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漆黑笼罩住悟空,由于秽乱天庭,悟空被佛祖打入了六道轮回,在时空的黑洞之中,悟空却丝毫无惧,悟空的本性本属叛逆,对所有的规条,均不屑一顾,如此的惩罚,在旁人来看会是生不如死的残酷,但悟空却毫不在乎,他面不改色,微闭着双眼,仿若老僧入定般的自然,其实,悟空的内心却是不平静的,他忆起了与三藏师徒四人一同去西天求取真精的一幕一幕…… 话说大唐贞观年间,太宗皇帝英明,百业兴旺,人民富足,佛法兴盛,而在长安最出名的高僧,就是三藏!说起三藏成为高僧的经历,确实也很悲惨…… 三藏的父亲姓陈,是当朝的状元,娶了当朝宰相的女儿为妻,夫妻二人成婚之后,感情非常好,恩恩爱爱地度过了一个月的蜜月,这一天,当朝太宗皇帝颁下圣旨,命其至江夏府上任,夫妻二人接旨谢恩后,急忙收拾行装,拜别双亲,赶紧离开了京城。夫妻二人商量了一番,而此时的陈夫人已经有孕在身,为免舟车劳顿,决定坐船前往! 这一个决定,就决定了结局的悲惨!他们雇了一条黑船,船老大张三,是一个专门劫财劫色的大盗,手下有几名弟兄,都有一身不错的功夫,等到天黑的时候,张三一声令下,众盗贼一同动手,将陈知府及一众下人全都宰了,陈尸于江中,只留下了陈夫人和几个稍具姿色的婢女! 陈夫人悲痛之余,见到几个强盗色迷迷的眼神,心知将要受辱,将心一横,涌身就要跳入江中,追随夫君去,可一介弱女子动作也快不到哪里,被张三一把揪住,张三以淫亵的眼光盯着陈夫人:“哈哈!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大哥,不好了,我们这次可是惹祸上身了,这是官差!” “什么?”张三一听也有点含糊! “我是当今宰相的女儿,我的夫君是当朝头名状元!今受圣上册封,至江夏府上任,你们这帮狗贼,敢杀官差!还不乖乖把我们放了!投案自首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否则只有死路一条!”陈夫人义正词严地说道。 张三心知此事无法善了,狠下心来,将一众手下聚齐,装作要和大家商讨此事如何了结,突如其来地抽出佩刀,将他们全部快刀砍死,这才转过身来对着陈夫人淫笑道:“现在,知情人全都死了,我想你的相公也没有人认识,不如你就从了我,我们一同到江夏府风流快活去吧!”一边说着,一边用刀将仅存的几个婢女的人头砍下! 陈夫人被血腥的场面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能出声?张三淫笑着,伸手搂住陈夫人的纤腰,一把带入怀中,将长满胡须的大脸,在陈夫人的嫩脸上蹭,陈夫人一阵恶心,就要嚼舌自尽,突然想到腹中的胎儿,她停住了动作,心想:“罢了,为了这个冤家,也为了给相公留后,我……我认了吧!”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张三见她不再挣扎,以为她怕死,心中暗喜,要知道,他一个盗贼,平日里所见大都是粗俗不堪的村姑野妇,哪里见过陈夫人这样的官宦小姐,细皮嫩肉,娇美非凡的?下体早已蠢蠢欲动,此时见了,那还不淫心大动,手已经不老实地抚上了陈夫人的酥胸,陈夫人娇躯一颤,就待反抗,但哪里是张三的对手?被他一手搂紧,一手摸胸,半点挣扎不得!不由得泪水滚滚,无奈,为了保住孩子,只好双眼一闭,听由张三的摆布吧! 张三的脚用力在船上跺出一个大洞,促使江水流入船舱,然后抱起陈夫人匆匆上了岸,在江边眼看着船沉没,江水湍急,将方才发生的罪行遮掩得不露丝毫痕迹,这才横抱着陈夫人离开。 直走了有二十里,才来到一个镇甸,找了一间客栈住了下来,进到房间,张三嘱咐小二儿不要打搅,急色地将陈夫人放倒在床上,可怜的陈夫人连大喊救命都不敢,深怕这个莽夫危害了自己和肚中的胎儿!只好掉了牙往肚子里吞,忍受了,为了这个孩子,她甚至还准备配合张三!这是多么伟大的母爱啊! 张三三把两把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肌肤,胸毛黑压压的一片,陈夫人偷眼打量,下了一跳,心道好大的家伙!只见张三的阳物足足有一尺长短,黑乎乎的,剑拔弩张的,冲着她摇晃! 赶紧闭上眼,陈夫人心中暗暗念佛:佛祖保佑,他这么大的东西,可千万不要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啊! 正在内心忐忑的时候,剥得如赤条鸡似的张三已经扑了上来,他扯掉陈夫人的外衣,解下了大红的肚兜儿和身下的衬裙,一具雪白诱人的胴体顿时呈现在张三的眼前,张三呆愣愣地看着,嘴越张越大,唾液顺着嘴角还一滴一滴地流着,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身体突然暴露在空气中,而且是暴露在有杀夫之仇的仇人面前,陈夫人感到万分屈辱,虽说早已下定决心以身饲虎,但毕竟是初次将身体给丈夫以外的人参观,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身上泛起了一阵红雾!泪水还是不受控制地淌了出来! 张三是个粗人,哪里会什么前戏,被陈夫人的裸体早已引得欲火高升,大鸡巴硬得跟棵铁枪似的,一跳一跳的,他现在只是想发泄!手扶着大鸡巴抵在陈夫人的阴道口上,也不管那里还干涩无水儿,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没有经过润滑的阴道,被火热的阴茎强行插入,有一种撕裂的感觉,那条阴茎又是那么的粗壮,比之自己的相公的家伙要大上一倍,你要陈夫人如何忍受得了?火辣辣的痛楚,使得陈夫人惨叫出声,不解风情的张三虽然因为插入也损伤了自己的阴茎,但这点痛苦完全被陈夫人紧窄的阴道夹击得不算什么了! 他兴奋地抽插着,根本不去理会陈夫人的哀鸣,陈夫人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痛苦的呻吟,她知道,痛苦的声音,会加强张三的暴虐本性,那样,她只会越加痛苦! 慢慢地,随着阴道分泌的增多,痛苦在逐渐减退,张三阴茎的好处一点点体现出来,陈夫人感到无法控制自己的声带,甜美的呻吟声难道是出自自己的口中吗?我这是怎么了?心理的羞怯,始终赶不走那越来越强烈的快感!陈夫人只好心中安慰自己,我本来为了保住孩子,也要配合他的!有了借口,她终于放松了心神,放浪地迎合着张三的抽插,嘴里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啊……呃……相公,你……真棒!”迷离之中,她将张三已经当成了自己的丈夫! 张三是越插越来劲,他本来就是以持久见长,虽说欠缺温柔,但货又好,又能坚持,在打家劫舍的时候也把几个骚浪的女人迷得够呛!这陈夫人本是个闷骚的女人,与相公欢爱的时候,由于相公的疼爱,不舍来粗的,经常是欲求不满,一个月的新婚生活,她也仅仅得到过有限的几次高潮,这次找到借口,又有张三这个狠货的耕耘,她终于放开胸怀,好好地浪了一回! 张三见自己将一个高贵的女人干得嘴里浪叫,心中充满了成就感,所以不惜体力地越干越猛,陈夫人终于在一阵儿颤抖中,达到了自己的第一次高潮,花心的淫水激流,冲到张三的龟头上,打得张三一激灵,他加快了动作,陈夫人也持续着高潮,终于,张三忍耐不住了,将滚烫的阳精直射进陈夫人的子宫! “噢……好相公……你烫死……我了!”陈夫人被持续的高潮刺激得早已迷失了自我,还以为自己是与自家相公欢爱!紧接着就昏了过去! 张三气喘吁吁地从陈夫人身上爬了起来,看着这个被自己在床上征服的高贵女人,他有自信,这个女人将离不开自己的鸡巴了!带着胜利的微笑,用一根细线将两人的手脚连在一起,防止陈夫人逃走,就倒在陈夫人身边,搂着她沉沉睡了! 第二日,陈夫人醒来,想到自己昨日的放浪,羞愧难当,同时,又对昨日的销魂感觉刻骨难忘,就在张三的威胁引诱之下,以为了自己肚中骨肉为借口,答应由张三假扮自己的相公,同赴江夏上任去了! 时光荏苒,到了江夏的第八个月,陈夫人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三藏,张三虽有怀疑,但以为陈夫人已经彻底臣服于自己的胯下,也没往心里去!于是,除了处理必要的公文以外,日日与陈夫人欢好!对仆妇下人也不避讳,淫声浪语终日充斥在后院,三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到了十岁! 十岁的孩子,对这种事说懂不懂,只是非常好奇,三藏时时到父母的卧房偷窥,见到父亲总是骑在母亲身上,将鸡鸡插进母亲的下面,然后就动啊动的,母亲就会发出一阵令人脸红的叫声!然后父亲就会尿尿,母亲就会大叫!他感到很奇怪,同时也有一些嫉妒父亲!什么原因,连他自己也不明白! 终于有一天,三藏偷窥的时候被母亲发现了,陈夫人在送走张三以后,将三藏喊了进来,将前因后果与他讲了个明白,三藏傻了,他无法承受,但理智告诉他,这是真的!他对母亲的牺牲深感愧疚! 陈夫人以他年纪尚小为借口,阻止了他现在报仇的打算,吩咐他到京城找到外公,细述一切,然后再来报仇!哪知这些话被张三听到,张三舍不得陈夫人,就要杀了三藏以斩草除根,亏得三藏机灵,跳进了河里才逃得性命! 被相国寺的和尚救起的三藏,暂时住在了寺里,他迷上了佛法,终日苦读,在他18岁的时候,俨然已是一代高僧风范!此时的他才告别方丈,进到京城,找宰相发兵报了大仇!而他的母亲本来要自尽殉夫的,在三藏的跪求之下,终于打消了念头,出家为尼了! 三藏为父报仇的一切,在当时传为美谈,可是三藏总是在深夜无人的时候,忍受着无尽的煎熬!为什么?小时候,母亲在张三身下辗转呻吟的身影,总是浮现在自己的眼前,明明知道不应该,可是三藏还是按耐不住自己(典型的恋母情结,呵呵)!这也是为什么将来在去西天取精的路上,能够忍受住女妖的诱惑的一个原因! 母亲,在三藏的心理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以至于,他只会在想到母亲的时候,阳物才会勃起,其他女人在眼前,即使脱得精光,也不能让他的鸡巴抬起一点点头!弄得众女妖都以为他是因为不举才当了和尚!也就有了,取精途中流传的一句话:三藏是金禅转世,只要与他欢爱一次,就可以长生不老!弄得众女妖蜂拥而至,也美坏了悟空与八戒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