精尽人亡。 “姐夫,你捏得人家乳房好痛啊!姐夫, 你鸡巴头上冒水了噎原来你一样也高潮了,可是怎么没有喷出来呢, 你每次都是很厉害的喷出很多来的是不是还没有很爽啊”说着恶作剧地勐套我已经在开始发软的鸡巴。 “小美女,那还不算真正的射精,只是有点兴奋而已, 你姐夫要是真的喷射起来你表姐的大肉穴都装不下去, 你们两个的小穴加起来都不行小瞧你姐夫,真是自不量力, 什么时候总有你好瞧的。” “谁怕谁,我们两个还怕你一个不成, 表姐一个人就把你榨干了我们可比表姐又年轻有有力, 你还不要成人干。 哈哈哈…………”两个小美女竟然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简直是对我的蔑视吗。 动作的反击的是最厉害的,我隔着衣服抓住乐茹和乐茜一人一只乳头, 就又捻又捏: “小鬼谁厉害呀” 她们也不说话, 同时卷起自己的上衣同时将乳房压在我前胸和胳膊上, 同时扭动身体同时让四只乳房在我身上磨擦, 除了投降我还能作什么已经没有比这个更厉害、更温柔的反击武器了。 投降是唯一的出路,同时享受着这无边的温柔刺激, 一只手抚摸着一个人的乳房四周因为乳头都顶在我身上。

上一篇:偷看女友日记让我血脉奋涨。 下一篇:请别将我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