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是大自然的,不是圈養的,狼如果被圈養,就會慢慢失去狼性,甚至慢慢蛻變成狗。有時,一些狼受傷了,暫時接受圈養進行療傷,但是傷愈以后,狼性會讓他放棄圈養的生活,努力掙脫羁絆,回歸大自然。

  本狼經常喜歡對女孩子談包養,因爲有些女孩子缺錢,想通過陪男人賺點錢,然后還不願意出去賣,所以,一些女孩就被本狼不固定的包養,一個月陪幾次過夜,一次1000-1500(主要看服務質量和本狼心情,起點是1000),都是良家,目前保持這種關系的是兩個女孩。

  但有一次泡妞過程中,本狼竟然差點被別人包養,這讓本狼現在想起來都感到很荒唐,因爲還竟然有人想把本狼當寵物養著,想到這件事情,我的獠牙禁不住從嘴縫慢慢露出,仰望明月,用一聲長嘯發泄我心中的憤怒。

  本狼在工作之余,有一次突然感到腰酸背痛,這時,意識到自己缺乏鍛煉,應該給自己增加點健身的項目,但是又不知道應該選擇哪種,有一次,我在與一個朋友吃飯的時候,和他說:“現在身體真的是不行了,每天要酸背痛的,我可想找個健身的項目,比如爬山啊,打球什麽的,但是現在年齡大了,再加上事情比較多,根本沒有那個積極性,看很多網站上周末打羽毛球啊,爬山啊什麽的,特別羨慕。”

  我那個朋友聽我這樣說,當時也說:“我也是這個感覺,不過現在這些坐辦公室的,不管男的還是女的,也有一些喜歡練瑜伽健身的!”

  我一聽瑜伽,腦海里馬上浮現出那些顯示身體柔軟的各種動作照片,我當時說:“瑜伽這東西,我這個體格,玩不了,要求太高了,不過女人玩這個可以,因爲我看很多玩瑜伽的都是女的,男的很少。”我那個朋友笑了,對我說:“你這個人啊,對于你不感興趣的東西,總是說的那麽絕對,其實,我有時也玩瑜伽”我當時也笑了,我趕緊說:“你身體柔韌性練好了,估計你老婆爽死了吧?”,我那個朋友當時笑著說:“你成天就沒啥正經的……”

  但也就是從那次,我竟然記住瑜伽這個東西了,有一次,和朋友們一起出去K歌,竟然引出了一段本狼差點被瑜伽女包養的事情。

  有一次晚上7點,本狼一個朋友阿偉晚上打電話給我,問我:“出去吼幾嗓子不?唱點缺氧的歌?”我當時正好也閑著沒事干,正在思考晚上找點消遣的節目,有人約,也是一個選擇,但是我知道阿偉一般不去夜總會,都是去那些量販KTV,所以本狼順便問了下:“幾個人啊?”阿偉說:“我們這邊一共5個人,4個女孩子,你來不?”本狼一聽,女孩偏多,而且就我們兩個男的,男人被女人包圍著,也是一種享受,于是馬上答應赴約。

  到了約定的一個量販KTV,我打電話詢問阿偉包房位置,他說:“205房”,于是我上了二樓,推門走了進去。

  本狼一進去,里面阿偉正在唱著呢,一共3個人,2女一男,我看了看,我問阿偉:“你不是說你們有5個人嗎?怎麽只有3個啊?”他說:“其他兩個出去了!”

  于是,本狼坐下來喝水,吃水果,聽阿偉他們三個人唱歌,房間里剩下的這兩個女孩,其中一個女孩是阿偉的女友,另外一個年齡比較小,正在賣力的在那里唱。

  看到那個女孩我不認識,于是我問阿偉:“阿偉,正在唱歌的是誰?介紹一下。”

  阿偉笑著說:“這是我老婆的堂妹,剛來深圳,所以今天領她出來唱歌。”

  本狼一聽,瞬間沒了興趣,因爲朋友的女親戚,本狼從來不沾,沾完了不好甩,面子上過不去。于是我聽了幾首,便出了包房透透氣。

  出了包房,走幾步遠就有一個台球大廳,里面的斯諾克台球桌擺了整整一排,只有幾個台子有人在玩,本狼眼力好,突然發現,有一個台球桌上有兩個女孩正在打,于是本狼便假裝路過,從那兩個女孩身邊走過去,順便觀察下妞的品質,正在觀察的時候,一個女孩因爲要打一個遠程球,而白球位置在案子中間,她要打遠角,于是這個女孩便趴在台球桌上,做出遠擊,她由于趴著,小屁股高高隆起,腰比較細,本狼望著這一幕,竟然想到,如果這時本狼要是在她身后動作著,那是什麽情景?估計這個妞得一邊叫一邊把台球杆扔了。

  正在想這些的時候,邊上另外一個女孩咳嗽一聲,本狼趕緊把視線轉移,但是來不及了,那個趴在台球桌上打台球的女孩已經扭臉看到我在盯著她屁股看呢,她臉上的表情很憤怒,那個女孩對我說:“你在看什麽呢?”

  本狼的反應速度當然是相當快了,這個女孩一問,我雖然有些尴尬,還是直接回答:“我也挺喜歡台球的,看你打那個遠擊球,姿勢很到位,所以想停下來看看能不能進,果然你一杆命中,確實厲害!”

  那個女孩本來臉上有些憤怒,聽我這樣一說,臉色緩和了一些,但她肯定還是對本狼一開始盯著她屁股看的情景有些惱怒,她說:“希望你以后認真看球多些,不該看的別亂看,注意素質。”

  本狼當時很慚愧,只是說了句:“你說的話我怎麽聽不懂啊?”

  這時,另外一個女孩說:“倩倩,我們走,別說那麽多了。”說完,拉著正在憤怒的女孩走了。本狼看到僅僅看了那個女孩屁股一眼,那個女孩就發火了,趕緊走了算了,于是直接去了台球案子旁邊的洗手間,上廁所,同時過渡下情緒。

  過了幾分鍾,本狼也小了個便,于是回包房,準備繼續唱歌,結果一進去,本狼瞬間有點暈,因爲那兩個女孩就在那個包房里面坐著,本狼如果不是快速的用眼神掃視看到了阿偉,我真以爲走錯地方了。

  這時,阿偉熱情的站起來給我介紹:“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我的哥們,張某某,某某公司的一個老總;小倩,瑜伽館老板,小胡,我老婆的同事,也是我老婆的死黨。以后大家就都認識了。”

  這時,本狼雖然趕緊說:“見到兩個美女很高興……”但是心里也記住了,那個翹屁股打球的女孩叫小倩。小胡白了我一眼,小倩臉色稍稍紅了下,只點了下頭,大家就此認識了。

  因爲聽阿偉介紹小倩的時候說她是瑜伽館老板,而這時,我想起了瑜伽也是健身的一個途徑,于是我在他們唱歌的時候,我看到小倩坐在那里聽歌,我趕緊往她旁邊坐了坐,我大聲問她:“你是做瑜伽培訓的?”

  小倩說:“是的”

  我說:“招不招我們這種上課時間不穩定的男學員啊?”

  小倩說:“瑜伽館主要是傳授你們方法,最主要是讓你們自己回家練習,你時間不夠也沒關系,掌握動作要領用不了多少時間的。”

  就這樣,我慢慢的和小倩聊的越來越起勁,甚至大家都好像忘記了剛才台球桌旁的尴尬,本狼好像也忘了,只是腦海里還總是出現小倩翹起的小屁股。

  那天唱完歌,我和小倩互相留了電話,小胡的電話,我猶豫了一下,沒留,白我一眼,再說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不留了。

  就這樣,我和小倩有時就互相打個電話聊天,有時她問我什麽時候去她們的瑜伽館學習,我因爲時間忙,再加上羅湖離我太遠,我就找借口推掉了,本來本狼以爲這個事情就這樣了,只是認識個開瑜伽館的就完事兒了,沒想到,有一天,小倩的一個電話讓本狼的心亂了。

  記得是認識小倩一個月以后,有一天晚上,小倩給我打電話,我一看手機,是小倩,于是接了,剛接電話,小倩就在電話里哭,我趕緊問:“你怎麽了?怎麽哭成這樣了?”

  她不說話,就是在那里哭,本狼看到哭的女孩子最心疼了,看小倩哭成這樣,我猜測估計這個女孩被人強暴了,不然不會哭成這樣,所以趕緊對她說:“你到底怎麽了?你要是不說,我替你報警了!!!”

  小倩聽到我這樣說,哭著說:“不要報警,我……我只是感到活著沒意思了!”

  我一聽,完了,一個要自殺的,我趕緊說:“你別沖動,你在哪里呢?我馬上過去!”

  她哭著說:“你不用過來!我現在誰也不想見。”

  我哪里能答應呢,我馬上說:“你千萬不要不想見我,你知道嗎?我很在乎你,所以你不要不見我!也不要做傻事!”

  小倩聽我這樣說,哭聲小了點,問我:“你真在乎我嗎?”

  我說:“我真的在乎你,你在哪里呢?我想看到你。”

  她沈默了一會,說,羅湖汽車站。

  我趕緊開車走高速往羅湖趕,因爲我在關外,路上因爲有時堵車,我便打電話告訴她:“小倩,我在堵車,馬上就到了,你別著急啊!”就這樣,我終于在40分鍾之內趕到了羅湖汽車站。

  我到了羅湖汽車站,打她手機,她一開始不接,我趕緊發短信,告訴她我到了,然后繼續打電話,后來她接了,我問了位置,地鐵口,然后我趕緊過去,地鐵口,小倩穿著一身緊身的黑色衣服,脆弱的站在那里,我一眼就看到她了,因爲她是那麽特別,當然,她的小屁股也是那麽的翹……

  我見到她,我趕緊向她揮手,我走過去,本來想問問她是怎麽回事,結果她一下子就抱住我,把頭埋我懷里嗚嗚的哭,這讓本狼有點小意外,因爲本狼畢竟和她只是電話聊的多,也只見過一面而已,身邊路過的人有幾個看到我們抱在一起,都紛紛扭臉看,本狼趕緊四處張望,必須得找個安靜的地方,安撫下小倩的情緒。

  當我看到遠處有一個賓館時,再看看懷里哭泣的小倩,本狼竟然決定拉著她去賓館問清楚吧,房間里安靜……

  于是扶著小倩上了我的車,直奔那個賓館去了,在車上,我問小倩:“你到底怎麽了?”

  她只是把頭埋在她手里,在那里抽泣,不說話。

  到了賓館,我快速的開了一個房間,拉著小倩進了房間,這時,小倩的情緒好像穩定一些了,本狼這時也趕緊問她到底怎麽了?這時,小倩對我說:“我老公搞外遇,被我抓到,結果我老公把我打了,我不想活了,剛結婚一年就這樣了,嗚嗚……”.說完這些,小倩又開始哭起來了。

  我一聽,就這點鳥事情,遍地都是啊……我馬上對小倩說:“我還以爲是啥事情呢?就這點事情,還嚷著要自殺,我看你真糊塗了你!”

  小倩問我:“我沒臉回那個家了,那你說我以后還怎麽活?”

  我當時就告訴她:“好好活,就當沒發生,深圳這地方,每天晚上一夜情和婚外情的遍地都是,你還這麽死腦筋,你老公和別人好了,就說明你吸引力不夠了,你要是不想離婚,就必須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就是生存王道。”

  小倩聽我這樣一說,情緒有點穩定了,但有點不服的對我說:“哪有你這樣說話的啊?我不可能做到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我笑著說:“你們廣東女人不都是”男人要是在外面花,你也花“,不就是這樣嗎?”

  小倩說:“我不是那樣人,我做不到。”

  我當時就告訴她:“我和你說這些,不是讓你也出去花,而是必須要找到一個能讓自己心理釋懷的方法,只有這樣,你要是不想離婚,還不想瘋,就必須要找到能讓自己接受這些的理由。”

  聽到這些,小倩不哭了,竟然開始盯著我看,本狼說完這些大義凜然的話,心里雖然有點小期待,但是被她這樣盯著,也趕緊把眼睛往別的地方轉,這時小倩說:“你這樣說,是你想和我有點故事嗎?”

  我被他一下子說中心里的一些想法,但是畢竟這個女孩正傷心呢,我不想落井下石,于是我說:“本來,我確實很在乎你,也希望和你有點故事。但是剛才你這樣一說,你都結婚了,而且你剛剛受傷,我不會這時希望要你,所以,只要你開心,我就很開心了。”

  這時,小倩突然撲到我的懷里,然后開始脫我的上衣,本狼被她突然襲擊,我的手竟然不自覺的想護住衣服扣子,結果被小倩用手直接把我的手扔一邊,然后解開了我的扣子,直接吻住了本狼的咪咪,本狼這時只是感覺很舒服,小弟弟也不知不覺的硬了,而這時,小倩也用手摸到了我小弟弟的變化,拉著我就把我推倒在床上,開始解我的褲子。

  本狼第一次被一個女人這樣子對待,我在她脫我褲子的一瞬間,我想到了很多,比如褲子脫掉了以后,門外出現幾個壯漢;脫掉我的褲子以后,她自己不脫,在那里看我出洋相;脫掉我的褲子,然后給本狼口交;脫掉本狼褲子以后,直接坐本狼身上做愛等等。

  因爲本狼的狼性已經被小倩喚醒,所以看到她在那里脫我的褲子,我便開始坐起來脫她的緊身裝,我直接把她的緊身裙往上提,露出了一個黑色蕾絲內褲,我看到了一些毛毛從蕾絲邊上露出來,我就知道這個廣東女人也是喜歡做愛的,于是我便下床,站她身后,把她腿在地上站著,身子推在床上,直接扒掉她的內褲,用手一摸,水很多,我在小倩后面直接就插了進去,在進去的一瞬間,我有些滿足,因爲我終于進入了那個在台球桌上看到的美臀。

  小倩的屁股確實很美,皮膚很白,屁股很對稱的向上提,腰也很細,用雙手把著很有手感,我雖然插進去很順利,但是她的小逼裹住我的雞巴很緊,這讓我在抽插的時候,明顯看到,只抽插了不到10下,雞巴表面就有一層小倩的白色粘液,特別潤滑,本狼這時候也非常舒服,于是在她后面插了不到5分鍾就要射了。

  于是我把小倩翻過來,然后吃著她的咪咪,從正面進入,在我進入的時候,因爲她的水太多,我基本上沒有用手把住雞巴,我只是把雞巴懸空,對準大概位置,頂幾下,順勢一滑,就直接插進去了,正面肏,最舒服的就是能看到被你肏的女人的表情,我看著小倩在那里閉著眼睛,偶爾還哼哼幾聲,我就感到挺爽,后來,又插了不到10分鍾,本狼太舒服,終于射了,射在了她的肚皮上。

  因爲被本狼操了一次,第二次,小倩女上位,她讓我很吃驚,因爲她展現了她瑜伽的能力,她主動把雙腿纏在我的腰部,用她雙腿拉著本狼的腰部,同時她身體開始主動來回抽動,這種身體的協調性確實讓本狼第一次見到,而且她每次插到深處的時候,用腰部都前后晃一下,讓本狼雞巴在她小逼的深處仿佛又往前走了一厘米,那一厘米的爽感真的無法形容,越深,越緊,本狼終于繳械。

  做愛以后,她整理了下,對我說:“我可以回家了,因爲我也心理平衡了。”那時本狼很無語,又爽又被利用,心里很不是滋味。

  后來她約我,我感到和有夫之婦扯不太好,風險太大,于是本狼拒絕了,小倩竟然提出:“只要你同意,每個月我給你4000元,只一周做2次!”,本狼聽到這里,更是感到被利用和被包養,我當時說:“謝謝你想養我,我不缺錢,我不是這樣的人!”被我拒絕以后,我們就沒再聯系。

  我每次找良家出來過夜,第二天早上付錢給她們的時候,我總是想,如果我同意,早上就是女人付錢給我了,這些,都是我們自己的選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