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上高中三年级的事了。 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我仍能清晰的记起当时的情形。 当时是高三学期的暑假,我在学校里补习英语(嘿嘿,学得不好嘛),那天,天气很热,酷暑难熬的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当时我住在老师的办公室,因为老师放假了,所以我很自由。 中午时分,天气热的很厉害,我学的快晕过去,喝了点水,用冷水擦了擦身子,便走出校门去买烟,往回走的途中,一个女人走过来,问我知道不知道学生公寓在哪里?我擡头一看,大概30岁左右的模样,圆脸盘,披肩发,化了淡妆,嘴巴涂的淡红色的唇膏,显得很小巧,大概160高吧!穿一套白色的套裙,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皮凉鞋,因为鞋跟很高,显得她小腿的肌肉很丰满和有弹性,脚指甲涂着鲜红的指甲油,在当时我眼里,她不是很漂亮,但很有女人味。 她说要给姨妈家的孩子送生活费,看她焦急地样子,一向热心肠的我便带着她去找。 到了那里,学生们都回家取生活费了,宿舍空无一人,没有她要找的人,我告辞要走,她拦住我,说可不可以到我宿舍等一会儿,我说我在老师宿舍住,她说无所谓,只要能在个稍微凉快的地方等一会儿就行,一会儿她再过来看看。 当时的我可是天真无邪的,虽然也看过很多成人的东西,但当时可一点没往那上面想,只是傻傻地带着她到我的宿舍。 那时我一个人住,因为爱整洁,所以虽然房子简陋了点,可是却很乾净。 她坐在书桌旁,我倒了杯水给她,便坐在她旁边抽起烟。 一时间倒也没什麽可说的。 看着我抽烟,她说自己的前夫也抽烟,而且烟瘾很大,我笑着说,你这麽年轻就有前夫了,她苦笑着告诉我,因为她不会生孩子,所以公婆总是给她脸色,而且後来丈夫也总因为这事侮辱她,经常和她吵架,後来实在过不下去就离婚了。 她现在一个人过,并且说,一个人很自由,可以想做什麽就做什麽!我很吃惊她会给我说这些。 尴尬在那里不知道怎麽说了。 她倒也没停止,一直就这样絮叨地说着。 我听她说这些脸红了起来。 低着头,双手交叉在一起搓着,突然看见她那性感的脚,那红红的指甲油涂在雪白的脚上显非常刺眼。 这时感觉身体发生了一些睡梦中才经历过的感觉和变化,裤子也渐渐鼓了出来。 我更加紧张,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了。 她也好像感觉到什麽,说你怎麽了,哪里不舒服?我摇摇头。 看我不出声,她笑着说,大小夥子怎麽脸红了?我更不敢擡头看她,只是说没什麽,就肚子有点不舒服,一会儿就好了。 她说,是不是喝冷水喝多了。 来,我给你看看。 说着便伸过手来放在我的身上,我忙躲开说,真的没什麽。 你坐着,我去躺一下就好了。 忙站起身转过来,生怕她看到那个令我吃惊和尴尬的变化,背对着她,走到床边,用被单盖住,脸朝墙躺下了,她见我这样也不做声了,只是问我,疼的厉害吗?我支吾着说没什麽,不要紧。 她说自己肚子也疼过,当时就想让人给我揉揉,说着起身走到床边,在我身边坐下了,我知道她过来,身子绻成一团,头也塞在被子里。 她并不介意。 伸过手放在我的腰上,那一刹那,我的身体彷佛过电一般,我预感有事情要发生了,虽然心里觉得很需要,但是思想上还是觉得不可以这样。 她轻轻地把被单揭开,手从衣服下摆伸了进来。 我的呼吸几乎停止了,感觉时间凝滞住了,大气都不敢喘了。 她的手很细腻,像是没做过什麽粗活。 她的手在我的肚子上轻轻地抚摩着,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慢慢地她把我的身体摆正了,看到裤子上的那个帐篷笑了起来。 说你这里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啊!我感觉脸上一阵阵地发烫,只能听她的摆布。 她把手放在我的龟头上,隔着裤子,轻轻的摩擦起来,因为夏天穿的很少,而且我一向没穿内裤的习惯,所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感觉很刺激,非常希望她一直这样摸我!阴茎的变化也很大,那帐篷也撑得更高,感觉呼吸很费力,特别想和她亲嘴,渴望抚摩她的身体,但是思想还做着斗争。 她把裤子前的纽扣轻轻地解开,手从缝隙中伸了进去,把鸡巴掏了出来,说,看不出来,还不小啊!用手熟练地上下动着。 我这时也没有顾虑了,摔开被单,一把从後面把她抱住,拉倒在床上,嘴疯狂地在她的脸上亲了起来,两只手在她身上乱乱地摸着。 试图去脱掉她的裙子,可是手忙脚乱中怎麽也解不开她胸前的扣子,她甩开我的手说,看你急的!去把门关好。 我顾不得穿鞋,跳下床,把门窗关好。 跑到她面前,把她扑倒在床上,她笑着说,急什麽,慢点,慢点!她自己快速地解开上衣扣子,没脱奶罩,只是向下一拉,露出两个雪白的大奶,乳晕很大,乳头是褐色的,我爬在她身上,两只手各抓了一只,在那里又舔又咬的,她在我头上拍了一下说,慢点,疼死我了。 我放慢速度。 彷佛断奶很早般地舔个痛快,後来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撩,在她的大腿上也舔起来,她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地拽着。 她穿了个淡黄色的内裤,我用手在内裤外面摸着,隔着内裤就要用手插她,她忙拉住我。 说,还没水呢!便自己把内裤脱了下了,鞋却没脱,她用手抱住自己的腿,把下身暴露在我面前说,你好好看看,舔舔这里,是甜的。 我当时就是楞头楞脑,既然她说舔就舔呗,但是一点技巧都没有,也不管什麽地方,用舌头像是吃冰棍一样舔着,她用手拉着自己的奶使劲揪着,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我一看她这样,更加刺激,更卖力的舔。 舔了一会儿,可能她觉得不过瘾,推了我的头说,你用舌头,手插插,匆忙中我伸出食指插到阴道里,感觉有点松,不想我想像的那样。 鸡巴这个时候已经憋的受不了了,於是把裤子脱掉,就往上顶。 因为没有对准,差点插到她的肛门里,她「啊」的叫出来。 说,你急什麽,来我给你弄。 她用手抓住鸡巴对准了洞口,一下刺了进去,她啊的叫出来,我也啊的叫出来,刚插进去,我就感觉有种特别舒畅的尿尿感觉,就射了,积蓄了18年的精液就在一瞬间喷发了出来。 当时觉得很羞愧,忙拔出来,躺到一边,她没起身,笑着说,没关系,男人第一次一般都是这样的。 慢慢就好了。 还说,你比我前夫好多了,我们第一次的时候,他只是摸摸我的下身,他就射了。 从她的话里,我感到一丝安慰。 可是毕竟这失败的一次,让我很难以释怀。 躺了几分钟後,她又爬起来,伏到我的下身,用手就着润滑的黏液握动着鸡巴,说,年轻真好,刚射了,马上还能硬。 说着,她用嘴在鸡巴上轻轻地亲了一口,我的心差点没跳出来,感觉要死了。 鸡巴又开始充血,膨胀,她继续用手捋着,用舌尖在龟头口上轻轻地舔,然後慢慢地把鸡巴吞了进去,用嘴上下的吸着,我差点崩溃了,下身感觉一阵潮热,鸡巴又硬了起来。 她的嘴很用力,使劲地吸着我。 彷佛吃雪糕般,把鸡巴上的黏液和精液全部都舔乾净,咽了下去。 她自己蹲到床上,自己对准了,坐下去。 那润滑又富有摩擦的感觉,是平生第一次。 我不知道怎麽去迎合她,而她也感觉到我的不足,自己在用力地上下动着,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後,她累了,躺下,自己搂住腿,我爬在她身上,她抓住鸡巴对准後,我用力一刺,因为刚射过,一时间到还可以支撑住。 我卖力的插着她,过了一会儿,她制止我,跪到床上,一只手从肚子下面伸过来,把阴唇拔开,对我说,看准了!我也跪下来,对准洞口插了进去。 这样干我也见过。 不过是见邻居家的小狗旺财这样干另一个邻居家的狗美香。 现在竟然是我在干一个少妇。 谁知道,插进去之後才发觉,这样干也很爽。 可以探的很深,她低声的呻吟着,我没有任何技巧,只是逞着年轻气盛,在疯狂地插着。 过了没几分钟,我就射了。 我们都瘫倒在床上。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 第一次被异性抚摩的感觉久久不能忘怀。 当然後来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也许大家不相信,不过这是我的第一次,尴尬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