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当……叮当……」门铃声响过,当大门打开,一个美女落入单伟文眼帘

  。

  「嫂子!」单伟文摆着一副笑脸,看着那美女道。眼前这个美人儿,正是他

  二哥单伟豪的老婆施美云,当初他第一眼看见施美云,光是那美貌和意态,已深

  深吸引住仍是就读中二的单伟文。次年,施美云就嫁进单家,成为单伟文的二嫂

  。

  虽然事隔多年,施美云依然青春靓丽,如何看也不像个接近三十岁的少妇,

  仍保持着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你二哥刚打电话回来,问起我你到了没有,才放下电话你就来了。」施美

  云娇柔的语音送入单伟文耳中。

  「还不是老妈,总是在我身边劳劳叨叨,就连牙刷牙膏都要我拿过来,真拿

  她办法!」单伟文耸耸肩头,显得极之无奈。

  「你不要怪责妈,为人母亲对儿子关心是必然的。」施美云看见单伟文手上

  只有一个行李箱,不禁又问:「就是一个箱,没有其它吗?」

  「嗯!」单伟文点点头:「二哥这里什么都不缺,拿几本书,几件衣服就是

  了,况且这里离老家又不远,忘记拿什么东西,随时都可以回家拿过来。」

  「你也说得对。」施美云轻轻点着头。

  单伟文提着行李箱跑了一大段路,早就累得手软腿酸,一屁股在沙发坐下,

  已不想再站起来。施美云从厨房出来,手上拿着一罐可乐给单伟文,说道:「伟

  文你先歇一下,晚饭后再收拾行李吧。」

  「老实说,我真的累得要命,今天三十多度天气,还要提着十几公斤行李上

  落地铁站,又要转乘小巴才能来到这里,现在简直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施美云微微一笑,在单伟文前面的沙发坐下,道:「我还道你是临叔载你来

  这里,原来你是乘地下铁,也太难为你这个少爷了!瞧来,你还在生爸爸的气,

  对吧?」

  「也不算是生气,但老爸既然说我无骨气,凡事都倚赖家人,我就拿点骨气

  给他看!老爸虽然生意遍全球,有金有地,但这又如何,老子就是不稀罕,我不

  要他的支持,更不要他的钱,免得他小觑我。当我大学毕业后,再跑到外国去,

  到时自供自读,拿个博士学位回来。」

  「你真是孩子气,难道你上大学的零用钱也不要,我就不相信。」

  单伟文连忙摇头道:「当然不是,其它一切生活享受我可以不要,但基本生

  活费是需要的,这也是父母养育子女的责任。」

  施美云叹道:「你和你二哥就是同一类人,宁可放弃家族的生意,都要追求

  自己的理想。」

  「这不是很好吗,妳曾经说过,就是欣赏我二哥刚毅不屈的气概,所以才嫁

  给他,现在二哥是盛名远播的内科医生,救人无数,嫂子也该满意吧。」

  施美云听后,脸露微笑,显然心里甜丝丝的。

  单伟文看着眼前这个漂亮动人的二嫂,心头不禁生出些许醋妒,心忖:「二

  哥的艳福可谓不少,能够娶到一个这样迷人的老婆,要是我将来的老婆也和二嫂

  一样标致,这就不枉此生了。唉!算吧,各人自有各人的命,多想什么!」

  这时传来开门声,施美云知道是老公回来,便站起身子走向大门,果然看见

  一个英伟的俊男走进屋,正是单伟豪。

  「伟文来了,你倍他聊一会,我去叫彩姨开饭。」施美云迎向单伟豪说。

  「二哥,没想到你星期天都要加班,放着二嫂一个人在家。」

  单伟豪一笑,坐到单伟文身边:「做医生就是这样,有何出奇。」伸手一拍

  单伟文的大腿,道:「对了,刚才老妈给我电话,要我好好管着你,不准你夜归

  ,不准你结识女孩子,每星期要回家一次,听见没有。」

  单伟文「嗤」声一笑:「二哥你当面和我说出这番话,就知你不会听老妈的

  说话。但你大可以放心,没必要我是不会夜归,说到结识女朋友,目前我还没有

  这个打算,将来就不敢担保,要是给我遇着个天仙一样的女孩子,相信你想拦都

  拦不住我。」

  单伟豪摇头一笑:「我当然知道。但话又说回来,你都快要上大学了,十八

  岁还没有女朋友,在今时今日这个年代,也不能说不出奇。」

  「谁叫我小学和中学都是念男校,在和尚寺念书,又怎有机会去识女孩子。

  」单伟文突然念头一转,问道:「二哥你念中学时,莫非已有女朋友?」

  单伟豪十分自豪,用力点下头:「你二哥我当年是校里的名草,不知迷倒多

  少女同学,怎会没有女朋友。」

  「那时二嫂还没出现?」

  「我是念大学时认识你二嫂,那时她已经有了男朋友,我足足用了一年多功

  夫,几经辛苦才把她抢过来。」

  「原来是这样!不过像二嫂这样漂亮的女生,没有男朋友才是怪事……」说

  话未完,单伟文看见施美云走进大厅,立即停口不语。

  施美云疑惑地看着二人,问道:「两兄弟说什么?一看见我就不说。」

  「二嫂不要误会,我们没说什么。」单伟文尴尬道:「我只是问二哥,我搬

  来这里住会不会不方便。」

  「这里有的是地方,又怎会不方便。」施美云微微一笑。

  「就怕二嫂会不高兴,影响妳和二哥的生活。」

  「不要说废话。」单伟豪站起身来:「我若然不高兴你搬来住,早就和你说

  了,还用你来开声。」

  施美云接着道:「伟文你不要想太多,安心在这里住,现在距离大学开课还

  有一个月,你就先习惯一下这里的环境,如果感到不习惯,你就和我说,我再为

  你想办法。好了,晚饭已经准备好,大家去饭厅吧。」

  ◇◇◇

  单伟文向来成绩优异,终于顺利进入香港大学,选修经济系课程。他父亲是

  商界巨子,家住港岛南区,远离香港大学,而单伟文的二哥结婚后,便搬离老家

  ,住在半山区的自购物业,而这里距离香港大学,便只有十分钟路程。单伟文为

  了上学方便,同时得到父母允许,就暂时搬到二哥家居住。

  转眼过了一星期,单伟豪位于巴丙顿道的房子亦算是豪宅,但和南区的老家

  相比,可就差得远了!虽然如此,单伟文却感到非常满意,身边没有母亲日夜啰

  唆,终于令他尝到自由的可贵。

  这日,单伟文和同学约会完毕,在交易广场刚上了专线小巴,手机同时响起

  ,一看来电,正是二嫂施美云,原来是问他是否回去吃晚饭,单伟文才放下手机

  ,眼前忽然一亮,看见一名少女走上小巴,样子竟然美得惊人,见她一头过肩的

  长黑发,脸上不施半点脂粉,正坐在另一边的单人座位,刚好让单伟文能够斜斜

  的看见她侧面。

  这名少女年约十七八岁年纪,上身穿了一件绵质的圆领T恤,胸口印有英文

  图案,下身是一条浅灰色的短裤,露着一对修长细滑的雪腿,而最吸引单伟文眼

  球的,却是她那高高耸起的胸部,让人感到在她衣衫里的乳房肯定分量十足,如

  此清纯漂亮的女孩子,确实难得一见。

  单伟文不住在心里赞叹,心想二嫂施美云已经是个大美人,但和这个少女相

  比,仍然要略逊一筹!

  在整个车程中,不只是单伟文,就连车上的乘客,都不经意地被这个少女的

  姿容吸引住,尤其是一些男乘客,大多都和单伟文一样,偷偷的把视线投到美少

  女身上。

  小巴沿着半山坚道进入般咸道,不觉间已接近柏道的路口,正是单伟文的下

  车地点。单伟文今天难得遇见这样绝色的美人,心里真的有股不想下车的冲动,

  但回心一想,亦发觉此举实在太无聊,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开声通知司机下车地

  点。

  当单伟文下了小巴,走出两步,仍是忍不住回过头去,打算再看看那美少女

  一眼,怎料这一下回头,奇迹出现了,见那少女亦跟随着他下车,这一个惊喜,

  简直令单伟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单伟文虽然心头窃喜,双脚却不敢停下来,只是拖慢了脚步,向巴丙顿道走

  去,但意外的是,那个少女竟然从他身旁而过,没想二人会走在同一个方向。

  「不知她是住在这里,还是来这里探朋友?若然她是住在这附近,相信再有

  见面的机会吧?」单伟文想着,边走边盯住少女的背影,发现她的身材果然一级

  棒,丰臀细腰,双腿雪白修长,及背的长黑发随着脚步轻轻飘扬,在在的一切,

  都是如此赏心悦目!

  二人一前一后,单伟文最终到达住所的大门口,看见那少女仍是往前走,他

  稍稍犹豫一会,还是提不起勇气再跟下去。

  ◇◇◇

  一连数天,那少女迷人的姿容,仍是无法随着时光离开单伟文的脑袋。而他

  的二哥单伟豪因工作要出国几天,听说是到日本开什么医学会议,这一日的晚饭

  ,便只有单伟文和嫂子施美云二人。

  「二嫂妳嫁给一个医生,可真辛苦妳了!」单伟文一面夹菜一面道。

  施美云浅然一笑:「是吗?为何我不觉得。」

  「可不是吗,二哥不时要开夜,就连星期天都要加班,还要出国开会,时常

  留下二嫂一个人在家,妳不觉得委屈吗?」

  「工作嘛,总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只要习惯了,就不会当一回事。」

  「妳会不会太大方了,老是向着二哥那边想。」

  施美云微微一笑:「你没有听过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况且做夫妻就要

  互相体谅,你现在还未到这个阶段,到时你就会明白。」

  「或许是吧……」说话刚完,手机接着响起,一看来电,竟然是母亲大人,

  不禁摇头一叹,向施美云道:「是老妈的电话,不知又要劳叨我什么!」

  施美云听见,只是脸现微笑,待得单伟文关上电话,才问:「听你刚才的对

  话,是妈叫你现在回家吧?」

  「嗯!」单伟文显得很无奈:「是老爸有紧要事找我,来得如此突然,恐怕

  是凶多吉少了!」

  「你就早点回去,记得不要太夜回来,这里九点后就没有小巴。」

  「现在都七点多了,瞧情况我今晚就在那边睡好了。」

  施美云点头道:「好吧,就按你自己意思好了。」

  ◇◇◇

  「爸,我不要去美国念书,香港大学究竟有什么不好……」

  「我没有说不好!」单绵熊盯着眼前倔强的儿子:「香港大学又怎可能和哈

  佛商学院媲美,这是世界公认最著名的学院,不知有多少人想进入哈佛,今次你

  有这个机会,还不懂得把握。」

  「不去就是不去,我不习惯一个人在外国生活,爸你就体谅我一次,放过我

  吧,好不好!」

  「你说我不体谅你,我不知动了多少脑筋才能让你进去,你竟然说我不体谅

  你!你不用多说了,我是为你好,是为了你的前途,你就好好的收拾心情,一于

  给我到波士顿去。」

  「不是我自己用本事得来的学位,我如何也不要!哈佛又如何,还不是一个

  虚名而已,无非是让你能够在外向人扬耀,我的儿子是哈佛毕业的高才生。」

  单绵熊听见儿子这番说话,实时气得五孔生烟,骂道:「你说什么,够胆就

  再说一次。」

  单伟文一时气急,才会冲口而出说出这等说话,此刻亦不禁后悔起来,低声

  道:「爸,你今次就让我在香港完成大学,毕业后我再听你的说话,到美国去深

  造,算是一人让一步。」

  「不行,一切手续我已经为你办妥,就这样决定,不要再多说了。」

  「爸……」单伟文实在忍无可忍,腾的站起身来,但他心里清楚,今晚若再

  和父亲纠缠下去,只会越弄越僵,当下大声道:「我不会去波士顿……」甩下一

  句说话,头也不回便走出父亲的书房。

  「喂,你给我站住……」单绵熊的怒叫声从后而至,但单伟文却充耳不闻,

  一口气奔出大厅。

  单伟文的母亲正好坐在沙发上,看见儿子气冲冲的跑出来,知道必定有事发

  生,连忙问道:「伟文,发生什么事?」

  听见母亲这样问,单伟文立即停住脚步,自忖:「原来老妈子还不知道这件

  事。」当即回身一指,指着父亲的书房,说道:「妈,妳去和老爸说,我宁可不

  念大学,也不到美国去。」

  「什么,爸要你去美国?」母亲瞪大眼睛,似乎十分惊讶。

  单伟明知道母亲是舍不得自己离开她,只要得到母亲支持和帮忙,事情就有

  转机,便道:「正是,我说过不去就是不去……」再不多说一句话,直往大门口

  走去。

  走出家门,单伟文终于松了一口气,抬头望向天上的繁星,想道:「若然母

  亲无法说服老爸,这如何是好!现在只有请老天爷保佑,我真的不想去美国念书

  。」

  单伟文看看手表,已接近十点钟,他虽然知道这个时段已经没有小巴,但仍

  有公共巴士行走。回到巴丙顿道的住所,已是晚上十一时多。

  来到家门口,正要伸手按铃,忽地想起时间已是不早,这个时段,相信嫂子

  施美云已上床睡觉,而那个女佣彩姨,只是日间在这里工作,每日晚饭后便会离

  去,想到这里,单伟文只好掏出大门锁匙,自行开门进屋。

  单伟文经过大厅,见厅上只亮着两盏壁灯,大灯已经关掉,施美云敢情是睡

  了。单伟文不想惊动她,独自回到自己房间,打开手提电脑,进入「脸书」和同

  学八卦一会,忽地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单伟文留心细听,这个怪声,

  显然是女子的呻吟声,心想:「听起来这是二嫂的声音,一定是二哥回来了?倒

  奇怪了,就算他夫妻俩做着那回事,但嫂子向来斯文腼腆,怎会如此明目张胆,

  竟会叫得如此大声?对了,他们以为我回了老家,今晚不会回来睡,所以才这样

  大胆,但……但要是知道我回来了,这……这岂不是令大家尴尬!」

  一想到这里,单伟文连忙关了电灯,免得灯光从门底隙缝透出去,让夫妻二

  人看见。

  单伟文坐回电脑前,但二嫂隐约的呻吟声仍不住传入他耳朵,令他怎样都无

  法集中精神。不知过了多久,声音终于歇止了,单伟文暗想:「相信他们是做完

  了。二嫂不但样子漂亮,身材亦十分出众,脱光了衣服必定更加迷人,难怪二哥

  会这么喜欢二嫂。」

  这时,大厅的电视声突然传到房里来,明显地大厅上有人。这一下立时触动

  单伟文的思维:「不对,二哥的房间在屋里的另一边,隔着大厅和饭厅,二嫂刚

  才的叫床声,我在这里又怎可能听见,除非他们是在厅上做那回事!」

  单伟文想到这里,不由暗叫一声好险:「若是我进门迟了半小时,肯定会和

  二哥二嫂碰个正着,那时真不知如何是好!」猛地里,念头忽的一转:「对了,

  这样来说,现在厅上二人势必脱得光溜溜的,说不好还会有些什么亲热动作!」

  想到二嫂那具诱人的好身子,单伟文实时心热身烫,连胯下的老二都蠢蠢欲

  动起来。他走到房门旁,伸手握住门把:「我要不要看,想要看二嫂赤裸的身体

  ,这趟是个大好机会,恐怕以后也不会再有!可是,我……我这样做是否很下流

  ,要是给他们知道了,我还有何面目去见二哥!」

  「咭!不要嘛……你不要乱动……」施美云的撒娇声突然响起。

  「啊……人家不来了,不要摸……摸那里……」

  传来的声音虽然模糊不清,但单伟文还是隐约听得到,他更不曾听过二嫂这

  般妩媚的声音,简直是引人遐思。单伟文确实忍不住,心想:「我就是不看,听

  一听二嫂的说话也是好的。」当下轻轻扳开门锁,露出一条细小的门缝,再将耳

  朵贴上前去。

  「嗯!好爽,又给妳弄硬了……」

  二哥低沉的话声虽然微细,但单伟文仍是依稀入耳,心想:「原来二嫂是弄

  着二哥那东西。二哥真个本事,刚做完不久,现在又硬起来,瞧来又将会有一番

  大战了。」

  「谁叫你刚才射得这么快,我俩难得有这个机会,今晚就要你好好满足我,

  一于要你精尽人亡!」

  单伟文听着二嫂如此骚浪的言语,几乎连鼻血都喷出来:「真没想到,平日

  斯文漂亮的嫂子,竟会说出这等说话!唉,二哥当真是艳福无边,能够娶着二嫂

  这样的美人,正是出得厅堂,上得大床,简直羡慕死人……」

  「妳真的舍得我死在妳面前?」

  「你说呢!」施美云柔声道:「人家爱你都来不及,又怎舍得你去死。」

  「妳到底爱我什么?」

  「爱你英俊,爱你壮健,还有你这根大东西,又粗又长又硬,给它插在里面

  又捅又刮,那种感觉实在棒极了。」

  「妳可还记得当初我和妳第一次,那时妳是怎样说?」

  「那时又怎同现在。」施美云撒娇道:「当时人家还是处女,何曾见过这般

  粗大的东西,自然会吃惊嘛!而那次你进入人家那里时,实在叫人痛得要命,就

  连眼泪都给你捅出来,你教我怎能会喜欢它。」

  单伟文暗地一笑:「二哥果然和我一样,都是得到老爸的遗传,同样拥有一

  根异于常人的大物!更难得的是,二嫂是以处女之身嫁给二哥,在今天这个开放

  年代,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你们女人真是善变,现在不但要男人阳具大,还要男人够勇猛,这才感到

  满意。」

  「你的说话全对,就像你一样,每次和你做爱,都是一大快事。」施美云说

  得又娇又媚:「志充,人家又想要了,插进来好吗?」

  单伟文听见「志充」这两个字,立时呆了一下,心想:「二哥何时改了名字

  ,莫非,莫非……外面那个男人不是二哥?」

  「妳想在这里还是到房间去?」

  「人家等不及了,就在沙发弄一会,好吗?」

  单伟文越想越觉不妥,必须要弄个清楚才行,便将房门再轻轻推开,一对全

  身赤裸的男女,立即落入他眼前。一看之下,那个男人果然不是他二哥,却是个

  英俊体横的陌生男人。这一个大发现,单伟文不禁呆在当场,心中又恼又气:「我二哥对妳这么好

  ,二嫂妳竟然……竟然背着他做这种事!」他虽然愤怒,却不敢冲动,单伟豪虽

  是他的同胞兄弟,但他毕竟是第三者,况且他们夫妻二人表面虽好,但内里是否

  这样,就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说一句不好,或许二哥也有第三者亦未可知!

  单伟文稍稍定一定神,再往外一看,只见那男人仰卧在沙发上,而二嫂施美

  云却骑在那人腰下,不住把身子急上疾落,一对浑圆丰挺的美乳,随着动作不停

  晃动,幻出阵阵迷人的乳波。

  「二嫂这对乳房实在太完美了,不但匀称饱满,乳头依然如此鲜艳夺目,实

  是人间极品!」再看她的小蛮腰,细小而柔软,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身材果然

  格外诱人。

  「志充,你老婆美死了……」施美云边说,一边握住男人的双手,引领到自

  己胸前:「摸我,尽请玩你老婆的身子……」只见那男人五指大张,一手一个拿

  住两只美乳,又搓又捏,而下身却配合着女人的动作,不停耸动臀部向上抽插。

  单伟文听她竟自认是那男人的老婆,喉头立时一酸,骂道:「二嫂妳也太过

  分了,不只背夫偷汉,还要做那奸夫的老婆,若是给二哥听见,肯定气到吐血!

  」

  「让我看看,我要看着自己进入妳身体。」男人发出粗嗄的命令声。

  「是想我这样么?」只见施美云大张双腿,双手撑起上身往后仰,露出吞吐

  着巨棒的嫩穴,纤芥不遗的呈现在男人眼前:「老公,看清楚没有,你下面这根

  大屌,正在奸污你好朋友的老婆。」

  「这是他自找的,谁叫他使出那些卑劣手段抢走妳,还好妳心里仍有我。妳

  现在对我说,究竟是爱他多一些,还是爱我多些?」

  「不要老问我这个问题好吗,人家真的不知道!」施美云口里说着,腰肢却

  不停晃动,而那根巨物正不停穿梭其间,弄得整个娇艳的嫩穴湿淋淋一片。

  单伟文从房间的角度看去,正好对着施美云的正面,把整个情景尽收眼底,

  忖道:「原来这个男人是二哥的朋友,听二哥先前说,他是从别人手上把二嫂抢

  过来的,相信就是这个男人。刚才那人说什么卑劣手段,难道二哥是用了些下流

  招数,以鬼蜮伎俩把二嫂抢到手的?」

  「快些说,我要的是真心话,妳不要像以前一样胡混带过。」

  施美云显得百般无奈,移身趴到男人身上,将一身美好的雪躯紧贴在他胸膛

  ,轻声道:「志充,你在我心里面,不但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很着重的男人

  ,在我还没认识伟豪之前,我和你那段日子,是多么充实和快乐……」

  志充嗤声一笑:「当然,每天放学后,妳都会到我家做爱,怎会不充实。」

  施美云听得娇嗔大发,抬起小拳打了他一下:「你坏死了,人家是说生活充

  实,你却笑人家。再说,我那有天天放学去你家,一星期顶多三次,那有你说得

  这样难听!」

  志充在她额上吻了一下:「老婆,是老公说错,可以了吧?」

  施美云用手捧着他的脸,给他一个深深的热吻:「志充,我爱你!真的很爱

  你,到现在都一样,我若不是太爱你,也不会瞒着伟豪,偷偷和你做这种事。」

  「这样说,妳是爱我多一些了?」志充脸现喜悦之色。

  施美云竟然摇了摇头:「你是我第一个男人,本该是爱你多一些,但伟豪确

  实对我很好,不但体贴我,关怀我,就算在性生活上,也让我很满足,我和他做

  爱,确实又有另一番享受。」

  「这方面妳亦同我说过,说他那东西不比我差,而且耐力了得,但我们认识

  的日子比他长久,感情自然比他深厚,光是这一点,难道我就不及他?」

  施美云轻轻摇头:「你不是不及他,但我已经是他老婆,我终究会和他一起

  走下去。但你不同,你现在还是单身,可以找另一个女子,然后结婚生子,组织

  一个新家庭。」

  「但我想要的人是妳,不是其它人,莫非到现在妳还不明白我心意!」

  「你对我怎样,我又怎会不知道。我现在虽然让你抱住,是因为我无法忘记

  你,心里仍爱着你,很想用我的身体让你满足,同样满足我自己,但这样不代表

  我不爱伟豪。我知道自己很自私,想同时拥有两个都爱自己的男人,明知这样是

  不对,但我又管不住自己的心!」

  「那我怎办?难不成我们就这样偷偷摸摸一世!」

  「不会的,我今年已二十九岁,再过十年,就将近四十岁的人了,到时我人

  老珠黄,你还会和我偷情吗,这是可以预见的事实。所以说,我虽然深爱着你们

  两个,但老实说,我是舍不得离开伟豪的,而你又不想继续这样偷偷摸摸,唯一

  选择,就该借着现在还年轻,找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以你的条件,相信并不难

  。」

  单伟文在房里听了这番话,多多少少都明白过来,心想:「既然二嫂还爱着

  二哥,亦不想和二哥分开,我就不该插手这件事了,免得破坏他们的感情,还有

  这一桩婚姻。目前唯一的希望,就只有让这个男人肯自动放手。在这方面上,我

  倒要想个法子才行。」

  「志充,你该白明我心意,如果你真的放不下我,想继续和我好,我也阻止

  不了你,亦只好继续和你好,谁叫人家还爱着你!」施美云在他脸上吻了一口:

  「你动一动嘛,干我!人家喜欢让你抽插的感觉。」

  「要是有一天,我和伟豪一起干妳,将妳前贯后入,到时妳就知道苦头!」

  「啊!」施美云连忙掩住嘴巴:「你……你怎会知道我想过,当初我和伟豪

  第一次上床,就在他疯狂干我的时候,我脑子里就想起你,想到你现在也在我们

  床上,你和伟豪两人一起淫弄我,想必一定让我快乐死!」

  「妳……」志充听着,似乎极度不满。

  「你不要这样嘛,人家只是想想而已。」施美云使力抱紧他:「我告诉你一

  件事,听了之后,就不要再生气了,好么?」

  「谁说我生气,我只是不喜欢看见他干妳,每当想到妳脱光衣服给他抱,再

  把妳干得骚水长流,我的心就像针刺一样痛。」

  施美云微微一笑:「你很傻呢,人家是伟豪的老婆,和他在床上好,是天公

  地道的事,这样你都会吃醋!好了,我告许你一件事,保证你一定会高兴。就是

  ……就是我后面,到现在便只有你享用过,伟豪多次向我提出,我都没有答允他

  ,因为那里,是我二老公独享的圣地,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我简直爱死妳了,老婆!」志充抱紧她,不停又亲又吻:「我不但要了妳

  前面的第一次,就连后面都垄断独登,还有什么比这个强。」

  「你想报答我,今晚就要好好满足我。」说话刚完,施美云忽然慢慢抬高身

  子,抽出小穴的肉棒,再趴到志充的下身,张开嘴巴,连汁带水,一口将龟头纳

  入口中。

  「啊!老婆……」志充美得全身僵住,闭上眼睛享受美人的施惠。

  单伟文除了在色情片看过口交外,那曾见过真人表演,更何况这个表演者,

  正是貌美如花的二嫂子。只见她一手套弄着肉棒,一手抚弄着卵袋,嘴里却含着

  一根庞然大物,正吃得有滋有味。

  过不多久,志充似是忍受不住:「不行了,想射……」

  施美云连忙放出巨龟,瞧着志充道:「现在还不许你射出来,老公你要忍住

  哦……」说完,爬回他身上,慢慢弯下身躯,将一只乳房送入男人口中:「玩我

  ,我要你摸我下面。」

  单伟文看得双眼大瞪,下身早已硬如铁柱,忙即用手握住,心想:「二嫂真

  的好浪呀,被这样一个大美人挑逗,叫世上男人如何抵挡!」

  「啊!好美……就是这里……」施美云的呻吟声,一阵响亮过一阵。

  「忍不住了,让我插进去。」听见志充急促的喘气声,就知他如何兴奋。

  看见施美云对他轻轻一笑,坐到沙发上,背部靠着一边沙发扶手,并架开一

  对大腿,双手拨开自己两片阴唇,露出内里鲜红耀眼的蛤肉,对着志充道:「来

  吧,让我看着你慢慢插进来,插满我整个阴道。」

  志充听了这些淫语,又怎能再忍得,叫道:「啊!老婆,我爱死妳了!」连

  忙跪到她跟前,握住手上的阳具,将个龟头在门前一阵磨刮。

  「嗯!好老公……不要折磨我了,我要你,现在就要你……」

  「我就是喜欢妳这样淫荡,握住我根大屌,自己送进去。」

  「人家只会对你和伟豪淫荡,其它男人想碰我一下都不能呢!」施美云顺从

  地伸出玉手,握紧眼前的巨棒,将个龟头缓缓挤入小穴中:「嗯!龟头进来了,

  好舒服……」

  志充笑了一笑,腰部突然使力,往前一送,整根阳具立时没了进去,龟头直

  咬深处的嫩芽。

  「啊……」动人而娇媚的呼叫声,忽地响彻整个大厅。

  单伟文看得热血翻腾,用力握住下身的肉棒,瞬也不瞬的盯着二人,暗道:

  「这个志充说得好,二嫂果然又淫又浪,但女人对着自己深爱的男人,作出如此

  淫荡的举动,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起码会增加一点格外的情趣。要是自己将来

  的老婆也和二嫂一般,那就爽呆了!」

  「嗯……好深,要给你插死了……」

  「妳如果不喜欢深,我就浅浅的插好了!」

  「不可以,人家喜欢……再用力,快……快被你插出来了……」

  「令命,现在就将妳送上天!」一声说毕,便即大起大落,下下尽根。

  不用多久,施美云突然浑身僵住,接着连番抽搐,终于登上极乐的高峰。

  而那个志充却没有停下来,依然狠冲疾刺,一口气便来了百来下,最后用力

  一顶,龟头抵着最深处,扑簌簌的射个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