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退休

  上

  天氣很晴朗。暖洋洋的太陽照在身上,熱力彷彿可以透入心房。我的身體很強壯,

  這樣的天氣即使還帶著3月的涼涼的感覺,我也已經可以只穿一件T恤在街上行走了。我盡量放鬆心情,因為今天的工作可能很繁重。打開MP3,讓音樂流進耳膜,身體象電流通過一樣,盡情享受著猛然接觸的快感--人,總是喜歡最開始的感覺。所以我經常把MP3開開關關,就象我經常喜歡隔很長時間去接一個項目,給我的感覺總是很刺激。我的工作是殺人。因為我要殺誰,就沒有人能逃脫,所以他們都叫我GOTIT。後來,自己就改成了GOTTE,因為我覺得別人看不懂,會比較COOL一點。今天的項目有三個目標。做起來,還是比較吃力的:一個男人,兩個女人。這讓我很不情願地聯想到可能是個三口之家。SUN沒有給我他們的照片,所以我無從推測。本來我向SUN抱怨說,我不接看不到目標的模樣的活,不過SUN告訴我,這次只要準時到達指定的地方。絕對不會搞錯目標,只要把人都殺了就可以了,而且報酬很豐厚,夠我吃大半輩子,而且而且,委託方是個漂亮的女人。SUN開導我說無論如何要讓我幫他賣個人情給那個女人,他挺喜歡那個女的。對我而言,只有“吃大半輩子”這個理由成立,而“賣一個女人人情”這個理由很可笑,--在我殺過的女人當中,有點姿色的也不少,但後來還不是頂不住金錢的威力,丟了性命。久而久之,我形成了金錢至上的觀念。我乘坐下班后最擠的一輛班車到達富貴小區。下車后發現路上人還不少,號稱是富貴小區,其實大家都肯擠公車,本來,節約的人在富貴當中比例就不小。路上行走的各色各樣的人,有的有說有笑,有的急匆匆趕著回家吃午飯。我在想:他們也許永遠也不會意識到世界上有我們這樣的人存在,兇殺,痛苦,災難,總是那麼遙遠,除非有一天突然降臨到自己面前。而我,就是這個社會上陰暗的一面。秩序,法律,警察,醫生,在我們日常接觸的時候,總感覺他們很強有力,但是在某些時候…………它們等於不存在。唯物主義就是這麼殘酷,你死了,對於你來說,就什麼也不存在了。我也知道象我這樣生活的人不在少數,有很大一個圈子,有很多人。--影視里總把職業殺手描述成一個類型,事實上並非如此。在我們這一行里,什麼人都有:一大部分是流氓,身上紋著刺青,發展成亡命之徒。他們有的要價並不高,一般3/4萬一條腿或手。殺個人不過10幾20萬。現在由於競爭激烈,價格還有走低的趨勢。當然,流氓中不乏癮君子,這都是很正常的。另一部分是臨時工,他們沒什麼文化,鄉下泥腿子,不過殺人的狠勁還真有,他們要價最底,但是也最容易被抓個正著。象我這樣的,是講究點品牌效應的,應該說比較專業。我是退伍軍人,參加過某段時間的邊疆任務,19歲的時候別人以為天下太平,我在貓耳洞里用著突擊步槍爆別人腦殼,也在敵人摸進洞的時候用刺刀捅穿過別人的肝臟。心理素質過硬,--這是最最重要的,心理第一,功夫第二。再加上我做事有條理,極其謹慎,從來沒出過差錯,所以我和SUN的生意從來沒有間斷過。這也讓我們很擔心,因為做這樣的工作,不能太有名,而且上道容易,全身而退難。走到607棟的時候,我向周圍看了一圈。人們正陸陸續續走進電梯,我跟著人群也走了進去。沒人注意到我這個人有什麼特別,包括保安。我的樣貌也非常適合做這個,身材不高不矮,頭髮不長不短,臉上透露著敦厚,眼鏡是我早上剛戴的。身上是深灰的長袖T恤,專賣店裡買的。一個挎包是另一個店裡隨便買的。總的來說,我和一個在中等公司任職的2流程序員沒什麼兩樣。到了三樓的時候,我下了電梯。走到E座,在E座門口旁站了幾秒,沒有監視器。我馬上從E座的緊急出口走進了樓梯。開始爬樓梯。把袖子挽到肘上。頭腦開始一件一件事情地運做起來。1、今天我沒有帶手槍,因為在人口密度高的住宅區。周圍又沒有工地,比較安靜。所以要用力氣活。

  2、一般我需要工具的事情的時候喜歡就地取材,這樣追蹤會比較困難。今天我也希望能做到。

  3、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帶了武器的。我挎包里有兩個塑料袋。很大,是從垃圾袋上截下來的。還有一個用過的最大的方便麵的紙盒。一條大毛巾。一包一次性主婦用的塑料手套。一根尼龍帶子。還有,一把結實的美工刀。兩個特快專遞的袋子,上面還有收件人等,一應具全。兩個簽收本。一支筆。三瓶礦泉水(萬一住宅停水,可以用來清洗手上的血。),我還有不到萬不得以,不會拿出來用的寶貝。

  4、如果遇到委託人和目標在一起的情況。(經常是委託人喜歡看著目標被殺死。)而怕我誤傷委託人,委託人都有標記或有暗號。(因為我們不可能事先見面。)所以我要記住委託人給的暗號。

  5、這次的暗號是--雪貝。

  6、SUN沒說委託人為什麼會跟目標在一起。SUN只告訴我如果有的話,我要把委託人打暈。不過這不是委託人說的。是SUN自己想的主意,我想他也是想避免委託MM的嫌疑。

  (這個很麻煩,因為把一個人弄暈。比殺一個人難多了。)。

  7、現在的住宅樓上安裝有地址編碼的火警,匪警,救護,按鈕。一旦目標去按這些按鈕。我剩下的時間,就難了~~~~~~而且要在短時間內殺掉三個人……想完這些。我突然覺得這次挺麻煩的。要不是預付的30%已經有120萬……提到錢……我的敬業精神又上來了。以前干兩次全部的錢,還不如這一次的預付多……做完這次說不定我們就可以退休了。動力一來,我的心情又好了起來,壓力沒有了,我居然又打開一次MP3。讓音樂電了一下。“呵呵,雪貝----那個女的委託人的名字還真怪呢。”我居然愉快的想起這個問題來。走到16樓了,我深呼吸了幾下。從緊急出口出來,走向F座。按了門鈴。按兩下,過了幾秒,防盜門後面露出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臉。我沒仔細看他--對於一個執行任務的人來說最忌諱的是看敵人的臉。你只需要把敵人看成一個目標,一個模型,一個有攻擊點和薄弱部位的靶子。不管當成什麼,就是不能當人看。這樣,下手才能毫不手軟。我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請問,雪貝小姐在嗎?這裡有她的快遞。”

  “哦,進來吧。”這個男人的聲音渾濁不清,完全沒有防備。混合著吃完午飯後的疲倦。我走進客廳,把快遞的紙袋放在茶幾上,很有模樣地麻利地拿出簽收本。筆。“雪貝,你的東西。”男人口氣很正常,我沒有去想我的委託人為什麼要殺這個人。//但是我突然意識到,這個房間里除了我之外,看上去只有3個人!!!!廚房裡沒有動靜,浴室似乎有水聲。從這裡看上去臥室里是空的。包括委託人雪貝在內,房間里能感覺到4個人,就是說這裡只有2個目標。但我要殺的最後一個人卻不在這裡!!該死的SUN!!!時間不容我多考慮。我得馬上審時度勢。雖然不是第一次感到緊張了。不過現在的氣氛讓我實在感到很難受。因為出了一個很大的問題。--目標三現在不在。我殺人的風險翻了一倍。雖然目標3不在,我可以比較從容地殺掉兩個。可是弊大於利:1、目標三隨時可能在我殺人的過程中出現!!

  2、目標3我沒有見過,所以不知道等下來訪的人是不是我要殺的人!!(要是多殺一個人,可沒人付我工資。)

  我的胃好象堵住了。雖然我中午還沒吃。我聽到有人在浴室里叫:“是誰在找雪貝啊?”聽起來很不放心的樣子。是個女人的聲音。看來

  這個女人對這個事情相當關心。不然一般很少有人在洗澡的時候,而且有外人在,還叫那麼大聲的。目標二確認了,她在洗澡。這讓我稍微感到安慰了點。畢竟不用一次面對2個人。雪貝出來了。她從臥室耽誤了一小會兒,然後臥室的門才打開,急忙跑了出來。我的委託人是個20多歲的女性。苗條,勻稱,臉上沒有化彩妝,但我終於可以知道………………,為什麼SUN一直說服我要給她人情了……她的確是個美女。我殺過的女人中,沒有一個是這樣精緻的容貌。頭髮不太長,只到肩膀,亮得可以照出我的影子,白色的線衣,緊緊勾勒出玲瓏的曲線,乳房和巨大無緣,……我對女人的經驗不多。不過大概是B罩杯吧,但是非常挺拔,充滿青春活力的成熟的胸部,很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從藍紫色的短裙上可以窺出她結實的大腿,和同樣精巧而把短裙綳的緊緊的又圓又翹的臀部,組成了緊湊,寫意的女性特徵。腰又長又細,因為她個子挺高,所以細長的腰顯得相當柔韌,似乎可以柔軟地折到任何角度。在她出來的時候眼睛亮得可以通過我的目光穿透我的大腦。她沖我微微笑了一下,我感

  覺稍稍鬆了一口氣,美女的微笑恰到好處地分散了我過於緊張的注意力。我把筆遞給她,彎下腰的時候,奶油色的皮膚從脖子和衣領上的皮膚露了出來,在她靠進來的同時一股女人特有的氣味鑽進我的鼻孔,所謂的很有女人味,也許就是這個意思吧。雖然我是金錢至上主義的。可還是忍不住看了幾眼象小山丘一樣且很有彈性的胸部。之所以忍不住,是因為我猛然發現,她沒有穿內衣,小巧的乳頭若隱若現地從線衣外面凸了出來。看來,她剛才在臥室里出來的時候。一定很匆忙。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收住一時的心猿意馬,開始動手。象現在這樣的情況,越快動手成功率越高。再下去就危險了。

  我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在挎包里掏了起來。右手握住美工刀,--茶幾上沒有水果刀。而且這樣的情形根本沒有我戴手套的時間。刀片推出了7格。我迅速地站了起來!那個中年男子呆了一下,手還插在口袋裡。我手中的刀已經象毒蛇一樣狠狠地咬向他的喉嚨,很順利!他氣管和頸動脈一下就被割斷了,他一聲也沒吭。血從脖子上噴了出來,我左手握住大毛巾,一下壓在我的右手上,血……從毛巾的後面一下透了過來,幸虧沒有濺到我的身上。為了防止他掙扎,我順勢用全身的力氣把他壓到沙發上,於是沙發開始扭動。與地板發出摩擦,我摁住他的腦袋,用刀鋒狠勁地在他脖子裡面挑了幾下,他就只剩下抽搐了。人還沒死乾淨,不過已經失去任何威脅了。我現在要儘快做的,是把浴室里的目標2解決掉。趁目標3還沒出現的時候。我丟下只能在喉嚨的破洞里和著撕裂的皮膚髮出嘶嘶的聲音的男人。有力地走向浴室。浴室里的女人似乎聽到了不尋常的動靜,她用浴巾圍住身體。把頭從浴室的門伸出來想聽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從側面,也就是門的後面突然用左手勒住了她的脖子,把她的頭向後轉了過來。浴巾落了下來。我眼前一片雪白。--陌生的女人的肉體總是給人眼前一白的感覺。她用手拉我的手臂,但是徒勞無用。兩條粉白的大腿也一點派不上用場。憑良心說,這個女人長的也相當不錯。頭髮很長,五官清秀。兩個奶子很大,硃紅色的奶頭表明這個女人在某個方面經驗很豐富。她的體形可以這麼形容:豐盈。

  這個女人掙扎的時候,理論上應該會引起我的某些慾望,有些強姦犯是女人愈掙扎,他們愈有快感。尤其是現在這個沒穿衣服的女人豐盈的恫體剛洗完燥,抖動起來每個部位都好象在向人炫耀它們的性感。但是我不一樣,因為我是殺手,我的目的只是讓她儘快地死去。我右手拿著美工刀,一時無法下手。在這個姿勢下,她等於把自己的心臟和脖子都護住了。

  肥滿的乳房從她手臂由於用力而緊緊貼在胸部的緣故,誇張地從兩邊彈出來。乳頭時不時蹭到我拿刀的右手上。刀片不懂憐香惜玉,很快就在她乳房上留下好幾刀血口,乳房裡的脂肪組織不小心被我欣賞到了……。我本質上對扎女人的乳房興趣不算太大--雖然有時候也挺興奮。主要是目前的狀態下,扎她的乳房根本不能殺死她。而光用左手,也不可能把她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