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迟到了!快要迟到了!」 一大清早,在几乎看不到任何行人的街道上,一部越野单车快速奔驰在马路上。 而拚命地踩着单车的是一位少女,她身上穿着的是本市屈指可数的一流名校的制服。 「哇!这下子,我看准会迟到了,一定会迟到的!」 少女一边配合着脚下踩着踏板的节拍,一边口中喃喃的自言自语,就好像在念咒文似的,不停地反覆着。她的背後背着一只登山背包,一头长长的秀发很自然的在後面绑成一束,乌黑的马尾随着脚部的节拍左右的摇摆着。 「刚才,我跟人家的四点半,但是现在已经快五点了!」 少女把视线停留在她戴在手腕上的那只粗犷的G─SHOCK手表表面上,低头一看,她立即发出惊叫声。 「哎呀!不快一点不行!不快一点真的不行了!」 噜─越野车马上加紧了速度,女孩身上穿着的极短百褶裙随风飘摇,在太阳尚未升起之前的薄弱光线中,单车急速飞奔着,雪白的大腿在风中隐约可见。那是双看起来长得很修长匀称而且又健康的美丽大腿。 「哎啊!到时如果来不及在的定时间前到达的话,在(人类研究爱好学会)的信用就全完了!」 此时,少女便毅然决然的不踩刹车,直接飞快的转了弯。 「这样下去,会丢掉工作的!」 少女心里不停地嘀咕着。 还好因为当时路上没有半辆车子,越野单车就这样在十字路口斜刺里闯过红色信号灯,接着穿过小马路,也冲散了带着爱犬正在享受着清晨溜狗乐趣的人们,接着横越公园,飞一般到达了学校後门口停下来。 「我终於…到达了…!」 少女差点喘不过气来了。她跳下了越野车,牵着车子挤进门往和转头墙壁间的细缝。学校的正门和後门不到早晨七点半运动社的练习时间,是不会打开的。 在挂着『二年级』牌子的自行车停车场的地方,里面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自行车停在里面。这如果换成是在上课前几分钟的话,那就是一大群人互相推挤的混乱场面了。 总之,如果在规定的停车范围以外的地方将自行车随便乱停的话,自行车通学的许可证会被扣留一段相当时间的。这是学校斯定的规则,不过这个时候不管任何地方只要可以停车就好。 「啊!啊!中村,你来了!」 少女将视线放在前面的自行车上,停在那里的是一部有变速的运动自行车。 「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少女将登山越野车停在迟动自行车的旁边,然後往那三栋校舍之中,最南端的校舍後面跑了过去。因为全部的校舍在这个时间都上了锁,要进入校舍内只有利用门锁已经损坏了的门馆的逃生入口,才可以进入。 进入校舍的少女,首先冲到楼梯口的位置,换好鞋子,再一口气跑到三楼顶楼去。进入了二年A班的教室,到自己位置上将背包放在自己的桌上,在斜後方的桌子上已经放了学生背包,那也就是说那个位子的主人已经到学校来了。 少女望了一眼挂在黑板上方的时钟,时钟的指针正指在5点之前。 「不太妙啊!真是的!」 从登山背包里面拿出来一个小皮包,上面还印有小熊的花样,然後少女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在镜子前面,松开绑成一束的头发,用梳子轻轻的梳理着头发。或许因为刚才太匆忙的奔跑,白晰的脸上泛着些许红潮,而黑色的头发垂挂在脸旁总觉得不是很喜欢,好几次用手将头发拨向耳後。 然後,往後退了一步,离镜子远些,好让全身都能映照在镜子里。男性的白色长袖衬衫对少女来说,似乎大了一些,看来像穿了大一号的衬衫,用一条橘色的腰带系着,和那小小的身材比较起来,显得很不协调,但却更强调了胸部的丰满。 腰带则是和裙子同样的绿色、配上橘色的扣环,这是少女自己所选择的腰带颜色。少女的学校,对於下半身的裙子共设计了几款不同的式样,可供学生们自行选择,按规定只能从中选择穿,而上衣则可以任意搭配。 原本,黄绿和橘色就是强烈的对比色,如果不好好的选择上衣的话,就会显得不协调。 短短的百褶裙,对少女们来说,是较大部份少女们所喜欢的款式,其他如长蓬裙或短的合身裙等,学校虽都有设计,不过并不太常有人穿。 脚上穿着的是橘色的袜子,雪白的小腿肚不吝啬的露出来,因为有点像男生的小腿般结实,所以如果穿松松的袜子或长袜子也不好看,乾脆穿上短短的袜子,只遮盖到脚踝的部份。 「好,OK!」 少女只手抄起小皮包飞奔出厕所,通过了两幢楼层间的走廊往北走,穿过了所谓中馆的校舍,再走过川堂来到了北馆。北馆只有特殊教室集中於此,平常不太有人到这里来。 到了二楼,天色更形阴暗,少女快步走向写着「音乐教室」牌子的教室後停下脚步。其他教室的门都是一般普通的左右向拉门,只有这间教室为了加强隔音效果,而采用很厚的推拉式门。 走廊边的窗户也比其他教室来得厚,整个教室,隔音效果很好,室内的声音几乎不会外泄。 少女「哎啊」的叫了一声,同时把厚重的门打开。 窗边有一个人影。 「是中村…?」 听到少女的声音,那人影轻微的震了一下…身体摇晃着。 「是青水吗?」 「对,是我。很抱歉,我来晚了!」 少女确实地将门闩上後,弯了一下身子、点了点头。 「对不起。迟到了三十分钟。」 「没有关系!」 名叫中村的少年微笑的回答。 「青水,你竟真的答应来到这里,要求你做这种事情,我还以为你可能不会来了!」 「没有这回事。」 少女也微笑着回答。 「我也在担心中村你可能生气了,不知会到那里去了。你这样说,让我心情觉得舒服多了!」 少女吃吃的笑了出来,女孩子用那乌溜溜的黑眼珠从正面盯着少年看,少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而搔着头。 「不过,为什要选在音乐教室呢?」 少年满脸通红,为了不被少女看到,故意将头转向一边问着。 「人类研究同好会的社团,没有自己的教室吗?」 「有向学校申请。」 少女说着走向放在角落里的钢琴。 「可是,是分配在普通教室二年A班。」 「我们班的教室?」 「对啊!」 啪的一声,将大大的钢琴套拉了下来。 「你看,担任我们社团的顾问也都没有专用教室。保健室也不能当我们的社团教室─这里似乎是比较方便些。」 少年中村歪着头,试着想像(人类研究同好会)顾问的样子。 冰下鱼舞子,负责保健室也就是医护老师。而且和一般医护老师不同,是具有正式的医师资格及营养师双重资格。 姑且不论医护老师是多麽伟大的人物,保健室到底什麽时候会被需要用到,谁也无法得知,因而无法做为社团活动的教室。 想通了这其中的原因後,少年把注意转移到少女身上。 少女把钢琴布套惊开来舖在讲台上,弄得情疲力尽。绯红色的里布摆在杀风景的讲台上面,有如花蒲般美丽。 「啊…我来帮忙你吧!」 「嗯,不用了,不用了!」 对少年提出的建议,少女不加思索的婉拒了。 「我常常在做,已经习惯了。倒不如你来想想看窗帘是要关起来好呢?或者是要打开来比较好呢?」 「啊…」 三栋校舍中位处最北的这栋校舍,也即将要受到朝阳的洗礼。音乐教室里直到刚才都还有点暗沈,而现在晨曦的亮光己渐渐充满整个教室了。 少女见少年答不出话来,一屁股坐在舖在讲台上的绯红色里沛的中央。 「如果,你觉得明亮比较好的话,就告诉我!」 「啊…嗯。想确实看看青水的脸。」 「好高兴!你能这应说。」 少女用手招呼他过来。 「要不要坐在这里!」 「打、打扰了。」 少年规规矩矩的脱下鞋子排好,走上了舖着的钢琴布套上。 「请坐!」 少女调皮地用手指指地上,低着头。 「今天,很感谢你来(人类研究同好会)指教。不过先要做一些确认。嗯、委托人是二年A班的中村辽同学。委托内容是有关和女朋友进入性爱关系而想要预习一下,是吗?」 「啊,是、是的。」 少年─中村辽,听到少女公式化的声调,点点头表示正确。 「报酬是(三月兔牌)的红茶券,11张一本的二本─但是要先付情。」 「是,我带来了。」 辽从披着的夹克口袋中拿出了红茶色的本子,这是离学校不远的一家红茶专卖店的红茶招待券。由於那家店使用的是由产地直接运送来的茶叶,另外还附有美味的西洋式糕点,一并提供给顾客。这样的红茶券价格可不是一般想像的那样便宜。 「好,确实收到了!」 少女将茶卷收到手提包里。 「那麽,从现在起,请把我当成你的女朋友吧。对了,你的女朋友怎麽称呼你呢?」 「嗯!!辽学长。」 「耶!」 少女的眼中出现了好奇的神情。 「女朋友是一年级!」 「嗯,对啊!」 辽似乎已经开始安定下来了。 「是中学时的学妹,今年也进到我们高中来了。」 「哇…」 少女高兴得挥舞着双手。 「那麽、那麽,中村你…她是因为喜欢你,而追来了?好像很不错,这样的事情!真不错!」 「不,不是这样的。」 辽慌张的摇摇头。 「我的确是、一直喜欢着美沙,不过中学的时候,并没有对她说过任何表白的话,而且,那个时候,她也有正在交往的朋友。」 「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好好跟她来一场,以确定俩人的关系罗!」 「好好做一次…嗯,可以这麽说。」 虽然觉得害羞而想掩饰,但实在没办法,辽就直率的点点头。 「交给我就没错!」 少女拉着辽的手。 「由我(人类研究同好会)代表─青水陶望美来负责,让你达成好好来一次的愿望!」 「是,拜托你了!」 辽不由自主的认真的回答。二人面对面吃吃的笑了起来。 「但是,我可以做的事情,毕竟有限。」 陶望美望着辽说。 「不可忘记哟!最重要的是!你对你的女朋友,是怎麽想的呢?」 「嗯,我有这个了解,可以这麽说︰对於这个我有相当的自信。」 「好好哦!能够这样。」 陶望美伸长了脖子亲了一下辽的脸颊。 「那麽,其他的事情也要有信心,我来帮助你─对了,我明你『辽学长』感觉很奇怪,叫你辽君可以吗?」 辽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突然握着陶望美触摸着自己的手,顺势将少女拉向自己。 陶望美闭起双眼,长长的睫毛落在白色脸颊上,射进来的朝阳照射在睫毛上,闪烁着金黄色光芒。 辽看得神往,不禁叹了口气。 「青水,你好可爱…」 听到这赞叹的赞美声,陶望美睁开了一只眼睛。 「不是青水吧!现在,我是你的女朋友,『陶望美』,要叫我这个名字才对!」 「对不起,陶望美小姐。」 「叫我陶望美就好了。」 少女这样说着,感觉到握着自己的对方有些微微的颤动着,因此也就没有再多说些什摩话了,再次将眼睛闭上。辽的手托起陶望美的下颚。 ─感觉似乎有些奇怪,中村对应付女孩子好像已经非常熟练。 当陶望美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辽的嘴唇已经压印上来了,柔软的舌头毫不客气的伸进了陶望美的双唇。 陶望美并没有反抗,或许因为女孩表现得温顺,辽趁胜追击,舌头更积极的展开活动了,在陶望美的口中不停地来回搅动。陶望美的舌头阻止了他的前进,辽的舌头被推回自己的口中。 「嗯…?」 辽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 改变主从关系,陶望美的舌头开始舔着辽的嘴唇。在上下的嘴唇之间,宛如涂口红般那麽仔细,陶望美的舌头慢慢的移动。 啾啾…发出轻轻的亲吻的声音,陶望美的舌头切进了辽的嘴唇间。陶望美的舌头卷成小小尖尖的形状,在辽的前齿仔细的摩擦着。 辽握着陶望美的手加强了一些力量,陶望美轻轻的收回她的手,辽像要把她推倒般的将她压倒在地,两个人就这样横躺在地上。 陶望美舌头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伸进辽口中的柔软的舌头宛如活的动物般,转来转去,顺辽的牙齿滑动着。 蕴藏着一股莫名快感,陶望美几乎已经无法忍受这种搔扰。 「呜…嗯…」 从声子里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听到这个声音,辽赶紧缩回了舌头,接着进行下一个动作!热热的嘴唇从脸颊滑到下颚,再往脖子的地方吻了过去。 ─亲吻,不停止也没有关系…。 陶望美在心里暗自嘀咕着。不过,位置微妙的做了些改变,使得嘴唇的触感更敏锐了,那种一下子已不知道自己飞到什麽地方去了的奇妙感觉。 「嗯,也亲一亲其他的地方嘛!」 听到陶望美甜美的耳语,辽慌张的将嘴唇移开了。 「唔…,那个…是那里呢?」 「辽!」 陶望美稍微歪着嘴唇,望着覆盖着自己的对方。 「我想应该不是这样子吧!当你和女朋友亲热时,不会问这麽笨的问题吧?」 「唔?啊,对呀!」 「照辽所喜欢的方式就可以了,那样做的话,我反而会更高兴呢!」 「是这样吗?」 「是啊!」 陶望美微微一笑。 「辽,你怎麽了?」 「嗯…陶望美,我想要摸你。」 对这个直率的回答,陶望美一瞬间眼睛睁得老大,不过,马上就露出了高兴神情。 「那…就脱下吧!」 辽的喉咙咕噜的响了一声。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地点着头,将手伸向陶望美橘色背心的下摆,双手很小心的将背心往上卷起。陶望美把身体稍扭动了一下,配合着辽的动作将手收回。 背心从头部咻地脱了下来,黑色的头发,哗啦的散了开来。没有任何卷曲,非常直的一头秀发,一直以来是陶望美最得意的,辽也被那漂亮的头发所吸引,禁不住眼睛直盯着看。 「好漂亮…」 辽的手将乌黑亮丽的秀发撩了起来。 「美沙的茶色头发在照到阳光时,总会闪闪发亮,非常漂亮。陶望美的头发也非常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