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三月,正是万物复苏之时,一群孩童在玩耍,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被压在下面当马骑,可当该交换时,其它孩子耍赖,一哄而散。 小孩正要流出屈辱的眼泪,突听有人喊∶「小雨,给你糖吃。」抬头一看,正是杂货铺王老板的女儿小倩。一张清丽可爱的笑脸,叫小雨的孩子只感到心中一阵暖流涌过,情不自禁的说∶「将来我一定娶你做我的媳妇。」小女孩一阵红云飘过面庞,羞涩地转身跑开了。拿着两粒糖果,小雨转身向自己的栖身之所跑去,那是一座破庙,坐在破供桌下,天色渐晚,饥肠碌碌的小雨吃了一颗糖,渐渐睡着了。 朦胧中感到到有人来了,从布幔后望去,只见一个穿黑色夜行衣的人潜入庙门,自言自语的说∶「这会你跑不了了。」纵身跳於佛像后,紧接着追入一位黑衣人,只见身材苗条,凸凹有致,分明是一个女人。 她机警地四周打量了一下,说∶「淫贼薛峰,出来,不要当缩头乌龟。」这时候小雨突然闻到一阵幽香,那位女侠亦闻到,急忙以手掩鼻,但为时已晚,只见先进来的那人跳出来,仰天大笑∶「周女侠,你号称神捕飞凤,可最终还是着了我的道,你中的是散功香,一时三刻内没解药,你的力气还不如一个小孩子。」说话间已然出手,一条软鞭如蛟龙出海。 神捕飞凤芳心大骇,心想∶「虽然早有防备,但迷药还是吸入少许。」微感乏力,当下出掌,一招「落英缤纷」幻化出无数掌影,后发先至,只听「碰!」的一声,薛峰胸前已然中掌,但薛峰并没如她所想的那样倒下,倒是软鞭已缠住自己的细腰,一阵大力将周冰莹卷起。蓦地她发现自己已经落入薛峰怀中,苗条的身子不由一阵紧张。 薛峰扯下女侠的面纱,只见柳眉星眸,瑶鼻樱口,并有一阵如兰似麝的少女体香入鼻,不由淫心大动,「你中了计,怎能打痛我呢!」说话间已然动手动脚开了,手掌抚摸神捕飞凤的下巴,感觉肤如凝脂,同时吻向红唇,只觉嘴唇触及之处温软香滑,说不出的受用,只是牙关紧闭。 周女侠伸手推拒,但只是徒劳无益,周女侠不由得心中大悲。自己十六岁出道,自负有绝世武功,无数俊雅青年追求,四年间时常梦想有情郎的样子,但今日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却要毁在一个淫贼手中。 她正在哀叹,薛峰却没闲着,左手已隔衣抚上双峰,由於练武的缘故,神捕飞凤的双峰是格外的挺拔,触手之处弹性十足,薛峰急急解开神捕飞凤的胸前绳结,只见淡蓝色肚兜下双峰微颤,等不及的左手已由肚兜下探入,握住神捕飞凤的右乳,掌中有如棉团,又如一只成熟的水蜜桃。 薛峰只觉下体热气下窜,那话儿已然直立,恨不得一插为快。但他明白,必须挑起神捕飞凤的性欲才有趣。用嘴轻轻将肚兜扯下,傲人的双峰顿挺立在空气中,雪白的趐胸美丽而骄傲,乳峰顶一颗红樱桃诱人之极。薛峰舌尖轻舔,神捕飞凤只觉一阵电流从乳尖窜向下体又窜向四肢,屈辱的眼泪悄悄流出那美的令人心颤的双眸。 自己苦守了二十年的贞洁就这样失去了吗?可随着薛峰双手不停的爱抚,还有那灵活的舌尖的攻击,一丝快感由心底涌出,乳尖渐渐发硬,由此带来的是更加敏感。二十岁是一个女人成熟的年龄,青春活力在体内已经蓄积了太久,只要一个开关打开,就会尽情奔涌,自己一定要控制住,不要让淫贼得手。 可是,薛峰向下滑动的手正在逐渐攻破自己苦心经营的防线,雪白的小腹有如冲浪板般光滑,薛峰的手抚摸过平原,正在解自己的腰带。哇!终於解开了,薛峰手向下探索,触手之处是一片细草地,尽管裤子还没脱下,但薛峰的手还是义无反顾的向下摸去。 薛峰摸到一条细细的裂缝,有些潮湿,手指再向下,触到两片柔软的贝肉。 薛峰再也忍不住了,粗暴地将神捕飞凤的丝绸长裤扯下,一条薄绫的淡粉色短裤展现在眼前,上面绣了一只娇小的凤凰。 哇!薛峰的口水快流下来了,又粗暴的将短裤脱下,神捕飞凤成熟、健美、贞洁雪白的肉体完全裸露出来,神捕飞凤羞怯得闭上双眸,羞耻让她感到浑身颤栗。 薛峰以为神捕飞凤的性欲来了,加紧攻击,只见神捕飞凤性感的躯体充满活力,充满质感,真正的羞花闭月,维那斯女神来了恐怕也会动心。周冰莹愈是抵抗,薛峰愈觉快乐,用他灵活老练的舌头梳遍神捕飞凤的雪白的肉体。 周冰莹突然感到浑身一阵燥热,下体一阵热流涌出。薛峰也感觉到了神捕飞凤身体的变化,俯身观看,只见芳草地涌现出一串晶莹的露珠,分开饱满的大阴唇,两片赤贝肉紧夹着一个让人疯狂的小仙女,轻轻一触,就会引起神捕飞凤的颤栗,两片小阴唇紧守着少女最后一道防线。 薛峰掏出自己的玉杵,近一尺长,粗如儿臂,让周女侠芳心怕怕。真的要失去了吗?悲伤的眼泪又一次涌出。紫红色的大龟头微微散发着热气,迫近神捕飞凤的樱唇,神捕飞凤羞得无地自容,自己长这么大,从未见过男人的阳具,但它却要进入自己的身体。 正在想着,肉棒已然突破双唇,抵在自己的贝齿上,她只有拼命抵抗,不让它进入自己口中。薛峰早有准备,双手猛捏丰满的双峰,突然受到攻击,神捕飞凤不由得「啊」的一声,肉棒乘机冲关而入。薛峰警告说,如果她敢咬的话,会把她裸体绑在庙门让众人看,使神捕飞凤真正感到绝望,只好忍辱接受。 粗大的肉棒在口中抽插着,使神捕飞凤的丁香小舌无处可逃,薛峰只觉柔软的包围使自己的肉棒十分受用,不由想达真个销魂。将玉杵从神捕飞凤樱口中抽出,转而攻向桃源圣地,用玉杵拨开大小阴唇,抵在小仙女上,用小仙女的爱液不断润滑,使玉杵摩擦阴蒂。 神捕飞凤只觉一阵阵冲动由小仙女传遍全身,有如潮水,一浪又一浪,全身有如被电击似的,禁不住想从喉咙中发出呻吟,只好用力咬紧双唇,不能让淫贼得意。 薛峰的肉棒慢慢的挺进,已冲开小阴唇的防守,进入了神捕飞凤的蜜洞,可是有一层薄膜顽强的在做最后的抵抗,薛峰明白那是处女的特徵,这一层防线是那么脆弱,但多少英雄豪杰为了它头破血流。 肉棒已经涨到最大限度,抬起屁股猛地向前一冲,按经验来说,接下来肯定是周女侠的哀叫和自己快乐的发泄。但就在这关键时刻,自己背心一凉,雪亮的刀尖从胸前透出,他不可思议的回头看,正是小雨那灿烂的笑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此倒地而死。 神捕飞凤正在等待最后一刻的降临,突然身上一轻,星眸睁开一看,一个十四、五岁的乞丐打扮的少年睁大双眼看着自己,不由得羞涩的红了脸颊。 小雨关切的问∶「姐姐,你没事吧?」周冰莹看着面前的少年,剑眉郎目、鼻直口方,虽稍有稚气,但破衣服仍掩盖不住一股英气,周女侠芳心怦然跳动,羞得抬不起头来。 周冰莹吐气如兰,娇媚不可方物,低声请求∶「少侠,能否帮我穿上衣服,我中了淫贼的迷药浑身无力。」小雨忙收回注视雪白乳峰的双眼。 其实他十五岁的心中已经对男女之事有了憧憬,平时小伙伴玩娶新娘游戏,单只搂搂抱抱有时就让自己激动万分,更不要说今天的真动作了。拿肚兜的手有意无意间蹭到周女侠高耸雪白的双峰,那弹性和滑腻如趐的感觉让自己不由得冲动起来,胯间支起了帐篷,当双手扶上女侠光滑的趐背时,再也忍不住轻轻抚摸起来。 周冰莹原已经被挑动情欲,此时更加不能自己,娇慵无力的藕臂圈住小雨的脖颈,小雨只觉两团绵软的东西顶在自己胸前,不由得吻上周冰莹的双唇。 刹那间温暖如春的感觉涌上两人的心头,小雨吸吮着神捕飞凤的娇羞的香舌,觉得周冰莹的舌尖分泌出阵阵津液,电流由两人的双唇射向全身,神捕飞凤这时已完全放弃抵抗,任由小雨胡闹。 小雨有力的双手用力搓揉着周冰莹的圣洁的处女双峰,神捕飞凤只觉双峰膨胀,尤其是乳尖,雪白的乳房首次经历爱的洗礼,充满了快乐,不停的弹跳,梨形的乳房顶部是鄢红的乳晕,鲜红的乳头挺立着。小雨吸吮着这人间极品,心中快乐无法形容,周冰莹那成熟的身体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让初尝禁果的大男孩喜不自禁。 周冰莹喃喃的说∶「你叫什么名字?」小雨说∶「萧雨,人家都叫我小雨,你呢?」神捕飞凤说∶「周冰莹,人家还叫我神捕飞凤,因为我常为武林铲除一些败类,所以……可是今天要不是你,我就要失去宝贵的贞洁了。」说完,不禁满脸飞红。 小雨说∶「我没学过武功,就是打架时手快。我好喜欢你,我叫你做莹姐好吗?」神捕飞凤红着脸点点头。 两人都是人生的第一次,周冰莹说∶「姐姐是被你看了全身,幸存没被淫贼夺去贞操,姐姐的最最宝贵的东西给你好吗?」小雨其实对男女之事似懂非懂,亲吻和爱抚都是出於本能,所以并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周冰莹慢慢地将小雨的衣服脱掉,当小雨的玉杵露出来时,周冰莹的玉手扶住它,它一点点地胀大,虽然小雨的阴毛并不多,但肉棒已经显示出异於常人的粗大,周冰莹引导着玉杵入巷,自豪的肉棒摩擦着小仙女。 周冰莹心中也是有些害怕,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啊,小雨的本钱这么雄厚,也不知道自己的迷人洞能否容下。小仙女激动得一次次的颤抖,雪白的小腹下端是细细的芳草地,再向下是窄窄的浅沟,玉杵就在浅沟上来回摩擦,有时龟头的大沟刮到小仙女,引得一股股淫水流出来,顺着光滑的大腿流到迷人的雪白的臀部。 小雨说∶「莹姐,我的肉棒涨得难受,好想进到里面去。」周冰莹心想∶「该来的终於来了。」说∶「你要珍惜姐姐啊!」周冰莹用手分开两片湿濡濡的小阴唇,让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对准密洞,小雨缓缓地推进,终於挤进了周冰莹的密洞。 「啊……啊……啊……」周冰莹的快意的呻唤∶「雨弟,进来吧,进来吧,姐姐要你,啊……」小雨觉得玉杵好像碰到一层薄膜,心想∶「这就是莹姐最宝贵的东西吧?」说道∶「莹姐,我要进去了。」周冰莹觉得雨弟的肉棒压迫着自己的处女膜,一阵痛楚袭来,撕裂样的疼痛由下体传遍全身,不由得夹紧双腿∶「痛,痛……雨弟……」疼痛使得周冰莹抽泣样的吸气。 小雨感到肉棒渐渐突破莹姐宝贵的防线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拦着,就是这一道防线顶住了薛峰的进攻,但它再也顶不住自己的肉棒了,一种占有的胜利感涌上心头∶我有自己的女人了! 好像捅破窗户纸一样,肉棒渐渐没入莹姐的阴道,但莹姐的呼痛阻止了一插为快的想法,小雨爱抚着莹姐高耸的双峰,亲吻着鲜红的双唇,心中的快乐无法言表∶「是我把莹姐变成女人的,莹姐属於我,我会好好爱你的。」慢慢地,周冰莹痛处渐渐减轻,代之而来的是酸麻、趐痒,神捕飞凤娇喘细细的附在小雨的耳边说∶「雨弟,你可以动了。」小雨明白了,猛地将玉杵尽根没入,这一下又满、又狠,周冰莹虽有思想准备,还是被插得大叫,由於直捣花心,神捕飞凤只觉电流直入脑海,刹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时间彷佛静止了。良久,才长出一口气∶「你插死姐姐了……」萧雨受到鼓舞,一阵猛烈的抽插。 「啊……啊……被你干死了,啊……姐姐喜欢,啊……不要停……干我的小穴吧……」彷佛置身於暖洋洋的山谷看红日升起,又像被涨潮的海水推着,一波又一波的随波逐流,不管飘向何方。这就是做女人的快乐,做女人真好。周冰莹快活得无法形容,只好用不连贯的词语表达∶「真好……来吧……雨弟,使劲插我……喔喔……受不了,不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亲亲老公……插死我吧……」这时候的周冰莹全是淫声浪语,哪有什么侠女风度,原来的文静、异重、贞洁、高雅的周女侠完全不见了,只见乳波臀浪,淫语连连。 萧雨也快乐的不得了,第一次拥有女人就碰上了这么美丽、贞洁而狂放的女侠,真是福气。肉棒不停的做活塞运动,龟头刮着小穴的嫩肉,甜美酣畅的感觉充满着整个肉棒,继而传遍全身。 在超大号肉棒的抽插下,神捕飞凤周冰莹女侠渐渐达到高潮,肉棒在花心的摩擦使她花蕊不停收缩,一股股阴精奔涌而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神捕飞凤周冰莹进入最快乐的小死状态,全身绷直,继而瘫软如泥。 在周冰莹的大叫声中,萧雨感到周冰莹的小穴肉壁不停的收紧,夹得玉杵舒适极了,一波一波的快感进入脑海。最后猛烈而快速的又抽插了十馀下,腰脊一麻,童男的初精猛烈地射入神捕飞凤周冰莹娇小的秘穴里。大量的精液射入使花蕊受到更强烈得法刺激,二人同时达到人生的顶峰。 欢乐的二人享用了一次人生极乐,散功香的药力已解,神捕飞凤起身穿好衣服,转身对萧雨说∶「雨弟,我已是你的人了,你本钱雄厚,将来不要忘了我。 我先要去洛阳处理一件事,你不会武功,行走江湖是要吃亏的,这本烈火神功是我家传的内功心法,我是女人,不能修炼,望你好好练功,一年后到青城山来找我。「说罢飞身而去。 望着神捕飞凤离去的背影,萧雨羡慕的想∶「什么时候我也能练成那样的武功啊?」小雨与神捕飞凤一别之后,两月之内混迹於市井之间,每每於夜间回忆起与神捕飞凤度过的那一晚销魂时光,下身一阵热血冲动,不由得双手握住肉棒上下套动,脑海中回想起的是神捕飞凤那成熟的身体,尤其是那高耸的趐胸,和上面的两点嫣红,以及芳草隐隐的桃花源地。每次手淫,小雨都以自己年轻的精液飞涌而出结束,伴随而来的是布满全身的癫狂的快感。 期间他也偶尔拿出那本烈火神功演练一番,因为毫无根基,所以进展颇慢,但随时日的推进,已有小成,行功时只觉有一团小火球在身上滚动,所过之处均微微发热,最后归於丹田。每日练功完后,都不由浮现出神捕飞凤的雪白趐胸,对男女之事非常渴望。 这一日,小雨在集市上碰到了小倩,就是上次给他糖的女孩,女孩已到二八年华,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小雨以前因为自己地位卑微,从未敢正视她,但自从与神捕飞凤有了一晚之后,小雨但女人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看脸、腰身、步态,但更多的是集中在胸部,常在心中给女人打分,好像女人的趐胸特别能引起他的遐想,每当看到漂亮一点的女人微颤的胸部,他的心好像也在跟着颤抖。 小雨混迹於流浪儿中,早已经将心底善良的小倩视为自己的亲人了,但今天看小倩的感觉与往日不同,今天小倩穿了一身鹅黄色的衫子,配上葱绿长裤,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像一道门帘,遮住了少女的心事。 小雨仔细观察,胸前也已经茁壮出了两个小蘑菇,腰身扭动之间,已透出一股女人的婀娜多姿来了;小屁股也较以前丰满了许多,走路时自然的左右摆动,引得小雨一阵心颤,猛然间肉棒粗大起来,几乎要顶破裤子了。他趁陪小倩出来的丫鬟翠香不留神,已把拽住了小倩柔若无骨的纤手,左拐右拐不见了踪影。 两人跑得气喘吁吁,回到小雨的栖身之所,在佛像背后小雨铺了一些稻草,那也就是他的狗窝了。小倩头一次来,只觉得紧张刺激,跑得气喘,胸部不停起伏,脸上漾出自然健康的红晕。 正在四处打量时,突然觉得小雨的眼睛总是盯着自己的胸部,低头一瞧,才发现刚才跑得急,胸前的一个纽结不知不觉中松开了,露出了一段雪白的颈项,嗔怪的瞪了一眼小雨,伸手要扣上。 可是小雨哪容手边的鸭子飞掉,手臂已经将她搂在胸前,猛然间进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小倩嗅着小雨的男人汗味,头脑一阵眩晕,既幸福又紧张,睁开那如两潭秋水般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年轻面庞,一阵娇羞无限。 小雨不禁有些呆了,只觉胸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两个小馒头顶在胸前,是那么有弹性。同时小倩也觉得自己的淑乳正在和陌生的胸膛亲近,涨涨的、麻麻的,一阵阵电流从乳尖扩散开来,不由得使自己的两个小樱桃骄傲的挺立起来,这样一来,就更加敏感了,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正在一点点地消失。 小雨也感觉到了两个小樱桃的变化,仔细看臂弯中的少女,比起神捕飞凤周冰莹来,小倩就像一朵含着露水的花苞,就等着阳光下的绽放了,而周冰莹更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艳气迫人。 看着小倩的柳叶娥眉和那长长的睫毛,以及瑶鼻樱口,吐气如兰,姣慵无力的样子,小雨的心里猛然烧起了一阵青春的火焰,把自己脸庞烧得火热,同样火热的是那膨胀的肉棒。 小倩感受到的是耳边的火热气息,全身一阵紧缩,又一阵放松,心头像有毛毛虫在爬一样,感觉私处渐渐有潺潺流水,心中大羞。 小雨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少女湿润、柔软的双唇,吸吮间一股津液由小倩舌下涌出,两人都有触电的感觉,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小倩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一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