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淫旺今宵

  「到了,」汪詩韻清醒了過來,伸手又要去拿身邊的衣服。

  「不,阿濕,我的好姐姐,我們就這樣下車吧。」劉濤一邊撒嬌似的懇求著

  汪詩韻,手腳卻麻利的熄了火,有點強迫式地把她推出了車門。

  劉濤清楚性慾的釋放已經讓眼前的美婦開始恢復一貫的羞澀(如果她沒有騙

  自己的話),劉濤不想放手,雖然他風流花叢,可是像這麼風騷、耐玩的尤物還

  是第一次碰到;尤其再知道尤物是獨守空房之後,無論是自己的憐惜之心還是生

  理上的慾望,都讓劉濤都想和眼前的美婦發生另外的關係。這麼好的玩伴,難得

  啊!

  要保持玩伴的關係,就一定不能讓汪詩韻恢復正常,就一定要讓她被慾望擊

  倒,拜倒在自己的大雞巴下,甘心情願地成為自己的玩伴。

  「你看這就是我們今晚的住處,不高四樓而已。」說到「我們」的時候,劉

  濤特別加重的語氣,手在汪詩韻的圓圓的大屁股上撫摸著,手往下伸,從兩股間

  壓了進去,手指摸到了汪詩韻的小穴,手指往上一提,又摸到了汪詩韻還濕淋淋

  地陰唇嫩肉上。

  「啊!……不要在這裡……」突然的刺激,讓汪詩韻剛剛開始消退的情慾又

  擡起了頭,不過總算還清醒,知道不能在這裡放縱。

  「好啊,那我們就走吧。」劉濤手又向上一提,害得汪詩韻又叫了一聲,這

  才抽出手,把指尖上的粘液圖抹在汪詩韻的大屁股上。

  「可是……萬一有人怎麼辦?」汪詩韻還是有些遲疑。

  「這麼晚了,那還有人?」劉濤推著汪詩韻的大屁股,向前走著。於是,身

  上只剩下一雙高跟鞋的汪詩韻也只能小心翼翼的走進了樓梯。

  「感覺怎麼樣?」劉濤不懷好意的問道。

  「好…緊…張……」汪詩韻的身體不知為什麼微微顫抖了起來。

  「濕了吧?」劉濤撫摸著美婦高高翹起的屁股,又問。

  「好…象…有……」汪詩韻象被催眠了似的,再次滑向了慾望的深淵。

  「到了。」劉濤的手暫時離開了美婦的身體,打開了房門。

  汪詩韻趕忙一閃而入,劉濤也跟了進去,打開了燈。奇怪的是,屋裡去沒有

  一個單身男人住處應有的淩亂。

  屋子很大,一看就知道經過精心的布致,充滿了十分舒服的家居情調,即寬

  敞又溫馨。此外,電視、沙發、音響,還有一個別緻的小吧檯,一看主人就是很

  會享受生活的樣子。

  「滿……棒……的……麼……」汪詩韻不禁說道。

  才扣上門鎖,劉濤就把汪詩韻攬入了懷裡,兩手毫不客氣的捧住汪詩韻的豐

  臀,想揉麵團似的,捏著她兩片滑膩挺翹的肉瓣。

  「天啊!…你的手…好會揉…啊……」汪詩韻輕聲的喚了出來,豐滿的身體

  在劉濤的懷裡扭動,用自己的大奶按摩著劉濤的胸膛。

  「是姐姐的屁股長的好啊……不摸會手癢啊……」劉濤笑答道:「奶頭都硬

  了啊,你反應的好快啊。是不是很急啊?」

  「是啊!人家……早就…想了…好急…好急…啊……」汪詩韻的屁股扭了起

  來。

  她知道自己現在的急迫在劉濤的眼裡,已經不是任何羞怯能夠掩飾了的;要

  弄出些假裝廉恥的動作來,又怕騙不了對方,反而被嘲笑一番。

  而自己的下身也確實早就泥濘不堪了,她甚至覺得自己的淫水已經跌落到地

  板上了。還不如乾脆些,就讓對方把自己按倒在地,狠狠地用想得要死的大雞巴

  捅進來算了。

  一手伸到下面握住了劉濤的大雞巴,搓揉了起來。

  劉濤把懷中的美人向沙發上一推。汪詩韻一跌,直接就倒在了沙發上,然後

  就像餓狼似的撲了上去。他要讓這個美婦沈到慾望的深淵,徹底的臣服。

  躺在沙發上的汪詩韻很美,兩腿微開,兩眼含春的看著劉濤。豐滿的大腿,

  高聳的乳房,說不出的性感迷人。

  劉濤蹲了下去,分開了汪詩韻的大腿,仔細觀察起她的陰部。

  汪詩韻羞怯難當,用手蓋住了自己的眼,腿卻更大的分開了,神秘的三角洲

  就像等待英雄檢閱的城堡般為劉濤打開了。

  劉濤這才有機會仔細地觀察她的陰部,她的毛很多,形成一個濃密的倒三角

  形,被淫液沾得濕亮一片;大陰唇緊緊的閉在一起,劉濤伸出手指輕輕的分了開

  來。

  「啊……嗚……」才一碰到汪詩韻肥厚嫩滑的陰唇,汪詩韻就禁不住呻吟了

  起來,淫水把紫紅色的陰道浸得晶亮滑膩,令人垂涎欲滴。

  汪詩韻十分主動的挺起下身,款款地搖曳、扭動著…劉濤慢慢用手撥弄著她

  的私處,感受著她的熾熱和潮濕,略略把玩了一下,就把汪詩韻挑弄得更加亢奮

  起來,再度淫語連連:「啊…啊……好啊……啊…啊……哈…啊!……」

  劉濤用手繞過汪詩韻的大腿,玩弄著她的乳頭,同時頭一低,舌頭就舔上了

  她陰核,繼而一張嘴含住它,用舌尖輕輕的點動,用牙齒輕輕的摩擦它,一會又

  用舌頭整個的包圍著它。

  「啊!……」汪詩韻不能自禁的呻吟著。

  下身的刺激讓她不由得想瘋狂的扭動,可是,又擔心劉濤不能更好地玩弄自

  己,她只能挺在那裡,蓋住眼睛的雙手早就拿了下來,一隻手協助著劉濤玩弄著

  自己的大奶,一隻手按住劉濤的頭,下體聳動著,恨不得讓劉濤把自己吃了。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用力……用力用力啊……快……

  啊啊……好棒啊……」

  沒多久,汪詩韻的高潮就像翻江倒海似的,什麼也擋不住地,席捲了上來。

  她的整個身子也像瘋掉了似的,扭著、顫動著、騰著、振著,頭也跟著大幅

  度地擺動,銀鈴般的聲音叫著、嚷著、高喊著:「要洩……洩……洩……啦……

  啊啊啊……美美……去啦……啦……啊啊啊……洩……洩……洩了啊……啊啊啊

  啊!!!!!」

  劉濤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雖然汪詩韻高潮過後,軟綿綿躺在那裡,劉濤卻

  並不想讓她休息,他擡起頭,伸出手撫摸著汪詩韻的大奶,輕輕的捏弄著她小巧

  的乳頭。

  「姐姐,我好愛你啊。你那麼美味、那麼可口、那麼多汁,還香噴噴的呢!

  好令人開胃啊。我愛死你了,我的阿濕姐,我也愛死你的騷穴了。」說著,又低

  頭含住她突起的肉粒。

  「啊!…唔…啊……唔!…好…好…啊!……寶貝…寶貝…親……哥哥……

  啊!你舔得我……舒服死了!…啊!…嗚……啊!我…從來也……沒…沒這麼玩

  過…啊!…舒服啊……嗚…嗚…嗚嗚…啊!…天哪!……舒服啊……我也愛你…

  啊!……親哥哥……!我真愛死你…舌頭了!……啊………」聽了情人的讚美,

  享受著充滿挑逗的愛撫,汪詩韻身子一弓,迎合著情人的動作。

  玩弄了一會美婦的奶頭,他又捧住了她的屁股,用雙手在她滑嫩嫩的、豐滿

  的臀肉上一會兒輕柔、一會兒用力,搓、揉、擠、捏,像揉麵團似的,連續不停

  把玩著。

  搞得汪詩韻忍不住又閉上了雙眼,嬌滴滴的一面哼,一面斷斷續續的喚著:

  「哦唷!…寶貝,你的…手…把人家的……屁股…弄得好舒服了啊!…哦唷唷!

  ……寶貝,我………我連屁股也都…都被你弄得好…好那個了…耶!…啊!…」

  劉濤真的是個玩家,他把汪詩韻的臀肉向兩邊一分,一個指頭就著不斷流下

  的淫水探到了汪詩韻的肛門中間,在那裡扣著、挖著、撫摸著……

  汪詩韻的臉上浮現出像一種迷惑,又像沈浸在某種異樣快感中的表情,羞紅

  著臉囈語似的說道:「啊…我…從來…從來…沒被摸過這裡…寶貝!…哦呦呦…

  我今天的屁股…好敏感啊…好容易受刺激啊…啊…寶貝…你真會玩…好會弄啊…

  好會扣啊…啊!……啊!…天哪!…我的屁股眼…被你弄得…好舒服啊!…我好

  興奮啊……親哥哥…啊!…你……就玩吧…怎麼玩…都行……玩死我吧……」

  說著,汪詩韻又伸出手把劉濤的頭,壓倒了自己的陰戶上,呻吟著:「舔我

  …舔…我…啊…啊!……親哥哥…你舔我吧…再添我吧…一邊舔我…啊…我的騷

  穴…啊…一邊摸我的…屁股…啊!…對…啊…!舔…舔…,摸…摸…啊…舒服…

  啊……嗚嗚……哦……舒服死了……親哥哥…啊……舒服…啊……寶貝!……寶

  貝………」

  情人的靈動的妙舌,輕巧的撥開了汪詩韻的肉瓣,滑進了她的陰道洞口,一

  戳一收地動著;而她也跟著抽插的節奏,陣陣高呼著淫蕩無比的叫聲。

  而當她感覺到情人的手指頂住自己的屁眼,潤滑著淫水,漸漸用力時,汪詩

  韻更大聲地爆發了出來:「來吧…啊!!…啊……!來……啊…進來啊…!插進

  來啊!……親哥哥!啊…把你手指插到…插到…我的……屁股…屁股裡…吧……

  啊……」

  迎合著汪詩韻的要求,劉濤把手指插進了她緊窄的肛門裡,舌頭在她的陰核

  上快速地搔動,另一隻手也在她小巧的奶頭上揉捏、扯拉。汪詩韻的叫聲越來越

  高亢,反應也越來越強烈,劉濤更過分把屁眼裡的手指一進一出的抽動起來。

  「啊……給我…吧…親哥哥…我…我…好……癢啊……」在情人的挑弄下,

  汪詩韻又一次沈淪了。

  嘿嘿!機不可失!

  劉濤用手握住了自己的大雞巴,另一隻手搭著汪詩韻的肩膀,慢慢的調整姿

  勢,對準了她的陰道後,卻沒有立刻插進去,而是用龜頭攪拌著汪詩韻粘稠、溫

  熱的淫液在陰道口緩緩的摩擦。

  劉濤自己雖然很想要,但是卻知道急不得。像這種第一次出牆的怨婦一定要

  讓她享受到極大的快感、極度的高潮,以後才能為所欲為。

  他耐著性子不斷的挑逗,汪詩韻卻早就受不了了,「快麼…啊!…插進來…

  吧…給我……啊……」

  劉濤就像沒有聽見似的,不為所動,其實汪詩韻的呻吟,軀體的扭動,加上

  龜頭傳來的快感,早就讓他慾火難耐,不過他只能忍著。

  「給我…吧……親哥哥……我要…哥哥…大雞巴…粗粗的…熱熱的……大雞

  巴…給我…啊……給小騷貨…啊……!親哥哥…我是…騷貨…啊!…給我……把

  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吧……插進…妹妹的騷比…啊…啊……」慾求不滿的汪詩

  韻賣力的叫著,自己嘴裡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一方面讓汪詩韻羞辱不堪,另一

  方面也讓她的慾望更加高漲。

  她下體聳動著,圓臀篩動著,希望能把劉濤的雞巴套進來。

  可是劉濤卻一直忍耐著,直到汪詩韻猛命地一挺,高喊著:「求求你…給我

  啊!…啊!我…需要…你…啊……」身體成了一個弓形,他才猛地一壓,粗長的

  雞巴一下送了進去,一棒到底。

  頓時,被雞巴漲開的陰道的嫩肉,繃扯到從未有過的地步,極度強烈的滿足

  伴隨著被掙開的酸痛,一下擴散到汪詩韻的全身,使她大聲啼叫著。

  「啊~~喔~……!……啊!!……天……哪!……啊!…啊…!好…舒服

  啊…!…啊啊啊啊……」汪詩韻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啊……好…大啊…天那!……你好…大啊……大得…漲死…我了啊……」

  汪詩韻連續不斷的叫著,迴響在整個房間。

  「他媽的…沒想到…你這個騷貨…還真的…滿緊的啊……」剛才在車裡忙著

  發洩,沒有好好體味的劉濤斷斷續續的低吼著。

  「啊!!……太大了!……你的太大了啊!……我的天哪!你要把我整個人

  都劈開來了啊!……不!……不!!」

  劉濤維持著不動的姿勢,只用兩手壓住汪詩韻雙腿的大腿內側,使她的腿更

  加地劈分開來,而呈露出她被大雞巴漲裂開的、水汪汪嫩肉縫,展現著她有如大

  張的嘴,含著男人肉棒的兩片又紅又腫的小陰唇,和肥肥厚厚的、擠得飽滿的鼓

  起來的饅頭般的大陰唇,組成了一幅極度淫穢而性感的畫面。

  劉濤再度低吼著:「還說不…你這欠幹的…小騷比…不是需要越大越好的雞

  巴…添的滿滿的…才欲仙欲死的麼…?」

  「啊…你看透了…我就是你的…小騷比…啊!…寶貝!…被你添得滿滿的…

  啊……可是…你的…實在…太大……了啊!……人家…頭一次……被這麼大……

  這麼粗的雞巴……幹啊…又漲…又麻…啊!…光是這樣不動,人家…都要…受…

  不了了…啊!……」汪詩韻漲紅了臉,一副羞辱不堪的樣子。

  「這才好啊。小騷貨的比,又緊又小,被大雞巴幹起來才爽啊。我才剛喜歡

  姐姐啊,浪啊,我喜歡姐姐發浪的樣子啊。」劉濤慢慢地抽動了一下。

  「哦…嗚嗚…濤!…你偉大的雞巴……終於幹進來…啊!……終於插進我裡

  面了啊………幹吧!…插吧!…我…需要啊…我需要死了…啊……」汪詩韻的音

  調變得很尖,很誘人。

  用手握著自己的腳,主動的把雙腿大大地劈開著,閉著眼睛,眉頭皺的緊緊

  的,嘴巴微張,小巧的舌頭舔弄著自己的嘴唇,一副欲仙欲死的樣子。

  「幹我吧!…寶貝!…用你的大雞巴…狠狠地…幹我…你的騷比啊…幹……

  我啊!……」

  劉濤低頭看了看交合的地方,汪詩韻的陰唇隨著抽插不停地翻來覆去,而肉

  棒也被淫水浸的發光,而汪詩韻的大乳更不斷的上下搖晃。

  這讓裡劉濤更加興奮,越來越用力的操著身下的女人。汪詩韻則叫的越來越

  大聲,不停喃喃自語,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不管她!我只要用力她就可以了。」劉濤想這,一隻手伸出去不斷撫摸汪

  詩韻的奶子、捏玩她的乳頭。

  劉濤越插越猛烈,粗大的雞巴在汪詩韻水汪汪的肉穴裡迅速抽送。每一下的

  插入,比前一下捅得更深、更恨,每一抽出,也比前一下抽得更急;「啪噠、啪

  噠」和「咕唧、咕唧」的聲音,清脆地迴響在房間裡。

  而汪詩韻的陰道,也就隨著大肉棒的掏弄,淫液不斷溢出,往屁股後面流淌

  著、滴落著!

  「寶貝,寶貝!…喔~~寶貝!…親哥哥啊!……我蕩死了!………又騷、

  又蕩的……真的浪死了!………喔~~!……啊~~!………為了你的大雞巴,

  我的屁股都濕掉了!!…親哥哥啊…!你太會操了,太會玩女人了!……」汪詩

  韻呼喊著。

  「好姐姐!我的濕姐姐啊。你真是性感絕倫,浪蕩無比啊。我愛你,我的濕

  姐姐。你是最有吸引力的女人啊……」劉濤一面勇猛的幹著,一面稱讚著她。

  被自己的情人誇得心花怒放,汪詩韻更賣力的扭動起來,豐滿的圓臀,一邊

  上下篩動,一邊擺動著,配合著劉濤的動作。

  「真的麼?啊……你說的…都是真的麼?…啊…啊…嗚嗚…你不嫌我老……

  啊!……真覺得我那麼有…啊……吸引力…啊!啊!……」汪詩韻嬌聲問道。

  「真的,我的濕姐姐。你全身都充滿了成熟女人的韻味,就說你這個大屁股

  吧,又大又圓又翹,還這麼會動,我看李汶都不如你,你才是真真的電臀皇后;

  還有你這對大奶子,又大又軟,乳頭小巧,還一點都不下垂,這才是亞洲第一美

  胸呢……」劉濤一面猛幹,一面讚美,嘴裡說到那,手就撫摸到那。

  汪詩韻聽到情人地讚美,尤其是情人的手摸到了哪裡,那裡就想被點燃了似

  的,不一刻,隨著劉濤的讚美,汪詩韻的全身都被點燃了,而陰道了就更加的滑

  膩,淫水不停的湧出。

  「啊!……天哪!寶貝~~!太美妙了!真…真是……太美妙、太舒服了!

  濤!…喔~!親哥哥!……親哥哥…親哥哥啊!我真想不到你的雞巴這麼神奇,

  這麼會弄……我真是太…幸福!……」

  劉濤將一手伸到汪詩韻的屁股後面,在她含著大雞巴泥濘不堪的肉圈四周,

  抹足了溜滑、粘稠的淫液,往上勾到她那顆玲瓏小巧的屁股眼口,以指尖探觸、

  挑逗著她已經興奮的一張一合、緩緩蠕動的肉洞。

  引得汪詩韻立刻激烈反應出異樣的、低沈的,「哦~~……哦啊!……寶貝

  啊!……我好喜歡…!好喜歡你這樣弄我喔!……哦~~弄我……手指弄我啊!

  弄我的屁股!……哦~哦~~啊、啊!!……天哪!濤!……快!快插進來,插

  進我的屁股眼裡面去吧!……啊……濤!…啊~~我快要……來了!……親……

  哥哥啊!…插我,插我屁股!……啊!……對了!對了!就是那樣……插……啊

  啊~~天哪!天哪!我要來了!……啊……啊~~呀!!!要洩……洩洩……出

  去啦……啊……啊啊啊~~啊!…啊~~!」

  汪詩韻放聲的呼喊著,身子完全無法控制的顫抖著,聳動著。劉濤也停止了

  抽送,雞巴深深地抵在陰道深處,感受著美婦的顫動帶來的快感和不斷淋下的溫

  熱的淫液的洗禮。

  汪詩韻緊緊的夾住了劉濤的腰,隨著體內高潮的餘韻,每隔幾秒就會戰慄一

  陣,引得胸前的大奶亂顫,更顯得楚楚風韻。

  良久,感受到身下的女人高潮已經消退的差不多了,劉濤又開始抽動起來。

  「啊……啊啊……嗚嗚……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快感,折磨的汪詩

  韻迷迷糊糊的,只能本能的呻吟著。

  劉濤這次也沒來什麼花樣,只是雙手抓住美婦的細腰,猛力地衝擊著。

  「啊…啊……啊啊啊啊…來了…來了…我……又來了……」汪詩韻的陰精再

  次衝擊了劉濤的龜頭,濕滑的肉壁不斷的收縮,陰精持續不斷地噴射著。

  劉濤這次並沒有停,而是加快了速度,要讓美婦達到完美的高潮。

  「啊……操爛你……啊……」劉濤低吼著,猛地抽出了雞巴。

  「噗噗噗……」精液不斷的噴射著,噴得汪詩韻頭上、臉上、身上白亮、濕

  稠的一片。

  汪詩韻無力的倒在沙發上,兩手無力的靠在身邊,大腿懶洋洋的大開著,下

  體的淫水不斷的流出,陰道口就像會呼吸般一開一和地蠕動著,陰毛全部濕粘粘的,晶瑩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