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外有家飯店,老闆是個外地來的女人。

  她的老家是一個山清水秀的水鄉,女老闆常說她們那?的女人粘著俊山秀水

  的光,個個珠圓玉潤,膚白肉細水靈靈的都很美貌。就像這個女老闆來這個城市

  近二十年了,人到中年不如年輕時婀娜苗條,身形已顯發福。但胸豐,背直,腰

  凹,臀翹,突凹有致,別有一番風韻。

  有一個大學男生,常來這家飯店吃飯。有兩個原因,一是價格和校內食堂相

  差不多,二是適合他的口味。

  生意人都會觀察自己的客人,這個女老闆也不例外。她發現這個常來吃飯的

  男生與其他學生不同:不與同學結伴也不誇誇其談引人注意。他長相不錯,個頭

  不矮,卻沒見他帶來過女生,他總是一個人默默點菜吃飯吃完就走。

  她開始猜測這個男生:孤單無人緣,穿戴不入流,點的菜又都是價格偏低的

  家常菜,可見其家境一般。不過,這孩子長得白淨,安安靜靜,規規矩矩,讓她

  看著心存體憐。

  有一天,他來吃飯的時候,女老闆坐到了他身邊,挨得很近。他臉紅了,局

  促的往桌邊斜身。

  她問:“小同學,是大一吧?”

  他臉色通紅,點點頭算是回答了。

  大一,是個十八九的孩子。女老闆自己有兩個孩子,女兒比他大,已經上大

  二了,兒子和他相似去年高考不好複讀,今年還要考。

  她又問:“小同學,叫什麼名字啊?”

  他回道:“姓周。”他的臉更加的通紅。

  “嗷,周同學。”她還想說些話,可是看到這個男生臉紅拘束,知道他是害

  羞就停住了話音。她明白有些男孩在女人面前會害羞,可自己已是四十四歲的中

  年婦女又不是黃花大閨女,還能讓他臉紅害羞,這個周同學真是個老實男孩。

  “那你慢慢吃吧,我還忙呢。希望常來啊。”她撫摸了一把男孩的肩膀,然

  後離開了。

  從那以後,周同學從常來吃飯變成了勤來吃飯,女老闆對他這個變化都看在

  了眼?。

  飯店的生意不錯,客人絡繹不絕,她是飯店老闆,總是不斷地與客人寒暄聊

  天,可她卻從不跟周同學主動說話。但她會經常叫過服務員,看他點了什麼菜,

  不言不語看他一眼。

  轉眼到了來年的暑假,暑期飯店的生意清淡,女老闆趕緊回了趟鄉下老家,

  在老家住了幾天,她做了件隱秘而又非同尋常飽含激情的事,然後心有不甘地返

  回城?忙活起自己的生意。

  這天,他又來了。她看到他,內心一熱,有種久違的感覺。

  她變了,主動迎上前去:“呀,周同學,好久不見啊,跟我來吧。”她帶他

  到窗前的飯桌,彎下腰幫周同學擦本來就很乾淨的座位。

  “上次來沒見到你。”他在她身後低聲說著。

  周同學這麼一說,她即刻反應過來了:“哦,我回老家了,剛回來。沒有告

  訴你,對不起啊。”她撅著屁股回頭看他,接著說:“你想我?”。

  他點頭,沒有出聲。

  她又問:“你放假也不回家嗎?”

  他說:“我家就在學校?,我媽是這個大學的教授,每天忙她的工作,顧不

  上我。我爸在國外工作已經兩年了,不回家,我都是一個人。”

  女老闆聽此一說,才知道這男孩家境不錯啊,自己咋就沒看出來。

  她叫他坐下,喊過服務員拿了本子,很麻利的寫下兩個菜,對服務員說:

  “去上菜吧。”

  她對他說:“蔥爆大蝦,牛尾湯。喜歡嗎?不貴的,以後你再來吃飯,我給

  你定菜定價,就像媽媽在菜場?買菜,回家自己燒出來一樣的價。讓你吃好,行

  嗎?”

  他點點頭。

  她在他走的時候對他說:“常來啊,男人靠吃,女人靠睡。”

  果然,他勤來吃像媽媽一樣的菜。在周同學的眼?,女老闆對他的神情總是

  在平靜中透著體貼。

  然而,周同學怎麼能懂女人,哪知道女老闆真實的樣子。

  暑假期間飯店下班早,那天晚上,他路過飯店,不由自主地走過去推門。

  此時,女老闆忙完一天的生意洗完澡,穿上一件短浴衣走下樓梯。她每晚都

  要檢查一下飯店然後再回樓上的臥室睡覺,這是她多年的習慣。

  周同學推門的時候,她正在大廳的鏡子前敞開浴衣欣賞自己的身子。

  從老家回來這幾天,好像胖了,人到中年稍不注意就發胖,她摸著肚子,該

  減掉一圈肉啊。自己的乳房不再是圓滾滾的肉球,而像張在胸前的木瓜,她兩手

  托起,很大啊,很有女人味。她看到自己的陰毛,在老家掉了少了,稀疏的遮不

  住兩腿間的縫隙,她在陰戶自摸了一把,自嘲:還能懷春啊。

  正在這時,她聽到門口的響聲,急忙系好浴衣,來到門前。

  她從門簾縫隙看到是他,穿著休閒的短衫短褲像納涼的樣子。

  她想靜下神來,畢竟自己在他面前一貫形象俱佳,可止不住心像浮在水面的

  春舟遇到風開始蕩漾。

  她環視飯店大廳心跳不已:我是連褲頭都沒穿的女人,他是個男孩。

  他隔著門簾看見了她,四目相視,女老闆從他的眼神?看到了一種想念。這

  眼神多像自己的兒子啊,可憐又可愛,她不想拒絕他了,而且想他該融入自己。

  她開了一條門逢:“進來,快進來,孩子,我還光著屁股呢。”這樣的話語

  就像在家?一樣親切。

  女老闆把周同學拉進門,也拉斜了自己的衣領,她把周同學帶到大廳等餐的

  沙發旁,周同學看到女老闆散披著頭髮,短浴衣下裸露兩條白白的大腿,領口斜

  敞一隻乳房幾乎露在外面。

  猛然間,他全身發熱,額頭冒出了汗。這不是平常的她啊,她不該是這樣的,

  他感覺自己犯了錯誤忙說:“下班了,對不起!我還是回去吧。”

  “別啊,餓了吧?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不要了,我不餓。”

  “是嗎?這麼晚了你不回家啊?”女老闆柔聲問道。

  “我不想回家,我媽去外地講課了,家?沒人。我路過這?——想看看你。”

  他聞到她身上散發出的女人特有的香味,臉紅氣短的說。

  “想來看我?媽媽不在,才想看我,是嗎?”女老闆又想到了自己的兒子,

  聲音更加甜蜜了。

  “不是,就是冷清,心?想你。”周同學低聲答道。

  “想我?想我這個女人?”能被男孩在心?想著,女老闆心悅不止。

  “是!我就是想你!一直想你!”周同學看著女老闆說的很堅定。

  其實他不知道,女老闆是個春心未泯的女人,一直以來她很喜歡他,只是礙

  于中年婦女的矜持和特有的顧慮,她不能輕易表露。現在,她想要這個男孩了。

  “有女人,你就不冷清了。”女老闆柔聲細語說著話,掀開浴衣露出一隻乳

  房:“孩子,你看,我的奶像家嗎?”

  周同學驚了,萬萬沒想到女老闆還會做這樣的事。他盯著女老闆袒露的乳房,

  兩眼發直,陰莖充血說不出話來。

  女老闆看著他發窘的樣子,心想:他比自己的兒子還老實。她手放到自己地

  乳房上,當著周同學的把乳房像團發麵一樣揉搓起來。周同學看著女老闆的乳房,

  在她的手中肉肉的,軟軟的,還把乳頭捏翹了。

  女老闆撫摸自己的乳房對他說:“有奶便是娘,有娘就有家啊。你以後就把

  這?當家吧,你看,你姓周,我姓吳,從百家姓上講我們是羅在一起的,周上吳

  下,你還在我上面呢,”

  她放開乳房,伸展雙手,一隻手掌垂下中指對他說:“這是你——”然後她

  又把另一隻手握成圈:“這是我。”說完她兩手結合到一起,中指在上插進圈中。

  這插入的手勢傻瓜都知道其中的含義,周同學心?明白還傻點著頭:“可你

  年紀比我大又是老闆,我哪能在你上面啊。”

  女老闆把兩手翻過來圈套中指上下動了動說:“這樣也行啊,女人能上能下。

  以後我叫你小周,你叫我吳媽或吳姐?——還是叫我吳姐吧,要不顯得我太老了。”

  哈哈哈,女老闆笑了起來。

  他說:“行,吳姐!”

  女老闆說:“這多好聽,親啊。你想喝什麼?姐可沒奶給你喝啊。”沒等他

  回答,她就跑到吧台拿了可樂回到周同學身邊,她對他說:“這?是我的家,下

  面工作,上面睡覺。我老公在深圳,我有兩個孩子,女兒在上大學,兒子開學就

  上大學了,我們夫妻孩子分居三地很多年了。看到你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

  女老闆對她的家庭沒說實話,其實她的男人就在鄉下,她的男人除了能種莊

  稼,沒有別的本事,所以女老闆打心眼?瞧不起他,就自己來到了城?。

  周同學聽女老闆講到她的家庭,他問:“姐,那你不想他們嗎?”

  “哈哈,”女老闆笑著說:“想,姐是狼虎年華,最想老公,那是啥滋味你

  懂嗎?——哈哈——。”女老闆把頭髮擼到腦後,乳房靠到周同學身上說:“姐

  是有夫之婦,想男人都不敢亂搞,這個奶子不該讓你看到,她是有主人的啊。”

  女老闆瞄著周同學,周同學盯著她的乳房。

  他的眼神使女老闆想起自己的兒子,他們年紀相仿啊。

  前年回家,天熱,她衣著單薄,兒子的眼神就像他這樣看著自己的胸脯。她

  知道兒子長大了,對女人的肉體存在好奇,鄉下男孩不如城?男孩見識多,孩子

  可憐,自己該做個開明的母親。再說,女人的乳房,本來就不該神秘,讓他看看

  也不為過!

  她問:“兒子,是不是想看媽媽?”當時兒子的表情羞澀,就像現在她眼前

  的周同學一樣。

  她告訴兒子:“你長大了,是個男人了,大方些,想看女人就告訴媽。”兒

  子點頭了。

  她掀開衣衫,露出一對大乳房。兒子也是氣喘臉紅,但很快就伸過手來,摸

  了她的乳房。

  那以後,她對兒子有了很強的吸引力,他幾乎整日一刻不離她的身邊,只要

  旁人看不到的時候,兒子就會伸過手來摸她。這讓她有種偷男人和被男人偷的感

  覺,她常被這種感覺刺激的心跳,她很自覺地配合兒子,總是找到無數理由和兒

  子去沒人的地方,讓兒子摸弄她的乳房。

  兒子的摸弄讓她舒服極了,回城以後,夜深人靜時,她會摸著自己的乳房,

  想著兒子的手。

  有一天晚上查店,她撿到一本畫報,翻開一看,全是裸體女人。

  她急忙回房,擦乾淨書面,洗好手上床翻看。那上面的女人個個漂亮水靈,

  大奶,細腰,白屁股。有幾個女人還撇開腿,毛毛溝溝都看得清。她感歎女人真

  美啊,要是兒子看到一定喜歡。她決定把畫報帶給兒子,讓他長足見識把女人的

  身子看徹底。

  她遺憾,自己畢竟是媽媽,不能給他女人的全部。那晚,女老闆給自己手淫

  到高潮,屁股大腿都濕了。

  女老闆這次回家之前就知道兒子考上了大學,遺憾的是學校不在她所在的這

  個城市,開學兒子就要離家遠去了,這次回家她一心只想著陪兒子。

  回家前兩天,她和兒子要躲到沒人的地方才能坦胸露乳,給兒子乳房,陪兒

  子偷看了她帶回來的畫報。

  她冷落的自己的男人,她男人也沒有不滿。她男人覺得這兒子一旦走了,也

  會和女兒一樣不再常回家,見面都難,當媽的親兒子也是理所應當。女老闆回家

  帶了不少錢,過了兩天她男人就拿了一筆錢,說是去鎮上做事走了。

  男人一走,女老闆和兒子可就方便了,他們不用躲藏避嫌,在家?女老闆就

  可以光著胸脯,陪兒子看裸女畫,讓兒子拿她的乳房和畫上女人的乳房做一番比

  較。但是,這個遊戲玩了不久兒子就沒有興趣了。

  兒子不想看畫報了,因為紙上的裸女能挑起他的欲望,但卻解不了他的欲火。

  一天女老闆起床光著上身穿上西褲,她穿西褲很好看,腿長,臀翹。她晃蕩著乳

  房進了兒子的屋。兒子的床下扔著那本畫報,她撿起來坐到兒子身邊,兒子直接

  把手插進她的兩腿,她看著欲火中燒的兒子,放開了雙腿,任他隔著褲子摸她的

  下體。

  他對她說:“媽媽,你?面東西這才是女人真正的東西。”

  女老闆明白,她和兒子的關係就差一條腰帶了,只要解開,他們之間就是名

  副其實的男女關係了。她不拒絕兒子,他看了這麼多畫面上的裸女,卻沒有一個

  真實的女人,讓兒子摸自己的陰部吧還隔著褲子呢。

  可兒子的手畢竟是男人的手觸及到自己的陰部,上下撫摸,搞得她內心也激

  蕩,淫水一股股止不住淌出陰道,搞濕了小小的內褲和薄薄的褲子。她跟兒子解

  釋說:“媽媽的這?不像你們男人,我這?摸上去是平坦潮濕的。”

  兒子看著她,用手指往她的?面摳,兒子說:“媽媽,你濕透了。”

  女老闆被兒子摸得陰戶大濕,情何以堪,她伸手摸到兒子的褲襠,抓住了兒

  子的雞雞,她心?想:兒子的東西能是個什麼樣子呢?她仔細的摸,不小,挺硬。

  她猛然覺得:自己是否太過份,像街頭的妓女拉個男人一進房就坦胸露乳摸

  人家的雞巴。她要把手收回來,卻被兒子拉住緊緊按在他的雞巴上。

  她問兒子:“你想讓媽媽幹什麼?”

  兒子說:“都行!”

  “都行?”女老闆回問。

  女老闆和兒子發展到現在這個樣子,她知道自己是躲不過去的,總得付出點

  實質的行為給他性滿足。直接跟兒子性交,就是脫下褲子的事,但自己是長輩總

  得有點尊嚴。

  她對兒子說:“媽媽給你手淫,這是當媽的能給兒子最好的瀉欲方法了。”

  她脫了兒子的褲子。

  兒子的雞雞堅硬的向上挺著,像根折不歪的木棍。她感歎:有毛,有力,年

  輕的大雞巴,真好看。

  女老闆往手掌吐了一口口水,握住兒子的雞巴輕輕地擼起來。

  她扶弄著兒子的雞巴,感覺這個雞巴越來越長,越來越硬,兒子越來越像自

  己的男人,自己越來越像他的女人了。她不由自主地伏到在兒子的懷?,雙奶緊

  貼他的胸前,兩腿挾住了兒子大腿,兒子的腿毛隔著褲子都能刺撓她的陰毛,她

  喘粗氣了。自己半光著身子抓著人家的雞巴,就算他要強姦我,也不是他的錯。

  她問兒子:“你想要媽媽嗎?”

  兒子說:“要,我想要,要你的屄!”

  她點點頭:“媽給你!操!操你媽屄!”

  她非常麻利的脫了褲子,露出下體的同時她的心也放開了,終於可以不必偽

  裝在兒子面前赤身裸體了。

  女老闆的身子很有中年女人的風韻。她很想讓兒子好好看看她身體的全部,

  尤其是他出生的通道,她的陰戶。

  可是,兒子被欲火燒焦了,根本顧不上欣賞媽媽的玉體,脫光衣服就把她壓

  倒在床上,劈開雙腿,把堅硬的陰莖硬生生插入了她的陰道。

  她當時哭了,自己的身子被兒子翻來覆去,兒子的陰莖一直不停倒騰她的陰

  戶,可她一點快感都沒有,只是哇—哇—哇——直哭,淚流滿面。她的哭是,兒

  子沒有見識,不懂風情,對女人橫衝直撞,攪壞了自己做愛的心情,又覺得自己

  有點對不住他,兒子太需要女人了,自己該早點給他。

  女老闆和兒子在她哇——哇——哇的哭聲中做愛了。

  兒子看到身下的媽媽白肉亂顫,乳房橫跳,哇—哇—直哭。他以為媽媽被他

  搞舒服了,太興奮了才有這樣激烈的反應。這更加刺激了他,媽媽,不再是只讓

  他摸奶,陪他偷看畫報,隔著褲子摸到的女人,她是個豐滿又好玩的女人。

  他往上掀媽媽的腰,中年婦女有的是性經驗,她知道兒子要從後面來,她哇

  —哇的哭著,崛起屁股跪在床上。可是兒子剛從後面插入,他就射了,精子全射

  進了她的體內……

  兒子一臉慚愧:“媽,我沒讓你舒服。”

  女老闆對兒子說:“搞女人不能這樣魯莽,是要調情的,在媽媽身上學吧!”

  自己的男人不在,女老闆和兒子睡到了一張床上。幾天來他們盡情做愛,享

  受不盡雲雨之歡。她很真實的嘗試了兒子的威力,男孩,男孩在女人身上有發洩

  不完的精力,真讓女人過癮。每次和兒子性交完,她都會對兒子說:“你把媽的

  屄,弄得很舒服。”

  要回城的前一天,兒子使勁擼她的陰毛,擼下一把,兒子對她說:“媽媽,

  這是你的屄毛,真女人的。”兒子把她的陰毛夾藏到畫報中。

  女老闆想著和兒子渡過的那些天,亂情而又淫蕩。再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孩,

  她想得心跳,摸著自己乳房,捏著自己的乳頭。

  周同學看到這個女人自摸乳房,端飲料的手都哆嗦了。

  女老闆挪開身子,裸出大腿。她的大腿渾圓,飽滿,挺結實。

  她問:“好看嗎?”

  周同學瞅著女老闆的大腿心?抓癢,但不敢說出口。

  她沖著周同學:“嗯?摸一下啊,這是女人的大腿。”

  周同學發抖的手,伸過來急忙摸了一把說:“好看!很結實的。”

  “你姐是幹粗活的女人,腿結實。”她瞅著周同學又重複了已經說過的話:

  “你知道,我現在是光著屁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