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师生类的成人文学,总是心里难受,虽然知道有些不过是男孩对老 师的性幻想,可是,每次都唤起回忆。因为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一个女老师,而 且那段经历,是我人生最戏剧性的一段。 有的时候,我总在夜里想起她。和别的女人性交的时候,常常幻想我是在插 她的阴道,不很紧、可是非常滑。揉着她的阴蒂,亲她那微微下垂、可是又软又 热的奶子。真的。 我第一次碰见她,是在大学入学的第一年。她是班主任,她自我介绍原来是 跳舞的,后来伤了腿,到了大学来。 第一印象就是她的白,南方女人的那种露着血管的白皮肤;然后就是她的匀 称。她有些扭捏,按说这是挺奇怪的,她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女人。后来我才明 白,女人结了婚还扭捏,就是老公还没把她操「开」。她快三十岁了,腰细、脚 细,就显得乳房和屁股格外凸出。可笑的是,见到她第一天,我晚上就梦着她遗 精了,弄得卧具上都是。 她好像格外看顾我,后来她告诉我,是我的运动员的体形吸引了她,也因为 我总是盯着她看。 第一次机会来得很突然,我们集体春游,在一个水库游泳。我游了会儿就累 了,回到了树林里放衣服的地方。我突然听到旁边有动静,是在一块大石头的后 边,就走了过去,一愣之下,看到的正是她。她正围着浴巾换衣服,看到了我, 她好像有些慌,不知道怎么着,衣服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说实话,我什么也没看 清,只见到了白花花的一团,胸前有两点红、胯间有点黑,我就急忙转过了身。 她没叫,也没动。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挺怕。可是她见了我,倒好像什么事都没有,还直问我 游泳累不累。 回到了学校,玩的照片洗了出来,大家围着看照片。我到得晚,站在人堆的 最后边,她也是后来的,挤着看。突然,我觉得我背上有两团热唿唿的软软东西 贴着我,还来回动。我开始没意识到是什么,后来一回头,才意识到那是她的乳 房。可是,她跟没事似地说着话,还是贴在我身上,我有点明白了。 我们第一次接触是我打了一架,因为踢球,她约我晚上到系办公室谈。到了 办公室,就她一个人,她先锁了门,然后突然用手打我,边打边说:「你这个不 懂事的孩子,你跟人打架,打坏了你,别人多心疼啊!」说着就哭。 我明白了,就搂住了她,忍不住亲了她,我们就这样胡里胡涂地亲了起来。 她的舌头小而尖,凉嗖嗖的。我们亲了半天,我的鸡巴就开始硬了,可是,我从 来没干过女的,不知道怎么办,就继续亲,亲得舌头都快痛了。 她突然推开了我,叹了口气说:「咱们怎么这样,咱们是师生啊!我知道你 喜欢我,我也挺喜欢你的。可是,咱们的关系只能局限在脖子以上。」 我问:「什么是脖子以上?」 她脸红红地说:「就是不能碰下头。」 我一下子被点醒了,就抱住她,摸她的乳房。她叹口气,说:「轻点。」 我第一次亲女人的乳房,她是奶过孩子的,有点下垂,可是,皮肤很嫩,蓝 色的血管都透出来。我叼着奶头勐啃,她渐渐就站不住了,就说:「咱们到凳子 上去吧!」她闭着眼哼哼了起来。 我就一直地舔,可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好一阵子才醒过来,瞪着我 说:「咱们只能到这儿了,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 我突然胆子大了起来,逗她说:「你女儿也亲过你的奶子,可不算对不起他 吧?」 她愣了,然后说:「那不能动下半身,那是我丈夫的。」这一下子又提醒了 我,我就从她的腿摸了起来。 她的腿好看极了,我只是摸腿,她跟抽筋似地抖,然后颤声地说:「不能碰 那儿。」 我才想起来,我偷看过医学书,总是想知一个漂亮的女人的屄是什么样的? 这个时候,我就去扯她的内裤,可是,她拼死不让。等我碰到了一手她胯间的湿 水的时候,她又把内裤拉上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忍不住射了,射在了裤子里。 我又烦又羞,坐到了一边。她看着我,突然也难受了起来。就跟我说:「要 不,我就让你碰一碰。」 她迟疑地后仰着,脱下了内裤,可是仍夹着腿。她阴毛不多,颜色也淡。我 伸出了手,去摸她两腿间,说实话,那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我就觉得滑滑的。 她又开始哼哼,还抖。可是,我还是不明白该干什么。 她挣扎着说:「只能手碰啊!那个不能进去。」 我这个时候鸡巴突然硬了,就爬上她的身子,想往里扎。她拼命反抗,说: 「碰碰还不算对不起丈夫,但不能插进去。」 搏斗了几分钟,她终于一个闪失,叉开了腿。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屄的具 体位置,可是,一来是她那里滑死了;二来,她毕竟生育过,我一下子就插到了 她阴道里,顿时两个人都愣住了。 她又哭,但是,很快就死死地抱着我。她的阴道不很紧,可是滑腻极了,水 淋淋的。我也不太知道该怎么抽送,就死死地顶着。 慢慢地,她笑了,坏坏地说:「你真是孩子,动一动啊!」我这才开始抽动 起来。 我记得那时已经特晚了,办公楼静静的,能听到我的鸡巴进出她小屄的「噗 噗」的声音。真的是因为刚射过,所以我就狠狠地插,一直插了好长时间才射。 临到射了,才想起生理卫生课上讲过怀孕的事,想拔出来,可是,她却紧紧地搂 着我说:「没事,我戴了环的,你可尽管往里射吧!」 在下后来有个毛病,干女的不爱戴套,真的,就因为这个。觉得带套简直跟 手淫一样,就喜欢鸡巴上沾水,脱裤子就插。 那个时候年轻力壮,不吹牛,马上就硬,然后就干,越干底下越麻木,没完 没了。后来她说:「不行了,得回家了。」就推开了我,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 连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抹得沙发上一大块,连她屁股上都湿了,我们忙着找纸 擦。 我们抱在一起,她像个小女孩。她跟我说,她丈夫那个东西不太好,反正没 完全硬过,总是半软不硬地就来,来几下就泄。她见了我那天,不知道怎么着, 底下就湿了。我跟她说我晚上梦遗了,我们就都笑。 我们开始一找机会就干,比方说在学校图书馆里。她戴了环,所以很方便, 只要拉下内裤就开始插。那个时候真疯狂,脑袋里什么也放不进去,就想着她的 红红的屄。 我们的蜜月是她丈夫到南方搞一个项目,她把女儿送回了娘家,我天天到她 那儿。这个时候,她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盘不很清楚的录像带——黄带,我们 就照着学。她开始舔我鸡巴,我也开始舔她的阴户,经常弄得我们的脸上粘乎乎 的。我开始仔细研究她,她的屄是那种外凸型的,拨开了,才能见到阴道口和小 阴唇。阴道口粉粉的,特别软,我特喜欢把舌头一点点探进去,然后在阴道口慢 慢搅。 我们有一天一整天都没穿衣服,就那么抱着,醒了就干,干累就睡。就是那 一天,我创了自己的记录——干了七回! 她开始敢说脏话,我问她:「我操得你舒服吗?」她就不停地嚷:「舒服死 了。」我再问:「哪儿舒服?」她犹豫了一下,说:「屄舒服。你快操死我了! 快点……使劲操我……把我操死……我要死了……你再几下……操死我得了。」 我使劲地捏她的奶头,底下使劲地操她,她就嚷:「使劲……操死我!你算 是把我操开了……」 第二天洗澡的时候,她仰起身笑着让我看,我也笑了,她的屄和胯间一大块 地方都红红地肿着、翻着,她说:「瞧你干的好事,把我操伤了。」 我真心疼她,就俯身舔她的小肉洞,她哼了哼说:「再干一次吧!」 我说:「你会痛吧?」她皱着眉头说:「我处女的时候没给你,生孩子前也 没给你,现在肿了可能挺紧的,你嚐嚐我紧的感觉。」 我就插了进去,果然特紧。她痛得皱眉头,可是,还是搂住我说:「你使劲 吧!别心疼我,使劲插。」 我的鸡巴舒服了一会儿,就射在她里头了。精液流出来的时候,带着血,明 显是弄破了她的阴道口。可是,她却挺开心,边拿毛巾擦边说:「宝宝,你看见 了,我可是个大处女,让你操开了。你不能赖啊!这有血啊!」 我又来了情绪,就又插了进去,她这回却苦着脸说:「别插了,我知道你厉 害。就这么在里头泡着好吗?」我们就那么泡了好长的时间。 现在想起来,我是真爱她的。她是我一生最怀念的女人,想插就插,又软又 湿,什么姿势她都愿意干,干完了还总弄点好吃的给我。她也最依恋我,有的时 候,我像大爷似地往凳子上一坐,招招手,她就能过来,解开裤子,把我的鸡巴 含在嘴里,慢慢舔。 我有完美的性生活,可是,看到别的同学拉着小姑娘的手走来走去,我慢慢 地又不满足了。我突然觉得我其实是让她给骗了,她一个那么大年纪的女人,就 想占有我一生,我不干!我开始折磨她,最坏的是爱在她身上狠狠地亲印,尤其 是在乳房下和屁股上。终于,给她丈夫知道了,当然是从她身上的印子上。 没人想到她的奸夫竟然是一个学生,她又死不肯说,慢慢地,她在学校呆不 住了。 最后一次我们在一起,是在学校的广播室,我们约好了的,她这个时候很憔 悴。我还记得我多坏,一上来就扒她裤子、看她的小肉洞,残忍地问她:「你还 让你丈夫进这个洞吗?」她不说话,只是舔我的鸡鸡,舔完了就凑上来,用肉洞 把鸡鸡套住。 我按住她使劲地干,干完了,她哭着靠在我怀里,跟我说让我退学,说一起 到南边去,她就愿意跟我,什么名份也不要。到老了,我不愿意干她了,我就可 以再找一个。她说她愿意看着我结婚生孩子,还愿意帮我带孩子。我觉得这个女 人疯了,没接话,然后又干。 到最后,她终于绝望了,临穿衣服时,她突然说:「我这辈子不会再爱别的 人了,最爱的就是你,遗憾地是没在女孩时代遇见你。我身上都被我丈夫碰过, 我想让你跟我肛交一次,那个地方还没人动过。」 我一辈子就操过一回屁眼,就是那天晚上。她自己用吐沫把那儿弄得挺湿, 然后撅着屁股等着。她的屁股特别白,是桃型的,小小的屁眼微微翻着,旁边还 有几根毛。说实话,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慢慢地插了进去。特别的紧,而且有 点涩,她痛得直咧嘴。我发泄似地狠狠地干了一阵,射完了就不再理她。 我还记得她失望地走的样子,屁股好像有点痛,撇着腿走。后来她出国了, 我还记得她给我寄过的一封信,信上说:「我这一辈子,再也找不到这么和谐、 这么舒服的操屄了,你也找不到这么舒服让你操的女人了。」 这让她说中了,我现在经常在和别的女人操屄的时候幻想着她,她漂亮的脸 孔、软软滑滑的奶子、浅棕色的大奶头、凸起的粉粉的屄,和浑身颤抖、扭来扭 去的样子。有的时候,觉得身边的女人没劲的时候,就更想她。想起把她按在底 下,然后勐地把鸡巴插进去时候她的「啊~~」的一声尖叫。 不知道她能不能看到这篇东西?如果看到了,她会知道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