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鳳嬋(前言)

  ??為了慶祝千禧年的來臨,這篇文章我將會在二千年的元旦淩晨發表,大約在

  台灣時間淩晨二時至三時左右。屆時請各位先進同業,蒞臨指導,葛勝榮幸。

  ??由於這是我第一次在網路上發表的一篇文章,如有不盡之處,請各位不吝提

  點一二,好讓我改進。

  ??這篇前言旨在說出我對這篇文章的期盼與及我內心的種種希望,首次構思這

  樣的文章,只想述出一些對自己的際遇不好,至今還沒有女朋友的痛苦,而對於

  我早年心儀的幾個女人表示祝福之外,還有一點無奈的思想強姦,雖然文章內只

  有一個女主角,但她是我所見的女人之中最有魅力的一個,不但樣貌清秀美麗,

  而言行更是惹人愛慕。在我所認識的女人中,起碼有兩個是這樣的人,但我就比

  較喜歡年長的一個,因為成熟的女人總是有無窮的吸引力。而另外一個則是較年

  輕,除了乳臭未乾之外,便沒有甚麽特別,因此,特意將這個成熟的女人寫成對

  自己的愛至死不渝,這也是我個人所期盼的一種女性,將來我想也會找這樣的一

  個女人作為自己的妻子或者是紅顏知己的,可能也是絕大部分的男人都喜歡這樣

  的女性的。對異性付出的愛多於自己付出的,這也是所有人都希望的事。被愛幸

  福於愛。這也是我寫這篇文章的主要思想。

  ??這篇文章的結構可能有些不能自圓其說,但是卻實實在在的由我內心所發出

  的衷心盼望的事。而在處理性慾方面,我不會誇張的表達,只是憑著我對性愛的

  感覺而寫出來,這點很希望各位能夠指正一下。雖然性的場面有所不及,但我所

  表達的是愛多於性,因為愛是永恆的,而性則是維持愛的動力。沒有性,則愛得

  乏味;沒有愛,則性如嚼蠟,這是我對性愛的平衡點的主觀,也是我對性愛的看

  法。我不敢評論有些文章只有性是不好的,但我覺得人生於世除了享樂之外,應

  該還有比這更加重要的東西吧!那就是愛。性和愛不能分開。而且應該是愛多於

  性,這樣才能平衡,彼此的關係才不會容易決裂,才能夠永恆長存。因為這世上

  的感情,曾經擁有的多,天長地久的已微乎其微了。

  ??這篇文章我會分上下兩部分貼出,如果反應好,我會繼續貼出下集,大概三

  日之後的淩晨。如果反應不好,我也就不貼了。這篇前言和《倫鳳嬋》文章後的

  《後記》,是我作為《倫鳳嬋》這文章的寫作經過和心內感受,我會收入《倫鳳

  嬋》這文章內,作為這文章的前言和後記,如果元元刪除了這篇前言,我也不會

  貼這文章。

  ??某些字我用了香港輸入法的系統外字集,應該是九七年版本的,如果有人看

  不清這些字或出現亂碼的,請安裝香港輸入法的系統外字集,不是像華康的那樣

  只是在字型夾里的外字集,因為我用這些字,是想文章有原汁原味的感覺。

  ??這篇文章大家可以在網路中傳遞,但切勿擅自篡改原作的內容和作者名稱,

  以及作為商業產品出售謀利。

  ??如有甚麽問題,大家可以提出討論,我歡迎之至。

  ??????????????????倫鳳嬋(上)

  **********************************************************************

  ??終於,千禧年已過了,大家的電腦有沒有事?我的電腦就沒有事。在一片大

  家都恐慌的時候,原來千禧年也是和往年踏進另一個大數字年代一樣,都是這麽

  平凡的過,大家也是神經過敏吧!

  **********************************************************************

  ??天煞孤星這一年,風吹得很冷。

  ??在公共汽車站旁,身心都冰冷的我站在那裡候車。

  ??自從兩年前農曆的那次打架之後,我的生活和工作都糟糕透頂。人家說「不

  如意事十有八九」,而我就「十有二十」,甚至三十、四十或更多。總是事與願

  違。在金錢上又損失了不少。一個又窮困又孤獨、對這世界的冷酷無情完全看透

  的年青小夥子,試問還有誰人可以與我共談心酸事?或者連安慰一下都沒有。

  ??我想沒有人好像我現在這樣潦倒了吧?或者有,但永不會碰在一起,共宣心

  跡吧?

  ??不過,這晚卻例外。

  ??寒風凜冽,昏黃的街燈照耀下,路的那邊走來一個人。腳步聲柔弱,像是發

  生一場大病似的軟弱無力。那人走近前來,依稀看到裝束,是一個女人,烏黑的

  長發披肩,身穿黃白色的外套,青藍色的緊身牛仔褲,把下身緊緊的箍著,大腿

  及內側更為突出,完全可以感覺到她下體的豐滿;雙手放入衣袋裡,束著外套,

  踽踽而行。大風吹過,一陣寒意。那女人走到面前,長發飄起,看到其樣貌甚是

  清秀,瓜子臉龐,柳眉杏眼,鼻子高翹,櫻桃小嘴,只是臉色蒼白,眼裡有無限

  哀傷。

  ??她也是在候車的。這時,我忽然想起一個人,和眼前的這個女人甚是面熟,

  難道真的是她?五年前,我在一家公司里做事,雖沒甚麽挫敗,比不上現在的潦

  倒,但也不如意,好像我這輩子都是不如意的。這家公司是一家小規模的公司,

  每日流水式作業,苦悶到極,而且工資又低,但那時的老闆娘卻是一位美麗動人

  的少婦,三十歲出頭,身材勻稱,老闆娘雖和老闆結婚多年,但從未生過孩子,

  因此樣貌和身材一直都保持得很好,再加上個性開朗活潑,總是愛逗人說笑,談

  天說地,日子倒也過得不錯,也就因為這樣我才在這家公司工作了兩年。雖然過

  了五年,現在不在那家公司做事,但我還是記得老闆娘的一言一行,一顰一靨,

  樣子更是忘不了。總覺得眼前這女人就是那老闆娘,但又奇怪怎麽會變成這樣?

  完全失去往日的那種神采。

  ??夜涼如水,滿天星斗。這夜甚是寂寞。

  ??公共汽車還沒來。我望著身邊這個女人,越看越面善,心中有好幾次想開口

  想詢問眼前這位女人,但話到口邊卻又說不出去。終於,我鼓起勇氣問道∶「小

  姐,你是否叫做倫鳳嬋?」那女人回過頭來,幽怨的眼神望著我,說道∶「你是

  誰?」我說道∶「你不認得我啦?我是阿天啊!以前在你公司那裡做事的。」那

  女人沈思片刻,好像也想起了,說道∶「原來是你啊!好久沒見了。現在做甚麽

  啊?」說著她好像放鬆了許多。我說道∶「真的是老闆娘,想不到會在這裡遇到

  你。我現在一間公司里當文職,日子很難過。」我見老闆娘完全不在意,就又說

  道∶「老闆娘,你怎麽會在這裡?老闆呢?他不跟你在一起?」

  ??老闆娘叫倫鳳嬋,姓很特別,名也特別,人更是獨樹一格,一陣風吹來,我

  聞到她身上飄來的香味,心神為之一盪。老闆娘聽到我提起她丈夫,眉頭一皺,

  心情很沈重,望著地下久久不作聲。

  ??我見她滿懷心事,精神極差,便安慰她道∶「你和老闆怎麽了?發生了甚麽

  事?」但老闆娘只是望著地下出神,好像沒聽見我的說話。我輕輕的搖了搖她,

  問道∶「你怎麽啦?」老闆娘回過神來,眼圈紅紅的望著我,我心一打突,忙問

  道∶「你┅┅你有甚麽不開心的事?可以說給我聽嗎?」誰知老闆娘竟然抽泣起

  來,眼淚奪眶而出,把我嚇得不知所措,竟然想不到安慰的言語。這時我大膽的

  扶著她的雙臂,纖細的臂彎在我粗大的手掌中可以感受到她的無助和痛苦,我用

  手輕輕的把她的兩行淚水拭抹,然後溫柔的道∶「你有甚麽傷心的事,說給我聽

  吧,我願意分擔你的痛苦。」這時,有車子來了,我急忙擦乾她的眼淚,拉著她

  上了公共汽車,把她帶到我的住處。

  ??這幾年我都是一個人住,因為我和家人鬧得很不愉快,索性就搬了出來住,

  孤家寡人的也算自由自在。房子是在一幢殘舊的唐樓里,面積雖不甚大,一房一

  廳,也夠我一個人住的。我把老闆娘帶進屋裡,一個男人的住處就是很亂,報紙

  便當等雜物丟到整個房子都是,我連忙把它們執拾好扔進廚房,然後倒兩杯熱茶

  出來。

  ??老闆娘這時精神已好了好多,接過熱茶喝了幾口,人也平復下來,但握著茶

  杯的手仍微微顫動,身子因為被寒風吹得在打冷顫,於是我除下外套在沙發上和

  她並排坐下,把外套披在她身上,她回頭向我笑了一下,示意多謝,我也回笑了

  一下,聞到她身上的香氣,我又心神一盪,好像身邊這位老闆娘已不是俏皮的娃

  兒,而是成熟女人陣陣哀傷的魅力,令我不知不覺陶醉了。放在老闆娘肩頭上的

  手輕輕握緊,她的身子也就隨著輕微的力度而向我胸口靠近,而老闆娘身上的香

  味也就越來越濃,那不是香水的氣味,而是成熟女人身上散發出的特有氣味,而

  且只有她這樣的女人才能夠散發出這樣的氣味,我心內一陣衝動,真很想把她摟

  在懷裡,但又怕她不喜,只有慢慢的把她的肩頭向自己靠近,好像她也沒有反抗

  的意思,任由我慢慢的摟緊。

  ??最後,我大膽的用另一隻手扶起她的臉龐,四目相交,暖意無限,彼此內心

  的冰冷立時融化了,迅疾變成一股熱氣回蕩全身。過去被人冷嘲熱諷、欺壓的情

  緒都拋諸腦後,眼前的一切卻是自己一生從來未曾經歷過的,一直冰冷的身心,

  此刻熱力迫人,直衝上心間,丹田一股暖流掠過,縈繞不散,小弟弟更是怒發而

  起,像要衝破重重隔膜。

  ??這時,我也顧不了那麽多,嘴唇吻上了她的櫻桃小嘴,她也迫不及待的伸出

  舌頭和我的舌頭糾纏一番,互相吞著對方的口水。吻得激烈,像是久旱逢甘露,

  彼此已受夠世間的冷言冷語,此刻心意相通,自然情意更濃,難捨難離。

  ??老闆娘已春情蕩漾,身子不支地慢慢向沙發躺下,而我的手這時也摸著她胸

  前的乳房,雖不甚大,但剛好一掌可以握住整個乳房,堅挺柔軟而有彈力,這麽

  多年她仍然保持得那麽好,好像她的丈夫完全沒有碰過她似的,算起來她現在都

  有三十六歲了,但現在看起來卻還沒到三十歲呢。

  ??我輕揉著老闆娘的乳房,弧形搓弄,隔著她單薄的內衣把乳罩撥下,指頭捏

  著她的乳頭,令她更是興奮,嘴巴苦於被吻,但喉嚨卻喘著,由鼻孔透出呻吟。

  我拉起老闆娘的內衣,除下她的乳罩,而嘴仍然吻著她,兩手邊搓揉她的乳房,

  邊拿捏老闆娘的乳頭,老闆娘呼吸更是急促。

  ??這時我的嘴離開老闆娘的櫻桃小嘴,沿著老闆娘幼嫩的面頰、耳朵、粉頸一

  直吻下,吻到乳房上,輕咬著乳頭,兩手遊遍老闆娘幼滑的背脊、腰腹,用指頭

  輕挖弄老闆娘凹下的肚臍,老闆娘一陣騷癢,呻吟聲更大,哼了出來∶「啊┅┅

  啊啊┅┅喔喔┅┅喔┅┅啊┅┅啊┅┅」

  ??我把手移下,隔著老闆娘緊身的牛仔褲,把拇指靠著她陰部的恥丘和四根指

  握在屁股上,用拇指大力的上下左右捏弄老闆娘的陰唇、恥丘,甚至大力按下,

  牛仔褲凹進了老闆娘的洞口內,令她更覺爽快,已叫了出來∶「啊┅┅啊,好舒

  服呀!用力些,啊┅┅啊啊!」

  ??看老闆娘那享受的樣子,嫣紅的臉上已沒有了先前的那種蒼白,媚眼緊合,

  鼻孔呼著大氣,小嘴巴一開一合,令我信心加倍,一定要好好的讓老闆娘舒服一

  番。這時我已吻遍老闆娘的雙乳,轉而吻下她的腹部,用舌頭舔弄她的肚臍,這

  是老闆娘的敏感部位,我舔弄得深,老闆娘的腰腹便動得更厲害,而且還嗤的一

  聲笑了出來。

  ??老闆娘的笑容回復了她以前的燦爛,再加上我的手在她的恥丘上由慢慢的變

  為快速的捏弄,令老闆娘更是興奮無比,身體一顫,褲檔口一陣熱氣,卻是老闆

  娘達到高潮泄了出來。我更是落力,吻完腹部,便除下老闆娘的牛仔褲,露出淺

  粉紅色的薄絲質半透明三角內褲,濃黑的陰毛被內褲緊緊的包著而更加突顯,豐

  滿的恥丘高高挺起,一陣濃濃的淫水氣味撲鼻而來,卻是好聞到極,只見三角褲

  濕了一大片。我急忙除下放到老闆娘的面前指著她看,老闆娘也笑得嗄嗄不停,

  皓白的兔牙襯著老闆娘的櫻桃小嘴,甚是吸引,我隨即吻上老闆娘的嘴,再次和

  老闆娘熱吻起來,而中指按住老闆娘花瓣中最敏感的陰蒂,輕柔但快速的不斷抖

  動,也不斷沿著花瓣縫摩擦老闆娘的陰唇。

  ??老闆娘覺得一陣陣快感衝擊,配合著將修長的大腿緊緊夾著我的手,沈浸在

  性愛前戲的溫柔中,發出聲聲撩人的嬌喘。食中二指輕插入老闆娘的小穴,她震

  了一下,「啊」了一聲,似乎很享受被插的感覺。二指在洞穴中抽插玩弄,拿捏

  陰蒂,老闆娘嗚嗚的呻吟著,淫水不斷的流出,流到沙發上,而老闆娘的雙腿緊

  夾著我的手在互相摩擦著。

  ??而我的陽具此刻也受不了緊身牛仔褲的頂撞,鬆開皮帶,除下褲子,跟著除

  下內褲,露出我多年來未曾用過的寶劍,足有七寸多長。我拉著老闆娘纖纖的手

  掌到我的陽具上,要她握著,老闆娘卻驚呼∶「你的這麽大,這麽粗,那會不會

  弄痛我的小穴呀?」我說道∶「當然不會,越粗大,你的小穴就越舒服。」老闆

  娘笑了笑,熟悉的套弄著。柔軟的手、堅硬的陽具,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這時我抱起她走進睡房,而老闆娘的手仍然套弄著我的雞巴,媚眼含情的望

  著我,報以微笑,我也在她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進了睡房,把老闆娘放到床上,分開她的雙腿,露出了她那迷人的、粉嫩的

  陰戶,亮黑的陰毛蓋在她的恥丘上,整齊而不紊亂、幼細而不粗長、鬈曲而不濃

  密,淫水仍是不斷的由洞口流出,晶瑩剔透,更是惹人垂涎。我伏在老闆娘的身

  上,眼睛望著她,老闆娘眼中卻透露出要我快點進入她的禁地的要求,我用手握

  著陽具,在洞口摩擦轉動,老闆娘就呻吟起來,似是在催我快點插入。我用力一

  頂,老闆娘卻喊了起來∶「好痛,好痛,不行,不要插,不要插。」想不到這位

  結婚已有十年的婦人,她的陰戶卻是如此的緊窄,真不明白她的丈夫是如何對待

  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