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涛,24岁,身高175公分,三年前从家里到城市里面上学。 初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自然感到非常的寂寞,就经常去网吧打发时间。记得那 是一个寂静的夜晚,我一个人寂寞到极点,於是就逃学去网吧通宵。 在QQ上面满无目的的瞎转,转着转着就转进了一个叫做「寂寞夜色」的聊 天室里面,并且在里面认识了一个网名叫做「永不见面的女人」。聊着聊着我们 便莫名的投契,於是经过几个月的交流,她就成了我网上的老婆,也是现在的性 伴侣。 她叫阿瑶,30岁,已婚,有一个6岁大的女儿。虽然丈夫是一个德高望重 的老师,可是只会读书的老公实在是不懂得情趣,再加上得了一种类似内分泌系 统的疾病,於是阿瑶生完孩子後就没有了夫妻间的快乐。 她一个人寂寞难耐可又介於伦理道德,家里面又是十分保守的风格,夫妻间 经常吵架打架,无奈下,她抛下老公,一个人来到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打工,我们 就这样认识了。第一次见面她穿得很保守,有那种职业女性的气质,没有化妆, 拥有一双很大又很勾魂的眼睛。 我第一次见到她便想跟她干一次!她屁股很圆润,大腿细长,嘴唇很薄很性 感,很大方。我们经过几次见面後在网上更是无话不谈了,终於谈到了性,她说 她一个人很寂寞,由於她在酒店打工,身边那些小姐客人很多,她见惯了她们的 开放作风,却又不敢表露出来,一是怕不卫生,二是怕传出去。 我说我会在暗地里跟她交往做她老公,履行她老公无法给予的一切。几经犹 豫後她终於决定跟我交往了,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时她显得很害羞,我也是第一次去开房,於是我都记不 得是怎麽办完的那些手续就开好了一间房。她依旧穿得很保守,但是进了房间, 我们聊了一会後,她便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我说是。她问我会不会後悔?我说不 会,於是我们开始拥抱。 那是我第一次拥抱除我妈妈以外的女人,她身上擦了香水,可是又好像中间 蕴藏着什麽味道,後来才知道原来她有体味,妈的!这个骚狐狸精。 她主动地在我的身上摸来摸去,不一会就滑到了我两腿之间,虽然平时我经 常锻链身体,而且每天都打飞机,可被她这麽一摸就按捺不住了,一下子硬了起 来!我忍不住一把抓住她的奶子,哇!好软! 她看看我,开始色色的坏笑,我想:『你这个骚货,老子今天第一枪就要干 死你!』她开始轻吻我的耳朵,妈的!第一次被人这麽亲,好爽! 我於是开始脱她的上衣,摸她的屁股,小瑶开始「啊……啊……啊……」地 浪叫,还轻轻的贴紧我的耳朵说:「涛涛,你得鸡巴好大哦!我怕怕呀!」 我想:『你这骚货,想被干了吧?』於是开始脱裤子,她急不及待地一把抓 上来,妈的!差点射了。我已经感到鸡巴涨得不行了,马上把她推到床上,开始 解自己的皮带,怎知一?头,这骚货已经把自己外衣外裤都脱了,一看到这女人 的身体,我的鸡巴马上翘了起来,把内裤都要顶开了。 小瑶突然站起来抱着我,给了我一个香吻,说:「涛,别急嘛!我们一起去 洗洗。」我二话没说就抱起她走向浴室,她突然像一只温顺的小兔子般在我双臂 间轻柔地抚摸着我健壮的双臂,说:「好老公,你可要对人家温柔点哦!你的肌 肉好发达啊!人家怕怕嘛!」 我笑笑说:「姐姐,今晚就靠你了。」於是把她抱进浴室开始放水,我们也 在浴盆前的镜子前开始拥抱亲吻。 我从她的脖子吻到耳朵,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开始浪叫,我更冲动了,於是 一嘴咬住她的嘴开始乱啃,以前没有亲过嘛,哈哈!我顺手把手放到她的背後开 始解她的胸罩,妈的!第一次不知道怎麽解,解了半天。 她看我这麽紧张,只是微微一笑,於是自己把手转到後面一解就开了!我迫 不及待地一把揪掉她的胸罩,开始亲吻她的奶子,妈的!原来现在大多数女人的 胸都他妈是假的呀!她的奶子又小又瘪,我想她肯定是几年没有被性爱滋润过了 才会这样。可是乳头却特别长,大概有一个指节这麽长! 我好奇地用指头捏住了乳头问她,她说是生孩子喂奶时弄的,原来如此!我 说:「姐姐,我要吃你的奶奶了。」她娇柔地说:「来吧!」并把我的手扶到了 她的双峰上用力地挤压。 说实话,那奶子捏起来真是不知道该怎麽形容,特别软,好像是没了水的皮 球,一点弹性也没有,虽然如此,我还是勉为其难地捏着。捏着捏着便把嘴逗了 上去,开始舔起她的奶子,妈的!没有味道嘛,我还以为是甜的呢! 这时水热了,我不好意思地开始脱衣服,她却比我还要性急,迅速替我脱得 只剩内裤,妈的!这个骚货。 我望向她下体,看见她的阴毛比较稀疏,皮肤有点黄,但屁股还是不错的, 虽然有点赘肉,老子想:『妈的!不管了,干!』 她色色的看着我,靠过来轻轻对我说:「还不脱内裤?是不是也要我帮你脱 呀?」我这才反应过来,於是匆匆把内裤脱了,小弟弟其实早就渴望弹出来透气 了,全身脱精光後,一下子便挺了起来! 她看着我硬梆梆的鸡巴,一副惊奇的样子,还小声的说:「这麽大!」我暗 喜。於是我们双双走进浴盆,我开始藉帮她涂浴液为藉口抚摸她的全身,她也不 反对,只是闭着眼睛慢慢地享受,於是我在她的双峰上一直摸呀摸。 我先为她的阴毛涂上了浴液,尔後又把手指轻轻地伸向那个我从未触摸过的 禁区,哇!比我想像中的舒服,两片淫肉间就是小穴了呀,小瑶的骚穴,五年没 有开封过的小骚穴呀! 我用手指轻轻拨开淫肉,伸了一个指头进去,她一把抓住我的手,娇媚地对 我笑着说:「坏小子,你在摸什麽呢?」我跪下来亲了她的小肚子一口说:「姐 姐,让小弟弟跟大姐姐的小妹妹问候一下嘛!人家的小弟弟实在忍不住了。」 她娇媚地说:「等一下,等一下。」於是开始用手套弄我的鸡巴,妈的,比 打飞机爽多了!她熟练的动作让我忍不住快要射了,我说:「姐姐,我好涨,要 射了……」她忙停下了手,说:「不行不行,不能射呀!我要留着它们来喂我的 小妹妹。」 我听了更激动了,於是马上抱起她,蹒跚的走到床边,把她放倒在了床上。 她很自然地躺倒,双腿分开,说:「来吧!让你看看我的穴穴。」我高兴得不得 了,以前只在A片上见过女人的阴部,这次却是清清楚楚、纤毫毕现地展露在我 眼前。 我迫不及待地跳上床,用手开始轻抚她的阴唇,然後我用鼻子凑近穴穴闻了 一下,妈的!有点骚味,不过管不了这麽多了,我摒住呼吸吻了上去,用舌头开 始舔她的大阴唇。 她肉紧地用双腿夹住我的头,腰开始扭动,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嘴里微微的 叫着:「啊……好弟弟,就是这样……用牙咬我的穴穴……前面一点……喔…… 对了……」我轻轻咬住她的阴蒂,含在嘴里用舌头去顶,她的浪叫更快更大了: 「啊……啊……对,就是这样……啊……」我隐约感到骚穴里面开始流出咸腥的 淫液了,妈的!这婊子。 她用双手抓住我的头发,说:「好哥哥,人家穴穴湿了……来,你睡倒,到 姐姐帮你服务了。」我马上仰躺在床上,她开始亲吻我的嘴、脸、耳朵、脖子, 「啊……」我大叫一声,原来她重重地在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我说:「你是狗呀?怎麽咬人呢!」她淫笑着,边吻边对我说:「我要你记 住我,记住我……」接着开始亲吻我的乳头。她的舌头好像是湿湿的软糖,烫烫 的在我的乳头上打着转,真他妈爽! 我更冲动了,小弟弟也在她的胸部开始摩擦起来,她感觉到了,於是配合地 扭动着,用一对乳房左右揩擦着我的阴茎。 突然,她把嘴移到了我的鸡巴面前,一手抓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并轻轻用 舌尖在龟头上面摩擦、旋转,我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身体难捺地扭动着:「哎 唷……瑶姐,轻点……我……我……受不了了……」 她不但不减轻力度,反而套弄得更快了,并把我整个龟头含进嘴里吸吮。我 的呼吸越来越急速、鸡巴勃起得越来越膨胀,筋脉都凸起来了,她乾脆一口把我 的鸡巴整根吸进嘴里开始做活塞运动,『哇!原来口交这麽爽,怪不得老外特喜 欢,妈的!』我心里想。 她的嘴巴里面好温暖,又湿又烫,裹得我的鸡巴很舒服。她快速地吞吐着, 我觉得鸡巴越来越硬、龟头越来越涨……不行,快要射了!我尽量忍着,可是怎 麽样都忍不住。 我很怕,急急地说:「瑶姐,慢点……太爽了,我要射了……」她没理我, 反而套弄得更快了。「啊……」我轻呼一声,大脑突然变得一片空白,一种莫名 的兴奋冲了上来,伴随着她快速的撸动与吸吮,我射了! 大概射了三、四秒钟,突然她吐出我的鸡巴,?起头开始咳嗽,「咳!咳! 咳咳……」我连忙起身拍着她的背。她咳嗽了一下,望着我说:「死人,射这麽 多,想呛死老娘呀?」我不好意思地说:「好姐姐,人家是第一次嘛!你功夫这 麽好,我哪里受得了?」 她笑了笑,马上睡倒在床上,张开大腿说:「来吧!这次该让姐姐舒服一下 了。刚才让你这麽爽,我都喝了你的精液了,味道好浓呀!看你怎麽回报我。」 我的鸡巴虽然射完精,仍然是那麽硬涨,望着眼前张得开开的阴户,我也不 想这麽多了,一下就扑了上去,用手握住鸡巴开始准备进攻。可是往哪里插呀? A片倒是看了很多,但是当实际操作时却不知道该怎麽搞,於是我犯难了。 她也许看出了我的困扰,狐媚一笑,用手拨开了自己的阴唇,露出一个淫水 洋溢的洞口,说道:「来吧!傻小子,往这里插。」我这才发现她两腿间总共看 得到有两个洞,一个是肛门,另一个湿湿的自然就是阴道口了,哈哈! 我把龟头轻轻放进了她的淫穴里,妈的,真舒服!龟头在阴道口那里徐徐进 入时,发现里面好湿、好滑、好烫,我想:『这骚货,想操想得淫穴都淫水直流 了!』再探深一点,里面更烫了,而且又紧又滑,还有一些肉瓣般的嫩皮从四周 缠绕着我整根鸡巴,彷佛还在轻轻的蠕动呢!原来做爱这麽爽呀,比打飞机可舒 服多了! 我腰一挺,便把鸡巴一下子全部顶了进去,她「啊」的大叫一声抱住了我, 然後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傻小子,拚命啊?轻点……」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於是轻轻的开始抽动。 渐渐地,她也开始进入状态,下身像蛇一样扭动,双手用力地抓住我的臂, 口中开始「啊……啊……」地浪叫起来:「对,对,就是这样,大力点……对, 再深点……对……」小穴里也配合着我的节奏一缩一放地夹挤着我的鸡巴。 我按照她的指示,开始用「九浅一深」的方式慢慢地抽送,并在心里默默数 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然後猛地用力深深一插! 她浑身猛地一颤,开始有规律地叫起来:「啊……啊……对,啊……用力! 啊……好棒!干我!用力!对……」阴户也一下下地往上挺着,与我的鸡巴作出 互动性的撞击。 我更加激动了,於是将抽插速度加快起来,以至两人的阴部因不断碰撞而发 出「啪啪」的清脆响声。她的小穴突然好像出现了魔力,阴道壁上的肉瓣包裹着 我的鸡巴在规律地前後蠕动,最末端也有个圆圆的、软软的东西在摩擦着我的龟 头,并有股吸力牵引着鸡巴更往里面去。 我舒服得灵魂都飞出了窍,忘情地用力做着活塞运动,在小瑶的阴道中疯狂 抽插。由於刚刚才射了一次精,加上我年轻力壮,这次越操越勇,不单没有要射 的感觉,鸡巴反而膨胀得更粗更大,坚硬得像支钢条一样。 突然,她用双腿钩住了我的腰,双手也搂住我的脖子,嘴狂吻着我的胸膛, 淫荡地叫着:「啊……啊……干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啊……干……干…… 干我呀!插快一点……操到最深……对,对……喔……爽死我了……」我感觉她 屄里面的淫肉也夹着我的鸡巴在抽搐着。 我更兴奋了,於是再加快速度,她马上便到了高潮,眯着眼、咬着嘴在我胯 下不断地颤抖,顿时感到阴道深处忽然冲出一股热流,全喷洒在我的鸡巴上,浇 淋得龟头酥酥麻麻的舒服极了。 过了好一会她才清醒过来,叫我停住,说:「好弟弟,来,我们换个姿势, 姐姐这次让你上天堂。」於是我迅速抽出还冒着热气的鸡巴,上面沾满了她白花 花的淫液。 小瑶像小狗一样迅速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翘起来说:「来,好弟弟,把你 的鸡巴插进来,使劲操啊!」我扶着她的屁股,二话不说一把将鸡巴送了进去, 开始顶啊、插啊、戳啊……喔!这个姿势更爽,刚才那个还要借用臂力和腿力, 好累。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干出了一身汗,这骚货也开始淌汗了,妈的!一股子腥臭 味。我想:『你这个狐狸精,老子今天干死你,要你下不了床!』於是双手扶住 她的小蛮腰开始出入推送,她浪叫得更大声了:「啊……啊……啊……你插死我 吧!对了,就是这样……顶……用力顶啊……」撞得床板都发出「嘎吱、嘎吱」 的声音。 大约抽插了一百多下之後,我感觉龟头又开始发烫了,酥麻的感觉也愈加强 烈。她也感觉到了,把身子转过来,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我刚躺好,她已一个 翻身骑了上来,马上把我的鸡巴套进她的浪穴里,然後把我的双手牵到双峰上, 说:「用力捏姐姐的奶子!」於是我就听她说的开始搓揉她的小奶子,妈的!才 有我手掌心大。 她开始骑在我身上套弄,屁股在扭动、腰在摆动,同时小穴也在上下套弄着 我的鸡巴,并不时整根吞进去做出绕圆圈的旋转动作,用阴道底部那软软的肉团 磨压着我的龟头,「啊……啊……」这时连我自己都忍不住开始叫喊出声了。 她一边操我,一边叫得更开心、更大声了:「啊……啊……啊……我又要泄 了……」她叫着,套动得更快了。我终於忍不住了,精液又一次涌了上来,在我 们俩的扭动中,我跟她同时到了高潮,精液一股股地射入她淫穴中,她的阴精也 一股股地喷在我的龟头上。 双双泄身後,她虚脱地摊倒在我怀里,我们相拥着休息了片刻後,她笑着对 我说:「小处男,哈哈!小老公,以後我们……」我马上很快地接过来说:「好 姐姐,以後也请你多多指教了。」 她听了,笑得更淫荡了,娇柔地说:「好嘛,你以後都要这样欺负人家呀! 人家的小妹妹需要你的小弟弟来经常探访啦!」 於是我把手指又一次抠弄到她的小穴里说:「不过……刚才好像是它在欺负 我的兄弟耶!把我的小弟弟都榨乾了,吓怕了它就不敢再跟小妹妹约会了。」她 马上急着说:「不要嘛!以後人家会只对你一个人好的。」然後我们又是一番热 吻,接着又做了三次。 现在想一想,那可是我的第一次呀!他妈的!这个婊子,就这样骗了我的处 男。不过从那一天起,我就有了一个安全的性伴侣,我们每周都要见一次面,每 个月都要在外面开两次房打炮,我每次都把储积了半个月的精液一滴不剩地上缴 给她。 她也会来学校看我、给我买东西,我对同学说她是我姐姐。当然,我也会去 酒店看她,她对同事说我是她弟弟,事实呢,呵呵!真希望这样的日子一直一直 过下去,她的骚穴只让我一个人操,让我操死这个荡妇吧!哈哈…… 未来的日子很长,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但是谁在乎这麽多呢?鸡巴硬 了就要找穴操,能操一天得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