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附魔短剑的魔法忍者把传说红龙杀爆了正当他要给龙最后一击的时候龙抗议魔法忍者拿的是短剑而不是传说里,英雄爱用的双手剑被寒酸的武器打败对龙这种生物来说是种侮辱并要求主角拿财宝堆里的宝剑来完成使命魔法忍者一开始不想理,但龙说不答应就要拼死弄砸他的任务无奈之下,主角翻过一堆一堆的财宝想找把合红龙意的大剑,但.....找半天找不到正当主角回去找龙抗议的时候却发现龙不见了只留下被风化的骨头与一把发着红光的双手大刀大刀上面有着龙风格的花饰、构造、与塞满火之力的红宝石与一张写着"传说红龙之剑"的名牌,满头黑缐的主角只榨的出一句话"这也不算剑吧..."法忍(主角)把刀拿回去之后过了几天在某天夜里来了一个娇小的,全身包在披风里的访客访客用了轻细的声音问了法忍的名字之后就尖叫着 "恶魔!!" 并拿着预藏的小刀往法忍刺去法忍左手一扭,右手一拉,小刀与披风就一起被扯了下来里面是个红发的半裸萝莉,与她彷佛烧起来的红色瞳孔放水跟她扭打着的法忍很快就发现了她是只龙裔,而且看来是个来报仇的随着狂怒的情绪,萝莉甚至长出了龙爪龙翼龙尾,力量也越来越大在一记冰冻术下,法忍与半龙萝总算能开始对话了"......就是这样,在我跟他决斗之前,他就已经死了,也许他是认为传说火龙不该这么结束所以才出来阴魂不散吧,而他给的回礼...就是这把刀"法忍把传说红龙之剑拿了出来交给了半龙萝,并叙述着他知道的传说火龙半龙萝只是边静静的坐着听,边抚摸着横放于大腿上的刀身她身上的那些龙的特徵,也渐渐的变了回来"这刀还你,毕竟这是你爸的遗物吧?""不要...你留着...这是力量的证明,也是爸爸给的礼物"听完了法忍的话,半龙萝把刀放下并准备离开,但法忍叫住了她"等等...你妈妈呢?你还有其他亲人吗?""死掉了...""是喔...那你接下来怎么办?""不知道...再见"放一个萝莉去流浪!?法忍想起来了他那些R-18G收藏里的情节并冷汗直留要是就这么放她走了,总有一天会被人口贩子抓走吧考虑到她的状况.......断手断脚也不是不可能,然后就算是无双英雄级的法忍,也不敢想像下去并急忙拉住了她"等等等等等,既然我打算把刀还你,那就不能轻易的放你走了""咦....?""不就是力量吗?我就把你训练到够格拿那把刀不就行了?""我可以...待在这里吗...真的?""可以可以可以可以请便请便请便请便请千万那么做请千万别死在我面前""恩...!!"半龙萝抱住了法忍并哭了起来,并把失去双亲与流浪的痛苦留在了法忍的休闲服上"呜啊~~~~爸爸被穿着蟑螂装的人类杀掉了~~~~""什么蟑螂装!?这套神装可是我精心制作,藏着一堆IMBA功能的忍服!看看这招!""还说这不是蟑螂装!!!呜啊~~~~"半龙萝之后开始学习龙裔该有的战斗技巧与人类的生活方式伴随时光的力量,半龙萝不仅学习了操纵红龙之力的方法,也与人们有了更近的接触并在数年后以另一个英雄的名义成为了法忍的助手,法忍也依约将传说红龙之剑传给了她"来来来~这里这里~""走慢一点啦"半龙娘牵着被蒙着眼睛的法忍在森林中走着在她在人类社会的第十年,也是在拿回传说红龙之剑的一个月后的某天她突然说要给法忍回礼而带他去看个好东西走着走着,为了不打乱兴致而拿掉蒙眼布的法忍却感受到股熟悉的热度"好了,把眼罩拿下来吧""喔........!!"半龙娘把法忍带到的地方不是别处,而是传说红龙龙穴正当法忍看着当初被他封死的洞口,半龙娘却示意路还没走完法忍跟着她继续走,直到他们走到了个别的洞口这个洞口装饰的比之前那个华丽一些,也多了点女人味边跟着半龙娘继续走入洞穴,法忍一边看着走廊上的新装潢"怎么样怎么样~我是用你的名字找人重建的喔~钱是我出的!"带到有金黄色吊灯的大厅后,半龙娘一边说着花她工资的方式,一边把大厅锁了起来法忍边看着中间的龙骨与财宝装饰边听着她说话,眼皮却越来越重"XXXX.......你................(倒)""好好睡吧,主人.......(心)"当他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法忍最后看到的,是半龙娘的一抹微笑法忍再一次醒来时,却发现他全身赤裸着躺在一张大理石床上四肢被绑到了床的边上,嘴里还塞着条带有处女香味与香水味的女用内裤往四周看,石床边框有着紫色与粉红色的帷幕,而外面墙壁则还是龙穴里的装潢,墙角还摆着传说红龙之剑而法忍下半身不断传来的温热与刺激,则是半龙娘那带角的脑袋传来的....!半龙娘绑着双马尾的秀发随着头的上下运动而垂在法忍大腿与石床间滑动着臀部翘高的姿势也展示着半龙娘背后那红色的龙翼龙尾随着起伏的动作,能看到含着法忍龟头的半龙娘正发着淫靡的水声与鼻音并以右爪轻握着法忍的阴茎,左爪则是往后伸玩弄着自己的花苞还用带龙鳞的手臂与石床不断刺激着乳房与奶头正当半龙娘把沾着淫水的左爪将浏海撩起来想观察法忍的表情时,两人四目交会看到法忍那集惊讶,淫靡与抗拒于一身的表情,半龙娘更兴奋了并加大了舌头与双爪的动作最后在无用的身体扭动与片段的文字抵抗下,法忍在半龙娘的一记重击下把微黄的精液不断的射在半龙娘的脸蛋与秀发上,她则是一点点的把它们回收下肚接着就卧在法忍的身上休息,一边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一边随意的玩着法忍的奶头她身上的那些龙的特徵,也早已消退掉了".............................""在一下下就好...拜托"法忍停止了抵抗,而是改以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半龙娘半龙娘则是双手环抱着法忍并在亲了他的脸颊一下之后退下身去并将双脚打开跨过法忍的臀部,直跪在石床上面对着法忍的脸直挺挺的展露着少女洁白的身躯,乳房与耻丘"我.....漂亮吗?""恩""真的吗?好高兴!!我好怕你不喜欢呢(心)"少女在一次变成半龙并问着法忍,他则以他的鼻音回答了一声听到了法忍的回答,少女在开心之馀不断的拍动着双翼,并转过上半身展示着它们接着跪在法忍上面的少女再一次,就这么开始了自慰法忍沾满龙娘唾液的老二再一次挺了起来并随着少女的自慰摇晃,不断的碰触着她的阴户与大腿内侧正当法忍的老二举在空中,胀的有些难受的时候龙娘将双手下伸,一边握住了法忍的分身,一边把自己的阴唇掰开并缓缓的把腰放下去,让法忍慢慢的帮自己开苞随着阴茎的插入,法忍感受到了高温的紧缩,还感受到她被点燃的感性与烧烂了的理性"嗯!!"的一声后,龙娘带着幸福与忍痛夹杂的表情,缓缓扭动着腰部,下身也缓缓的流着血一边扭动着腰部,龙娘一边忍着下身的刺激,一边帮法忍用龙爪松绑把绑手的最后一条绳子割断后,龙娘俯在法忍身上以双爪撑着,阴道与大腿还不时宣泄着她的痛楚与紧张法忍得到自由的双手各自巴着龙娘的一边小俏臀,两只小腿则立了起来,试着减缓骑乘式的速度但随着时间的过去,龙娘的痛楚与紧张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喜悦与慾望咬牙的闷声,也完全变成了浪叫"不要慢下来!!再快一点!再快一点!"龙娘双手环抱着法忍混着淫叫中的大叫着,随着法忍的起身,还将大腿本能的夹住法忍的腰法忍保持着交合的状态下地并将龙娘放在床上继续扭腰抽插,并与她四手交叠,任凭淫水随着啪啪啪飞溅"要飞走了要飞走了,好热!..............噫呀...啊..啊........."随着最后的火车便当,法忍将大量的精液全注入了龙娘那怒张的娇躯后,将她放回了床上并在把嘴里的内裤拿出来了之后给了语不成声的她一个吻后,抱着她坐在床边".........""你醒啦?""嗯......."龙娘抱住了法忍的上臂并享受着馀韵"对了""嗯?""我刚刚好像没玩到你胸部呢,也没吃到你下面,不过没关系,反正时间多的是=w=""笨蛋....""而且还有一大堆玩法没玩过!!""咬你喔!""哈哈哈..."法忍在开完玩笑后开始帮龙娘清理身子上的精血泪唾之后就去龙穴里的浴室清理自己了,留下了龙娘在大理石床上继续回想刚刚的疯狂"XXXX...""嗯?"两人坐在大厅的墙边有一答没一搭的聊着"连我都迷的倒的催眠瓦斯为什么对你没用?那时候你的话应该比我还多吧""因为我变成真的红龙啦""咦.........怎么弄的阿?""我也不知道,书里面写的好像是龙的强慾会吞噬掉不纯的血....之类的""喔"法忍也没继续追究,便与龙娘互靠着,望着大厅中间的摆饰"OO""啊?""把这个套在我脖子上"龙娘把一个黑色项圈交给了法忍,法忍依言将项圈轻轻绑好"这样可以吗?""嗯..........从今以后,你OO将是我XXXX的财宝,我XXXX将是你OO的奴......奴......奴隶!!!!""什么!?"突如其来的大声宣示把法忍下了一跳不过接下来,从右手手背传来的刺热打断了法忍的惊讶法忍定晴一看,看到了XXXX,****的字样"我是你的了.....""笨蛋......................(抱)"两人之后还是一起活动,直到岁月与种族将两人分离做为师父给徒弟的纪念,龙娘得到了把......漆黑色的短剑忍"对了"龙"嗯?"忍"如果刚刚那个是你的第一次,那你....会不会太熟练了点?"龙"那个啊~还记得我们以前从人口强盗手上救下来的姐姐们吗?"忍"好像有印象"龙"里面有个大姐姐她在店里是专门教人玩男人的,我学了不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