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崖在小医仙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回到房间怒气和欲望都难以消除,狠了狠心,决定使用那样千辛万苦求到的东西。 客栈花园中,独自漫步在的小医仙没人任何征兆的,突然眼前一黑,身为斗宗强者,却如此不合常理的失去了知觉。莫崖从岩石后面走出来,抱起小医仙就匆匆离去。 一处私家别院里,莫崖看着眼前完美的极品女子,咽了口口水,目光锁定小医仙妙曼的身躯。 颤抖的双手解开小医仙的白衣,裙下的小裤和内衣一下便暴露出来,看着小医仙若影若现的娇躯,莫崖抚住了她的脸庞,对着她的嘴唇轻轻浅吻了几次,便将舌头伸进了她嘴里,那种湿润的、温温软软的感觉让莫崖欲罢不能,胯下更是隆起了一大片。 莫崖一挥手,一股柔和的斗气便是击中小医仙,这一刻,小医仙最后的渎衣便是化为了碎片,象牙般洁白的胴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前,挺翘的双峰,浑圆的丰臀,纤细的腰肢组成一具无暇的躯体。如偶的玉臂,修长的美腿,看的莫崖几欲发狂。 再瞧瞧那清纯迷人的冰冷脸蛋,这才是他不顾一切得罪这位斗尊强者的根本。 莫崖碰过的天才娇女也不少,可没人比得上小医仙出尘的气质,征服这样的女人才有意思。 佳人在胯下昏迷,莫崖也顾不得前戏了,斗气一震,顷刻间健壮的身体已经没有遮挡物了,他压到了小医仙身上,粗大的阳具一下撞入小医仙湿滑的玉穴,同时疯狂的亲吻起小医仙。 昏睡中的小医仙柳眉一皱,那未经人事的处子玉穴涌出几缕鲜血。莫崖发现小医仙还是处子之身,而自己做了她第一个男人,顿时气血上涌,阳具又粗了一圈。 粗大的阳具齐根没入,没有意识的小医仙也不由哼了一声。听着以前对自己说话都冰冷无情、不屑一顾的声音此刻娇媚入骨,莫崖开始疯狂的挺动下体,一手搂住小医仙光滑的背部,一手握住坚挺的椒乳,嘴巴含住另一个乳头,莫崖粗暴的奸淫着圣洁的小医仙。小医仙此刻赤裸的娇躯泛出点潮红,口鼻中哼出本能的呻吟。 莫崖快活的玩弄着小医仙的身体,不禁自语:「斗宗强者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压在身下了,哈哈,这『封宗情欲散』还真好用,不仅封印了她的斗宗实力,还可以使她情欲难消,一运功便欲火焚身。就算你在冰冷也得成浪女啊!」 小医仙的玉穴之中淫夜越流越多,俏脸也慢慢红透了,乳头更是被莫崖吮吸的硬了起来,身体本能开始了扭动。莫崖把她的双腿抬了起来,扛在肩上,手掌抓紧她的臀股,双臂把她的两条大腿压得并拢在一起,加快了抽插,在小医仙前一刻还干净的阴道里深深地挺动着,带出一些液汁和破出后的丝丝血渍滴落到床铺上,粗大的阴茎每出来一次,都把小医仙的内阴唇带了出来,莫崖感到浓厚的快感开始侵袭他的头脑,同时也感到他身下的女人在疼痛与快乐的交织中沉迷。 「你也很爽吧,小穴很会夹哦,小仙女,嘿嘿。」莫崖羞辱着小医仙,阳具在火热柔嫩的肉壁中,不断遭到磨擦挤压,龟头也被花心紧紧吸吮,毫无闪躲馀地。 莫崖只觉腰际酸麻,快感连连,忍不住就要射精。几息之后,莫崖一声闷哼,双手分开小医仙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下身朝下一压,深深地进入小医仙紧窄幽深的体内。有力的腰胯死死的抵在小医仙的雪臀上,一股一股滚烫的精液打在小医仙的子宫里,让她止不住的抖了起来。全身紧绷,微微抬臀,幽深火热的湿滑阴道膣壁内,娇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抽动的巨大阳具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美妙的收缩、夹紧,最后一股阴精泻出,小医仙竟然高潮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阴道的吸力和打在龟头上的淫液让莫崖舒坦无比,他满足的望着香汗淋漓的小医仙,揉了揉她凌乱的长发:「真淫荡,晕了都能被干出高潮来,被强奸还那么多水。」莫崖此刻有着无比的成就感,冷艳脱俗的小仙女被他破了处子之身,还在这美丽动人的清纯斗宗体内灌入了第一股精液,让他感觉是梦幻一般。 其实这也多亏了「封宗情欲散」,这可是复出的远古淫宗的看宗利器,仅次于镇宗之宝「封圣情欲散」,为了弄到这个,他可是花了大代价。 淫宗,传承远古淫帝的俢炼之法,数千年前遭受灭门之祸,当代宗主开启蔽天大阵才逃过一劫。世人都以为此传承被灭了,不想如今又强势出山,出世之日,淫宗宗主破入斗尊,修成天阶初级功法- 天欲破仙功,威震中州。同其宗门齐出的,还有两件力保宗门不灭之物,其一,乃「封圣情欲散」;其二,乃不能离开宗门范围的远古淫奴- 花天骄。「封圣情欲散」是比之「封宗情欲散」更加猛烈的药剂,斗圣之中,绝对封杀,不过炼制难度也极其惊人,封宗数千年,不过累积了百余计。而花天骄,乃当年与淫帝争锋之奇女子,后败于淫帝,臣服其胯下,寿元尽前被炼制成傀儡,实力也保存在斗圣范围,后世成为代代宗主爱不释手之物,并未毁于灭宗之战。 有此二物,除非远古家族出手,不然宗门难有动荡。「封宗情欲散」一类的秘药威力无匹,一旦吸入甚至是接触到皮肤,便会封锁体内斗气,而且一旦运功就会淫欲难忍,是好色之徒奸淫女子的利器,也是常人保命杀人的助力。不过最让人舍得的地方,还是封皇封宗,奸淫这些让人仰望的天骄存在。 再看小医仙,此刻玉体横陈,一副任君品尝的柔弱之态,让躺在她身边的黑皇宗少宗主莫崖很快又一柱擎天,一手抚摸上小医仙弹力十足的椒乳,真是肤若凝脂。莫崖不禁感叹世事无常,之前还对自己不懈一顾的小医仙,转眼间便被自己这实力差之千里的人给占有了身体。 莫崖搂住小医仙的香肩,坚硬的阳具顶在小医仙浑圆的翘臀上,另一只手毫不伶惜的揉捏着,划过乳根,小医仙饱满的雪乳被莫崖捏成了各种形状。就在这时,小医仙突然睁开了眼睛,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感受着下体缓缓流出的精液,她冰冷而充满杀意的目光直视向莫崖。 莫崖被这一瞪,寒意瞬间遍布全身,阳具也一下就软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本宗做这种事!我、、、嗯哼、、、」小医仙站起来一运功便立马又跌坐在了床上,莫崖一下子才想起,她没有斗气了,怕什么!随即一脸淫笑。 此时,小医仙曲线妙曼的身躯开始发热,小穴微湿让她感到羞辱,她全身无力,下体骚痒难耐,忍不住扭动了几下,从小腹下面散开的快感让她差点倒下去,这一切,都被莫崖看在眼里。 「别运功了,越运功越难以忍受,认命吧,乖乖服侍我,你已经被封锁斗气,除了身子比较强韧,其他的和寻常女子无异,哈哈哈哈」 「你好卑鄙,我一定会杀了你」 「妈的贱人,还敢吓我,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吗?」莫崖说完便挥手一到劲气打在小医仙右乳上,疼得她大叫一声。 「混蛋你,你一定会被我、、、啊、、、啊、、、啊哈、、、、」小医仙话还未完,又是连续三道斗气飞来,第三下居然避开了她紧紧夹住的大腿,打在了小穴上,弄得她瘫倒在床上。这一倒小穴彻底暴露了出来,莫崖两指一扭,大喝「游龙劲」,一道青色的斗气匹练竟然扭曲的转进了小医仙的玉穴。 「啊、、、啊、、、你、、、杀、、、啊、、、、嗯嗯、、、哦、、、啊、、、、 混蛋、、、、我要、、、杀、、、啊、、啊、、、啊、、、、哦、、、、、」小医仙在床上翻腾着,怎么也躲不开,被这巨力的劲气侵犯着,玉穴的水越流越多。莫崖玩味的笑意更浓,双指一分,劲气钻入了更深处自行翻滚着。 莫崖走到小医仙身边,说道:「刚才把我的宝贝都吓软了,现在来给我舔硬它吧。」 他知道,没有斗气的小医仙,怎么可能咬伤斗皇的阳具呢,便放心大胆的塞进了小医仙口中,看那本来冰冷清纯的脸颊现在头发散乱的含着自己的阳具,阳具立马又壮大了起来,胀满了小医仙的小嘴,塞得她呼吸困难。 「呜呜、、、唔、、、嗯、、、唔、、、」本就因劲气摸弄阴道而扭动的小医仙挣扎了起来。 这时莫崖抽出湿漉漉的阳具,移身到小医仙下方,将阳具抵在她的阴核上摩擦,整个人压倒小医仙身上,一双大手不停游走在她的大腿和腰背之间,弄得小医仙本能的颤抖着。 缓缓的,粗大的龟头已经没入花蕾,这是小医仙第一次有意识的被插入,那种近乎融化的快感渐渐扩散向大脑。莫崖不舍的吐出小医仙粉嫩的乳头,贱笑的嘲讽道:「小仙女,你好喜欢被干的是吧?看你下面好多水,不要再装冰冷了,都融化了哈哈。让我好好疼爱你,以后每天都让你这么舒服,你这辈子就是我的了。」说完阳具猛力一沉,齐根插入了小医仙的玉穴。 「啊呀、、、、哦哦、、、、啊、、啊、、、啊、、、、哈、、、啊、、、、、、、」 几声高亢的呻吟,这一凶狠的插入直接让濒临爆发的小医仙高潮了,莫崖此间依然不间断的猛力抽插,每一次的都带出大量的淫水。高潮之后,小医仙瘫软在床上,像死了一样,而莫崖依然自顾自的享受着。 此刻小医仙因为刚刚高潮,暂时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稍稍感受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虽然厄难毒体借此被封于血液中,但斗气也同样调动不得。一时间,她想到自己堂堂斗宗,竟被一个斗皇强行凌辱,又想到不知如何面对萧炎,屈辱与愤怒腾然而起,强行疯狂的催动斗气。 她杀意的眸子越发明亮,可俏脸依然不动怒色,莫崖还在亲吻她的娇乳,浑然不知危机的来临。 小医仙全身开始泛红,下体泛滥成灾,可她倔强的不顾浑身欲火,发疯似的冲击斗气。 这时莫崖把嘴移到小医仙耳朵上舔舐几下她的耳垂,然后对她得意地说:「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哦。」 这句话狠狠的击打在小医仙的心上,第一个男人,第一个男人、、、这句话完全刺激了小医仙委屈的灵魂。莫崖却是相当满意,拉起小医仙双肩,似乎是想要换一个姿势。 突然,小医仙双眼射出两道实质般的光芒,瞬间冲散了莫崖的斗气运转,恐怖的斗宗级斗气破体而出,直接将莫崖砸飞出去,晕倒在墙角。小医仙阴沉着俏脸,抓起一件长衫裹上便冲天而去,不忘反手一掌击向莫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