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立秋已经一个礼拜,天气依然很热,大中午的时候, 马路上基本没有行人只有各种车辆在来回穿梭, 让人误以为这个城市生活着的就是这样一群机器。 杨智坐在银行大厅的等候区,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 中午的时候银行人很少,几个营业员在柜台里面说说笑笑, 那个保安好像岁数不大的样子正像许多同龄的年轻人一样不停地摆弄着手机, 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按动着。 杨智是一家小网络公司的业务员,在公司里面干了四年, 同期进公司的人多数都已经得到陞迁没有陞迁的也都另谋高就去了, 只有杨智一直原位不动也没 打算挪窝。 今天杨智拜访了一家客户,毕竟跑了四年的业务, 凭藉经验把握住了客户的心态合同已经签下。 由于离公司太远,天又太热,杨智打了个电话给业务经理, 中午就不回公司了下午接着拜访这边的两个客户。 因为是老员工了,经理没说什幺就答应了,叮嘱了一句晚上也不用回公司报到。 看着到了上班时间,杨智联系了两个客户, 很不巧的是那边的人下午都不在公司那就当这个下午给自己放个假吧, 他决定自己先在在市内到处遛遛晚上早早回家做好饭等老婆回来, 给她一个惊喜。 杨智刚刚结婚三个月,老婆唐媛媛是大学时候谈的, 中间经过了一些分分合合最终还是绑在了一条绳子上面。 唐媛媛不是典型的美女,但是一张娃娃脸让人觉得特可爱, 想起那张娃娃脸杨智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 杨智翻了翻钱包,决定去百盛商场一趟, 上个周末陪唐媛媛逛街的时候她看中了一件衣服 要七百多元没舍得买。 三点多从百盛商场的二楼买好衣服,经过一楼首饰区正准备出商场的时候, 一阵熟悉的笑声吸引了杨智的注意杨智循声望去, 在离他二十米的一个首饰专柜前唐媛媛正和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在一起, 中年男人贴在她的耳朵边不知在说些什幺引得她一阵阵的笑。 杨智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天翻地覆,思维什幺的都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心里迅速升起了一阵怒火眨眼之间将他整个人烧的浑浑噩噩, 下意识的想往唐媛媛的方向走。 刚要迈出第一步,商场里的广播突然响起来, 播放的无外乎是一些打折的信息之类的。 但这广播唤醒了失神的杨智,他那一步就没有跨出去, 脑子里如同塞了一团浆糊一样想什幺事情都是一团糟。 渐渐地清醒了一点,巨大的耻辱感塞满了他的胸腔, 只想逃离这个让他难堪的地方。 夏天的太阳到五六点时依然很炙热,杨智就这样顶着烈日在街上如同幽灵般不辨方向的走了快两个小时, 直到感觉到头晕目眩口腔中如同被烤乾了一样难受他才走进了一家肯德基, 要了两杯可乐。 店面内空调送来的凉风使杨智冷静了下来, 无论怎幺样先得搞清楚情况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他们什幺时候开始的至于两个人是否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杨智已经下了结论就是有。 不过没有证据现在拿什幺去指责唐媛媛,就凭一句我在百盛看见你和其他男人逛街?她完全可以找个藉口, 然后还可以指责自己不信任她。 所以目前无论如何要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又思索了一会,杨智才回家。 到家的时候唐媛媛正在厨房里忙着晚饭, 看到杨智回来如同快乐的小鸟一般向他飞扑过来, 很高兴的搂着他在他面颊上亲了一口。 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啊,杨智心里默默地说。 " 老婆,上个礼拜你看的那件衣服,我今天去百盛给你买回来了。 " 杨智扬了扬手里的手提袋。 又是一个吻,不过这回不是在面颊上, 而是直接吻在了唇上: " 谢谢老公, 你什幺时候去的百盛买这个既花钱又耽误你上班时间, 以后不许了。 " 杨智看到了唐媛媛眼神里的一丝躲闪。 " 不耽误工作,下午签了一个合同,我看五点多就打电话给公司说了一下晚上不回公司报到了, 就趁着这个时间去的。 " 不愧是从大学混出来的知识女性啊,旁敲侧击的手段真是高明, 杨智冷笑着想到。 " 老公对我最好了,嗯,不过我说一个事情你可别生气, 今天单位发了上半年的奖金我也去百盛买了一条项链, 两千多块呢半年奖金就只剩下几百了,呜呜, 早知道老公帮我买衣服我就不买项链了,花了好多钱。 "" 把老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才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我怎幺会生气呢快做饭去,我都饿得不行了。 " " 你什幺时候去的百盛,别咱俩同一时间去的没碰到, 各自在里面瞎逛。 "杨智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 三点多。 " 厨房飘来唐媛媛的声音。 吃过晚饭,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唐媛媛非要拉着杨智聊天, 唐媛媛一直最喜欢和杨智在一起回味以往恋爱时候的一些细节 每当杨智能回忆起一些很微小的细节时唐媛媛都会很感动。 可是今晚杨智确实没有那个心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 杨智不想聊下去了: " 今天签约的那个客户太难缠了。 一个万把块钱的单子,前面都联系了三四个月, 今天下午去还谈了两个多小时才签订合同这两个多小时得杀死我多少脑细胞啊, 不行我得早点睡觉补回来。 " " 哦,这幺说老公你现在身心俱疲了?" 唐媛媛眨眨眼睛, 侧过身抱着杨智故意把身体紧紧地偎在杨智的身侧, 双腿绞着杨智的一条大腿阴部抵着他的大腿根, 胸前的两团似乎能把杨智的胳膊埋进去唐媛媛是典型的童颜巨乳, 虽然不像那些日本有名女优那幺大不过也确实能够对得起波涛汹涌这个词。 虽然隔着睡衣,杨智都能感觉得到大乳房因为贴着自己的胳膊而被压的扁扁的, 似乎还有一股弹力乳房不甘地想恢复原来的傲人形状。 以往要是杨智经受这样的诱惑,很可能就会变身午夜人狼, " 嗷嗷" 叫着扑向唐媛媛了可是今天下午的一幕带给杨智内心的伤害太大了, 心理上很抗拒进一步亲热。 想要调动自己的情绪配合一下唐媛媛,却怎幺也提不起多大的兴趣。 唐媛媛感受到了杨智的无精打采,依然紧抵着他, 阴部开始顺着他的大腿缓缓摩擦一只小手沿着胸膛向下滑, 很快就伸进睡衣和内裤里面抓住了杨智的阴茎, 慢慢抚摸了起来不时还用大拇指在龟头上按一按, 转一转随着唐媛媛的动作,阴茎明显地开始胀大。 " 还身心俱疲吗?" 唐媛媛喘息着问,她很少像今晚这样主动, 这确实很刺激杨智虽然心理上依然有些抗拒, 杨智还是点了点头。 " 亲亲老公,今晚我会让你龙精虎猛的。 " 女人舔着他的耳垂低声喃喃。 杨智搞不清楚为什幺唐媛媛会有这幺这幺大的兴趣, 他上网也看了不少的色文不是说女人有外遇的话不会对老公再有多大兴趣了吗, 所以对于自己下的结论的不禁起了一点怀疑或许是衣服和首饰刺激的吧, 大多数女人最爱这两样东西杨智只能找到这个理由。 唐媛媛不知何时已经掀开了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 解开了杨智的睡衣从他的耳垂一直向下吻,舌头停留在他胸前, 灵巧地在杨智的乳头上转着圈并一路向下舔去, 双手也不闲着脱掉杨智的睡裤。 唐媛媛的舌头先是在杨智的大腿根处慢慢的转圈, 偶尔轻轻地用牙齿咬起一小块肉总能激起他的一激灵。 只是总不去碰触他的阴茎和阴囊,让杨智感觉一团火被烧起来, 却总也找不到乾柴去烧旺它。 慢慢的,唐媛媛的舌头移向了两腿之间, 今晚的唐媛媛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狐狸精杨智在微微颤抖中期待着舌头和阴茎的接触。 终于一丝热气落在了阴茎上,杨智也似松了一口气般放松了下来, 舌头顺着阴茎的根部慢慢向龟头舔去就像一条小毛毛虫一样在阴茎上划过, 留下一条湿湿的痕迹舔到了龟头的地方,先用舌头轻轻地抵着灵巧的转两下, 然后再含进半个龟头杨智的阴茎不由自主地随着舌头的转动跳动了两下, 彷佛在寻找热度来源地地方想把自己投入进去。 随着舌头在阴茎上一次次的划过,杨智觉得慾火在一点点的累积, 阴茎上面湿湿的痕迹凉飕飕的不自觉地把腰抬起来想把阴茎往唐媛媛口里塞, 每次都被唐媛媛娇笑着躲过去。 就在杨智觉得要失去控制准备按着唐媛媛的头让她把阴茎吞进去的时候, 整个阴茎忽然被一个温暖、水润的腔体包围住了 唐媛媛突然一吞到底龟头可以明显感觉到喉管的细窄, 以及因为异物侵入引起不适而造成的肌肉收缩。 经过前面那幺多慾望的积累,这一下差点就让杨智就喷射出来。 唐媛媛以往很少替杨智口交,即使偶尔为之也只愿意含住他的龟头, 所以整根吞进阴茎之后之停留了两三秒便吐出来 伴随着干呕声。 杨智心里涌起了一股怜意,明白今晚她想让自己高兴, 难道是因为愧疚?不管怎幺说她还是心里有自己吧 这幺想着杨智觉得好受了一点正要翻身的时候唐媛媛按住了他, 脱掉身上的睡衣骑到了他的腰间。 虽然有着丰满的乳房,但她的身体却很匀称, 并不是过度丰满腰也很细,平坦的小腹下面只有一小丛阴毛, 不是很旺盛再往下平地之中凹进去一条细裂缝, 小阴唇和大阴唇颜色都不是很深也不肥大,不像毛片里的很多女人那样阴唇紫黑且外翻, 整个阴户看起来小巧、精致、乾净此时泛着水光, 显出一片淫靡的景象。 抓住杨智的阴茎,对准了部位,唐媛媛缓缓地坐了下去, 他们俩都最喜欢这种缓缓的进入方式因为可以感觉到对方在慢慢地与自己融为一体。 缓缓推进中唐媛媛坐到了底,双方的结合部位只剩下一片阴毛相连。 唐媛媛满足地发出了一声" 唔" 的呻吟, 短暂地停顿女人开始在他身上动了起来,速度依然不快, 不过从她的粗重喘息中以及自己阴毛上面的一滩水渍, 杨智明白女人已经动了春情。 喘息声越来越粗,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唐媛媛慢慢地加快了套动的速度, 臀部不停拍击着杨智的小腹那一声声的" 啪啪" 彷佛连成了一片。 杨智脑海中不知怎幺突然展现了一幅画面: 那个中年男人也如自己一样躺着, 唐媛媛坐在他的腰间疯狂套动每次唐媛媛提腰的时候, 露出来的阴茎部位上沾满淫水一坐到底的时候, 淫水似乎都被挤了出来。 这样的想像带给杨智无尽的屈辱感,不知为何心中忽然燃起一振怒火, 他只觉得自己想要发泄想要狠狠地发泄。 他突然抱着唐媛媛猛地翻过身来,将她两条腿架在肩膀上面, 再向前压直到唐媛媛的整个臀部都离开了床垫, 阴茎直捣小穴的最底部每次都是整根而进,把她的臀部重重拍到床垫上, 再整根迅速抽出然后再凶横的插入,似乎对面的不是他的老婆而是他的仇人。 " 母狗——" 杨智低声地吼着。 唐媛媛也被杨智这一轮猛攻插得头晕目眩, 快感布满了整个身体似乎身体随时都要爆裂开来, 唐媛媛情不自禁的喊道: " 哦、哦……我快要爆了。 " 然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口咬在杨智的肩膀上, 这一口彷佛是最好的催情剂杨智将要喷射的精液在这一刻找到了出口, 阴茎在腔体里猛烈地跳动着将白花花的精液往最深处射去。 两人如同死蛇一样瘫软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呼着气, 杨智心里只是不停地问自己为什幺这是我和她最酣畅淋漓的一次, 难道我他妈的喜欢被人带绿帽子? 唐媛媛紧紧地抱住了杨智 " 老公我好爱好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