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道之外

  第一話

  我叫葉影,滿地都撿得到的大學生。

  剛開始認識陽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是個很奇怪的人,他並不認識我,卻在學

  校BBS上直接丟我水球邀我去唱歌。我知道這不是一種正經的開始,但是我卻

  沒有拒絕。

  Neseria:欸~要不要跟我們去唱歌?學校bbs丟來的訊息。我看

  帳號,陌生人。

  Neseria:我是Neseria。

  Neseria:我是外文系大四的,你是中文系三年級的小葉葉學妹。

  baba:!!!!

  陽告訴我他一直在注意我。閱讀我的文章,看我跟朋友ID之間的互動,從

  我學姊和系板知道我的名字系級,甚至還跑去跟我修了一堂通識課。

  這讓我覺得毛骨悚然。

  baba:不去!

  然後他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我他很喜歡我。我也同樣不厭其煩的告訴他,我

  是個有男朋友的女生。這樣不好。

  是的,我有一個交往且同居三年的男朋友霖,是學校研究所學長。霖的個性

  溫文儒雅,平時很疼惜照顧我。大家也都看好我們兩個人的感情發展,總認為我

  們要結婚。

  我不知道愛情是不是就是這麼一回事。他卻說:「先別說你有沒有男朋友的

  事情,先問你自己喜不喜歡我?」

  我設了他為好友。大概是他那種輕佻隨意的口氣和講話方式並不討人厭吧。

  雖說這個人是這麼隨性,但有時候又會出奇不意有著足以讓人便秘的認真,說真

  的,跟他認識幾個月下來,我還是完全不瞭解他。

  「怎麼?你對我也產生興趣啦?」

  我以為他是個花花公子,擅長用自信與輕佻調戲,但是從認識他的學姊那裡

  知道,陽是個老實人,平常相處起來嚴謹認真,甚至一板一眼得有點龜毛,標準

  的處女座。這讓我覺得有興趣了起來,他是只有網路上才這樣嗎?還是只有對我

  是這樣呢?問他為什麼,他只是笑而不答。

  「你是想結婚?還是想『跟他』結婚?」他說:「別因為想安定下來,就隨

  便找個男友互定終身。這樣很慘的。你現在的悶,以後會放大十倍,一百倍!」

  大家都在我的耳邊對我說,霖人不錯啊。對你很體貼啊。念個國立大學研究

  所,又是熱門科系,將來出路很好耶。你們都交往三年了,這麼穩定,就跟他結

  婚啊,應該將來日子會過得很好啊。

  但是婚姻真的是愛情的唯一出口嗎?這樣的男人是我要的嗎?

  霖雖然很優秀,但卻乏味無趣。也許是因為年齡跟我差距很大,總是把我當

  妹妹一樣的照顧。平時他個性很好,對我很體貼,但是脾氣來的時候卻非常的情

  緒化。跟他交往久了,我越來越悶,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而網路上的陽。總是能夠把我惹笑,把我逗哭。對他雖然是只是網友,但卻

  比一般朋友更為親密。我有時候注意到這樣關係的危險,想要喊停。但是他說:

  「你可以喊停。你一喊停,我就馬上離開你的世界,絕對不干擾。」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讓我很心疼,所以我更放不了手。

  「噯。見面吧。」隔著電話,他說。

  好啊。見面吧。

  於是我們約在學校的後門的車棚,我沒有機車,所以那天下課之後直接在那

  邊等他,他會載我去他家。

  說來我根本沒有見網友的習慣。對我來說,網友是網友,和現實生活中的朋

  友不一樣。因為透過保護,我可以更暢所欲言,可能網友會比現實生活中的朋友

  更瞭解我,所以我更不會跟他們見面。過於接近的距離會讓我緊張,不喜歡別人

  對我過於瞭解。

  但或許自己已經喜歡上陽了。正式正視到自己心情的時候,我並沒有要讓自

  己停下來的意思。

  是的,我應該要。但是我卻沒有踩煞車,讓自己跟著感覺一路狂奔。也許,

  出了軌道之外的路,比我想得要寬闊,才會讓我如此渴求自由,不惜冒著跳脫的

  危險,即使玉石俱焚我也不在乎。

  我剛到沒多久,就看到一台機車停在我面前,他看著我,一雙漂亮的眼睛。

  因為安全帽的遮擋,沒辦法看清楚他完整的相貌,他把安全帽遞給我並說:「學

  妹,上車吧。」

  「放心。我跟很多人同住,客廳是共用的。」他一邊騎車,一邊說,「你可

  以保住自己的貞操!」

  「我擔心的只是會不會把你嚇跑。」什麼貞操啊,我老早就沒有了。

  他笑,聲音低沈卻爽朗,「你那麼可愛,怎麼會把我嚇跑?」

  我滿臉通紅,捏了他一下,得意的聽到他哎呀的叫出聲。意外的,我對於他

  的稱讚,覺得虛榮且開心。

  沒多久,到了他在學校外面的租屋處。進門的時候,看到一個男生坐在沙發

  上看電視。

  「欸,你回來啦。」那個男生看了我一下,「女朋友嗎?」

  「朋友啦。」他拉著我的手進房間,我很意外他就這樣拉著我的手,但是我

  也沒有因此而拒絕。

  進了房間,我看到一隻灰色的虎斑小貓,看到我進來,小貓倉皇失措的跳起

  來,毛刺刺的向上噴,對著我發出不悅的叫聲。「你養貓啊?」

  「我在理學院附近撿到的。沒有人要養,所以我就養起來了。」他示意要我

  坐在床邊,自己走了過去把小貓抱起來給我,「她叫曼曼。」

  「好可愛喔。」我摸摸貓咪柔順的毛,看了他一眼,「我可以抱嗎?」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仔細看他的臉吧。瘦削的身材和臉型,有一雙很漂亮的眼

  睛,鼻子有點過於高挺,使他的側臉看起來很性感沈靜。眼角吊吊的帶點邪惡的

  頑皮,不過笑起來就像個孩子一樣。「你會抱嗎?」他兩隻手從曼曼的腋下伸出

  來承住,交給我。

  我一接過曼曼,它就掙扎的跑掉了,後腳還踢了我的手指一下,「哎呀。」

  「會痛嗎?」他把我的手指拉到他面前,「好像沒有傷口。雖然我有幫它剪

  指甲,但是還是有可能受傷…」

  我有點害怕的把手收回去,「不痛。沒關係。」

  「怕什麼啦。」他哈哈大笑,直接戳破我的心事。

  「因為我有男朋友了啊…這樣不好。」我雙頰緋紅,舌頭打結個不停,他笑

  得更大聲。

  「你真的很可愛。要是沒有男朋友就更好了。」他爬到床上,好整以暇的邪

  惡笑容看著我。曼曼輕巧巧的跳上床,到他身邊,「要不要一起睡?」

  「不要。」我瞪他一眼,他又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伸出手拉我,硬把我拉

  進床的內側,而曼曼就在我們兩個中間。

  我整個呆住,連尖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來,只是怔征的看著和我距離很接近的

  臉。這是什麼意思?第一次見面,就上了別人的床?

  「別動。」他拉著我的手,摸著曼曼的臉頰和背,另一隻手繞到我的肩膀後

  面扶著我。他暖暖的身體和淡淡的男人體味很自然的入侵我的中樞神經。也許就

  如同他以往的玩鬧般這麼自然,我竟也覺得不討厭這樣的接觸。但是我畢竟是別

  人的女朋友,理智告訴我,這樣的事情不能發生的。

  「欸。」我有點不悅的瞪著他,「你一向都這麼亂來嗎?」

  「沒有啊。因為你很可愛我才這樣的…。」他抱著我,鼻息吹撫在我臉上。

  「我可不可以吻你?」

  「不可以!」我很生氣的說:「你要我提醒你,我有男朋友嗎?」

  「又怎麼樣?」

  他逼近我,我一手蓋在他臉上把他推開,他又開始哈哈大笑,笑完之後,是

  一陣沈默。

  「幹麼不說話?」

  「要是你沒有男朋友就好了。」他看著我,皺著眉頭,有點難過的表情。

  我想,他對我的感情是真的。陰影開始向我的臉襲來,我這才正式第一次,

  開始有了罪惡感。

  為什麼說這是第一次?因為見了面,喜歡對方的感覺才真正的浮現,而且在

  心中變得很踏實。

  「我…」

  「真的不能吻你嗎?」他看著我,表情很認真。

  我搖搖頭,說:「對我來說吻很重要。我只能讓男友吻我…」

  「可是…」他逼近我,鼻尖已經碰到我的,左手扣著我的下巴「我要吻你,

  你卻不會拒絕。」語畢便快速的輕吻了我一下。

  一時之間,我的委屈、罪惡、不甘一齊湧上,惹得我眼淚直掉,而我的心卜

  卜跳著,臉上不知是因為情緒的激動還是什麼潮紅著。

  「對不起。」他看到我哭了出來,有點慌了手腳,急急拍拍我的背,拿衛生

  紙替我拭淚,「對不起對不起,小葉,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你是說親我只是好玩嗎?還說什麼…我不會拒絕……你很

  過份!」

  「不是啊!」他眉頭皺起來,抱緊著我,不讓我下床。「我是…我是情不自

  禁啊…我很喜歡你……真的。」

  「你的手在幹麼?!」我看著他伸進我領口的手,手指已經碰到我的胸部。

  「不小心碰到的!」他舉手投降,「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這真的不是故意

  的!我從來不是這樣摸女生胸部的!我要摸都摸全部的!雖然你胸部大到無法掌

  握!但是這是真的是我計劃外的!我今天真的就只是想著親你而已!!」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別哭了。」他收起誇張的表情,微哂看著我:「我不是想惹你哭,才跟你

  見面的啦。」

  「我要回家了。」我爬坐起來,摸了摸貓咪,看著他說。

  「你還會再來嗎?」他好整以暇的笑睨著我。

  「你再這樣我就不來了。」

  「怎樣?」

  「親我和摸我。」我吶著聲音說。

  「我喜歡你。」他說:「因為這樣我才親你抱你。」

  「但是我不能啊,我是別人的女朋友。」

  「如果他是你唯一的理由,我會等你。」他點點頭,微笑道。他很明白的瞭

  解我是喜歡他,若非如此,怎麼可能會第一次見面就上了他的床,又不拒絕他的

  碰觸呢?

  「可是……如果我為了他不再見你呢?」

  「你會嗎?」我擡起頭看他,他收起笑容,眼神火熱,期待的看著我。

  「我不知道。」我忍不住擡起手,摸著他的臉,而他溫暖的手輕柔的覆上我

  的,甚至將我的手拉近唇邊啄吻,嚇得我收回了手,「如果我這樣做,你會怎麼

  辦?」

  「我會跑去你家喔,會跟他單挑喔,會做很瘋狂的事情喔。」他猛然拉近我

  的腦袋又是一次激烈長吻,而我竟也情不自禁的朦朧著意識回應著。

  吻畢,他的額頭對著我的,他閉著雙眼,長歎了一口氣。

  「不要這樣對我。」我點點頭答了一聲嗯,看著他長長的睫毛以及皺緊的眉

  頭,我能夠看得出來他是很認真的。

  「對不起,我不該吻你,不該抱你,我知道這樣會加深你的罪惡感。但是我

  忍不住。」他說,我捧起他的臉,將自己的嘴唇送上,心疼的淺淺一吻。

  我們就這樣,吻著。即使我感覺得到他的慾望強烈,呼吸也幾度急促,抵壓

  著我的下體也是腫脹硬挺,但是他仍然保持紳士的風度,送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