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发现妈妈偷情这件事,首先要感谢的应该算是我不共戴天的敌人孙叔叔吧! 孙叔叔是爸爸的好朋友,爸爸去极地参加科考队之後,孙叔叔隔三岔五地就会上我家来,还有他那个桃花面孔、蛇蠍心肠的老婆刘阿姨。他们俩还有老妈,居然三个人一起去参加我学校的家长会,回来後我妈他妈的还没说什麽,孙叔叔先对我一顿臭骂,还打了我几下,刘阿姨看到我哭了,还恶狠狠地骂我:「哭什麽小小年纪就学人家耍流氓,扒女厕所,偷胸罩还拿去卖,真不知道老张会不会给你气死。」 自从家长会之後,我逃学就特别小心,首先,要侦察清楚妈妈有没有在家,然後才敢大胆地翻墙回家。其实我并不是一个是十恶不赦的坏小孩,你说我刚上四年级,能干出什麽坏事来?逃学也就是回家看毛片打手枪睡觉而已。 那天我又是溜到家里,按说是星期四,妈妈应该在单位上班,不过她们那个设计院日薄西山,眼看就要倒闭的样子,虽然勉强发得出工资,不过妈妈也经常溜号躲在家里看电视。果然,我一到自己的小院里,就听见从客厅里传出妈妈的声音。 「小孙,你可不简单哪,我们家刘歆居然给你调教得服服贴贴的,当初你们恋爱的时候我还真没看出来。」 孙叔叔在客厅里笑着说:「还不是老张教我的那几下子。他时不时还给发电子邮件,问我你最近进步了没有?」 「讨厌!」妈妈听起来有些害羞地说道,然後他们的声音就越来越小。 我大着胆子贴近窗户用一小块镜子反射里面,发现窗帘被拉上了,好在还剩下一小块。我就从这一小块缝隙看进去,顿时把我吓得屁滚尿流,难道妈妈和孙叔叔要合起来谋杀刘阿姨? 我们家吃饭的桌子被搬到了客厅的中央,刘阿姨全身赤裸地跪在桌子上,双手被绑在身後,身上、腿上都绑着好几根塑料绳,白色的塑料绳紧紧地勒进了刘阿姨身上的肉里。几条绳子绕过脖子,在刘阿姨的乳房上下勒紧,一对奶子被绳子勒得结结实实的,涨得通红地鼓出来,粉红的乳头支愣地翘得老高。 刘阿姨的嘴里被塞进了妈妈洗碗的布,她「呜呜」地叫着,可是只有一点声音能发出来。而她的腹部也缠绕了好几根绳子,把小肚子上的软肉勒得跟超市里挂在勾子上的猪肉似的。我本来很害怕,但是突然看到全身赤裸的成年女人,顿时又有点兴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 孙叔叔笑着把一段绳子绑在刘阿姨的脖子上,妈妈突然说:「这样不好。」我心中感叹了一下,或许妈妈还会悬崖勒马,放过刘阿姨的小命。 谁知妈妈从厨房里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套在刘阿姨的头上,袋口还紮上了一段透明胶,被绑得像要送到屠宰场的牲口一样。我心里一阵害怕,不知道孙叔叔这个王八蛋下次会不会也这麽对我。 绑完了黑色塑料袋之後,孙叔叔从地上拎起一个黑色的大包,在里面翻找着什麽东西;而妈妈脸上带着微笑,把刘阿姨身上绑着的绳子一点一点收紧,打结的地方也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生怕刘阿姨会挣脱绳子逃跑似的。而刘阿姨的屁股撅得高高的,手被反绑在背後,只有下巴搁在桌面上,蒙着头的黑色塑料袋大概留了缝,因为我听见刘阿姨「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黄姐你刚才都检查过了吧?别弄出什麽问题来,我可就这麽一个媳妇。」 孙叔叔嗬嗬笑着,在妈妈的脸上掐了一把,妈妈脸一红,打开孙叔叔的手,啐了他一口说:「你都是老把式了,还问我检查好了没,没检查好我配个媳妇给你。」 听到这话的刘阿姨浑身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她大声哼哼着,努力擡起身子甩了甩自己的乳房,被绳子勒得有点变形的乳房看起来一点也不诱人,反而有点恶心,我不知道妈妈和孙叔叔到底想玩什麽。 孙叔叔听了妈妈的话便说:「别配个媳妇给我了,我跟老张打个报告申请一下,就把你划转给我算了,天天瞅着你,我心里都痒痒。」 「行啊!你放着你年轻小姑娘不要,就喜欢我这谢了花的蔫大姐。我跟老张说说,我跟你过得了,让小刘过来伺候老张。」妈妈面带桃花地跟小孙叔叔打情骂俏,孙叔叔手上戴了一副黑色的手套,更像个屠夫了。 「黄姐,你们家有4号的小皮鞭吗?我刚才看了一下,我的那条不知道上哪去了,你把老张的那条先借我用用,被你的水泡过的格外好使。」 「去,没好死的。」妈妈扭着屁股风情万种地拐进房间里去了。我太阳啊,我们家还有这种东西?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妈妈终於从房间里出来了,手里还捏着一根细细的、带挽手的皮鞭,此时此刻,让我喷血的不是皮鞭,而是妈妈的造型…… 平时打扮虽然时尚但是还算拘谨的妈妈,在房间里换上了一身黑底梅花图案的旗袍,保持得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旗袍的包裹下更是显得前凸後翘,旗袍的下摆一直开到了腰侧,黑色的内裤的边都露了出来。 妈妈还换上了我从没见过的黑色高筒丝袜,在丝袜和内裤之间,还有一根黑色的吊带绑着,我忍不住从书包里翻出了手机,用手机偷偷地拍了一张妈妈的照片。可能是由於太激动了,我都忘了手机拍照的时候会发出快门声,还好的是我还把这快门声自定义成了猫叫,在这关键时刻救了我。 孙叔叔和妈妈听见了猫叫之後都有些奇怪,平时我们住的大院里是没有猫的啊!妈妈走到窗台前向外张望了一下,我就紧紧地背贴着窗台下的围墙,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过了一会,我听见妈妈离去的脚步声:「可能是外头的野猫,过来翻垃圾的。」 妈妈把皮鞭递给了孙叔叔,孙叔叔抖手挥动了几下皮鞭,听见细细的皮鞭划破空气的「嘶嘶」声,我觉得抽在身上一定很痛,不消说,一会肯定够刘阿姨喝一壶的。 而妈妈则笑眯眯地站在一边等待着即将开始的鞭笞,她把头发高高的盘在脑後,露出了雪白的脖颈还嫌不够,又把旗袍的侧边扣子一连解开了三个,揭开露出了自己的胸膛,妈妈白色的乳房暴露出了一小半,或许是由於没有戴乳罩的缘故,乳房稍微有些下垂,而且两边分得比较开,在身体的两侧都凸显出了半圆的形状,而在薄薄的旗袍下面还露出了乳头的痕迹。 今天的妈妈真是前所未有的放荡,真不知道一会还有什麽好戏呢!或许,这一切都只是噩梦的开始。 接下来,果然如我所预期的一样,孙叔叔开始对刘阿姨进行了一番残忍的虐待,他先试试皮鞭和刘阿姨的屁股的接触角度,然後就轻轻地用皮鞭的前端在刘阿姨撅起的下身挠动着,受到刺激的刘阿姨费劲地扭动着身子,被蒙住的头开始左右有摇晃着。 孙叔叔接着把皮鞭轻轻地插入了刘阿姨的下身,刚刚顶进去的时候,刘阿姨的反应很剧烈,周身颤抖,像过电一样甩动着自己的腰,压在桌子上的上身也擡了起来,她的一对小小的乳房被绳子捆绑之後,充血肿胀成了桃红色。 刘阿姨的乳头很小,对比了一下妈妈旗袍下的激凸,我觉得妈妈的乳头大概有超市里的进口葡萄那麽大,可能稍微小一些,但是刘阿姨的乳头就是超市里绿色的无核新疆小葡萄那麽大。 孙叔叔把细皮鞭插入了刘阿姨的身体里大概有10厘米左右之後,刘阿姨的颤抖结束了,但是浑身难受地扭来扭去,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麽,我听不见,估计孙叔叔和妈妈也听不见。 孙叔叔回头对妈妈说:「我上次试过用10号的短鞭,这母狗居然给我当场就潮吹了,断断续续地喷了大概有两分钟左右,我都怕她脱水。」 妈妈忍俊不禁,「噗哧」一下笑了,娇媚地瞪了孙叔叔一眼,轻轻地摸着孙叔叔的脸蛋说:「老张头回跟我玩的时候,我可是激动得差点咬到舌头,还好当时戴了口嚼。」 孙叔叔不怀好意地藉机在妈妈的胸部摸了一下:「那咱们下回试试?」 「去你的,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姐哪是你能消费得起的!」 孙叔叔苦笑了一下,吐了吐舌头说:「那是,我混好了,也就是给老张打打下手,他那窝我还都没去过。」握着细皮鞭的手,把握着细细的鞭子像是阳具一样奸淫着刘阿姨的下体。 随着皮鞭的深入抽出,刘阿姨被绑着的小腿使劲想分开,眼看白色的绳子深深地咬进肉里,而刘阿姨被压抑的呜咽也越来越大,几乎可以说是震耳欲聋了。当然,还没到那份上。 而站在一旁的妈妈直愣愣地看着孙叔叔如魔术师一般操控手里的皮鞭,她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隔着衣服摸着凸起的奶头,而左手则伸进了旗袍的下摆,在旗袍下颤动着。妈妈居然在跟自己玩,而且是在看着这样恐怖的场面,我好几次涌起了想溜走的念头,但是又怕被发现,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看下去,心里期待着眼前的一幕能够早点结束。 看着刘阿姨在我们家的饭桌上毫无抵抗能力地受着孙叔叔的鞭苔,我心里更讨厌孙叔叔了,虽说刘阿姨也不是什麽好鸟,但是她有时还会削苹果给我吃。 孙叔叔又抽了刘阿姨几下终於停住了手,我看刘阿姨用极其别扭的姿势不知道是趴还在跪在餐桌上,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是我看她肩膀一晃一晃的,浑身在颤抖,她一定很痛吧! 从头到尾,妈妈都带着奇怪的笑容在旁边看着,一点都没有阻止孙叔叔的意思。我发现她看孙叔叔鞭打刘阿姨的时候看得特别认真,还吞了几口口水,难道妈妈和孙叔叔有了私情,准备杀了刘阿姨?那不是也得……我想到还在北极科考站的爸爸,两腿一阵发麻,爸爸,你可千万不能在最近回来啊! 就在我准备溜走的时候,忽然我听见妈妈柔声说道:「主人,让奴婢帮你泄泄气吧!」 妈妈为什麽要叫孙叔叔主人呢?我又擡起头往里面看,就看见孙叔叔突然转头给了妈妈一巴掌,妈妈猝不及防,退了两三步。奇怪的是,妈妈捂着红通通的脸蛋,一点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还笑着低下头,扑通一下跪在孙叔叔的面前:「感谢主人的提示,我是下贱的母狗,怎麽配做服侍主人的奴婢呢?」 「知道就好。」孙叔叔摸着妈妈刚才被搧了一巴掌的脸蛋:「记住了,老张已经把你赏给我了,他不在,我就是你唯一的主人。」 「是!主人。」妈妈把脸贴在孙叔叔的手上,擡头看着孙叔叔:「主人是不是也要为刚才的错误而惩罚母狗?」 「你们两个都要受惩罚,先惩罚她吧!」 妈妈站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了两个晒衣服的夹子,孙叔叔把夹子头上用胶布包了起来,然後把还蒙着头的刘阿姨上身扶起来。刘阿姨刚刚被鞭打完,似乎没什麽力气,一坐起来就倚靠着孙叔叔,孙叔叔摸着刘阿姨的乳房,他的手在鼓鼓囊囊的乳房上画着圆圈,刘阿姨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这时,孙叔叔就把妈妈拿出的夹子夹在刘阿姨的奶头上,我看得大吃一惊,这也可以?夹子刚一夹上去,刘阿姨的呻吟就更大了,被牢牢绑住的两腿也扭动个不停,孙叔叔还试了试夹子够不够牢,他轻轻一拉夹子,夹子就夹着刘阿姨奶头把乳房拉得变形了,原本圆圆的乳房变成了三角形。 孙叔叔一放手,刘阿姨的奶头连着夹子上下抖动,充血而变得像红气球一样的两个乳房被孙叔叔来回拨弄着。妈妈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时不时还在刘阿姨撅着的屁股上用力打两下,清脆的「啪啪」声在我听来特别恐怖。 这时,刘阿姨忽然剧烈地摇晃身体,孙叔叔问:「是不是要解开包头?」刘阿姨用力地点头,孙叔叔就赶紧把固定塑料袋口的透明胶解开,把塑料袋扯了下来,这时我才看到刘阿姨头发蓬乱、两眼红肿,眼泪还在不断地从眼眶中滑落下来,她恳求地看着孙叔叔,嘴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孙叔叔拔出刘阿姨嘴里的洗碗布,刘阿姨「哇」的一下就哭出来了,哭了几声之後抽泣着说道:「呜呜呜……主……主人,母狗恳求您……把……把下面的塞子松……松开。」 孙叔叔一手抓着刘阿姨的头发,用力往後扯着,刘阿姨脸朝着天花板,伸直了脖子抽泣着。而妈妈还在落井下石地拍打着她的屁股,每拍一下,刘阿姨就颤抖一下,胸前像是红气球一样的乳房和上面的夹子也在颤抖。 「你憋不住了麽?」 「嗯……呜呜呜……」刘阿姨抽泣着说,两只眼睛都哭得红通通的。 「不错,比上回进步了32秒。」孙叔叔这才动手解开刘阿姨身上绑着的绳子,我看见绳子虽然被松开了,但是身上被绳子勒出的痕迹还清晰可见,白嫩的身体上配着红色的交叉痕迹,显得格外刺眼。 虽然松开了绳子,但可能绑得时间太长了,刘阿姨一下子就趴在桌上,她脸朝着卧室,侧身对着我。我看到她的乳房被压在桌子上,扁扁的肉从胸膛的两侧鼓出来,还是那麽红,而乳头上的两个夹子也没有取下来,她的手不是已经松开了吗,为什麽不拿下来呢? 「去拿个盆子来,快去!」 妈妈马上去厕所拿来我们平时洗脚的盆子,孙叔叔轻声细语地对刘阿姨说:「来,自己站起来。」 刘阿姨含着眼泪点点头,自己慢慢地站了起来。她大概才25、6岁,和孙叔叔刚结婚没几年,还没生过孩子,站起来的时候我看见她的乳房已经没有刚才绳子勒着的时候那麽鼓了,不过还是比我们班的那些女生来得大,看来我刚才的判断有误,但是肯定没有语文老师赵培琪的大。 刘阿姨大约1米55的身高,人很瘦,不过腰也很细,我看着她白得有些发青的皮肤,应该比我在同学刘津颂家看到的黄色剪报要强多了,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其实刘阿姨的身材还是不错的呢,虽然乳房不大,但是形状还好,现在虽然看起来还有些怪怪的,但是平时应该还是挺翘的吧!而且奶头还是桃红色的,据说这种颜色比较难得,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屁股虽然小但也是圆溜溜的,一点没有下垂,就是手脚又细又长,像是平时营养不良,看孙叔叔今天这样对她,平时在家里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刘阿姨巍巍颤颤地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差点摔下来,还好孙叔叔和妈妈在旁边扶着她。妈妈把脚盆放在桌子中央,刘阿姨对着脚盆迈开两腿,我这才看到从她屁股缝的中间垂下来一条绳子,似乎有什麽东西被包裹在两团还带着鞭痕的屁股肉里面。 刘阿姨有些吃力地蹲下来,我想她该不是要在洗脚盆里撒尿吧?妈的,今晚我说什麽也不洗脚了,太脏了。 孙叔叔让刘阿姨蹲下来之後,用力一扯,刘阿姨「啊」的尖叫一声,妈妈有些慌张地拍着她的肩膀:「小刘,你小声点,这附近可能有人。」 能没人吗?好大一个活人不就在窗户外头看着呢! 孙叔叔从刘阿姨的屁股里扯出了一个黑色的橡皮球,橡皮球大概比乒乓球稍微小一点点,有点黄黄的,该不是大便吧? 妈妈绕到刘阿姨身前扶住她,只见刘阿姨一挺身,「呲~~哗啦……」顿时把许多稀屎拉进了脚盆里。我在心里破口大骂,可刘阿姨库存还挺丰富的,我就看见黄白相间的水流从她屁股里喷射到脚盆里,还溅了不少到桌面上,真恶心。 大约拉了五分钟,妈妈才扶着刘阿姨小心翼翼地向前挪动,从她的屁股缝里还有淡黄色的水流出来。我看见孙叔叔用食指在她的屁股上刮了一下,把沾着粪水的手指头伸到刘阿姨的面前,虽然我看不见她的脸,就看见後脑勺,但是刘阿姨似乎把自己的粪水给舔进了嘴里。她转过头时,我果然看见她两手捧着孙叔叔的手,把那根沾过了自己粪水的手指像冰棒一样含在嘴里舔着,还舔出了声音。 妈妈把刘阿姨搀扶进了厕所里,孙叔叔则把脚盆也端了进去,我听见妈妈好像是在教刘阿姨怎麽用我们家的热水器,看样子刘阿姨今天不会死了,不过这样也够难受的。 孙叔叔把桌面清理乾净之後,妈妈挽着袖子从厕所里出来了,孙叔叔一把搂住妈妈,妈妈也毫不犹豫地仰起头,主动把舌头神了出来,孙叔叔也伸出舌头,两个人就抱在一起互相舔着对方的舌头,然後热烈地吻着。我非常清楚这样的举动就是给爸爸戴绿帽,不过我也没办法。 吻着,吻着,妈妈就把孙叔叔的裤子给解开了,她嘻嘻笑着看着孙叔叔,满脸都是撒娇的样子,孙叔叔点点头说:「时间不早了,赶紧吧!」 妈妈像得到了圣旨一样把孙叔叔扶着坐到沙发上,然後就转身走进房间,把那套旗袍给换了,好像还说着什麽下午要去交电费。妈妈出来之後,又换上了正经出门的衣服,看样子也把胸罩戴上了,我刚松了一口气,谁知妈妈又走到孙叔叔的面前,把孙叔叔的裤子一直拉到膝盖,露出了孙叔叔的那根…… 你说那根应该叫做什麽玩意?我也不知道怎麽形容,反正比我还不如吧,细细短短的,居然还粉红粉红的,跟学校门口的烤肠那麽大的鸡巴也有脸露出来。我越看越火,恨不得手拿菜刀进去把狗日的鸡巴给剁下来,不过奇怪了,妈妈好歹也是设计院一枝花,怎麽就看上了孙叔叔这个逼玩意了? 妈妈把孙叔叔的「小鸡鸡」捧在手上把玩一番,摸了几下还得看看孙叔叔,真贱!摸了一会之後,妈妈忽然站起来,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我就觉得一阵热血涌上脑门子,莫非妈妈也要脱衣服? 果然,妈妈脱完了外套脱衬衫,只穿着胸罩站在孙叔叔的面前。我很少看见妈妈的身体,只穿着胸罩的样子更是第一次看见,妈妈以前练过游泳,肩膀在女性中算是宽的,肌肉很匀称,特别是妈妈转过身来的时候,可以看见背上清晰的线条,毕竟是练过的啊! 妈妈的胸罩里没有海绵,这个我比较清楚,被胸罩托住的两个白花花的乳球半隐半现,中间还有一条深深的乳沟。妈妈扭动着已经有点赘肉的腰肢,轻轻地把手伸到背後,解开了胸罩的带子,顿时,两个巨大的乳房跳了出来,还一抖一抖的,妈妈的奶头有葡萄那麽大,又黑又亮,如果分类的话算是长的,我看见妈妈的乳头还微微翘着,说不出有多性感。 「主人,你要母狗的嘴还是……」妈妈摸着自己的乳房,扭动着身体,被摸过的奶头一下就涨起来了,看妈妈的乳房那麽大,当初喂我一个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了。 「先用嘴巴!」孙叔叔吞了一口口水,伸手就把妈妈拉进自己的怀里,妈妈坐在孙叔叔的大腿上,把他的手拉过来摁在自己的乳房上,孙叔叔用力揉着,和妈妈嘴对嘴地继续咬舌头,两个人的嘴不停地发出「吱吱」的声音,而妈妈的嘴角边还有不知道是谁的口水流下来。 两个人终於分开了,孙叔叔还拉着妈妈的乳头,一脸淫笑地说:「老张运气真好,我第一次看见你,真恨不得一口把你吞了。你知道食堂里的那些工人怎麽说你吗?有次夏天,你穿了件衬衫,扣子没扣牢,露出了点沟来,那个掌勺的王师傅就在背地里说,你的那对奶子是要杀人的。」 妈妈「咯咯」笑着,轻轻地摸着孙叔叔的脸颊说:「那要杀人的奶子,现在不就在你手上吗?你要是喜欢,即便老张回来了,你一个电话,母狗就立马上门服务,随叫随到。母狗的全身肉肉都是主人的,主人喜欢怎麽玩就怎麽玩。」 「妈的,老张真他妈够意思。」孙叔叔用力拍打了一下妈妈的乳房:「赶紧他妈的吹吧,吹得好,今晚好好赏你一下。」 「是!主人。」妈妈相当高兴地在孙叔叔的面前跪下,把头深深地埋进孙叔叔的两腿之间。我换了个角度,看见妈妈红润的嘴唇含着孙叔叔的「小鸡鸡」,又是舔又是咬的,还用舌尖轻轻点击着龟头,孙叔叔爽得用力扯着妈妈的头发,满心欢喜地看着妈妈在用嘴巴帮他服务。 这时,刘阿姨洗完澡出来了,她还光着身子,乳头上的两个夹子走路的时候掉了一个,她马上自己捡起来,拉着自己的奶头又给夹上去了,嘴巴还「嘶嘶」作响地吸着气,眉头一皱一皱的像是很痛。 看见我妈妈跪在地上舔着自己老公的鸡巴,刘阿姨一声不吭地走到孙叔叔身边,跪坐在孙叔叔的旁边,孙叔叔一边搂着刘阿姨的腰,把自己的脸贴在她的肚皮上,一边摸着妈妈的脸,时不时还轻轻搧她一个小巴掌。 妈妈一只手扶着孙叔叔的鸡巴,一只手还不停地揉着自己的乳房,看着妈妈滑溜白皙的上身极其淫荡地扭动着,我的下身也不知不觉地硬了起来。 舔了一会之後,孙叔叔像是要来了,他扯掉刘阿姨乳头上的一个夹子,刘阿姨又痛得叫了一声,孙叔叔把刘阿姨的乳头含在嘴里,像是用牙齿在上面咬着,我看见刘阿姨痛得呲牙咧嘴的,还抱着孙叔叔的头,用力把他的嘴往自己的乳房上摁。 妈妈突然一仰脑袋,闭着眼睛把自己的脸蛋凑在孙叔叔的鸡巴上,白色的精液喷射出来,沾在妈妈的眼睛上、鼻子上,还有脸上,妈妈用舌头把嘴巴附近的精液都舔进嘴里,这才带着脸上的精液又把孙叔叔的鸡巴含进了嘴里,鸡琢米一样前仰後俯地动。半天她才把孙叔叔的鸡巴吐出来,那根短小的鸡巴上面满是妈妈的口水,闪闪发亮的,更像烤肠了。 「行了,去厕所里洗洗乾净吧!昆强该回来了。」孙叔叔满意地拍着妈妈的脑袋:「他今晚好像要去补习吧?」 说到我,妈妈顿时满脸晦气,顾不得还黏在脸上的精液,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这孩子,不知道怎麽回事,明明会念书又不肯用心,我都怕他将来……」 「怕什麽?」孙叔叔乐嗬嗬地打断妈妈的话:「你还别说,有回跟他一起上厕所,别看他年纪小,那玩意已经有点老张的风范了,不信你哪天试试。」 妈妈皱了皱眉头,不屑一顾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站起来走进厕所去了。 看样子他们三个奸夫淫妇早上的勾当是结束了,我也得赶紧溜。在翻墙的时候我想,听他们的口气,爸爸似乎已经知道了妈妈和孙叔叔的奸情,可是爸爸又好像同意他们的事情,要不妈妈怎麽敢说爸爸回来之後她还「随叫随到」呢? 真没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妈妈居然是发廊妹一样放荡的女人,想到这,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还在墙上蹭着呢!痛得我走都得慢慢地来。眼看孙叔叔搂着不穿衣服的我妈、刘阿姨像皇帝一样走进卧室去,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赶紧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