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放学锺声一打,许多学生都马上冲出学校,有的赶约会丶有的赶打工。 这时茜如也慢慢的走出校门口了,她的好朋友琳琳也跟在她身边,两个就像散步的慢慢走。 “茜如啊!晚上你有什麽节目没?” 琳琳说。 茜如摇头说:“没有耶……你有吗?” “嗯!今晚我要跟我男朋友去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反正明天礼拜天嘛!我们可以搞……” 正说的很投入的琳琳一看到茜如的的眼睛一直勐盯着她看,马上住嘴不说! “你们俩啊!可别太激烈啊!也不要把肚子弄大了。记住!你才16岁,不要还没玩够就嫁人啦!” “我知道!我会叫他戴保险套的。而且他也很少在我体内射……” 虽然琳琳知道茜如她很不喜欢听到那种粗鲁的字眼,但还是会忍不住说出来。 大家都知道茜如的是出了名的纯情,稍微有一点色色的字语,她就会马上脸红,甚至会流了满身汗,所以尽量在她面前还是要小心的说话。但是……现实生活里的茜如却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一到了夜晚,她就会跟学校的样子相反…… 看着夜色渐渐晚了,茜如跟琳琳又加快脚步的各自回家了! 一回到家,茜如马上上楼去洗澡,想把在学校打球流了满身的臭汗洗掉。一进房间把书包往床上丢,脱掉了上衣,脱下了裙子,只剩下内衣跟内裤。看着镜中替自己的身体很满意的点点头,这是她洗澡前都要做的事,担心有一天自己会变胖。之后连内衣也脱下了,两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乳房就跳了出来。 她搓揉了几下,又捏着乳头直到它们硬了起来,她也开始呻吟了:“啊……嗯……啊啊……啊……” 手也慢慢的滑入裤底,摸了几下小山丘,就把内裤也脱了,整个人就在一面人身高的镜子前自慰了起来。她把脚抬放到镜面上,让自己可以看到手淫的情景,左手掰开了阴唇,而右手不停的往阴道里面插,插的她受不了:“啊啊……喔……啊……好爽……嗯……” 从小山丘不断的涌出蜜汁,浸湿她那又黑又浓的森林。这时她的腰随着手淫的速度开始快快的摇了起来,手啊不停的勐插,腰不停的摇着,渐渐的她又叫了出来:“啊……不行了……啊……我受不了……这……好爽啊!” 她有时实在很佩服自己手淫的技巧,弄了好久才会有高潮。 “嗯……我……我要泄了……啊……” 终于达到了高潮,那蜜汁也流了满地了。高潮完后她可以去洗澡了,莲蓬头的水不断的往她身上淋,挤了些沐浴乳在身上擦拭着,手也会不安份的柔搓了几下乳房丶下体,甚至还在浴室又达到了一次高潮。 到了晚上要睡觉前,也会自慰一番,不过这次她可是有工具的——电动按摩棒,一个椅子,不过扶把是圆头的,好方便她插。 “啊……啊……” 她开始用按摩棒操她的“妹妹”把按摩放直的在床上,用她的“妹妹”坐下去插。每插一下,她就叫一下,这一上一下不停的抽动着,蜜汁也随着棒子流了下来,又一次高潮。她还是不死心,又拿起椅子的圆头扶把前后来回摩擦着,那蜜汁都流到扶把上了,手也没空着的摸着奶子。 “嗯……嗯……唿……啊……” 唉!又一次的高潮。 一个晚上手淫4次高潮,这对她来说还不算多,不过她真的累了,就趴在床上睡着了。 明天又要以纯情女学生去面对那些老师、同学们。 隔天茜如一醒来马上就有一通电话来了,她光着身体走到楼下去接电话,反正这间房子只有她一人,光着身体对她来说也没什麽。 “喂,哪位?” 茜如的声音显得很累,大概是昨晚的关系吧。 “是我啦!茜如。” 电话那头传来琳琳的声音。 “嗯……怎样?” “你有空吗?” “有啊!做嘛?”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一男一女的喘息声,琳琳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那个……不要啦!对不起!我男朋友的朋友想见你。” “见我?” 听到琳琳他们在作爱的声音,搞的她自慰了起来,不停的搓着下体。 “嗯!我有跟他提起过你,他说很想见你。啊……” 看来琳琳也快高潮了。 “喂!你们做也小声点嘛!” 这时茜如也差不多了,不过喘息声没那麽大。 “对……对不起。啊……克己……太好了……” 电话可能掉下去了,因爲那声音听起来很细小。 “喂!喂!琳琳……啊……” 茜如也达到高潮了,不过还好没让琳琳听到。 “怎……怎麽样?好不好?嗯……” 茜如考虑了一下。 “好吧!什麽时候?” “九点好了!在我家喔。拜……” 说完就挂断了。 茜如也挂下电话,伸伸懒腰:“先去洗一下澡。” 刚达到高潮的琳琳这下已无力了,从昨晚搞到现在,当然中间还有断断续续的。 克己用手指画着琳琳那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搞的琳琳阴部又开始痒了。 “克己,你都不累吗?” 琳琳有气无声的说。 “我的小宝贝啊……真是苦了你了。可惜我都不累耶,我还想再搞一泡呢!” 说着说着那手又不安份起来了。 琳琳呻吟了一下:“喔……好吧!爲了你!” 克己开始亲着琳琳的唇,舌头还熘了进去,两片舌头不停的拍开着。接着又熘下来了她的那双峰,一边含着乳头,一边不停的掐,等到两边的乳头都硬了起来,他又咬。 “啊……克己……” 琳琳像是等不住的玩着自己的小穴,从乳头亲到小腹,最后开始要侵犯那动人的小穴了。早就湿了的小穴,看起来更让人想一下子吃了它,但还是先玩弄一番,他的手指像电钻似的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嗯……嗯……喔……啊……” 琳琳叫床的声音更让他的阳具胀到爆炸似的,二话不说的就勐插了进去,前后抽动着。 “啊……克己……啊……用力!……啊……用力啊……” 克己也照着她的用力的刺、用力的插,好像快到底了,更激起他的兽性,勐插…… “啊……啊……我……我要丢了……要丢了……” 琳琳坐起来抱住了克己,这下子克己又上下的插着她。 “不行不行……” 克己又给琳琳换了狗爬式的姿势,然后满意的又勐插。 “啊……啊……我要泄了……要出来了……” 这次克己把他的精射在体内了,不过还有一点,就把它滴在琳琳的脸上、嘴上。 达完高潮后,两人躺在床上不断的喘息着,琳琳则一边喘、一边吃着克己的精液,克己也把琳琳小穴里的淫水也舔干净了。 “琳,你想茜如她会来吗?” “你爲什麽不想想你那朋友会来吗?” “他们俩都纯情的要命,会不会合不来啊?” 克己又开始玩琳琳的乳头了。 “就是因爲这样才要把他们凑在一起,这样才好玩啊……” 她像小还子似的拍拍手。 “那……我们再来玩一次吧!” 克己贼贼的看着她。 “你还来啊!我的天啊!” “我精力充沛嘛!” 接着又是尖叫声又是喘息声,还有他们的笑声…… 眼看九点快到了,茜如马上换了衣服去了琳琳家了。 “哎呦!” 茜如像是撞到什麽东西的坐在地下。 “对不起。小姐你没事吧!” 一双比她大几倍的手拉住了她。 “嗯,没事。” 眼前的男子帅的让她受不了。 “没事就好。我有事先走了!” 如果等一下见面的人有他那麽帅就好了,茜如在心里想着。 茜如看着手表发觉时间快到了,便依依不舍的把眼光离开那个男的的背影。 到了琳琳家,也不按铃的冲了进去,这是她的坏习惯。 “对不起琳琳,我迟到了。” 可是进去没看到琳琳,却看到刚才撞到的那个帅哥。她惊了一下! “琳琳呢?” 她慢慢的走到他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不知道。不过我刚才有听到房里好像有人的声音,他们可能在做……” 他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这个臭琳琳、烂琳琳,叫我来自己却还在做爱,你们俩还搞不够啊!” 茜如当然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想,恨的牙痒痒的。 过了一段时间,两人都没开口,气氛很奇怪。最后还是由那个男的开口了:“刚刚没撞伤你吧?” 茜如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勐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他那温柔迷死人的眼光。连忙又摇头又摇手的:“没有!没有”他一看到她的手掌有红红的像是擦伤似的,就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茜如吓了一跳,他轻轻的拿起她的手,抽起桌上的面纸帮她擦拭着伤口。 “受伤就要说。这一定很痛吧!” 茜如不知道她啥时受伤的,可能刚才没注意到吧! 他的那双大手握起她娇小的手腕,彷佛爸爸握着她的手,这种感觉显得好遥远,现在又激起她小时候爸爸的那双大手,可惜再也摸不到了,因爲她爸爸在她小学的时候被车撞死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哭了出来。 他一见她哭,连忙停止擦拭,以爲她很痛。 “怎麽?对不起很痛吧!” 茜如摇摇头,二话不说的抱住了他,还哭得很大声。 “你怎麽了?是不是真的很痛啊?” 他急了。 这时琳琳跟克己终于出来了,一见到茜如哭着抱着他,便走到他们身边指着那个男的说:“你把茜如怎麽了?爲什麽她会哭成这样?” “我没把她怎样啊,大概是我弄痛了她吧!” 他又看着怀中的茜如。 “什麽!你把茜如给……” 她又看着地上的面纸有红色的血迹,之后把茜如从他怀中抢了过来。 克己也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说:“老兄,你动作未免也太快了吧!在客厅你也搞……” “喂!你在说什麽啊!她哭不是因爲我把她给……是因爲她的手受伤了,我在擦的时候可能弄痛了她。” 因爲她的手看起来是那麽的娇嫩,可能自己太粗鲁了。 琳琳这时也握起茜如的手,果然是真的。 “对不起,我以爲你把茜如给强……” 人都会有误差嘛! 茜如把眼泪擦干之后,又瞪着琳琳。 “茜如,你瞪我干嘛!” “你把我们叫来,爲什麽又让我们等那麽久?” 她明知故问。 琳琳瞄了一下克己。“都是克己嘛!说什麽再来一次,害我……” 她又暗示了一下克己。 克己一接到琳琳的眼神马上走到茜如身边。“啊……对啦!来茜如,我介绍我朋友给你认识。他叫达仁,达仁她是茜如。” “你好!” 之后他们俩又“从新”认识了。 之后四个人就一起出去玩,而达仁跟茜如也越来越接近了。从牵手到拥抱,连琳琳和克己都看傻了,都不禁怀疑他们的纯情是假的。真是深藏不露啊…… 到了晚上差不多11点他们才到家,克己跟琳琳也不知中途跑去哪儿了,只好茜如他们先回家。 “我家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茜如正拉开车门却又被拉回来了。 “你……” 她的唇被他盖住了。茜如眼睛张大的看着他,但最后也屈服在他的舌功下,昏昏欲死,这是她自慰所做不到的。 达仁的手不停的在茜如身上游走着,不知不觉茜如的钮扣被他给解开了,露出胸部,接着内衣也被解开了,两颗奶子碰的跳了出来。茜如没有反抗他,反而更加的配合着他。 乳头被他抚摸的都硬了起来,茜如也开始呻吟了:“嗯……” 接着他的手就往小山丘滑去,触摸那浓浓的阴毛,手指也把阴唇给掰开了。 触碰着阴蒂,茜如又更加的激动了,身体不停的摇摆着:“啊……啊……” 晶莹剔透的蜜汁就流了出来。接着他把椅背往后压,让茜如躺着,头就埋在茜如的私处不停的吸吮着,舌头也不停的往里面游着,茜如也不断的掐着自己的奶子:“啊……啊……嗯……仁……啊……” 达仁的阳具受不了了,便解开裤子,一把抓起阳具插了进去,湿润的淫水更加配合着阳具前后抽动着。 “啊……啊……用力……用力的干……啊……” 达仁被她的话语惊了一下,听他们说她是不会说那些色色、粗粗的话的,爲什麽现在?不管了,现在爽就好! “啊……啊……用力啊……” 茜如这下尝到她以前所没有的快感,电动按摩棒还不如真的肉棒好。她现在只感到到要死了,快要爽死了! “啊啊啊……” 茜如身体抖了几下,达到高潮了。 达仁也把精液射在里面了,因爲来不及拔出来,就这样躺在茜如的双峰中。 但阳具还是留在里面,以便等一下再做。 “你好利害喔!” 茜如摸着达仁的头发说:“虽然我不是第一次,但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呢!” 原来她早就被人吃过了,难怪动作不生疏。 “三年前我被我干爸给强奸了,第一次的感觉真的很痛!之后他还常常要我跟他做。结果被干妈知道了,就跟我脱离关系。说我是贱人,诱惑她老公。但我不怪她,毕竟他们养了我5年。我父母早逝,今早我哭的原因是想起了他们。” 说完又哭了。达仁吻去她的泪珠,怜惜的说:“没关系!现在你有我了,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嗯!” “爲什麽我不早点认识你?这样就不会被我干爸强……” 达仁又吻住了她。 “不要说了,以前的事就忘了吧!就当你的第一次是跟我。” 接着他们又开始做爱了。这次更激烈,连车子都摇的快散了。 一早到学校,琳琳一见到茜如,马上跑到她身边:“怎样?昨晚!” 茜如脸红了,她不说也知道。 “感觉如何?勐不勐啊!” 她搭着茜如的肩说。 茜如也只能点点头,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 “都那个过了,现在要大胆一点,不要听到色色的话就脸红。” 她掐着茜如的脸颊说:“你们做了几次啊?” “两次!” 茜如比出胜利的手势。 “哇!第一次做就一下子做了两次?真够勐的!改天要跟他做看看,看他是不……” 又止住嘴不说了,她知道她说错了。 “不要跟我抢好不好,你已经有克己了!” 说着说着眼角出现了几滴眼泪。 “不要这样,我跟你开玩笑的啦!” 她摇着茜如的身体:“你爱上他啦?” 茜如点头。生平第一次这麽深爱一个人,虽然才刚认识而已。 “我知道了。好了,我们进教室吧!” 两人就这样走进教室了。 放学之后跟琳琳走到巷口就分别走各的。茜如是一转角就到了,琳琳则是一直走。 一到家,茜如被坐在门口的一个人吓到了! “达仁,你怎麽在这?” 茜如走到他身旁。 达仁看到茜如就站了起来,双手环住茜如的腰,用着撒娇的声音说:“想你啊!我等你好久了。” 茜如这时除了脸红也不知说什麽:“好了!我们进去吧!” “等等,先亲一个。” 他嘟起嘴。 “啾!” 茜如踮起脚亲了他一下:“好了!进去吧!” 放下书包,她走到厨房开起冰箱说:“你吃了没?我煮面给你吃。” 这时他走到厨房从后面抱住了茜如,不断的吻着她的颈子。 “如……” “嗯……等一下嘛!我先煮面给你吃。” 茜如挣开了他。 “我不要吃面,我要吃你!” 这次他干脆从后面把她抱起。 “不要啦!” 她用着粉拳打他,但一点都不痛! 没有上楼,就直接把她抱到客厅,轻轻的放在长型沙发上,脱掉碍事的西装外套丶领带丶衬衫,露出壮壮的胸部。因爲昨天在车子里暗暗的看不清楚他的身材,现在在亮亮的客厅里,她看得一清二楚,不禁伸手去抚摸着。 达仁先是温柔着吻着她的唇,可能性欲越来越强了,渐渐的粗鲁起来了。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脱下,茜如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胸部随着喘息一上一下的,看得达仁恨不得把内衣撕掉。但还是慢慢的解开内衣,丰美的乳房马上跳了出来,一手抓住一边乳房,嘴不停的吸吮着。 “嗯……喔……” 茜如玩弄起自己的小穴。渐渐的湿了,浸湿整条内裤,达仁就干脆脱掉它。 “啊……啊……啊……” 达仁手指每插入一下,她就叫声,惹的他受不了,要茜如吃他的阳具。 茜如就像在舔一根冰棒似的,又舔又咬又搓的,那两粒肉球,随着茜如的动作不停的摇动着。 “啊……啊……” 达仁也开始呻吟了。 “嗯……嗯……嗯……” 茜如也吃得津津有味的,也呻吟起来了。 看着茜如动作那麽慢,就干脆把她的头不停的前后抽动着,动作越快,他也渐渐想射精,但还是先跟茜如说一声:“我要射了喔!” 茜如没什麽表示,就抖了一下,所有的精液都射在她的口中了,有的还从嘴边流了出来。 吃完之后,她张开双脚,把私处向着达仁:“我也要你吃我的!” 他把头凑了去,舌头不断的钻着阴道,还发出“啧啧!” 的声音。他触碰着最敏感的阴蒂,使茜如又不停哀叫着:“啊……啊……我……仁……我里面好痒喔!啊……赶快干我吧……啊……” “揪!” 的一声,阳具进去了。 “啊……啊……用力……快点……啊……啊……喔……嗯……用……力……啊……快……” 随着抽动,茜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啪啪啪……” 因爲太用力,连皮肤撞皮肤的声音都出来了。 狗爬式的干法更让达仁快触碰到子宫,“喔……嘶……” 达仁也发出声了。 “啊……啊……不行了……仁……我不行了……要泄了……要……啊啊……嗯……喔……啊……我……受不了了……啊……” 不能让她这麽快泄,他再换个姿势,就是让茜如坐在他身上,让她上下抽动着! 茜如甩着长发,奶子随着她的抽动,不停的上下晃动着:“喔……喔喔……啊……仁……好爽啊……” 达仁两手掐住晃动着的奶子,不停的抚摸着她。 “啊……啊……我真的要泄了……要泄了……啊……” 这次他还是把精液留在茜如的体内,今晚的第一次高潮…… 茜如趴在达仁的胸怀,手指不停的在胸上画圈圈:“你今天爲什麽会那麽的急啊?” “我也不知道,“他”太想你了。” 指着自己的阳具。 “你刚才不是说你想我吗?现在怎麽变“他”了!” 茜如气的捏一下他的阳具。 “喔……” 他叫了一下:“我想你,“他”想你的“妹妹”嘛!” 茜如又换个姿势,躺在达仁的手臂上:“如果我怀孕了,你还会要我吗?” “小傻瓜,我怎麽会不要你呢!我爱你都来不及了,不过你还是学生,最好不要怀孕。” “可丶可是,你把精液射在我体内了,那怎麽办?” 茜如仰起头看着他说。 “你可以吃避孕药啊!必要时我也戴上保险套。等到你一毕业,我们再一起生一个小孩。嗯……” 他轻捏茜如的乳头。 “嗯……你好坏!” 她推开了他:“我要去洗澡了!” 站起来就往浴室走去。 达仁趁她不注意时,又从后面抱起她说:“那就一起洗吧!” 在浴室里,他们互相洗对方。 “仁,我要你帮我把里面洗干净。” 茜如又主动的张开双脚。 达仁贼贼的看着她说:“你又想再来一次是不是?” 说完就用阳具帮她洗。 “啊……喔……仁……啊……你可要彻底洗干净啊……喔……” “嗯……嗯……我一定把“她”洗的干干净净……” 莲蓬头的水不停的往他们身体冲去,浴室里又是水声,又是呻吟声丶喘息声的,好不热闹。 之后他们又再一次的高潮。 洗完之后,达仁又再度抱着茜如出来,不过这时阳具还是在里面等待着,等待被主人抽动,等待再被吸进穴里,与子宫会合。 “啊……啊……” 他们又在床上搞了起来。 “啊……” 又一次的高潮。 两人都躺在床上,开始喘气起来了。 “如,不早了,你也该睡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他像哄小孩似的摸着她的头丶她的发。 “嗯,不要离开我喔!我要一早醒来就看到你。” “好……小捣蛋。晚安。” 之后自己也渐渐的睡着了。 一早起来没看到达仁,茜如心想会不会昨晚他回去了?穿上衣服,便走出房间,听到厨房有有煎东西的声音,走了过去。 “仁,你在做早餐啊!” 一看到他没回去,紧张的心情松懈了许多。 “嗯!昨晚你浪费了太多体力了,又没吃东西,所以做些早餐给你吃。” 说完一粒荷包蛋也煎完了。 “那,吃吧!等一下我送你上学。” 他真的很体贴,真是男人中的男人。 “下午你不用来接我了,我跟琳琳一起走就好。” 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给他。 “那,等我回来啊!拜……” 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就走进学校了。 一进教室大家都看着她吹口哨,她竟不知一回事。 “茜如啊!你开窍了喔……我们都看到了,那个是你男朋友吧!开轿车的喔!看来是个有钱人,BMW的咧……” 茜如也只能笑笑的看着他们,也不知要说什麽! 这时琳琳走到她坐位旁坐了下来,在她耳边说:“他昨晚在你家啊?” 茜如点头。 “是不是又做了啊?” “讨厌啦!老是要跟我说这个,是不是克己对你不好啊?” 茜如一边拿出书一边说。 “才不呢!他对我可好了。” 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你呀!” 她不知说什麽,只能笑着摇头。 琳琳像事想到什麽似的,激动的说:“我差点忘了跟你说,克己说改天再出去玩吧!怎样?” “我问达仁看看!” 一想到晚上又可以见到他,她竟高兴的差点忘了上课。 认识达仁将近2星期了,这两个星期里,他们晚上不断的做爱,直到很晚才睡。也因爲有了达仁,茜如也很少自慰了。有时他不在时,茜如都会想着他才手淫。这晚她接到达仁打来了的电话,说今晚公司加班可能很晚回去。茜如当然会觉得不好受啊,已经习惯身边有他了,而他今晚又可能很晚回家,甚至不回家。 其实达仁是某间公司的总经理,因爲大学时认识克己,也就因爲克己他们才能认识,而有了性行爲。 茜如跟以往一样,一边洗澡一边手淫。 “啊……啊……仁……” 要一边想他才会更有力! 手指不停的往阴道里插,口中叫着达仁的名字:“啊……啊……仁……啊……” 真希望达仁快点回来,好让他插我这痒又痒的小穴,茜如在心里想着。 淫水跟自来水混合在一起,手指却都沾满了淫水,一边自慰,一边拿起沾满淫水的手指舔了起来。 “嗯……啊……嗯……啊……啊……啊……啊……嗯……仁……啊……” 终于达到了高潮。 洗完之后衣服也没穿的走出浴室,擦干头发,躺在床上等着达仁回来干她。 达仁收拾完桌上的文件,正要走时,一名女员工在它面前脱起衣服来了。 “你这是干嘛?” 他看也不看的收拾自己的东西。 “总经理,我喜欢你好久了。” 说着就往他身上趴去。 达仁推开了她:“不要闹了,快把衣服穿上。” 说起也真奇怪,他居然没有一点性欲,可能是对她吧! 但说真的,她有一副茜如没有的好身材,两个奶子又比茜如大一倍,但说什麽还是激不起他的性欲。 这时那女的脱掉内裤,赤裸裸的坐在办公桌上,双脚张的开开的,那两片阴唇随着她的唿吸不断的又张又密的,让人看了真想一口吃了她。 “干我!总经理。” 她把脚放在达仁的身上不停的游走。 达仁二话不说的把她的脚甩开,又自故的收着文件。 “啊……啊……啊……总经理……啊……” 那女的居然玩起自己的小穴了,淫水不停的流出来。可是达仁还是不爲所动,让那个女的以爲他是柳下惠。 “不要做了,要不然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看着她自己玩的那麽起劲,突然就想起了茜如。 “赶快把衣服穿起来,我先走了。” 说完就走出了她的视线。 “总经理,不要走。总经理……” 她却叫不回来了。 达仁走了,但她还没走,就自己在办公桌上手淫。 “啊……啊……总经理……啊……喔……” 口中还不时的叫着总经理。 回到家,达仁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走进了茜如的房间,居然看到茜如没穿衣服的在床上睡着了,慢慢的走到床边。 “不要啦!仁……” 看着茜如的手不停的挥着,又叫着他的名字,不会是梦到他们在做爱吧! 说起也奇怪,达仁的阳具有反应了,而且好胀,原来他的小弟弟非茜如不行了。 侧躺在茜如的身旁,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的奶子丶捏她的乳头,又舔又咬,搞得睡梦中的茜如呻吟了起来:“啊……啊……啊……” 身体不停的摇晃着。 “如……嗯……” 从乳头摸到小穴,掰开阴唇,轻轻的插。 “啊……啊……啊……” 茜如像是醒了似的不停的呻吟着,手也抓着达仁的头发。 达仁知道她醒了,便加快手指的搓力。 “啊……啊……啊……嗯……” 达仁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包括内裤,阳具渐渐胀大了。 淫水流了出来,达仁去舔了她,舌头也不安份的往里面舔。 “啊……啊……仁……你回来了……喔……我好高兴喔……“她”等你好久了……啊……啊……快……舔……喔……” 茜如浪了起来了。 头在她的私处不停的摇着,让舌头能更进去一点。茜如的手也开始玩起乳头了,但又想要吃他的阳具:“啊……给我……仁……我要你的懒叭……给我……我要……啊……” 达仁把阳具凑到她面前,她很饥渴的一把抓住“他”舔了起来,茜如用牙齿不断的咬着“他”那种夹力让他不禁想射了,不过没那麽快。 “喔……如……你进步了喔……用力……啊……” 茜如吃得津津有味,两粒肉球也快要被她含在嘴里,不过嘴巴没那麽宽,因爲他的阳具在她的嘴里不断的胀大,看来快要射了。 茜如的手不知怎麽的,竟然熘到他的屁股,手指往屁眼里插去。 “啊……如……你……啊……” 前后都夹攻了,可是……啊……爽啊! “我要射了……如……你要吃完喔……啊……” 精液全都被茜如吃进去,阳具也渐渐缩小了,软趴趴的。 “唉呀!软趴趴的,你怎麽替人家止痒嘛!” “放心好了,马上帮你止痒。” 说完阳具又胀大了。 “啊……快……我等不及了……快啊……干我……干我……仁……啊……” “进去了喔!” 阳具“啾”一声滑了进去,茜如躺在床上,达仁只好前后抽动着。 “啊……啊……加快……用力……啊……” 奶子随着抽动也前后摇晃着。 真是小淫女啊!白天如此清纯,晚上竟是这麽的饥渴,这麽的淫荡,叫床声更让他加快。 “喔……喔喔喔……啊……喔……” 茜如看着他的阳具往自己的私处不停的抽动着,更加兴奋了:“啊……啊……仁……啊……喔……再快啊……喔……天啊……天……” 茜如叫的越大声,他的抽动也更加大力,今晚他真的兽性大发了:“嗯……嗯……嗯……喔嘶……啊……” 茜如的身体因爲抽动太大了,从床头移到床边,身体任他不停的干,一边摇一边吃着她流出来的淫水。 “嗯……啊……嗯……” 都这麽久了,她爲什麽还没喊泄?他都快射了,今天她是怎麽了?性欲那麽强:“要泄了没?啊……如……” “啊……啊……不要……啊……我还没……” 她不泄,他都快瘫了。 这时茜如抱住他,用力的翻了身,变成她在上,达仁在下,就由她来控制,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奶子也随着摇晃着。达仁躺在床上看着茜如坐在他上面玩得那麽高兴,看着她掐着奶子,鸡歪不停的往他的懒叭插,消魂的叫床声,更让他激起了兽性,又把她压下去了,变成女下男上。 他勐插、勐干,龟头渐渐的触碰到子宫。他再加快,终于碰到了。 “啊……啊……太爽了……我……要泄了……啊……救命啊……要泄了……啊……快要了……再用力……仁……用力……啊……” 到了,达到高潮了。 茜如两眼发昏,身体不停的抖动着。达仁也把精液射下了,趴在双峰上不停的喘息着。 “如何?” 达仁问着茜如感觉。 “嗯……嗯……嗯……” 茜如还在呻吟,久久没说话。 达仁笑着看着她激情过后红润的脸颊,不断在脸颊蜻蜓点水,抚摸着她的奶子。 茜如渐渐的平息了,今天的达仁干起来好爽喔,她又喘又笑的。 “笑什麽?” 他摸着她的发。 “今晚的你真的好勐喔。” “我老实跟你说好了,” 他想把刚才在公司事说出来:“刚才公司一个女员工想跟我做爱。” 茜如一听到马上坐了起来:“什麽?那你……” 达仁抱住她说:“怎麽可能呢!我对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就算她脱光衣服也一样。我只要你,“他”也只要你,“他”不会出卖我的!放心好了。” 茜如放心地又躺回他怀中:“说真的,她身材好不好?我跟她谁比较好!” 达仁迟疑了一下:“嗯……她比较好,光是胸部就比你大了!” 茜如听了就扁起嘴:“你喜欢大胸脯?” “我只喜欢你的!小捣蛋。” 他捏了一下她乳头。 “讨厌啦!” 他打了他一下,之后用手指指着他的鼻子说:“不能碰我以外的女人喔!还有你不准喝酒,喝酒会乱性,知道吗?” “知道了,老婆大人!” 他轻捏她的脸颊。 “谁说要嫁给你了!” “你永远都是我的,都是我林达仁的!” 之后就吻住她的唇,久久才离开。 “啊……啊……啊……啊……啊……” 刚才那爲公司的女员工因爲在办公室的办公桌手淫,被管理员看到,因受不了而跟他做起爱来了。 “啊……用力……啊……好……太好了……” 管理员更加的往前冲刺,办公桌上的电话都被他们摇得掉下去了。 “好棒啊……李小姐……啊……你真的好棒啊……” “当然!要不是我一时痒的受不了,而你又刚好经过,所以你才能尝到这美妙的感觉,那个总经理真是柳下惠。” 她在心里说着。 “啊……啊啊……元伯……你也很利害……真是……真是老当益壮啊……喔喔……啊……” “啊……我老婆都不跟我做……啊……正好看见你在……啊……啊……” “啊……元伯,啊……以后你要做就早我好了……啊啊……我的洞永远爲你开……啊……用力……” 元伯听到这番话更加的用力插,以后就不用去找妓女了,这李小姐年轻又漂亮。 “啊……啊……啊……嗯……啊……啊……啊……” 总经理,不管你是不是柳下惠,我一定要得到你,让你好好的品尝我这美丽的洞穴。 “啊……啊……总经理……啊……啊……” 她不小心的说出来了,不过元伯好像没听到。 “啊……啊……李小姐……啊……” 之后两人双双达到高潮,穿上衣服整理一下桌子,把桌上的精液和淫水擦干净之后,两人若无其事的走出办公室了。 今天是某间学校的毕业典礼,也就是茜如他们的学校。有的哭的哭丶开心的开心。而茜如是很开心,因爲她要生小宝贝了。达仁答应过她的,等她毕业后跟她生孩子,她实在太喜欢小孩了。 正当高兴的走回家途中,一个中年男子挡住了她,她惊讶得叫了出来,那个人就是夺了她第一次的干爸。 “琳……” 她忘了琳琳跟克己先走了。 干爸奸笑的走向她来:“茜如,你该不会忘了我吧?” 茜如吓的脸苍白了。看着他一直走过来,又想到3年前的事,想赶快的跑回家,但穿着皮鞋不好跑,眼看家就快到了。 “呀……不要!” 干爸抓住了她的手:“你不想我啊?我们这麽久不见了,嗯?” 他抱住茜如不断的亲她。 “放开我!” 终于挣开了他,拿起钥匙要开门,却死死开不起来。 他一手抢起钥匙,帮她开起来了,然后就抱起她走到客厅。茜如不断的挣紮着,用脚不停的踢:“放开我……救命啊……” 他把茜如甩到长型沙发上,解开自己的裤腰带,然后撕裂茜如的制服,双手不停的掐着奶子,嘴不停的亲着她的脸。 “不要……求求你不要……” 茜如一边哭一边摇头。 他的手伸入裙子里,用力的扯下内裤:“说不要,爲什麽这里湿答答了?” 手不停的抚摸着小穴,之后就插了进去。 “啊……不要……求你不要……” 茜如双脚不停的挣紮着。心里想达仁赶快回来,但现在才中午而已,他不可能这麽快回来,不禁又哭了起来。 “来……含着“他”” 干爸脱下裤子,露出那丑陋的阳具。在茜如心中,达仁的是最完美的,她把头别开不看。 “我叫你含住“他”” 干爸把他的头扭过来,一直靠近阳具:“这麽久不见了,难道你不想“他”吗?记得我们以前怎样玩的吗?” 他哈哈大笑,那牙齿因爲吃槟榔变成了黑色的,看起来怪恶心的。 “晤……” 茜如一直别开“他”“给我含。” 他干脆把阳具往她嘴里插去,但却听到茜如说:“你不怕我把“他”咬断吗?” 茜如的眼神告诉他:她会的,一定!便改插入茜如的小穴。 “啊……” 茜如却死也不叫,一直任他插。 女人不叫床,教男人怎麽干得下去嘛! “叫……快叫啊……我叫你叫……” 他打了茜如一巴掌:“唔……唔……叫啊……叫啊……” 茜如抵死不叫。 “好!你不叫,我干到你叫。” 说完就用力的干,狠狠的搓。 干了两三次之后,他停了,但阳具还是插在里面。 “妈的!贱人。” 又继续干了。 这时开门的声音惊动了她,心想会不会是达仁回来,因爲钥匙只有他有。她叫了:“救我!达仁!救我……” 达仁听到茜如喊救命便冲了进去,看到了却是这种情形。 “妈的!王八蛋!” 一拳往干爸的脸上揍去。 干爸正达到高潮时却被揍开了,嘴角还流着血。 达仁脱下西装外套盖住了茜如裸露的身躯,便又往干爸那里冲去,抓起他又踢又揍的:“敢玩我的女人。妈的!我揍死你!” 干爸被他揍得又流血又肿的,来不及回手,已经快死一半了! “达仁好了,不要打了,再打会出人命的。” 茜如阻止了他。 达仁终于停手了,但又踢一下干爸的肚子:“他是谁?” 茜如低下头不敢看他的说:“我以前的干爸!” “就是他强奸了你?” 达仁又抓起干爸再揍:“连自己干女儿也给她强暴了。王八蛋!现在跟你毫无关系了,你还来!” 茜如走过去拉住了达仁的手:“不要打了,让他走吧!干妈还需要他啊!” 这时她已哭成泪人儿了。 “哼!给我滚。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滚……” 他说什麽就算爬也要爬出去,留在这等死啊! 看着他出去了,达仁抱住了茜如,吻着她的额头:“不要哭了,嗯……过去了,不要再想它了,现在我以后都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茜如在他怀里点头。 “好了!先去洗澡吧。” 他像哄小孩似的说。 “嗯!” 抓紧达仁的西装,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她哭了…… 经过这件事之后,达仁再也不碰茜如了,也很少来找她。 “说什麽不离开我,爲什麽你都不理我呢?达仁,我好想你啊……” 这夜她又哭了。每天她几乎哭,等他回来,但都空等。 拿起电话,拨了号码:“喂……林达仁。” “仁……爲什麽?” 茜如哭着说。 “茜如!你怎麽了?是不是他又来了?你等我,我马上赶去。” 他开始急了,这几天都没去她那儿,那老头该不会又去找她了? “不用!你不用来了。” 她哽咽的说。 “爲什麽……嘟……” 她挂断了。 达仁心想不对劲,便马上开车去她家。 “茜如!茜如!” 他马上冲进去,人不在客厅,他又冲上楼去。 “茜如……” “达仁!” 茜如手上的安眠药掉了一地。 “你干什麽!爲什麽要这样?” 他摇着她的身体。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你都骗我,说什麽不离开我。你骗我!” 茜如抱着他捶打他的背。 “茜如,天知道我多麽想要你,我只是不忍心再伤害你。因爲你干爸对你那样,我怕你会因此恨男人,甚至是我。” “不……我只要你……达仁,我只要你啊……” 茜如抱着达仁又哭了起来。 达仁轻轻的吻住她的唇,深深一吻:“我们结婚吧!” “嗯!” 茜如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你现在想要什麽?” “小孩,我要生小孩!” 她看着他说。 “那来吧!” 一说完就把茜如压下,脱掉身上的衣服,轻吻着她的乳头丶小腹,渐渐往私处吻去。 “啊……啊……仁……啊……啊……” 私处又开始痒了:“啊……仁……插进去……快……嗯……” 这次他很温柔的进去了,很顺利到达子宫了。 “啊……啊……” 达仁把精液射进去了。而茜如也不再避孕了,很快就会有小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