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ptc077於編輯

  胭脂口紅系列之美女瑩瑩和梅花

  一、

  在房東太太的生日宴會上,房東太太的同學梅花小姐和瑩瑩小姐也來祝賀,在席間,我目不轉睛的看著美麗的梅花和濃艷打扮的瑩瑩。梅花和瑩瑩小姐也不時的瞟著我,兩人就這麼眉來眼去。

  我來到大廳,看到小姐正一個人在那兒搽脂粉塗口紅補妝,我走過去和她打招呼,好閒情逸致啊!

  瑩瑩站起來,請我坐下。

  二十七歲的瑩瑩還是單身,她濃艷打扮,穿著滾白邊的天藍色西裝外套,裡麵是一件白色低胸的圓領衫,下麵是一件與外套同樣天藍色的迷你短裙,看起來氣質高雅,撫媚動人。

  她解釋著,剛才喝了混酒,都是房東太太那高梁酒害的,頭有點兒醉,沒辦法開車,想在這裡休息一下,等酒醒了再開車回去。

  她看著她秀麗的臉龐,甜美親切的笑容,成熟的美艷少婦風情,和微微的醉意,心裡念著她的閨名王瑩瑩。

  我把心一橫,就牽著她的手,半強迫地說,傻女孩,混酒是不會退的,你等到明天也是一樣。

  來,我開你的車送你回去吧,反正我也住在附近!

  王瑩瑩被我叫了一聲傻女孩,渾身舒泰。三十歲的美女,懷念剛逝去的青春,最喜歡裝小了,於是就順從地把車鑰交給我。

  車子停在麵包店前麵,是紅色的嘉年華。

  我扶著她,讓她坐進前座,然後自己坐進駕駛座。

  到了新莊,我說還是走提外道路好了,比較沒有紅綠燈。

  她慵懶地說,隨便!

  就在提外道路的中途,一個沒有路燈的地方,我把車停了下來,裝模作樣地動動引擎鑰匙息了火,對她說,拋錨了!

  她嬌嗔地說,你騙人,趕快走吧!

  我側過身手摸著她的膝蓋,叫她:瑩瑩,你回家幹嘛,一個人冷冷清清的。

  喂!瑩瑩是你叫的啊,叫姊姊!

  我看她並沒有不快的意思,手繼續往腿根移動,好姊姊,你長得真漂亮。

  她笑著戳我的頭,少灌迷湯了,我隻不過脂粉塗抹多了,房東太太和茵茵才美呢,既年輕又美貌。

  我張大了嘴吧,發不出聲音來。

  我看看你,滿身的騷味,說著臉紅了起來。

  我看著她流轉的眼波,盈盈的笑容,起伏有致的胸部,互相摩擦的大腿,又見她咬著食指,裝出小女孩的模樣,吃吃地嘲笑著我,誘人的香水脂粉口紅味陣陣傳來,哪裡還把持得住。

  放平坐椅,摟住她就親了下去,手同時伸進她的密穴裡,瑩瑩快樂極了。

  這就是單身都會女子,解決性慾的無上妙法啊,其實她早就在中庭大廳等我了。被她相中的沒有逃得掉的,看我帥氣十足英氣勃勃,必然擁有龍馬精神,今天她爽到了。

  隨著我賣力地工作,她格格地笑了起來。

  瑩瑩說,我們回家樂好嗎?

  我開車回到瑩瑩的住處,瑩瑩說要洗一下澡。

  瑩瑩進了浴室約五分鐘光景,我脫光了衣服,全身上下隻剩一條白色三槍牌內褲,悄悄逼近浴室,試著旋開門鈕,沒鎖上。開了門後,瑩瑩回頭一瞥,並沒有劇烈的反應,有的隻是溫順柔和地看著我,瑩瑩的整個身體和臉蛋一樣白皙,均勻一致,毫無瑕疵,儘管有一點瘦,但卻很勻稱,尤其豐滿的乳房,實在無法令人聯想起和身體是屬於同一個人了。

  我像中了邪一樣,往瑩瑩的背部一貼,雙臂繞到前麵捏揉著雙乳,陰莖像一把左輪手槍抵住美女的背部,不斷地還在漲大中,小老弟紅潤光滑的頭似乎對著我略微下垂的臉龐說:謝啦!老哥,如果不來這一次,我真快要爆炸了。我輕咬瑩瑩的耳朵,舌頭不忘一伸一縮的舔著,瑩瑩早已全身酥軟,不能自已。

  浴室裡充滿著濃鬱的霧氣,暗黃色燈泡的鈍光照著二人的胴體,肌膚相親。我覷覦著她的肉體,凝視女孩細嫩的肌膚,那白玉般的光澤潤滑,確是我前所未見的。我用掌心摩挲著她豐腴的乳房,瑩瑩偶而將眼尾溫柔的瞄著我。

  我站著用兩手將美女的腿舉起,陰莖猛然射進淫穴,瑩瑩的手掌相互交叉握在坤人的頸部,我將她整個舉起,小老弟仍然不停地抽動,瑩瑩不斷的嬌喘著,二人瘋狂地吻著、輕咬著、頂著,陰莖在既濕且暖的肉穴內來去自如,瑩瑩漸漸發出尖銳但不刺耳的快樂吟叫聲,陰莖在陰道內勾、挖、探、索,現在她的嬌軀已經輕弱無力,加上我強而有力的身體早將她摟壓得欲仙欲死,我見時機成熟,拔出火燙的陰莖,空中忽地劃出了一道白色的膠漿,兩人全身濕淋淋的癱在地板上,分不清是水還是汗。順便洗了個鴛鴦浴,通體舒暢。

  我扒去瑩瑩身上所有的累贅,二人赤裸裸裸地相擁跪在地板上,雨水恣意的淋著,我揉捏著她的咪咪頭,依然是如少女粉紅的顏色,瑩瑩將我的陰莖往紅潤的小嘴塞去,兩頰頓時陷了下去,濕滑的口腔一張一合。我看到她高聳的胸脯急促地起伏,那雙灼熱的眼睛更是勾魂懾魄,我左右開弓,兩手各自揉著一顆肉球,瑩瑩就像一尾被扔到沙灘上的鮮魚一般,那樣潑剌剌的跳躍著。

  我抽出在瑩瑩嘴裡的陰莖,把她推倒在地,對準她的陰阜,猛力刺去,瑩瑩一聲哀叫,全身微微的蠕動著,陰道內滲出了一點生理期間的血塊,另我更加地興奮,有如正和一個處女做愛。台北的天空陷在一陣疾風暴雨之中,而我及瑩瑩也歇思底裡的享受魚水之歡,兩相呼應。我的高潮已經快要到達了頂點,從陰道中拔出了小老弟,將它對準瑩瑩的小嘴,猛然放射出黏稠的精液,瑩瑩的嘴正微張地迎接著,一時間,嘴唇旁儘是附著著白色的黏液。我抱著全身□透的瑩瑩,走下樓梯,二不忘深情地吻著。雖然我與瑩瑩剛在三天前中認識,不知是那股神秘的力量吸引者彼此,這天瑩瑩與我一起到她的住處。

  瑩瑩洗臉後,化了一個極為艷麗的彩妝。我輕摟著瑩瑩,深吻她的塗滿香艷口紅的艷唇,兩人一時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

  我抱住她,兩手輕輕撫摸進去,想起她在搔首弄姿,塗抹香皂洗臉、塗滿雪花膏美容、又噴香水、抹粉、搽胭脂、塗口紅的嬌柔模樣。啊!我想死你了!

  我右手逐漸地往上移動,伸入她的胸衣內;另一手則往下向隱秘的深處探索。瑩瑩的酥胸極富彈性,陰毛則似幼兒胎毛般的柔順,使得我更加興奮。在我上下其手的撫弄下,瑩瑩的花蕾流出更多的蜜汁,把那小內褲弄濕了一片。

  「嗯……嗯……」我漸漸地除去了瑩瑩身上最後一件遮蔽物,雙手撫弄著她的酥胸,竟用舌頭舔起瑩瑩的花蕾來,瓊漿玉液亦比不上此時花蕾泌出愈來愈多的蜜汁。

  「嗯……嗯……你在幹什麼……」瑩瑩邊吟邊隨著月光小夜曲舞起腰來。我褪去了自己的內褲,扶出那已滾燙的肉棒,往花瓣周圍磨擦了起來,此時那花蕾已氾濫成災了。肉棒由上下左右的磨擦,漸漸地去探索神秘的洞穴。

  「嗯……嗯……人家不要這樣……」嗯……嗯……痛……」瑩瑩叫了起來。同時肉棒好似發現新大陸般的喜悅,竟深入了半截。

  「喔……我被咬住了……」我感到一陣刺痛,但卻更顯得興奮瘋狂,用力再往前挺去,整根盡藏穴中。

  「嗯……難受……」瑩瑩長呼,十指將我的背部抓出了指痕。此時我開始抽送起來,瑩瑩雖感到極度疼痛,全身卻說不出的酥癢,陰精和蜜汁呼的一股腦兒地渲洩出來。

  「啊……」肉棒被那陰精一澆,突然強力地直達洞穴的最深處,射出……

  那是一次長久的吻,瑩瑩陶醉在浪漫中……我的舌頭盡情的在瑩瑩的口中活動,瑩瑩幾乎無法站立,我把舌頭轉至耳朵,更引起瑩瑩內心的蕩漾,臉頰在一起磨擦,像火一般的熱,夢般的心情依靠在我懷裡被我抱緊時,她覺得小腹有個硬硬的東西壓在上麵,驚異之餘,一種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

  她忍不住扭一下腰,我發出輕微的哼聲,很快又把東西更用力壓下去……瑩瑩已無法站立,我抱起軟慵的瑩瑩,輕放在床上把裙子慢慢撩起……雪白的大腿呈現在我眼裡,貼著內褲最窄的部位,浮出隱約的草叢……

  我用舌頭舔弄著耳垂到頸部,同時很小心地將上衣脫下,粉紅色雷絲滾邊的胸罩,飽滿的雙峰像要彈出來般右手指輕輕描繪著胸罩邊緣。

  「嗯……嗯……」

  我舌頭吻至香肩拉下間肩帶雙手繞到後背解了扣子胸罩應聲而下。

  「嗯……不……要……」雙手輕推我雙手我雙手摸上誘人的雙峰,瑩瑩身體抽蓄一下,挺立的乳房已在手掌裡,乳房彈性大小剛好,當手指直接摸到的剎那,瑩瑩全身氈動一下……

  「啊……」這是什麼感覺……被我的手摸乳房……這麼舒服……手指輕輕搓揉乳頭便立刻有了反應,美女的乳房發出誘人的光澤。

  一手握住穆個乳房慢慢揉動。

  「嗯……」

  一手則在腹腰部輕輕撫摸直至三角地帶,隔著內褲不斷著輕揉陰部撫摸大腿根部。

  「嗯……」瑩瑩情慾已達巔峰,難以自製,我舌尖移至乳頭周圍畫圓圈,吸起乳頭。

  「嗯……」瑩瑩挺起胸,秘密的縫中不時流出聯潤的淫液,忍不住擺動屁股以解難耐……我凝視著躺在身旁的艷女,看著她畢上雙眼,因興奮而紅潤的臉龐,偶而畢上嘴發出小小的呻吟,輕輕扭動下半身,盡情享受感官的刺激,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感覺包圍著全身,不停湧出的快感,使她沒法抗拒欲潮的激盪,直覺身體像飄浮在空中,無法的抵抗欲潮任由我玩弄自己身體……

  我已經清楚知道,瑩瑩已陶醉在激情中,搔癢般的脫下裙子與內褲,瑩瑩輕擡自己的腰……

  啊……情慾何以難耐……瑩瑩的身體已完完全全暴露在我眼中……我從內心發出驚歎,凝視眼前美麗的裸體,飽滿的乳房,粉紅色的脂粉,塗了口紅的乳頭,平滑的小腹,細細的腰,疏梳的陰毛掩蓋著神秘部位。

  「啊……」瑩瑩忍不住發出驚呼,我手指頭按住她的陰蒂,瑩瑩彎區一條大腿掩飾股間,可是我不斷刺激陰蒂,又無力的放下腿:「嗯……」像電流般的快感,由心底不斷擴散,股間花密不時的流出,潤聯穆個陰部,是時後了,我起身俯視床上赤裸的美女,已快崩裂的龜頭,不時的跳動著,俯身壓著瑩瑩吻著香唇,雙腿撐開瑩瑩大腿,若大的龜頭抵著秘門,輕輕頂著,磨著……

  瑩瑩的性感肉體仰臥在上,雙腿向左右分開,我的臉壓在瑩瑩的陰門上我的手握住高高隆起的乳房,而瑩瑩又握住我的雞巴,很舒服的瞇著眼睛,胸部像波浪似的起伏。

  我那起噴香水噴過陰門,又在陰唇上撲香粉、塗口紅。壓在瑩瑩陰門上我的臉,不停的向上下、左右的活動,舔分開的塗滿口紅的陰唇。

  瑩瑩的屁股在扭動,腰也隨之擺動。

  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舔的動作也更激烈。

  「好……好啊……」瑩瑩發出歡愉聲。

  「你……快用力吸啊……」瑩瑩連說話都很困難,我張開嘴,把整個陰門都納入嘴裡。

  「啊……啊……」瑩瑩大聲一哼,同時把我的頭夾在的腿之間,主動的挺起屁股,讓自己的肉門在我的嘴上磨擦。

  我滿臉通紅,血向腦門沖,雞巴勃起的快要脹裂,不知不覺中搓揉起兇猛挺直的肉棒。

  我一麵舔瑩瑩的陰肉,同時把自己的粗大肉棒向瑩瑩嘴靠過來。瑩瑩握緊肉棒,用手揉一陣後,吸入嘴裡,發出啾啾的聲音。

  我突然向側向倒去,瑩瑩像追逐似的壓在我的身上。我的臉被美人夾住,而瑩瑩的屁股被我緊緊抱住。

  瑩瑩搖動屁股,把穴肉壓在我臉上,被我舔的發出狂喜的哼聲。

  我的呼吸也急促,幾乎感到困難,胸也大大的起伏。

  瑩瑩起來重新塗脂抹粉,她知道我喜歡濃妝艷抹的美女,她這一次塗了特別厚的口紅。

  「你吸我的唇吧,上麵塗了很多你喜歡的香艷唇膏!」

  我的全身充滿奇妙的衝動,如同瘋狂般的抱緊瑩瑩的肉體。

  聞到瑩瑩強烈的脂粉口紅味道,我的身體不停地顫抖。

  「你把舌頭伸進我的嘴裡吧!」她甜蜜的喃喃聲,我用力吸她的紅唇,然後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滿脂粉口紅和唾液的美女嘴裡。

  這時候,瑩瑩的舌頭纏住我的舌尖吸吮,我收回舌尖時,她的舌頭追入我的嘴中。

  我舔她的舌頭,瑩瑩為喜悅顫抖,更用力的和我的舌頭糾纏,追求無比的快感,嘴對嘴的吸吮對方的唾液。

  瑩瑩把追求性慾的灼熱肉體緊緊靠在我身上,用柔軟的大腿夾住我。我的情慾狂熱,已經無法用理智抑製。

  我用一隻手緊抱瑩瑩的肉體,用另一隻手撫摸她的身體。手指在腰和屁股的微妙曲線上徘徊,享受肉體帶來的感觸。更高漲的情慾,使我摸到陰毛,然後向下移動,當我找到柔軟的陰肉縫溝時,興奮的感覺幾乎使我無法呼吸。

  溫暖又濕潤的感觸,使我的陰莖因興奮幾乎又要漲裂。

  我的手指打開瑩瑩神秘的門,插入火熱的柔軟陰肉內。能使我的神經狂亂的陰部,令人聯想到墨魚嘴的肉洞。

  手尖愛撫的動作逐漸增加激烈度時,瑩瑩把內部蠕動的情慾移到大腿上,把腿舉到我胸上,然後壓在我身上,好像在要求更多強烈的愛撫。

  我把她的肉體放在我身上,享受肉體重量帶來的壓迫感,用左手抱緊瑩瑩的身體,右手擡起屁股,欣賞那裡的肉感。

  我的手指又沿著二個肉丘間的縫溝摸下去,摸到濕淋淋的裂縫。

  現在瑩瑩的陰門溢出淫水,我抱住她的脖子,把一切神經集中在她肉丘火熱的吻。

  「插進來!」我用一隻手握住又熱又硬的肉棒,另一隻手尋找她的穴門,想在那裡插進去,瑩瑩屁股從上麵落下回應。

  瑩瑩用手指抓住我的肉棒,扭動屁股對準龜頭想吞下去。我也在腰上用力從下向上挺起,隨著滑溜的感覺,撥開兩片肉,肉棒插入充滿淫水的肉洞深處。

  肉洞的深處好像獲得期待已久的肉棒,高興的蠕動。

  瑩瑩把豐滿肉體的重量壓在我身上,又緊緊的抱著我,將肉棒深深吸入肉洞裡扭動屁股,洞裡柔軟的肉在肉棒上磨擦。

  二人的肉體像作戰一樣的攻擊對方,使陰部與陰部彼此互相磨擦。

  我們的呼吸都火熱。

  瑩瑩突然在我的耳邊輕輕說:「你騎到上麵來吧!」

  說完,身體就向側方移動,這時我的肉棒可憐的從肉洞裡漏了出來。我無言的將身體放入瑩瑩的雙腿間,豐滿的雪白大腿在黑暗中搖動,然後夾住我的腰,她的穴肉迫不急待的抽動。

  我在屁股上用力,像要把子宮也刺穿似的插入時,隨著一陣濕潤的肉感進入火熱的肉洞裡。

  「你不要動!」她說著露出隆起的潔白乳房。

  「來吻我的乳房。」

  我在肉體的頂點又吸又吻,又壓又舔,把臉埋在柔軟的肉峰裡,就這樣不停的吸舔。

  就在這段時間裡,瑩瑩很積的對付我的身體,自己搖動屁股,用穴裡的嫩肉磨擦肉棒,吐出火熱的呼吸,慢慢的增加動作的強度。

  肉棒在瑩瑩的肉洞裡膨脹,為色慾瘋狂的她,淫洞裡流出大量的淫水。

  大概是接近高潮,瑩瑩用沙啞興奮的聲音要求說:「插啊!插啊!」

  我是更激烈的向裡幹,在淫肉上磨擦,她的身體像巨蛇般扭動纏繞。

  每三次有一次是把全身的重量加在肉棒上插入到根部,好像要把肉洞給刺穿。

  「啊!」

  每次瑩瑩都發出呻吟聲,擡起屁股,並同時夾緊肉棒搓揉,我的全身都興奮了起來。麻痺般的快感越來越多,兩個人的慾火也更熾熱,淫洞也流出更多的淫水。

  「你不能出去,不能拔出去!」

  因為淫水太滑潤,抽插時肉棒不小心會脫落出來,她急忙抓住後塞回自己的肉洞裡。

  「啊……好啊……親愛的……好舒服啊……」

  拚命的淫叫聲,抱緊我的身體,把雙腿分開到快要裂開的程度,雙腳伸在墊被上也不安份的抽畜,同時上身向後仰發出嗚咽聲。

  「她現在是嘗到女人最大的歡樂,為歡喜瘋狂!!」

  於是我更加用力抽插,從肉洞裡發出卜滋卜滋的聲音。不久後在龜頭上感到異常的刺激,快感越來越大,然後擴大,變成無以形容的喜悅……這時候,我覺得犧牲一切,換取這樣的快樂是值得的,我絕不後悔……

  「噢!好……好啊……」

  現在的我麵前隻剩下歡樂的快感,其我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有一股火熱的感覺從身體深處噴出,隨著麻痺般的強烈快感,從肉棒根經過龜頭向肉洞深處射進去。

  我軟綿綿的倒在瑩瑩的身上。

  瑩瑩也閉上眼睛,疲倦的身體完全鬆懈,隻是上氣不接下氣的急促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