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在捷運車內,雅姿一直注視著手上的表,唉!又遲到了。坐在車內一想到回到公司又要挨經理的罵,尤其那經理沒事就會對女同事毛手毛腳的,令人想到就會感到一陣的噁心油然而生,所以雅姿一直希望捷運能以時速100公?快點到公司,但捷運係統還是依規定速限行駛著……

  「小姐,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是這個月來第幾次遲到了呢……」一進門就被我這個經理叫進去經理室訓話著。隻見我眼睛盯著雅姿因急速奔跑後而出現胸前劇烈起伏的喘息的樣子,粉嫩的乳頭因快速充血而凸出於軟質胸罩上,隱約印在絲質的襯衫上的兩點,看得我一直捨不得放她走而不停的說著。

  23歲、大學剛畢業的她,在學姐的介紹下進入了這一家保險公司從事保險業務的工作。因家人的反對加上入社會不久,踏入保險業一個多月來都沒成交過一張保單,而且現在在淡水租房子住,且每天搭捷運上下班,要拜訪客戶時就坐公車,一切都是以省錢為主。

  這時經理大概也口渴了,在雅姿的身後倒了一杯水後,突然走向雅姿身後往她的肩膀搭去,故意停在她的胸罩吊帶上然後邊摸邊跟她說著:「我也知道你住得很遠,但你這樣都沒成績出來,我也不知如何向上麵及你學姐交代呀,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好了,你可以走了。」在說話的同時,他朝雅姿的背後及屁股拍了一下。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雅姿嚇了一跳,但剛出社會的她也不敢說什麼,隻好就忍著委屈的走出辦公室。心情低落的她在辦公桌上整理一下資料後就出去了。

  路上開始飄著細雨,她沒帶雨傘,任雨絲在她的身上滑落,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到iscoffee點了杯咖啡坐在落地窗前看著漸大的雨勢及來往躲雨的人們。

  發呆了一會後,手機響了起來,是她的學姐玉芬打來的。

  「喂,雅姿呀,你現在在哪?怎一聲不說就走了呢?」

  「學姐,沒什麼事,隻是心情很煩而已,我現在在××路的iscoffee,你要過來嗎?」

  「好呀,你在那等一下,我待會就過去了。」

  過了一會,玉芬來到雅姿的坐位旁坐下,然後開始聊了起來……

  「學姐,你的客戶都是從哪找的?如何成交的?可不可以教我,讓我也能賺一些錢證明給我的家人看,知道我不用靠他們也能生存下去!」

  玉芬撲了撲香粉,看了看雅姿,從頭到腳仔細的打量著她,雖然衣服的品味差了些,但以她清秀的外型、標緻的身材、玲瓏的曲線,十足是一個人見人愛的美人,隻要她能稍做一些「改變」;然後慎重的問她:「你是要賺大錢還是賺小錢呢?」

  雅姿一臉不解的看著玉芬說:「那當然是賺大錢喔,難道還有人要賺小錢的嗎?」

  「其實依你的條件應該可以賺大錢的,隻是你肯不肯犧牲一些了。」

  「犧牲什麼,時間嗎?我多的是,反正現在跟男朋友分手了,多的是時間可以利用,隻要能讓我賺到錢就好!」雅姿天真的回答著。

  「我說的是你的肉體,如果你已不是處女的話,你可以考慮一下!」玉芬在塗了口紅後,吐出了令雅姿難以置信的話語。

  「什麼!學姐,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雅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差點從坐位上跌下來的說道。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可以的話,我倒可以介紹一些老闆給你認識,因為他們都是有錢的人,保費都繳很多的,也許他們一人所繳保費可以是你做其它平常人的好幾個人所成交的業績呢!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好好的訓練你的。」

  雅姿穿著紫色的連身絲質睡衣坐在化妝台前,看著眼前的自己,先是噴香水,然後打粉底、撲香粉、搽胭脂、畫眼影、塗口紅上唇彩。她腦中想著的是學姐早上跟她說的話:「……隻要你肯犧牲你的肉體的話……」

  雅姿站起來,將身上穿的睡衣滑落,露出的是她雪白的胴體、及肩的長髮、165中等的身高、32d/19/31的三圍,雖然她的肉體到目前隻有給一位男朋友開過苞,而且做愛的次數也不多,但如果以後要服侍其它沒感情的男人的話,她不是跟妓女沒兩樣嗎?

  她的內心在交戰著,想著想著,身體內起了一些變化,她的身體深處開紿燥熱起來,在沒性生活的三個多月來,已許久沒這種感覺了,想做愛的感覺。

  她看著鏡中的自己,開紿撫摸自己的乳房,然後往上麵噴香水、搽脂粉,她在想像著一個陌生的男人用貪婪的眼神看著她迷人的胴體,為她塗口紅,再和她瘋狂接吻,又用那手恣意的搓揉著她的塗滿脂粉口紅的香艷乳房,滿是檳榔味的嘴巴吸著她的奶頭……一種噁心又興奮的感覺從體內爆發開來,想到她這大學畢業的身體就要被人任意糟蹋,忍不住竟把手拿住的口紅指伸進早己許久未經灌溉的穴中塗抹插弄摳挖著,一陣陣的快感湧了上來。

  雅姿跌坐在椅子上,雙腿打開,露出自己塗滿口紅的陰戶,看著自己左手用力搓揉著堅硬的乳頭,右手摳弄著自己的屄,進進出出的好像想挖出什麼東西來,不自覺的扭動著屁股配合著手指的抽插律動,口中開始呻呤了起來:「嗯……嗯……啊……不要……不可以這樣……我是怎麼了……嗯……越是這樣想……嗯……手越不聽使喚……啊……不行了……我要停止……不行……啊……要高潮了……啊……來了……高潮了……」

  在一陣的子宮強烈收縮後,雅姿在自慰的高潮下獲得了她三個月來短暫的滿足。在椅子上休息了一回後,全身赤祼的又躺回床上,她的心中終於有了一個決定……

  第二天,雅姿化了個極為濃艷的彩妝,她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玉芬,她已決定以自己的本錢來換取物質上的所需。

  「你決定了嗎?不會後悔喔!」

  「不會,我已下定決心了,我一定要做這個業界的no.1,我要做一個保險皇後。」

  二、

  早上開完會後,玉芬便拉著雅姿到sogo百貨公司去shopping。隻見她們從最上一層樓開始一層一層的逛下來。一路上雅姿隻是跟著玉芬到處看看,一直不敢真的去看去買,因為玉芬所看的東西隨便都要雅姿幾乎一個月的生活費,但玉芬卻好像不在乎似的東看西看。

  到了女性服飾區時,玉芬先選了幾套套裝要雅姿試穿,起初雅姿還拒絕,但玉芬卻說:「沒關係,我本來就打算要送你的,你儘管挑,別客氣,如果你會覺得不好意思的話,等你賺到錢時再還我就好了。所謂人要衣裝,你不打扮的好一點,怎能顯出你的氣質,那能吸引男人的目光呢?」

  而此時雅也不好意思再推辭了,隻能接受玉芬的建議。

  由於現在是換季大拍賣,所以那些快換季的春夏衣服都在打折;這時兩人來到晚禮服區,玉芬跟雅姿東看西選的,這時玉芬看了一件黑色的連身長裙的晚禮服就要雅姿去試穿。

  一進了試衣室後,雅姿將全身的衣物脫去後,看了看那件衣服卻一直不知怎麼穿,因為那是一件細肩帶交叉的連身長裙,且旁邊開叉開到臀部,她一直不知從哪穿進去,她問道:「學姐,請問這要怎麼穿?」

  「你就直接從下麵穿上來就好了。」玉芬在門外答道。

  等到雅姿從試衣室走出來時,玉芬看到差點笑到沒力,就連專櫃的小姐也在旁偷笑著。原來雅姿的身上還穿著她原先就穿著的肉色胸衣及四角內褲,所以看上去很不搭調,她笑著說道:「小姐,你別那麼俗好不好,那有人穿這種衣服還穿這種內衣褲,你難道不知道這種衣服本身就有罩杯的嗎?」

  雅姿則很不好意思的回試衣室去,在脫去了內衣褲後,穿上去的感覺又不一樣。

  當雅姿再度從試衣室走出來時,玉芬跟店員則張大了眼睛,隻見那件衣幾乎包不住雅姿那32d的兩顆肉球,胸前的兩片布隻能罩住1/3顆奶子,一大半都露了出來,而乳頭幾乎都快看到了;修長的大腿及無任何肥胖紋的渾圓臀部從開叉處露了出來,而後麵則是露背露到快到屁股的地方。在黑色的陪襯下,更顯出她白晰的肌膚,看上去即高雅又性感,任何男人隻要看到一定會有一股想要上她的念頭。

  而雅姿隻覺得下麵沒穿內褲,涼颼颼的很不習慣。可是玉芬看了之後非常滿意,接著又挑了幾件具挑逗性的貼身內衣褲。然後到化妝品櫃檯買了幾瓶香水和粉底、香粉、胭脂、口紅、唇彩、眼影等高級化妝品後才離開百貨公司,回去玉芬的住處。

  雅姿算了算,天啊!這些行頭居然花了近十萬,她想這些錢要何時才可能還清?

  玉芬一回到家便脫去衣物到浴室沖洗,留雅姿一人坐在客廳。

  玉芬出來時,身上隻圍了一條浴巾,然後叫雅姿也進去沖個澡,就獨自在塗脂抹粉濃妝艷抹。

  「學姐,你還有沒有浴巾,借我一下好嗎?」

  「不好意思,我隻有一條而已。沒關係,反正大家都是女人,這裡又沒別的人,所以沒穿也沒人會看。」

  「可是……可是我會不好意思吶……」

  「你怕什麼,我也沒穿,我在家習慣都是全祼的,這樣又舒服又健康,你也可以試試看。來嘛,試試看呀!」玉芬以鼓勵的口吻說著。

  雖然同是女人,但雅姿走出浴室時,仍以雙手遮住重要的三點,反觀玉芬早已把浴巾拿掉全祼的坐在客廳噴香水、撲香粉、搽胭脂、畫眼影、塗口紅搽唇彩,還不時往乳房和陰部噴香水及塗脂抹粉,在淫艷打扮,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

  「來,坐下來,你也喝一杯吧,順便也來弄個彩妝,放鬆一下。」

  「可是我都不會耶。」

  三、

  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兩個祼女,分別坐手上拿著一根口紅在塗抹,而其中一人拿著口紅的手微微顫抖著,因為在客廳的中央放著一台72吋的投影電視機,而電視的畫麵上正放映著一部活春宮的超級a片。

  隻見畫麵中有兩個祼女一樣在沙發上,一女躺在沙發上,兩手拿著口紅在塗抹舔著香艷的口紅,臉上洋溢著淫蕩的表情;而另一女則趴著往另一女的陰部噴香水、撲香粉、搽胭脂、塗口紅唇彩,然後舔著塗滿脂粉口紅唇彩的陰唇,一手搓揉著她的胸部,一手則用香水瓶摳弄著自己的陰戶。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雅姿跟玉芬,原來剛剛玉芬早已偷偷的把錄像機架在客廳中一麵做成教學錄像帶,一麵與雅姿大方享受著性愛。

  「學姐,你好壞喔,竟然做這種事,怎麼會把這種事拍起來?還叫我看,真不好意思吶!」

  「別這樣說嘛,你要好好的學習,以後你才能做成大事丫。」

  「你看,你這表情就非常好,夠淫蕩,尤其你在做口交的動作時真熟練,以前是不是常幫男朋友做呀?」玉芬開玩笑似的說著。

  「學姐,你真討厭,人家是依你的指導在做的,以前我男朋友要我做,我都不肯呢!要不是因為酒的關係,我也不會這樣的。」

  雅姿緊緊的依偎在玉芬的懷裡,拿著口紅的手顫抖更厲害了,因為此時畫麵中已到最精彩的地方,隻見雅姿趴在沙發上,而玉芬則拿著口紅塞進雅姿的屁眼中,另外從化妝桌拿一瓶香水插入自己的小穴中,然後就用那手指塗滿口紅後插入雅姿早已濕潤的屄中開始抽送著。

  「我的雅姿好妹妹,你放輕鬆,用心及身體去感受每一分的快感,及盡量發掘你自己的敏感處,好好的享受我的調教吧!」

  「呀……學姐……別這樣,我會高潮的……快停止……呀……不行了……」

  雅姿已好久沒跟男朋友做愛了,而且以前也沒跟男朋友玩過肛交,所以這樣的感受是第一次,而且還是跟女的做,在生理及心理的雙重刺激下,很快的就達到高潮了。

  但玉芬並沒因此就放過雅姿,看雅姿已無力的全身趴在沙發上,便抽出香水瓶,一把將她翻轉過來,讓她平躺在沙發上,然後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將香水瓶對準雅姿的小穴再次插入,繼續不急不徐的抽插著,像是一個經驗老道的男人在玩女人似的玩弄著雅姿肥美的嫩穴。

  雅姿看到此處,全身又開始熱了起來,雖然剛已做過一次了,但那高潮的餘韻還在持續著,尤其那香水瓶還在她的菊花蕾內跳動著,樣子又淫蕩又有趣。

  此時兩人塗脂抹粉,像是想藉著脂粉來鎮定自己的情緒一樣。

  「學姐,你剛的樣子好像是一個大男人一樣。你看,插得人家的小穴又紅又腫的,一點也不會憐香惜玉!」雅姿張開大腿,指著紅紅的陰戶給玉芬看。

  「不好意思啦,因為我剛也非常爽,才忍不住用力了點,因為我也想到高潮呀!但不知是又紅又腫的紅還是脂粉口紅的紅!」

  玉芬憐惜的撫摸著雅姿的陰唇,但發覺那剛摧殘過的桃花源竟又開始汨汨地流出淫水來,玉芳於是促狹的問道:「我的好學妹,既然你會痛,那現在我手上的這些是什麼呀?」

  「學姐,你真是壞死了,明知道還問!你叫人家看這錄像帶,還不準人家把這難看的尾巴拿出來,現在在裡麵好難過,可是又好爽,求你讓我把它拿出來了好不好?不然待會我一定會虛脫的!」雅姿半哀求的說著。

  「別急嘛,等看完這片後,我就把它拿出來。來,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於是雅姿隻得忍著肛門的麻癢,陪著玉芬看著電視畫麵。

  這時隻見畫麵中玉芬加快抽插速度,而此時的雅姿隻能無助的盡量的張開大腿,讓玉芬的香水瓶能更深入她的花心深處,雙手用力的抓著玉芬的手臂,口中浪聲的大叫著:

  「學姐……你好厲害……每一下……都……插……到人家的……花心……啊……求你別……別……再搞了……我已受不了了……呀……喔……又到了就是那裡……不要再弄了……我真的不行了……啊……」

  「我的好妹子……學姐我……也……快高潮了……你再忍耐一下……啊……我也要到了……喔……來了……來了……」

  這時的玉芬更是像男人快射精般的急速抽送,而且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深,插得雅姿的穴肉不停地翻進翻出。過了約五秒,玉芬便停止動作,整個人壓在雅姿的身上瘋狂接吻,兩人則不停的喘息著。

  「好妹子,你看你真是一個標準的美艷淫蕩浪女,若你可以用這來發揮你優點的話,將來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你知不知道?」

  「學姐,人家不來了,你都這樣取笑人家,以後我也不來你這了,看你寂寞時,找誰陪你解決……」雅姿躺在玉芬的懷裡嬌聲的說著,又吻著玉芬徹底香艷乳房。

  「好啦!好啦!我不取笑你了,以後我就叫你姿妹,你叫我芬姐就好了,別再叫學姐了,感覺好疏遠喔,好不好?姿妹……」

  「嗯,芬姐,當然好了。而且我也要你教我如何賺大錢呢!」

  「那有什麼問題呢,隻要你好好的跟我學,照著我的話去做,保證你的成就比我還要大吶!對了,明天我帶你去裝避孕器以防後患,ok?」

  「好的,芬姐,你說的我都照做,反正我也豁出去了,隻要你能讓我跟你一樣過好的生活就好了。」

  四、

  台北的夜色很迷人,可是台北的夜生活更迷人,尤其是在台北市的林森北路及南京東路上更是一個令人紙醉金迷的地方。

  晚上七點多,在南京東路上的一家《星×園》的高級商務俱樂部前停了一部出租車,下來了兩位辣妹,當中一位穿著一件紅色中空無肩無袖的小可愛,配著一條黑色旁邊開高叉到腰部的超短窄身迷你裙,搭著一件淺藍色的透明的薄紗披肩,胸前的兩顆肉球呼之欲出,更絕的是那小可愛從後麵看隻看到交叉的兩條細繩連著,最酷的是在她的肚臍眼上還打了一個肚環;另一個辣妹則是全身黑色的連身露背低胸開前叉的連身長裙,而那開的叉幾乎開到大腿根部都快露出內褲來了。

  這種打扮,又出現在這種地方,任人看到也知道她們是做什麼的,但這兩人卻是雅姿跟玉芬,紅的是雅姿,黑的是玉芬。

  「芬姐,你叫我打扮成這樣又來到這地方,該不會真的叫我去當妓女吧?」雅姿帶著懷疑的口氣問著玉芬。實在她們的打扮,特別是極為濃艷的化妝,艷得像妓女。

  「姿妹,你放心,我隻是帶你來這開發客戶的,因為這兒是采會員製的,而且來這的人都是老闆級的,一般人是不容易進來的,再說來這也是我為你安排的課程之一,所以你隻要跟著我就對了,相信我,我不會害你的。」

  「芬姐,你這種開發客戶的方法我是第一次聽到,公司好像也沒教這種方法喔!」

  「所以我才能開發到不一樣的客戶呀,好了,我們進去吧!」玉芬說完就挽著雅姿的手走了進去。

  包廂內,隻見雅姿與玉芬兩人站在桌上,賣力地搖擺著自己的身體,大跳鋼管艷舞。兩個年約三十歲的男子則躺在沙發上看著這美麗的春光,尤其那黑色的丁字內褲隨著兩位辣妹的舞姿隱約露出,濃烈的香水脂粉口紅氣味,滿足了兩個好色人的偷窺的慾望。

  「這兩個妹妹不錯喔!你今天若沒把她們帶出去操給她爽,我不甘願啦!」

  「王董,你放心,等一下我一定會安排好讓你爽個夠好不好?琳琳(玉芬)你聽到了嗎,再來點更辣的來看看!」我說。

  「二位,你們看仔細了。咪咪(雅姿),我們給兩位老闆看點special的。」

  隻見玉芬跟雅姿使,個眼色然後兩人開始慢慢的脫去自己的衣物,當場由鋼管舞變成了脫衣舞,看得兩個人差點沒噴出鼻血來。

  隻見雅姿背對著兩個男人邊扭著她那19吋的蜂腰、搖擺圓翹的豐臀,雙手往後拉住小可愛的細繩一拉,頓時小可愛應聲滑落,另一邊玉芬也把她那連身長裙脫下,轉眼間兩人脫得隻剩丁字褲在桌上跳著,兩雙堅挺的塗滿脂粉口紅玉乳更是隨著兩人的舞姿四處晃動著,香艷的陰部濃香撲鼻,此時的是看得差點心臟病復發休克而死。

  「喔!我已不行了,快叫她們來幫我消消火吧!」王董此時隻想把他那好不容易才能硬的老二趕快插入任何一人的美穴中,解決一下難得的慾火。

  「琳琳呀!我看你叫咪咪先幫我們王董消消火吧。」

  「唉喲!我說林董及王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這的規矩,而且我們咪咪今天是第一天才下海,她可是什麼都不懂,若到時出了什麼問題我可沒法負責的。」玉芬此時已和雅姿跳下桌子,分別靠在兩個色狼之間,不時在我們臉上印口紅,而且任我們上下亂摸撒嬌的說道。

  「不然你們想要怎樣才肯幫我們經理消消火呢?」林董有些不爽的握著玉芬的乳房說道。

  「林董,別這麼凶嘛!我的奶子都快被你握破了,拜託你輕點嘛。不然這樣好了,我們姐妹倆先幫您老兩人小爽一下,待會您再幫我們兩人買鐘點出場,我們姐妹倆再好好的報答你們。你看如何呢?」

  「我不知道,今天的主角是他,他說好就好,我是沒意見的。」此時林董握著玉芬的力道也小了下來,看著王老頭那邊的雅姿的大奶子,其實他也想要抓抓看那34吋d的乳房感覺是怎樣。

  另一邊,王董那雙粗糙的魔掌已老實不客氣的開始搓揉著雅姿的巨大雙乳,而雅姿因受了之前玉芬的調教,身體已變得敏感,隻要稍微刺激一下就會興奮起來,所以此時的雅姿已是嫩穴濕漉漉,嬌喘聲連連了。

  王董看到這樣的情形,老手的他知道這個幼齒絕對沒多少的經驗,更是迫不及待的想玩這眼前的幼齒的辣妺。在慾火的催促下,人的理智通常會被埋沒的,所以王董很快的答應了她們的要求。

  於是雅姿首先發難,把王董的小雞巴從褲子內掏了出來,馬上含在嘴中開始為他口交,隻見她把玉芬教她的吹簫五式(吹、含、吸、舔、磨)發揮得淋漓盡致,尤其當王董覺得為何好像他的雞巴好像有入珠般的有珠子在中雅姿口中轉動時,才發現原來雅姿居然連舌頭都打了一個舌環,舌環上的是一顆小鋼珠。

  那種感受是又刺激、又新鮮,老人家受不了這種刺激,加上粉沒有凍頭,才不到兩分鐘,就把好不容易存了一個月的子弟兵全數射進雅姿的人口中,而雅姿也全數吞了下去。這情形看得玉芬也目瞪口呆,因為她也想想不到雅姿會把那精液給吞了下去,她以為她會把它吐出來才對(台灣的酒店大都是這樣的,沒有哪位小姐會把你好不容易製造的精英給吞下去的)。

  這下王董看得更是龍心大悅,二話不說,馬上買單帶著兩人出場準備開始大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