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周末,我和一个室友被我们班男生约去KTV唱歌, 我的室友外号叫香蕉我们是班上最漂亮的两个女孩。 我身材比她好,很苗条但非常性感。 和男朋友请过假之后我就换好衣服和香蕉一起去找他们。 今天穿的是老公寒假给我买的一身衣服, 上身是一件白色底的紧身毛衣很薄,而且是露肩的。 我的肩膀非常性感,和老公作爱的时候他每次都在我肩膀和锁骨之间留琏往返亲个不停, 锁骨下面的两个酥胸他这个色狼更不会放过我的胸部也很敏感经常被他吸弄的喘个不停。 下身是一件藕荷色的很可爱的超短裙,上面还有金属的链子, 老公说有SM的感觉我的腿很漂亮所以老公特别爱看我穿超短裙而且不管冬夏都要, 虽然有时候很冷不过看他裤裆里的大家伙把裤子撑的高高的也就值得了。 脚上是长袜和靴子更显得我的腿光华漂亮。 因为被他发掘出在床上的淫荡本质之后就喜欢穿性感好看的内衣, 所以那些小女生穿的白色内衣已经没有了里面就穿了一套红色的内衣裤, 照照镜子自己都觉得自己很骚。 香蕉穿的也很可爱,她知道身材没有我好就打扮的比较可爱, 而不像我这么性感今天一起去唱歌的男生要大饱眼福了。 我们七点准时来到了约定的KTV他们几个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 大家嬉笑着进了包厢。 包厢很小,这样比较便宜嘛,我们两个也没管那么多就坐下来。 可他们却把我们拉开,我们才发现原来小小的包间里八个男生围在我们两个旁边。 他们四个四个把我们两个拉过去说就两个女生当然要分开陪了, 于是我们两个就左右各两个男生被他们簇拥的坐下 感觉自己就像陪酒小姐一样。 很小的包厢,装着我们十个人,沙发上很拥挤, 被他们夹在中间男生有意无意的用腿和手臂在我们身上蹭来蹭去, 看他们有色心没色胆偷偷吃豆腐的样子虽然讨厌 不过也很得意。 不过软软的沙发陷下去他们有在腿上蹭来蹭去短裙就一直向上移, 大腿就越露越多开始我还记得往下拉一拉,后来唱高兴了加上他们一直笑话我拉裙子也就不拉了…我们边唱边喝啤酒, 他们八个一直夸我们声音好听唱的哈,长的又漂亮夸的我们漂漂的, 又喝了很多酒大家都很开心和兴奋。 一个叫张箭的男生点了首情侣对唱的歌就拉我一起唱还把我拉到包厢中间站着和他唱, 唱着唱着他的手就放在我腰上底下的男生跟着起哄。 因为是同学一起玩我也不好意思太不给他面子就让他放了, 他却得寸进尺的把手越放越低直到放在我屁股上 我屁股很翘他一定摸的很爽吧反正歌马上就完了, 我也没理他。 唱完以后他就在我身边坐下,明显裤裆里拱起一块, 我看着好笑不过还真不小,一大堆的样子。 唱了很久,我们也喝了很多酒,玩的很开心虽然男生们总是找机会动手动脚, 而且张键有一次还藉口站起来拿酒把他涨得难受的阴茎顶在我脸上几秒钟 不过因为出来玩嘛没有很过分,我们两个也就没说什么。 只是当张键顶在我脸上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性臭味, 我知道那是男生兴奋时龟头分泌出的粘粘的液体的味道 以前老公在身边的时候他最喜欢抹在我鼻子上让我闻了。 而且我看到他裤裆的地方有湿湿的痕迹,“难道他没穿内裤”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大家都唱累了, 就喝酒聊天小屋子里的酒精味道越来越浓,而且那种液体的味道也越来越浓, 我才发现每个男生的裤裆都大大的撑起啦一块。 虽然他们的眼神一直都是色咪咪的盯着我和香蕉, 并且不断轮换着挨着我和香蕉坐。 但是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与刚开始比他们现在的眼神中充满了欲望。 他们的动作也从刚开始“不小心”碰碰腿, 碰碰手变成了紧紧靠在我们身上蹭我们的身体, 甚至乳房。 我正在担心不要发生什么,突然感到下身一凉, 原来张键已经从身后把手伸进我的裙子偷偷摸我的屁股了。 我想赶快让他停止,可又不想让其他男生知道, 一是觉得丢脸二是怕其他男生也像他一样不就更惨了。 就也偷偷伸出一支手去后面掐他,可他不但不怕, 另一支手更是从前面伸进我裙子抚摩我的大腿。 我正在惊慌他怎么这么大胆,裸露的肩膀却被右边的男生搂住, 左胸也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我刚要开口发作一个男生就说,好骚啊!还穿红色的内裤他就跪, 在我两腿之间头埋进我裙子里拨弄我的内裤, 说完就一口帖上去隔着内裤舔弄我的阴唇两手就在我光滑的大腿上游走。 我大叫你们快停,可不知道是酒精的原因还是他们把音乐开得太大, 我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突然想到香蕉,转头看她,刚刚坐在他身边的四个男生更没闲着, 她的长裤已经挂在右脚踝上上衣都不知道哪去了。 左右两个男生各舔弄着她的一个乳头,头顶上一个男生在吻她的小嘴, 内裤也被脱到膝盖处一个男生正用中指摩擦她的阴核。 我看出她的身体在挣扎,可是被四个男生抓着再强的女生有什么办法呢, 更何况我们两个都是娇小的美女。 已经顾不上她了,他们四个把我拉了起来一左一右两个人抓着我的手又揉又捏又吸的照顾我的两个乳房, 我的乳房很敏感每次都被老公笑,这回虽然心理上厌恶可生理上已经感觉到舒服了, 乳头开始变胀变硬…“我是被迫的我也没办法”我给自己找着藉口。 前面的男生跪在地上从下面疯狂的舔弄我的阴核, 还不时将舌头插如阴道搅弄。 他们并没有脱光我的衣服只是将露肩的毛衣和性感的胸罩退到胸部以上。 正当我奇怪他们为什么不把我像香蕉那样扒个精光的时候突然感觉后面一烫, 原来是那个叫石朋亮的男生从后面掀起我的裙子把裸露的鸡吧帖在我的丰臀上。 虽然我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出来好粗好大啊, 我竟然在幻想他等等插入时的感觉。 我的意志越来越薄弱了,从来只和老公做过爱的我, 现在享受着四个男生的爱抚和挑逗说真的四个舌头真的比一个舌头舒服的多, 八只手在我身上肆意的游走让我好兴奋。 我真的不想让这些男生干,不过“啊,啊…”我已经忍不住叫出声来, 石朋亮把他的大号阴茎帖在我的屁股沟中没等他摩擦我自己就已经忍不住动了起来, 真的好大而且龟头分泌了好多液体把我的屁股都弄湿了 又硬。 我好想把手伸到后面抓着那根很烫的大肉棒可是不行, 因为我的手被他门抓着高高举过头顶这样显得我胸部有完美的曲缐 真是爽了那两个分享我奶子的男生。 石显然看出了我的变化双手揉搓着我的臀肉夹弄他的大家伙, 在我耳边很温柔的说“平时看你那么叼,原来这么骚啊, 想不想把手放下来这样很累吧”我点点头。 “手放下可以不过得乖乖帮大家把鸡吧掏出来然后手就不能闲着了哦”我又点点头, 他肯定不知道即使他不说只要手一放下来我就会迫不及待的抓住两个大肉棒揉搓。 他就让左右的两个男生放下我的手,我并没有急着把手伸进他们裤子, 而是隔着裤子揉搓他们阴茎并不时用指甲轻轻抠弄他们的龟头。 这让左右的两个男生爽得抬起本来死死吸着我乳头的头向后仰着, 喉咙里发出低沈的吼声每人各用一只手很很的抓我的胸部, 我知道他们是爽死了才这样发泄没想到老公教我的这些技巧现在却服务着这些强暴我的男生。 本来在我裙下的那个男生现在舔得更卖力了, 舌头在我的阴核周围快速画着圈又拼命的吸着阴核不放 我能感觉得到大腿内侧全都是我的淫水我已经被他们几个弄得受不了了, 要不是被他们这样夹着我一定已经软下去了。 同时我感到身后热热的,原来是石朋亮把自己脱了精光整个人帖了上来, 这样他的阴茎紧紧的帖在我的臀沟里全身的热量通过肌肤传到我身上, 尤其是那根大铁棒好烫哦,他喷的精液一定也很烫。 好想摸摸他的胸肌,可是我的手好忙啊, 我不想让左右的男生不满意所以更用力的揉搓他们的鸡吧。 他们回报的是发狠的揉搓我的大奶子,并更大声的发出低吼。 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在被强奸,头靠在石朋亮的肩膀肩膀上大声的呻吟, 而他则扶着我吻我的肩膀和粉颈下身不停的耸动, 把大量的黏液抹在我的屁股上。 浓重的性臭味刺激着我的嗅觉神经,让我好想马上享受满手沾满龟头上黏液的感觉。 于是我拉开左右两个男生裤子上的拉链, 伸手进去想拨开内裤才发现他们根本就没穿内裤。 虽然惊讶但是还是迫不及待的把它们拉出裤子, 好大好粗啊而且很快就完全充血,硬得像铁一样。 看来我的技巧他们很是享受。 我不轻不重的揉弄他们龟头与包皮连接的地方, 热情的龟头马上弄湿了我的小手我的手指非常细, 和他们的阴茎比起来就像一根火柴。 “恩,恩…啊”我的小嘴被石朋亮热烈的吻着, 喝着他的口水大声呻吟变成了“恩,恩,”哼声只有在他放开我的时候才能发现般的叫出来。 “我们想干你们两个很久了,尤其是你平时一副欠干的样子, 想知道我们为什么都没穿内裤吗”男生们大声笑了起来 原来今天是他们预谋好的…不过不管怎样我现在都无法制止 也不想制止我现在只想性交,和谁都行。 乳房好涨,全身都好热,身边的两个男生也把自己脱光了帖在我身上享受我的温柔, 我的乳房上屁股上六只手不听的揉搓小嘴被他们三个轮流吻着。 最爽的还是躲在我裙子下面的张键,一个人享受着我的小穴, 我流出了大量的淫水他全部喝掉,还发出很大的水声。 “终于可以干你了,美人,我们经常想着你打手枪, 实在忍不住了。 叫香蕉来是怕你生疑,更怕8个人不够分,不过你看现在…”我这才想起香蕉, 她已经被扒光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一个男生跪在她身后边舔她的小穴, 边用手指插。 左右各一个男生,她的小手上下套弄着两个又大又粗的肉棒, 眼睛半闭着大声呻吟可是马上“啊,啊,好舒服…”的呻吟就听不到了, 取而代之的是“恩恩…”的哼声和“啧,啧”的水声。 原来一个男生已经抓着香蕉的头发把阴茎插入她的小嘴, 看表情就知道香蕉很辛苦那男生的龟头有鸡蛋那么大阴茎也好粗, 香蕉的小嘴已经张到极限了他还一直往里插, 不过香蕉看不出有一点难受反倒好象很配合。 “别急,等等你会像她一样的,只是你今天穿的好性感啊, 我们都舍不得脱光你你是故意来勾引我们的吧”说完拿起我那条完全湿透的红色内裤闻了闻, 男生们又笑了起来。 本来穿这些都是为了提高老公兴趣的,没想到现在…“啊, 啊啊,啊…别这样,好舒服,别弄了,啊,别停, 妹妹舒服死了啊,好舒服…”跨下的张键突然把两根手指插进我的阴道, 并大力吸着我的阴核我舒服的不知道怎么办连叫的都语无伦次, 不过我的叫声却大大激起了男生们的兽性石朋亮一下扒掉我的毛衣和胸罩 裙子也被左右两个男生扯下扔在一边。 而张键仍忘情的吸着我的小穴。 我被带到全身赤裸的香蕉旁边,而自己也只剩下脚上黑色的靴子, 他们不让我脱说这样比较像妓女。 他们也让我像狗一样跪在地上,左右手各一只鸡吧, 而面前则是张键和石朋亮的龟头我一口含住张键的龟头以答谢他刚刚给我精彩的口交, 吸一会换石朋亮然后再换另两个男生。 可能另四个男生觉得这样很过瘾就也让她跪着, 我们两个女生背靠背他们八个赤裸的围着我们鸡吧就是我们脸的高度 我们就一手一个嘴里再含一个,另一个就用龟头顶着我们的脸, 直到吹得他们八个都硬得发疯了就又让我们并排趴成狗的样子我舔着张键的阴囊, 香蕉舔的男个男生的鸡吧非常粗好想强过来舔。 我们的手里当然也套弄着大家伙,经过刚刚的观察, 发现八支阴茎都是又大又粗又黑又丑每一根都又烫又硬, 怪不得性欲强得想要强奸我们不过两个美女一起被玩也太便宜他们了。 屁股后面传来强烈的快感,是石朋亮在舔我的肛门, 香蕉也在被舔。 原来老公想舔,我都觉得脏,不让他舔。 现在被舔得想把嘴里的大鸡吧吐出来叫爽,可是又舍不得, 只有吸得更卖力宣泄自己的快感。 张键突然把阴茎从我嘴里拔了出来,可能是快要射了吧, 左右两个男生已经快把我的奶子捏爆了“舒服, 啊不来了,妹妹要死了,救命啊,好痒…”“别停啊, 好舒服干妹妹吧,要死了…”小嘴刚被解禁的我和香蕉此起彼伏的叫着, 石朋亮拍了拍我屁股说“两个小骚货真会叫, 等等大鸡吧让你们爽死”说着提着鸡吧就顶在我滴水的阴唇上 这是张键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问“想不想啊”我和香蕉呻吟着点点头。 “想什么啊”“……”后面的人用龟头在我们阴唇上不停的摩擦着, 不行了忍不住了“作爱”“性交”我和香蕉都开口了“怎么做不说不做…”没想到他们还不满足“用哥哥们的大鸡鸡插…啊, 啊插小骚穴”香蕉完全崩溃了,我也受感染说到“肉棒吃浪穴”“噗嗤”一声, 两跟大阴茎一起插进了我和香蕉的阴道刚刚被玩了那么久, 现在真的被干了简直就是上天一样,“啊,好舒服, 不要停用力,啊,哥哥的鸡吧太好了,好会插, 美死了…啊啊,恩,恩”我和香蕉像比赛一样开始叫春, 但是比赛马上又终止了两个大鸡吧塞满了我们的小嘴, 这会不是单单让我们舔弄了而是深深的插进我们的喉咙, 两个男生疯狂地抓着我们的头像插穴一样插着我们的喉咙 手里的两个阴茎也越涨越大。 不过还是张键的最大,吸得好过瘾。 而后面的石朋亮的阴茎则很长,下下顶在子宫上, 而且他每次都抽到阴道口再重重插到花心兴奋的我狠狠的抓着两个男生的阴茎, 而石更是对我的阴道满意不以“啪,…啪”的打着我的屁股嘴里边低声吼着边喊“欠干的婊子, 干死你啊,好会夹,好紧,要射了…”随即超快而且大力的插着我的穴,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吐出口里的阴茎,大叫“啊, 我也要射了别停快插,啊,好会插,爽啊,干我啊…死了死了”突然花心上被烫了一下, 我知道他射了搂着我的屁股深深的射在我子宫里, 强烈的刺激让我也达到了高潮啊啊,的大叫着…可高潮还没完, 就又一根大家伙插进了阴道妈呀,好疼,原来是张键的超大鸡吧, 小洞好象要被撑破了我伸手去抓,想让他插慢点, 可我发现他只刚刚进入了龟头而以。 而且我的手马上被拉到一根阴茎上,原来石朋亮拖着满是精液的半软的鸡吧在我面前没等我反映过来就把那丑陋的东西塞到我的嘴里, 我也知道只有帮他清理干净他才能满意的抽出来。 等他把阴茎拿出的时候上面已经只有我的口水, 精液已经都进入了我的喉咙。 右手的男生突然把我的头扭过去,狂插我的小嘴, 没几下就喷了他喷了好多好多,第一下射在我嘴里, 之后就都射在我脸上头发上,然后他又把鸡吧塞到我嘴里让我舔干净, 边玩边说“给你留了好几天了,特意要给你洗脸的。” 张键的鸡吧真的太粗大了,刚开始根本不能顺利抽动, 不过等刚刚适应阴道就又不争气的流出淫水, 我不相信哪个女生被这么粗大的阴茎塞着不想要。 于是张键开始疯狂的抽动,而我则疯狂的浪叫“老公, 你才是我的亲老公爱死了,干我,我又要高潮了, 快啊,死了…死了….”“哦,好棒,太舒服了, 又要来了别停,妹妹想干一辈子,爱你啊,啊, 啊…..”旁边香蕉叫的比我还要开心看出他也不是第一次泻了…..他面前站了两个干完她的男生和刚刚在我身上发泄完的两个男生在边抽烟边说干我们两个的身体是多么舒服。 再看看香蕉可爱的小脸满是精液,还有一堆射在了眼睛上, 很是淫荡。 可她也不顾睁不开眼睛,还叫着“好爽,别停,”根本就是一副性交不要命的淫荡样子。 她身上的两个男生也没停,一个搂着她的大屁股狂抽勐送, 另一个则再次堵住她的小嘴。 张键看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就开始了狂风暴雨的抽插。 每下都把小穴撑到极限,我也叫的越来越大声, 但很快我的小嘴就又被一根肉棒堵住了。 这根肉棒在我手里已经享受了很久,一来就抓住我的头疯狂的进出, 而且我清楚的感到它不断涨大果然没多久前后两个男生, 不应该说是四个还有香蕉身上的两个男生就一起大叫着喷在了我们身上, 他们喷在我们的背部胸部,屁股还有嘴里,脸上, 如果说刚刚是用精液洗脸现在无疑是用精液洗澡。 而我也在张的超大号鸡吧的奸淫下达到了好几次的高潮, 香蕉更是爽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大口喘气, 连眼睛上的精液都不知道擦一下。 我们两个不知羞耻的躺在地上,满身都是腥臭的精液。 张键走过来,边把我胸部上的精液抹匀, 边说: “给你们两个小骚货存了好几天了, 平时我们可都是天天放的怎么样,感动吧。 所以先来个快的,等等再慢慢享受你们。 一定会把你们喂得饱饱的”果然先射的四个男生已经恢复了精神, 提着龟头站在我们两个面前把我们拉起跪在地上, 一人用一只手抓起我们的手捏弄他们的乳头而我们则用小嘴给这个吸一会再换另一个, 双乳还要贡献出来被他们淫乳。 我兴奋的舔着刚刚干香蕉小嘴的那根阴茎, 的确很棒。 不过不能用手帮忙也很辛苦,还好这种方式让他们很爽, 很快四个人就完全充血并硬得忍不住拉我们过去干了。 那个大鸡吧男生躺在地上,阴茎指着天花板板。 我早已舔得春心荡漾,不用他叫就扶着鸡吧坐了下去, 并且从龟头触碰阴唇便开始呻吟。 大鸡吧男生便举起手揉搓我的乳房,一副爽死了的样子。 可他却不挺弄,这可急坏了我,“哥哥快…啊, 好痒求求你给我止痒啊…”他只是坏笑的看着我 说“要爽自己动啊…”这样实在太羞耻了被强奸还要自己在男人身上动。 “啊,爽死了,啊…好大啊,好长,好会干, 哥哥求你不要停干死骚妹妹吧…”香蕉的叫声使我完全崩溃了, 她正用正常体位被石朋亮大力的干着胸部上也坐着刚刚在我脸上发射的男生, 正用她的两个大胸夹着自己的鸡吧乳交香蕉更是淫荡的自己把乳房尽量往中间挤….我也受不了 开始不顾一切的在大鸡吧哥哥的肉棒上上上下下 淫水顺着他的鸡吧流到地上我的大奶也随着我的动作上下疯狂的波动着, 他抓不住了就干碎用力的捏着乳头,弄得我又疼又舒服。 再加上这时嘴里又含了一根阴茎,我没被插几下就又到了一次高潮, 高潮后我无力的躺在大鸡吧哥哥的胸膛上小嘴和他接吻 那个刚刚插我小嘴的男生正用我的头发包着自己的阴茎手淫 真没想到我天生漂亮柔顺的直发现在被他拿来发泄性欲。 大鸡吧哥哥看我的确是高潮的没有力气了, 就缓缓的在我阴道中抽送慢慢的淫水又流了出来, 接吻变成了热吻我又兴奋了,扭着屁股配合哥哥的动作, 手里抓过那只阴茎就往嘴里塞也不管上面还有我的头发…“这么细的腰怎么可以长出这么肥的屁股, 看她扭的多像妓女我就说她一定很会干…”张键边说边抚摩我扭动的屁股, 这使我想起刚刚肛门被他舔的感觉恩对,就是这样凉凉麻麻的, 好舒服原来张键又舔了上来,还抓着我的臀肉往两边拨, 舌头往我肛门里面舔。 我正在享受全身的刺激,突然穿来香蕉的惨叫啊, 好痛不要啊,停…啊,”原来他也已经被弄成我这种姿势趴在石朋亮身上被插穴, 前面抓着根肉棒而后面正有一个男生抓着自己的阴茎往她的屁眼里面塞, 香蕉的表情很痛苦始我想起了男朋友开我苞的那个晚上…“哈哈, 还是处女屁眼呢好紧那,”那个男生已经开始抽动而香蕉的叫喊更加的大声“啊, 疼疼停,不要,不要….恩,恩,不要停,用力, 啊舒服不要停”“到底是不要啊,还是不要停啊”一个在旁边欣赏的男生淫笑着问香蕉, “啊不要停,好舒服,比阴道还舒服,用力, 干死我…恩恩”没等喊完小嘴就又被堵住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 屁眼我一直不肯给老公还说新婚之夜让他开我的屁眼, 不会今晚要被张键已经把超大号的鸡吧顶在了肛门上 我疯狂的扭动屁股不让他擦入不过这种摩擦好象使阴茎更硬了。 身下的大鸡吧哥哥也帮他按住我的屁股我根本动不了“啊……”太疼了, 张键的鸡吧太大了我的处女屁眼怎么承受的起不过虽然很紧但他凭藉超强的硬度很快全根尽没在我的直肠里, 我居然也这么快就从痛苦变成了享受真没想到插肛门比插阴道的感觉更爽。 尤其是两根超大的家伙一起插进我的体内两根阴茎只隔着一层肉膜一起进一起出让我每次都从无尽的充实跌落到无尽的空虚, 再把我干会顶峰我几乎是一开是就在高潮,并一直不停。 因为小嘴被堵着,我只能用发狠的吸允来代替叫床。 面前的男生当然受不了,很快喷在了我嘴里, 边喷边扯我的头发等全都喷完之后又打拉我两个嘴巴才甘休, 刚刚玩香蕉屁眼的那个男生也射了两个人就抽着烟欣赏我们被干, 谈论着我们身上的洞而刚刚休息的两个男生填补了我们身上的空虚。 男生们越来越兴奋了,他们边干,边拍打着我们的屁股, 脸蛋更是对乳房疯狂的蹂躏,而我们两个则是下贱的大喊大叫让他们用力, 快速多多的干我们。 男生们的兴奋程度也受着感染,这次六个人又一起叫喊着达到高潮, 不过他们都没有拔出来而是把磙烫的精液分别射入了我们的阴道, 直肠和喉咙,可能是兴奋的缘故他们每个人都喷了好多好多。 干完后他们把我和香蕉并排扔在地上,我们全身无力的躺在那里喘息, 回味无数次高潮的感觉。 而精液就从我们的阴道,屁眼,里流出来,流的满地都是。 身上的精液这时也干了,散发出淫荡的味道。 他们也每个人射了两次,虽然这对20岁的男生来说不算什么, 不过至少累了于是他们穿好衣服并把我们的衣服扔给我们, 我们吃力的穿好可内衣内裤却被他们拿在受伤把玩, 尤其是内裤上刚刚泛漤的淫水已经干了却留下了大片的痕迹。 我的衣服还好,而香蕉的却被他们扯的已经不成样子了。 我们想擦掉脸上和头发上的精液,却被他们制止。 并好不演示的左搂右抱的把我们带出KTV手上还玩弄着我们的内衣裤, 外面的人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们两个女孩而我们更是羞得不敢台头。 出门的时候我看到已经12点了,我们已经被干了3个小时。 出门之后我们打了两辆的,两个女孩当然要分开坐。 我被张键和石朋亮拉上车,一左一右的坐下。 筋疲力尽的我更本没听清他们说去哪,也没时间听。 因为一上车,他们就一个搂我肩膀一个搂我屁股, 一个把衣服翻上去吃我奶一个把头放到裙子里舔我穴。 开始我还故作矜持,但不到五分钟,我就喘息着去抓他们的阴茎, 居然又硬了我就不停的套弄着以满足内心的快感, 想必香蕉在另一辆车上也是如此吧。 车停了下来,很近的路却开了半个小时, 我知道司机一直都在通过后视镜看现场直播的A片 而女主角更是性感的女大学生他一定想多看一会吧。 再加上他们已经过分的把我的毛衣脱下,司机估计一停车就要打手枪了吧。 他们并不让我穿上衣服就把我拉出车外, 而香蕉比我还惨先到的她正被四个男生围着全身赤裸的一个一个给他们口交, 香蕉屁股后的男生刚要把他屁股抬起看到我们就说“这么慢, 走吧”香蕉才把嘴里和两手的阴茎放开.他们把我们带进一间公寓, 里面几乎没有什么家俱只有两张很大的床,还有一台电视和VCD。 VCD上放着很多的A片,我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五, 难道…“哈哈这里就是你们这两天的家,还不错吧, 需要用到的东西都在了哈哈”张键淫笑着边揉搓我的乳房边说, 我知道自己已经没的选择只有任他凌辱。 从那时起,我们的身上就不断有两个人在玩弄我们, 我最多一次是应付6个人小穴和肛门各一个小手各一个, 而嘴则要轮流吹两个有时他们还变态的两根一起进来让我含。 那是因为香蕉在被第四次三个洞一起发射之后高潮的晕了过去, 而他们就八个人一起玩我直到香蕉醒过来。 这期间如果他们有人要休息就拿着DV在拍我们淫荡的样子, 拍着拍着就干上了我们两个也整夜大鸡吧,好舒服, 干死我的叫着香蕉醒的时候正是他们八个都有精神一起围着我轮流干的时候。 他们就让香蕉拿着DV然后我跪在地上, 八个人一起对着我的脸手淫然后喊着1,2,3一起射像我以满是精液的脸, 我就把嘴张开男人们就有了目标,全都灌入2了我的小嘴, 嘴里有不同男人精液的味道真是太好了我毫不犹豫的全都咽了下去, 而他们则轮流用香蕉的小嘴清理干净自己的鸡吧。 清理之后石朋亮和张键居然又硬了起来, 就把我和香蕉拉过去用我们的屁眼嗷嗷的又干了一次 才甘休。 天已经快亮了,十条肉虫就分别躺在床上睡着了, 睡的时候还不忘一张床上4男一女的分配。 真是个淫荡的夜晚,被强奸的我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男生们也发泄了对我们两个美女压抑以久的欲望。 我们的嘴里,阴道里,直肠里满是他们的精液, 睡觉的时候还在流着身上与其说是一块一块白色, 不如说只有一点点皮肤的颜色看的出来。 他们最少的一个人在我们身上发泄了6次, 而张键的宝贝阴茎更不但大还持久恢复精力的能力也很强, 一共发泄了12次其中有10次发泄在我身上。 我最喜欢的组合是石朋亮插我的肛门,他的已经非常长, 能把肛门无底洞的潜力充分发掘出来张键插阴道, 他的阴茎太粗了而且有超大的龟头把小穴涨到极限, 而大鸡吧哥哥插小嘴他龟头润滑液的味道特别好, 而手里就随便了当然越大越好了,而且两只手都要。 第二天中午我是被张键叫醒的,他偷偷把我拉到卫生间, 说“我想单独和你干别吵醒他们好吗”我对他那根把我弄的高潮叠起的大鸡吧, 充满了爱慕不但答应,还问“那要不要我先洗一下…”我制了指满身的精液, 他用热烈的接吻否决了我的提议双手不轻不重的按摩我的乳房和臀部, 我也回报的握住他的阴茎心理着实一惊,低头看着, 比昨天晚上还硬还大,还粗“我早上最恐怖了, 每天早上上课我都看着你揉鸡吧以后不用了…还没等我反映过来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就被他抱了起来分开两腿,肉棒硬得不用任何辅助就直直的捅进了我的阴道。 开始几下还能忍着不叫,怕吵醒别人,打搅了我和张键的好事。 但是马上就控制不住了,我疯狂的搂着他的脖子把他的头按在我的大奶中, 他当然不客气的大力咬着我的胸部。 着让更兴奋,大力的台起屁股在坐下去“啊, 张键我爱你啊,好舒服,老公快干我,你才是亲老公, 比我老公会干多了啊,啊,啊,插死我啊,用力插啊, 快点要来了,要死啦,啊,啊…”“啊,你的精液好烫, 烫死我了啊来了,死了…”高潮的我倒在张键的肩膀上, 他把我放在地上抬起我俏丽的脸说“想干你想太久了, 终于能单独干你太兴奋就没忍住,不好意思”我喘息着“不会了, 刚刚我好HIGH你的精液好烫,很满足啊, 舒服死了…”“还要吗”我看看他咬着嘴唇, 点点头。 他把我拉起来打开热水说我们一起洗个澡, 我很快就可以了我心理当然知道,就掐了他的龟头一下。 说是洗澡,根本就是他洗我的奶子和屁股,我洗他的鸡吧, 而且我是用嘴洗因为很快我就跪下去吸他的大鸟, 他也很争气的硬了。 就迫不及待的插入我的阴道,他插了两下, 却拔了出来一鼓作气的全根尽没我的屁眼我“啊”的一声大叫不知是高潮还是疼痛, 不过真的很爽。 我又高潮了两次,张键终于受不了了,“噗噗”的喷在了我的乳房上。 回到房间,原来他们早被我的叫声吵醒, 不过并没有打扰我和张键的“夫妻生活”却是苦了香蕉周身的7个男生赶满了他的小洞 没得干的还用龟头在她脸上身上蹭屁股乳房上盖满了大手。 她则闭着眼睛,含着鸡吧“恩,恩”的呻吟, 偶尔吐出来叫两声然后再含。 还没有完全从高潮中平复下来的我,嘴唇又感到干涸, 真想去代替香蕉被糟蹋不过相信香蕉肯定不会愿意让给我的…幸好张键及时的又从身后握住了我的乳房, 虽然他刚刚射过两次不过有抚摩也好,我就又喘息着倒在他怀里和他接吻, 却感到阴唇被一个坚硬的棒子摩擦着我伸手去握, 居然是他的肉棒又硬了“用哪个给老公服务张键笑着问我“都要”我妩媚的看了他一眼就躺在另一张床上, 趴下撅起屁股闭上眼睛,等他插入我的任何一个洞。 而这次他也的确满足了我的心愿,插完了小穴插屁眼, 最后全喷到我的小嘴里一个人连续不断的干了我一个小时 超大的龟头几乎每一次插入都给我带来无限的快感。 磙烫的精液在我的食道里慢慢的往下流, 我显然也完全的满足了他他喷的时候大声的叫喊让全屋子的人都停下来看他。 最后我又被他们拉到香蕉身边被他们一起干到晚上才甘休。 男生们射了又射,也累了,饿了。 我们两个也被无数次的高潮弄得快虚脱了。 于是他们让我们两个女孩去洗干净,然后大家一起出去吃饭, 当然是没有穿内衣的而路上和吃的过程中他们都不顾我们两个女孩的面子动手动脚。 虽然感觉很耻辱但是我们两个一点办法都没有。 回去之后他们又把我们两个干到天亮,虽然包经凌辱, 但是一次次的高潮让我和香蕉欲罢不能。 口中淫叫个不停。 星期天,又是被张键拉到厕所去打晨炮把大家吵醒, 不过这会一直干到晚上10点多。 他们就给我俩看这两天拍的DV还说要是以后不乖的话, 就可以在网上下载到这些A片了。 临走之前我们又在门口把他们8个都吹出来一次, 才满脸精液的被他们送回学校还好回去的时候已经12点了, 其他人都睡了不然….星期一起的很早,周末的淫乱就像一场梦。 要不是脸上还有干掉的精液,我根本不敢相信。 我赶紧叫醒香蕉,趁大家还没起床洗掉了脸上的精液, 头发上的也用毛巾擦掉了。 到了教室,他们八个淫笑着走了过来,把我们拉到最后一排, 张键和石朋亮坐在我的左右大鸡吧哥哥和另一个男生坐在香蕉的左右把我们的小手拉过去让我们把他们的鸡吧拉出来套弄。 这实在太过分了,我们想拒绝,可又不敢, 只好乖乖的照做。 刚开始动作很小而且很不情愿,可当他们的龟头分泌出黏液的时候, 我就开始兴奋的大幅度套弄他们的阴茎香蕉也是。 我们还忍不住趁老师不注意把头低下去给他们舔弄, 他们也忍不住把手伸进我们的裤子捏屁股挖穴。 这种偷情的感觉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知道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 一下课,他们就拉着我俩往外走,被色欲冲昏的我们也不管去哪的跟着。 结果被他们推进男厕所,香蕉弯着腰,后面被大鸡吧哥哥狂插, 前面还要吃着另一个男生的鸡吧。 而我则被张键抱着插穴,石朋亮就从后面顶进我的肛门。 我被他们像三明治一样夹着,不管不管的乱叫着爽。 可能是因为太刺激,也可能是考虑到下课时间有限, 他们几分钟就喷了。 然后把我们带回教室。 身边再坐下另外四个人,继续被他们凌辱,下课再去厕所发泄。 他们从此就有课的时候就这样玩我们,偶尔让我们休息休息, 听听课。 没课就带我们去租的房子狂弄。 一个星期下来,我们已经没有内衣穿了, 因为每次上完第一节课从男厕所出来我们的内衣裤就已经不见了。 他们也越来越肆无忌惮,尤其是张键看出我已经离不开他的大号鸡吧以后, 就经常带着我出去有一次让我陪他去网吧通宵 他就下载了A片搂着我看然后在网吧让我把他吸出来, 我刚开始不肯但是他说如果不的话以后就不干我了。 我没有办法只好跪在座位前面吸得他喷了我满嘴满脸。 还有一次他打篮球,打完之后就让我在篮球场吸他满是汗臭的大鸟。 我又被威胁之后给他吸出来,结果和他打球的几个男生都看呆了, 都围过来看着我俊俏的小脸被他狂弄。 他好象故意显示自己干着如此美丽的女孩的小嘴, 大声的低吼。 旁边的男生终于按耐不住套出阴茎,围着我开始手淫, 最后和张键一起喷到了我的嘴里我还一个一个的帮他们舔干净汗液和精液。 再把他们的鸡吧收回内裤,走的时候他们对张键说以后多吧这个小骚货带来看球。 快到五一了,他们说过年7天我们两个哪都不许去, 要好好和他们淫乱一番可我老公五一要来看我, 怎么办我爱我老公我不想失去他,可我也摆脱不了, 更不想摆脱这种淫荡的每天都用精液洗澡的生活。 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