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晚上宿舍停电,才晚上10点半,睡觉又太早,便带上手提电脑到一家 咖啡屋去上网。这家咖啡厅环境不错,最近有空偶尔会去享受一下那儿的咖啡。 为图安静我坐在一间带门的卡座?,刚坐下才十分钟左右,听见隔壁卡座有 人进来,听说话声是一男一女,女人的说话声听起来有点耳熟,我也没太注意, 继续在网上享受冲浪的乐趣。 隔壁不时传来二人调笑的声音,似乎在打情骂俏,後来二人沈默了一阵,接 着听见妇人说道:「知道我为什麽经常约你出来吗?」 男子声音道:「因为我勤快,经常去你办公室帮你打扫卫生和搬东西嘛。」 妇人笑道:「帮我搬东西的男子又不止你一个,我干嘛没约他们,单单就你 一个?再猜!」 男子又说了好几个理由,但都被女人否定了。男子好一阵没说话,似乎想了 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说道:「我实在猜不出来了,到底什麽原因嘛?」 妇人:「因为你还那麽年轻,但不仅又乖又勤快,长得也很漂亮,比现在这 些年轻人懂事多了。不知为啥,我特别喜欢跟你在一起,你要是我的亲弟弟就好 了。」 男子:「哦!原来你是把我当弟弟看待了,难怪一直对我那麽好,还让我认 你作了干姐姐。」 妇人:「如果仅仅是这样,刚才大家在一起玩得那麽高兴,我也不会单独约 你到这儿来了。」 男子:「对了,有几个同事时常议论你……」 妇人:「说我什麽?」 男子:「他们说……你曾经说过,你最喜欢帅哥,还说我们学校帅哥太少, 很少你看得上眼的……他们还说……每次晚会上别的男老师请你跳舞你都不跳, 偏偏经常主动邀我跳舞,还常常约我出来,他们说……说我很可能是你唯一看上 的男人了。」 妇人昵声道:「你还说!跳舞的时候你老是偷偷摸干姐的屁股和胸脯,以为 我不知道呀?」 男子:「那是因为每次跳舞,趁灯光暗的时候你都要亲我的脸,我才那样的 嘛,而且我并没有伸进去摸。」 妇人媚笑道:「那是说你很想伸进去摸喽?今晚我约你到这儿来就是为了方 便你伸进去摸,先把蜡烛吹熄,我告诉你到底是啥子原因。他们没说错,我就是 喜欢上了你这个大帅哥。不过干姐年纪比你大,不知道你对干姐有没有兴趣?跟我在一起翘不翘得起来?」 男子:「当然有兴趣,翘不翘得起来你摸一下就知道了。」 一阵衣物「悉悉嗦嗦」的声音传来,看来女人正在摸男子的某个部位…… 妇人颇为兴奋地媚声道:「好硬!翘得好凶哦!人家要你肏我……」 隔壁卡座一下暗了下来。 紧接着又响起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以及一阵「吱吱」之声,虽然没人 说话,但此时无声胜有声,似乎男子将手伸进妇人内衣?正在摸女人的酥胸,然 後含住了妇人的乳头正在吮吸。 半晌之後,只听妇人昵喃道:「哦,好弟弟,干姐的奶奶大不大?」 男子含糊地道:「好大好软哦!」估计嘴巴不空。 妇人突然啐道:「下面脏,不要摸。」 男子:「是不是屄痒,流水了?」 妇人腻声道:「每次看到你下面鼓起来,我就……」 男子:「不光是鼓起,而是硬起来了。」 妇人:「真的呀?扯出来我摸一下。」 妇人突然一声惊呼:「真是个大色狼,没救啦!」 男子:「是不是很硬?」 妇人:「硬是硬,可不要一进来就软了,呵呵!」 男子:「我好想肏屄。」 妇人昵声道:「你那麽年轻,根本还是个处男,会不会啊?不过我最喜欢帅 哥,这段时间特别想你,晚上做梦都是你,昨晚还梦见跟你……」 男子:「跟我怎麽啦?」 妇人:「跟你睡觉,醒来的时候,我下面还在一耸一耸的,还象有根鸡巴在 肏我,迷迷糊糊中我还在摸下面,下面挺舒服的,流了好多水。」 我很吃惊,这妇人怎麽说话这麽骚,也太离谱了吧?於是我站在坐垫上,通 过卡座上面的缝隙偷看隔壁的情况。发现那男的是个二十多岁、下身赤裸的小夥 子,女的则是一个体态丰腴、坦胸露乳的美妇。小夥子生得眉清目秀,下面一根 长鞭耸天怒挺,不算很粗但看起来非常坚硬,而且还很长,目视大约有十六七厘 米长,看起来实在突兀。 更令我吃惊的是,这个男的竟然是我们学院留校任教的张老师,去年刚从本 校硕士毕业,目前担任我们班的辅导员,平时我们都叫他张导。而那个女的赫然 竟是我们的英语老师李玉贞,三十多岁,身材颇为丰满,平时在学校看起来挺端 庄大方的,颇有为人师表的仪态,没想到此刻却表现得如此不堪。 此刻李老师正爱不释手地把玩着这根罕见的宝贝,张导的身子则斜卧在她的 双腿之上。李老师本也貌美如花,虽已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衣襟敞开,乳罩 已脱落,露出一片白馥馥的酥胸,一对白腻腻的大奶上点缀着两团深色的乳晕和 大乳头,在张导脸上不停地晃荡着,只看得他馋涎欲滴。 只见李老师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张导,深情无限地道:「如果真的象他们说的 那样,若我爱上了你,向你求爱,你会怎麽办?会不会嫌我年纪比你大十岁?」 张导怔了一下:「我想,我会愿意的,不会嫌你比我大。」 李老师娇靥如花、一付动情的模样,凝视着张导深情无限地道:「我爱你! 这间咖啡屋专供情人幽会,所以我约你来这儿,噢!你的棒子好长好翘好硬喔, 我喜欢!」 李老师低头渐渐靠近张导的脸,亲吻着他白皙的脸庞,然後紧紧地吸住了他 的唇,热吻起来。 舌吻到快透不过气来二人才分开,李老师居高临下,把她那对雪白丰满的奶 子放到张导的脸上,手握右乳,以挤奶的动作将已胀成深紫色的大乳头在他的嘴 唇上来回磨蹭:「好弟弟,来吃干姐的奶……奶奶好涨……」 张导猴急地张嘴想含住乳头,李老师却促狭地握住大奶奶将乳头躲开了他的 馋嘴,张导张开嘴巴追逐乳头,又被她躲开。如此反复多次之後,李老师低头凝 视着怀中猴急的男子,满是淫欲的眼神中蕴含着无限的深情,没有再躲闪,而是 主动将大乳头塞进他的嘴?。 张导轮流吸吮那两颗紫红色的大乳头,李老师的乳头胀得越来越大,她紧紧 的抱着他的头,就像怕他会离开一样…… 半晌之後李老师松开张导的头说道:「好弟弟起来一下,我上趟卫生间。」 说着从坤包?拿出一团软软的东西。 张导奇道:「上卫生间拿裤衩干嘛?」 李老师脸上一红:「今天白带多,内裤都湿了,下面黏糊糊地很不舒服,我 去卫生间换一条乾净内裤。」 张导:「就在这?换嘛,没人看得到。」 李老师媚笑道:「你不是人啊?不过你现在算不上是个真正的男人,呵呵! 你把脸转过去,不准偷看!」 张导依言转过头去,李老师也许从未在除丈夫外的其他男子面前裸露过,看 起来有些窘迫,但还是脱光了外裤和裤衩。 她斜卧在沙发靠背上分开双腿,打算用裤衩擦拭水淋淋的阴户。虽然很暗, 但我还是能看出她下面糊满了白浆,一片泥泞,裤衩也湿得一塌糊涂,加上又是 一条又薄又窄的蕾丝三角裤,根本没法再拿来擦屄。 李老师只好叫张导:「给我扯几张卫生纸。」 张导扯了几张纸却并未递给我她,而是转过头来说道:「我来帮干姐擦。」 李老师惊呼一声,急切想合拢双腿,可张导身子就坐在她双腿之间,根本无 法合拢,她只好急忙用双手遮住紧要之处,急道:「不许看!快把脸转过去,看 了女人这?小心眼睛长针眼儿。」 张导不理,嬉皮笑脸地将头钻入她的胯间,试图拉开她遮住牝户的双手,央 求道:「我想看看干姐的屄是什麽样子,让我看一下嘛。」 李老师不依:「你难道没看过女人的屄麽?」 张导:「女友的看过一此,不过听人说三十多岁的女人最骚,所以我好想看 看干姐的骚屄。」 李老师显然很吃醋,伸手恶狠狠地打了一下张导的硬物,顿时春光乍泄,她 似乎也没意识到,只是板着脸气乎乎地道:「好哇!女友的屄你都看过,你肯定 跟她也搞过对不对?」 张导看得眼都直了,却依然不动声色地道:「我那个女友的屄就只能看见一 条肉缝,就像没成熟的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骚,看得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下面 都没翘起来,所以就没上她。如果干姐的屄也象那种样子,估计我对女人就没什 麽兴趣了!」 激将法果然管用,李老师似乎松了一口气,昵声道:「没想到你喜欢骚屄。 干姐的屄更丑,黑黢黢的,你肯定不会喜欢。」 话虽如此说,她把剩下那只手也移开了,分开双腿任由张导欣赏桃源风光。 张导看得直吞口水,象狗一样闻着她的屄:「干姐的屄就像熟透的水蜜桃, 肉缝是翻开的,到处都糊满了白浆浆,洞洞也张开了,还在往外面流水,干姐的 骚水水好多哦!」 李老师:「那是白带,平时白带也没这麽多,今年跟你在一起才会这样。怎 麽样?有没有兴趣?」 张导将鼻子猛地顶入洞中乱拱,使劲嗅着美妇发情时下体散发出的骚味儿。 李老师「啊啊」地叫出声来,喘息声变得急促起来。随後张导张嘴贴住阴户 往?拱,亲吻、吮吸和舔舐阴户,还将舌头伸入洞中搅动…… 李老师忍不住呻吟起来:「噢!好弟弟,姐姐?面好痒!」 张导趴到李老师身上,将脸埋入她的双峰之间含住大乳头吃奶,下面右手食 指伸进洞中搅动着,美妇肉洞宽松,水又多,?面一片湿滑,一根手指在?面游 刃有余直打滑,李老师也许一点感觉都没有,喘息着又道:「用两根手指……」 张导又加上中指,李老师双颊红云密布,双眼秋水般水汪汪的,仿佛要滴下 水一般,显得动情之极,双眼瞄向张导高高勃起的下体,忍不住将手中一直把玩 着的肉棒扯向洞口,呻吟着道:「好弟弟,我要,要你进来……帮姐姐止痒。」 张导:「你包?有没有避孕套?」 李老师:「没有……你快进来,姐姐?面好痒!」她将肉棒拉向洞边,急於 将它塞入蜜道。 张导:「不用戴套麽?难道你安了环?」 李老师:「我没安环。」 张导:「那怎麽行?若你怀孕了怎麽办?外面不远就有一家药店,我出去买 盒避孕套回来,你等我一下。」说完欲起身。 李老师抱住他不放:「我不喜欢你戴避孕套,那样不舒服,我最喜欢肉棒在 ?面一跳一跳地射精那种感觉。」 张导有些不解:「你难道不怕怀孕?」 李老师淫荡地说:「我现在只想舒服,怀起了再说。我下面好痒,要你的大 棒子进来……」 张导这次调整姿势,脸依然埋在她怀?吃奶,拱起下身跪在她胯间,挨挨凑 凑地将肉棒凑向阴户,可龟头上翘角度不对,一时进不去。 只见李老师将龟头往下一按,对正蜜道,并?起屁股迎合肉棒的入侵。张导 本能地向前一顶,肉棒顿时齐根插入湿滑火热的洞中。他立即猴急地来回抽动起 来,李老师也有节奏地?起屁股迎合着,这对男女老师竟在咖啡屋的小包间?纵 情淫媾起来…… 男女生殖器来回摩擦,不断发出「吱吱」的水声,伴随着李老师抑制不住的 呻吟声,听得我面红耳赤。 李老师看起来性经验很丰富,而且似乎善於内媚之术,夹得张导抵挡不住, 仅仅过了十几秒钟就射了。李老师一付尚未满足的模样,没有一点就此放过他的 表示。好在张导射得快硬得也快,在休息了十多分钟之後,被她拨弄几下又勃起 了,被她抱住春风二度。 这次张导坚持的时间长些,李老师的喘息渐渐急促,胸口起伏甚大,一边挺 动下身迎合男子的抽插,一边弯曲小腿让双膝?高,让趴在她怀?的男子直立上 身,跪在她胯下死死地顶住她?面不动。李老师用双手拉住张导双腿,同时?起 臀部夹住肉棒前後左右来回磨动,就像推磨一样让龟头研磨着宫颈。 这种姿势对她的刺激似乎特别的剧烈,磨了几分钟过後,只见李老师眉头紧 皱、眼神涣散,脸上现出一付似痛苦又似快乐的表情,再也压抑不住地叫起来。 张导抓住她那对不断晃荡的肥乳,对着她的屄一阵猛插,只听她「啊」的一声尖 叫,紧紧抱住张导,身体僵着,不断地颤抖着。 李老师粗重地呼吸着,微张的双唇,双目半闭,布着一阵水雾,水汪汪地, 女性诱人风韵在此刻显露无遗,显得风骚入骨、娇媚无限,格外撩人情欲。 张导似乎还没射,肉棒留在李老师体内并未拔出,也没有再动。他重新趴回 李老师怀?,啯着大乳头休息。他爱怜地梳理李老师的乱发问她:「舒服吗?」 李老师含情脉脉地看作他,深情地和他舌吻,呢喃着说:「好舒服!从没这 麽舒服过……」 也许是感到自己的体内依然充实,李老师问道:「你射了没有?」 张导:「射咯。」他应该是在撒谎。 李老师风骚无限地笑道:「射了还不扯出来?再不出来,等会儿就不让你扯 出来咯。」 张导作势欲拔出,如此轻微的肉壁磨擦也令尚处於高潮余韵之中的李老师吃 不消,她一把按住张导的屁股喘息道:「不要动!我?面还痒,你一动我又想夹 你了。」 李老师显然很享受大肉棒杵在阴内的感觉,生怕一夹就把它挤出来了,所以 口中虽如此说却没敢真夹。张导却偏偏不领情,运劲令龟头在?面动了几下。 李老师昵声道:「棒子还在动!?面好痒,我受不了,要夹你了,噢!夹大 棒棒好舒服哦,射了都还那麽硬!我的好弟弟、小公狗,姐姐夹你的狗屌舒不舒 服?」只见李老师的小腹部不断波动,显然又开始运起内媚之术夹吸肉棒了。 张导:「好舒服哦!干姐好象很喜欢狗屌?」 李老师杏眼迷离:「喜欢。」 张导说:「我家贵宾狗小欢最近好像在发情的样子,狗屌经常伸出来多长一 截,象根红辣椒,让它肏姐姐的屄要不要?」 李老师昵喃道:「我要……不过你一定要先用高锰酸钾给狗屌消毒,清洗干 净,我才让它进来……」 张导似乎被李老师夹得有些受不了,忍不住缓缓地来回动了两下。李老师感 觉到那根杵在体内的肉棒依然硬挺,情欲又有些蠢蠢欲动,风情无限地腻声道: 「你还没射?」 张导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李老师立即亢奋起来:「好弟弟,我们再来。」 屁股又扭动起来。 张导趴在她怀?,开始慢慢地抽动起来。李老师紧紧抱住他的脖子,配合地 挺动屁股迎合着,发出阵阵的呻吟,时不时地亲吻他几下。 张导越插越快,俩人的胯间发出「渍渍」的水水声。李老师的身体似乎很敏 感,不到3分钟又到了高潮。张导显然也已经忍受不了了,狠命地顶了几下,把 精液射在了她的深处,与她一起到了高潮…… 这还没完,大约休息了半个小时之後,二人再次的春风二度,李老师高潮叠 起,变得越来越骚浪,又是半个多小时後二人终於累了,这才抱在一起休息,等 待急促的喘息声逐渐平息下来。 李老师此时虽然云鬓散乱、一丝不挂,但脸上却容光焕发,比刚才更加风情 万种和妩媚,似乎也年轻了几岁。 只听李老师柔声道:「你好棒哦,弄得我好舒服!」 张导:「我也是。」 李老师:「对了,学校?有好几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追你,其中有两个还尤 其出色,听说都被你拒绝了,反倒成天跟在我屁股後面,这是什麽缘故?」 张导:「我也不知道为啥,跟她们在一起没感觉,但跟你在一起我很容易冲 动,下面经常勃起,晚上躺在床上手淫时都是在幻想正在干你。」 李老师媚声说道:「手淫对身体不好,以後你冲动的时候随时可以来找我发 泄,我想的时候也会去找你。」 张导:「以後我们还是到这儿来?」 李老师摇了摇头:「没必要跑这麽远,我们可以在我办公室?面。」 张导:「那?面只有座椅,不方便啊?」 李老师昵声道:「我可以在椅子上坐在你身上弄啊。」 随後二人这才起身打扫战场,重新穿好衣服,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之 後,才买单离开了。 今天这场好戏到此就结束了,我心?暗想:「李老师和张导以後可能还会时 常在她的办公室?面幽会,我多半还有大饱眼福的机会。刚才张导还提到了他家 那条正在发情的贵宾犬小欢,没准我还能偷看到小欢跟李老师的好戏呢!」 (二) 李玉贞,今年三十六岁,某学院女讲师。她丈夫王先生今年四十二岁,是一 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常年穿梭於各大城市之间,很少回家。尤其是几年前又在 外面包了一个很年轻漂亮的二奶,就更少回家了。她有个十二岁的儿子,寄宿在 父亲那边的一所贵族学校,也很少回家。 张导二十六岁,去年从该学院硕士毕业後留校任教,目前担任班级辅导员, 李玉贞是他大学时的英语老师。由於张导聪明勤奋,各科成绩都非常出色,加之 人又长得非常英俊,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李玉贞最得意的门生,得到过她很多的关 照。 张导家在外省一个偏远的小镇上,家?条件也不太好,为了供他上大学已经 花光了家?的积蓄。因此每逢寒暑假为了省钱他很少回家,一个人留在空旷的学 生宿舍?。放假期间学院食堂不开饭,李玉贞的丈夫和儿子都不在身边,放假期 间一个人在家也闲得无聊,便时常请他到自己家?吃饭,也好有人陪她说说话。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比其他任何人都多,过多的男女接触最容易产生一种说不 出、道不明的感情,李玉贞渐渐对这位英俊的得意门生情愫暗生,对他的事也是 越来越上心。张导上大学时家?根本负担不起高昂的学费,其中超过一半的学杂 费和生活费都是李玉贞掏的钱,他硕士毕业後,也全靠李玉贞利用各种关系到处 打点,他才能够留校任教,得以留在这座同学们梦寐以求的大城市工作。 对此张导自然心存感激,认李玉贞作了干姊姊。在丈夫有了外遇之後,李玉 贞为了孩子不愿离婚,但心情非常抑郁,张导去她家的时候便向张导倾诉心中的 苦楚,有一次说到伤心之处忍不住抱住他失声痛哭。 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二人逐渐习惯了彼此间的亲密拥抱。李玉贞起初 是伤心时才拥抱,後来渐渐动情时也要拥抱。在张导攻读硕士学位放假期间,有 一天李玉贞请他到家?吃饭,晚饭後二人靠在一起看爱情电视剧连续剧,看到动 情处李玉贞忍不住主动索吻。 李玉贞容貌端丽,身材丰满,是个丰乳肥臀的美妇,血气方刚的张导难免心 猿意马,从此二人的关系变得有些暧昧,但李玉贞心存顾忌,倒也没有突破师生 之间应有的界限。 由於张导品学皆优,追求者自然不少。李玉贞自知自己和张导并不合适,为 了不耽误他成家要小孩,也多次劝他找个女朋友,因此在硕士毕业留校後不久, 张导就有了一个还算满意的女友。 工作後张导的女友一直催他买房,可他家?亲朋好友全加在一起,能为他凑 的钱连交首付的十分之一都不够。结果又是李玉贞借钱给他去交了三成首付,让 他按揭了一套小户型预备结婚用。这套住房是李玉贞的丈夫公司开发的,李玉贞 为他争取到了最优惠的价格、最好的户型和位置,所以花的钱不算太多,而且还 是现房。 学院每天下午她的课都不多,如果不开会,她就会去张导的新房帮他收拾,跟他聊天。张导的女友对此颇有微词,但心知李玉贞对他俩帮助太多,也不好多 说什麽。 有一天李玉贞去他那儿,他正牵着他那条名叫小欢的贵宾犬在社区花园?溜 狗,正和旁边两条贵宾犬嬉戏打闹。听其主人介绍,那两条贵宾都在六岁左右, 一公一母,每年都要配种。今年又到了配种的时节,因此两家的主人便故意把牠 俩凑到一块儿。 谁知那条名叫阿花的母贵宾犬对小欢非常亲热,不时跟它贴嘴贴脸地互嗅, 伸鼻去嗅小欢的胯下,嘴?异常亲昵地发出呜呜呜的呼唤,相反对牠的配偶则是 不理不睬的,非常冷漠。小欢也对阿花表现的非常亲热。 李玉贞很奇怪:「小欢今天怎麽啦?看起来很骚的样子?」 张导笑道:「这两天小欢躁动得很,正在发情,见了母狗就这个样子。」 李玉贞见阿花和小欢那副亲热样儿,不禁笑道:「阿花今年都6岁了,对应 女人的年龄该是四十来岁,跟它差不多大的原配不理,反倒跟才两岁多的小欢调 情,难道中年母狗也是喜欢小夥子?呵呵!」 张导心?一动,低声笑道:「李姐喜不喜欢小夥子呢?」 李玉贞笑道:「我若不喜欢小夥子还一天往你这?跑?还给你弄饭洗衣服, 连内裤都帮你洗,就差没象大姐一样哄你睡觉了。当然,若不是我老公不好,我 也不会对你这样。」 张导笑道:「我就希望你象大姐一样抱着我哄我睡觉呢。」说完在李玉贞高 耸的胸脯上瞟了好几眼。 李玉贞白了他一眼,媚笑道:「你想得美!」 见小欢几次试图往阿花的背上爬,阿花也一付色急样儿,耸摇着屁股凑凑迎 迎地相就,却总是被张导强行拉开,小欢鼻子?不满地哼哼着。 李玉贞笑道:「你如果不拉它,它们老少两个会不会交配?」 张导点头说会。李玉贞扑哧一笑:「那你就把小欢放开试一下啊,不要影响 牠俩的性福生活!」 张导犹豫了半天,才很不情愿地放开了小欢,小欢立马爬到阿花背上,阿花 的屁股在小欢胯间蹭来蹭去,一付殷勤邀请的模样。 小欢胯下狗鞭已昂然直立,且向上倾斜着。旁边那条雄性贵宾也试图想往阿 花背上爬,但老鞭竖起来显得有气无力,微微向下耷拉着,浑没有小欢那种昂然 的气势。小欢狗鞭轻轻一送,已然进入阿花湿润的牝户,阿花和小欢在草地上旁 若无人地交配起来…… 李玉贞看得脸红耳热,不禁吃吃地笑道:「怪不得阿花喜欢年轻的小欢,狗鞭是比老狗鞭看起来硬得多,翘得也更厉害!估计就跟你那个东西一样!」说完 风骚无限地在小夥高高鼓起的裆下瞄了几眼。 张导低声戏谑地笑道:「那你丈夫的东西是不是跟那条老公狗一样?」 李玉贞昵声道:「差不多,软趴趴地,本来就已经无法满足我了,居然还养 二奶!哼!你看阿花和小欢交配感觉天经地义的,但三十多岁的女人若是和小夥 子睡觉,感觉好别扭,而且哪个小夥子会喜欢比自己大十来岁的女人啊?」 张导说道:「怎麽没有?喜欢丰腴熟女的小夥子多了。」 李玉贞向他抛了个媚眼:「你呢,喜不喜欢?」 张导:「不喜欢还成天黏着你?」 李玉贞感觉下面有些湿了,又问道:「如果阿花是小欢的妈妈,牠俩会不会 交配?」 张导:「发情时就会,狗儿可没有乱伦的概念。」 小欢完事後张导便牵着它和李玉贞一起回屋。李玉贞进卧室帮他收拾东西, 见原来的单人床换成了一张双人床,就跟他开玩笑:「你只有一个人,换这麽大 的双人床干啥,是不是最近跟女朋友同居了?」 张导忙笑道:「怎麽会?我女朋友很少来这儿。」 李玉贞媚笑道:「除了我以外还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你这个邋遢鬼!如果不是 见你一天到晚黏着我,我也不好意思经常一个人到你这儿来。好在我俩看起来像 是一对姐弟,邻居看到我经常来你家应该不会说啥闲话。」 李玉贞想了想又道:「你既然没和女朋友同居,大床的另一边留给谁呢?」 张导不甘示弱:「李姐不是经常来嘛,如果你愿意可以留给你。」 李玉贞媚眼如丝地道:「只要你不怕别人说闲话我就敢来!我帮你那麽多, 也没见你让我在新房?住过一夜。不过我陪你睡,你可就辛苦喽。我可不象年轻 姑娘那麽好打发,你那麽瘦,身体受不受得了哦?」 李玉贞此刻已然有些春心荡漾,恍惚间见枕头底下似乎压着什麽东西,掀开 枕头一看,原来是好几条脏内裤。李玉贞平时帮他洗东西习惯了,就收起来拿到 卫生间去洗,见上面画满了白色地图,有的已经干了,只有一条还是黏糊糊地, 很大一股腥味儿。 李玉贞明白是怎麽回事,一边搓洗一边问他:「你最近经常手淫?」 小夥脸红耳赤地点了点头。 李玉贞以大姐的口吻劝道:「既然那麽想为啥不叫女朋友过来?成天就知道 黏在我身边,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儿。手淫次数多了不好,伤身体。」 张导嗫嚅着说道:「也不是不叫她,只不过……」 李玉贞好奇地问:「只不过什麽?怎麽吞吞吐吐地不把话说完。」?头见小 夥定定地看着她,眼神中满是仰慕和欲望,她一切都明白了。 李玉贞但觉下面一阵热流涌动,刚才已经微湿的方寸之地又甩出缕缕淫液, 胯间已一片泥泞,酥痒不堪。她怕弄湿外裤,想处理一下,便对张导说道:「你 出去一下,我要方便一下。」 张导退出并关上门。李玉贞忙脱裤扯纸擦拭,顺便揉弄一下骚痒难禁的妙处。 完事後打开门,张导说他也要方便,却半天没动。李玉贞奇怪地问他干嘛不 解,张导看了看她没吱声,意思是等她出去。 李玉贞笑道:「我都这年纪了,什麽没见过,还是你干姊,有啥好回避的? 你自管方便,我不看。」 张导只好掏出棍儿撒尿,妇人说是不看,这时却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下面,害 得他半天都没撒出来。妇人两眼盯着他的棍儿,暗地?吞了下口水。就这样看了 好一会儿,终於回过神来:「呵呵,长得还蛮长哩!」 妇人笑着弹了一下他的棍儿,害得他震了一下,棍儿硬梆梆地更加难受,还 一会儿才唰唰唰地撒起尿来,尿撒得又多又远! 妇人暗想,他射精的时候是否也是如此有力?想到这儿她愈加动火起来,刚 擦过的下面又湿了一片。妇人凑向小夥耳边腻声道:「这五六条内裤你是存了几 天的?」 张导:「就昨晚上和今天中午的。」 李玉贞很吃惊,又觉得可惜:「你一天就射了那麽多次?平时你有啥事情都 要找我,我这段时间经常在你这?,你憋不住的时候为啥不找干姊发泄?早知道 你这麽需要女人,早就陪你睡了。说实话,你是不是对年轻女友没兴趣,只喜欢 我这种比你年纪大的女人?」 张导点了点头:「我就只喜欢你,手淫的时候就是在幻想跟你睡。」 李玉贞上前搂住他亲吻,手摸向棍儿,捏捏掐掐地,後生家火也动了,一直 挺将起来,一柱擎天地向天直立。李玉贞忙解裤就他,小夥见妇人楂着一张大毛 屄,上面满是白浆,伸手摸去,热烘烘地一片湿滑,心知妇人已然情动,也很想 那事,便不再迟疑。 二人滚倒在床上,妇人侧躺着把小夥抱在怀?喂奶,随後小夥把头钻进妇人 胯下,在肿胀得如同大馒头的牝户上嗅来嗅去,嘀咕着:「姊姊的馒头好大哦, 洞洞都张开了……」 妇人娇喘着道:「被老公搞了十来年,把屄搞大了……大洞洞照样可以夹得 你很舒服。那儿张开了就是等你进来,你还在磨蹭什麽嘛,我?面痒……」 张导定定地看着妇人张开的阴门,和糊满了淫液的洞口,伸出舌头在洞口舔 了一下,妇人淫液的浓浓骚味儿令他异常亢奋,忍不住伸嘴堵住洞口使劲吮吸起 来,还伸出舌头在蜜道中搅动,妇人的淫液不断地被吸进他嘴?吞掉:「姊姊上 面没奶水,下面倒有好多……」 李玉贞被吸得骚叫不止:「哦……姊姊水多,喂你喝个够!」 妇人已痒得熬不住,把小夥拉起趴到她身上,分开腿撅起妙处就他,扶住棍 儿对准,小夥轻轻一送便齐根滑入,房中淫乐之声大起…… 妇人媚功一流,又骚又会夹,小夥哪里抵挡得住?很快便丢盔卸甲,猛烈发 泄後疲乏得想睡。妇人正在兴头上,哪里肯依?抱住他接吻,喂他吃奶,还跪在 他头上让他舔屄。 风骚徐娘极善勾动小夥情欲,未几小夥便再次勃起,妇人翻身爬到小夥身上 吞噬棍儿,前後上下耸摇起来,淫叫不断…… 春风数度,小夥性欲旺精力足火力猛,弄得妇人妙不可言。和其他有过类似 偷欢经历的美妇一样,妇人从此更加迷上了他,从此经常去他那儿。 由於经常得到小夥的滋润,李玉贞看起来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徐娘成 熟风韵也越发动人,小夥迷恋她那丰腴性感的肉体,陷入肉欲之欢无法自拔,一 味纵欲交欢,不知节制,本就单薄的身体愈发消瘦。 李玉贞心疼他,常常煲营养汤给他滋补身体,劝他以後日子还长,性生活节 制一点。小夥哪里听得进去,依然如故,学院组织教职员工外出旅游时和李玉贞 也要找机会偷欢。 此事後来被张导无意间透露给了他的家人,他家?人又气又急:「你一个二 十多岁的小夥子,对自己的女朋友不理不睬,倒跟一个三十多岁的有夫之妇打得 火热。这种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你经常跟她同房,身体怎麽受得了?看你 现在瘦成这个样子,当心哪天被那个骚女人搞死!」 张导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从小是婶婶王静带大的。她生怕张导一个人在外 被骚女人带坏,便从老家赶来跟他同住。 和小夥子偷情的美妙滋味令李玉贞食髓知味,那阵正在热乎劲儿上,哪里能 够禁绝,因此中午或下午下班後仍然经常去张导那儿。王静发现李玉贞每次一去, 只和她点点头便和侄儿进屋,关上房门拉上窗帘,窝在?面几个小时不出来。 房中持续不断传出母猫叫春般的古怪声音,听得一向端庄保守的王静脸红心 跳,她很明白,屋?那个如狼似虎的女人和侄儿正在干些什麽。她从李玉贞浪叫 声听出,这女人攀上巅峰的次数如此之多,令她吃惊! 王静见她每次出来时都显得容光焕发,举手投足间成熟风韵更加诱人,一段 时间之後甚至变得越来越年轻漂亮了。相反,躺在屋?床上的侄儿则每次都是脸 色苍白,显得疲乏不堪,床都快爬不起来了。 显然,李玉贞吸纳小夥大量精华之後,越来越焕发出青春的光彩,可张导却 像逐渐枯萎的鲜花一般,不可避免地慢慢凋谢了…… 周五下午李玉贞五点钟下班就去了,七点过才离开。半小时之後王静好不容 易才把侄儿拉起来吃饭,一边吃一边教训他:「你跟那女人每次在一起怎麽都那 麽久?今天又是两个多小时,又射了好几次吧?」 张导面红耳赤地嗫嚅道:「婶婶,嗯……也没有太多,我们多数时间是在聊 天呢。」 王静:「这女人那麽骚,迟早会搞死你的!你怎麽就不知道节制一点?你妈 生你时难产,丢下你就走了,你是吃婶婶的奶长大的。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 大容易吗?看见你这样我好心疼!」 张导心?也一阵惭愧,嗫嚅着道:「每次李姐托起大奶奶用大乳头挑逗我, 我就忍不住……」 王静啐道:「婶婶喂你吃奶到两岁的时候才好容易断掉,後来生你表妹时有 了奶水,你一直跟婶婶睡,都六七岁了还缠着婶婶要吃奶,难道还没吃够?」 张导脸红道:「我也不知道为啥,就是想嘛。」 王静:「想你个头!想吃女人的奶为啥不找婶婶?小时候你可是最喜欢黏在 我怀?的,真是儿大不由娘啊!难道是婶婶的乳房和乳头没那个女人的大?」 说完她扯开胸襟和乳罩,露出一双雪白高耸的酥乳。那是一对肥硕而柔软的 乳房,虽因年纪的关系而略微下垂,但晃来晃去地更添诱惑,两圈紫红色的乳晕 中间凸挺着两粒深色硕大的乳头,看上去十分诱人! 张导瞄了一眼之後赶紧低头,嗫嚅着道:「当然不是,在我印象中婶婶的才 是最大的,我最喜欢了。可是那个……那个……不一样嘛!婶婶怎麽这样比?」 王静气道:「有什麽不一样?除了拿不出那麽多钱以外,那个女人能为你做 的,婶婶一样可以,至少我心疼你,懂得节制。你十几岁的时候还跟着婶婶睡, 半夜曾偷偷伸手摸我下面,你以为婶婶不知道麽?几年前你大伯伤了腰之後就成 了废人,婶婶这几年熬得也很辛苦,你这小子都知道麽?」 说到这儿,久旷的王静下面渐渐湿润起来。这段时间老听激烈厮杀的床戏, 弄得她难免春心荡漾起来。她难以忍受自己亲手奶大的孩子,躺在一个只比自己 小十二岁的女人怀?! 张导被婶婶唠叨得心慌意乱,也没听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只是辩解道: 「李姐也挺疼我的,帮助过我很多。」 王静心?一阵郁闷,也无可奈何。想了想之後低声问道:「你们在一起这麽 频繁,采取措施没有?」 张导茫然地道:「什麽措施?」 王静:「避孕措施呀!」 张导:「哦……这个倒没有……」 王静惊呼道:「天!这女人怎麽这麽不小心!你们同房很容易怀上的。她都 三十多的女人了,被一个小夥子搞大肚子,传到别人耳朵?她脸往哪儿搁啊!」 张导说道:「她也很担心的,不过她觉得我戴套不舒服,安环她又怕疼,所 以就……这个月已经迟了半个多月还没来那个,她也很担心是不是怀孕了。」 後来李玉贞虽然也担心搞坏张导的身体,劝他要节制,但已无法禁绝,时间 长了实在想他的时候,还是会去他那儿。 又过了一个月,李玉贞月经一直没来,到医院检查,经妇产科医生诊断,的 确是怀孕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