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透过淡黄色的窗帘照进了卧室,既有一些明媚而又不刺眼,整个房间染上了一层暖暖的黄色,温馨极了。房间里,一个女人正侧卧在房间里的大床上,长长睫毛下的大眼睛睁开了一下,又迅速的闭上,显然还没有睡醒。

  她的旁边,一个男人正从后面抱着她,一只手搭在她的腰肢,一只手覆盖在她的乳房上,缓缓搓揉。男人正是我,王远,江南市一家大集团的市场部经理,这对刚刚30岁的我来说算得上事业小成,加上不错的长相,也是不少女生中的白马王子。

  而我早已有了心中的女神,她叫夏颜,是我的学妹。她一入校时就引起了轰动,1米67的身高,面容娇好、长发飘飘,婴儿般嫩滑的肌肤,算得上是冰肌雪肤,腰肢纤细、臀部紧翘,加上一双雪白笔直的大长腿,让她成为全校牲口心中的意淫对象。我追了她整整四年,直到她毕业才追到。毕业后又交往了三年,她才答应了我的求婚。

  今天,是我和夏颜举行婚礼后的第二天,如今26岁的、在某银行工作的夏颜正躺在我的身边,被我慢慢轻薄着。夏颜穿着松松的白睡衣,沿着睡袍领口看去,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高耸的美乳正等待人们的掌握;曼妙身段被被子盖住只露出一双可爱的小脚来,脚趾甲上是诱人的黑色的甲油,诉说着无尽的诱惑。

  我早就不能自已,情不自禁地揉搓起夏颜的乳房,轻轻地闻着夏颜的玉颈,闻着她淡淡的发香。“老公……”夏颜发出一声慵懒的长音:“不要了,昨天晚上都三次了,下面好痛的。”

  “谁让你个小妖精婚礼前一个月不让我碰你,整整一个月,憋都憋死我了。

  你看看王小弟,现在又胀了这么大。”

  交往的三年里,我和夏颜发生了无数次的关系,夏颜属于很敏感的女生,最特别的是她的肩部和锁骨处也特别敏感,只要你轻轻的抚摸几下,或者是亲吻,她的小穴就会泛滥成灾了。她的小穴依旧像处女一样的紧致,阴唇、乳头依然粉红,让我一次一次的迷失在她的身体里。

  我把硬起的阴茎用力地一下一下的顶在夏颜的翘臀上,夏颜转过身来,一手勾住我的脖子,一手往我的下身探去,纤纤玉手握住阴茎套弄了一下,“老公,放过人家吧!”夏颜都起可爱的嘴唇:“我用嘴帮你吻出来,或者用你最喜欢的我的小脚帮你弄出来。今天真的不行了,等去蜜月的时候,颜颜都听老公的,好不好?”夏颜对着我撒起娇来。

  毕竟是自己的老婆,不能真的折腾坏了,我说:“那你用嘴吧!”

  经过我三年的努力,夏颜也从不谙人事的少女,变成了会各种体位,精通口交、足交的少妇,当然她这样的媚态也只有我才能欣赏到。

  夏颜掀开被子,跪在我的两腿之间,握住我的阴茎开始上下套弄起来,阴茎下面的两颗珠丸、长得密密的毛,随着夏颜的套弄跳跃起来。夏颜这时埋下头,伸出舌头在我的睾丸上划过,沿着我的阴茎一直舔到我的龟头,随后又从龟头舔到睾丸,并用小嘴将我的睾丸吸住,小香舌在上面打着转儿,“对!对!啊……啊……”我舒服地叫着。

  夏颜微微擡起头,用她清澈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我,眨巴眨巴的可爱无比,同时她的小舌头伸出来,缓缓地向我的龟头滑动,双手还是不停地套弄着。一个集无辜、单纯、妖媚、性感于一身的美女,俯首在你的胯下为你口交,那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夏颜的舌头终于来到了我的龟头,轻轻地触碰着我的马眼,像一个顽皮的小精灵,点了一下马眼又迅速的离开,然后再回来点一下。我舒爽到不行,腰往上挺了挺,夏颜感觉到我的动作,呵呵一笑,又迅速地埋下头,用她娇艳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阴茎。虽然只能含住一部份,但是那一部份也足以感受到夏颜口腔里的温暖和湿润。

  夏颜学会口交也不到一年时间,虽然技术算不上青涩,但是夏颜始终不愿意尝试深喉、口爆和颜射,更不要说吞精了。我知道这事急不来,不过好在来日方长,我还有的是时间。

  夏颜含住我的阴茎后,并不急着吞吐,反而是扭动身体,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旋转。我胀得不行,催促道:“颜颜,快点动啊!”夏颜却调皮地吐出我的阴茎,妖娆的对我说:“哼!让你再折腾我,昨晚三次还不够,现在想要就自己动。让你再欺负我,坏蛋!”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颜颜,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哀求道。“这次就放过你,”夏颜白了我一眼,俯首下去再次含住,快速的吞吐起来。

  渐渐地,我也忍不住了,用手按住夏颜的俏脸,腰部向上挺动,像插夏颜的小穴一样,让阴茎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啊……啊……颜颜,我快要射了!”

  就在我精关快要失守的瞬间,夏颜吐出我的阴茎,用她细腻白嫩的玉足夹住阴茎,开始为我足交。我本来就喜欢夏颜晶莹剔透的玉足,十个可爱的脚趾整齐的排列着,趾甲涂上黑色的甲油,像十朵盛开的小花,妖艳而美丽。终于,我再也忍不住了,在夏颜的玉足上发射。

  “快点洗澡,等会你还要去公司请假,我们一起去渡蜜月。你可是答应了我的,先去马尔代夫,再去日本看樱花,可不许耍赖。”夏颜一边擦着她脚上的精液,一边对我说。

  “遵命!老婆大人。”对这次蜜月旅行我也十分期待,却不知道正是这次旅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