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可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能禁得住眼前垂手可得 的诱惑。是不是真的每个人都是表里如一的真君子,还是嘴上说一套、实际做又 是一套?至少我不是。说到这里相信大家都看懂我做了什麽了,是的,我动了朋 友妻,而且不止一个。 先说说我自己吧。本人今年三十出头,身边不少人都说我还算帅,但我自己 认为我长得一般。反正绝对不是刘德华、金城武那种面容棱角分明的脸,大概属 于梁朝伟、苏有朋那种类型吧。 身材算匀称,一米八十多。性格还算好,和什麽人都处得来,但绝不是没脾 气的老好人,算是外圆内方吧。不熟的人可能会觉得我有点冷,熟悉的人都说我 特能贫,有个哥们给了我一个评价——暗骚!日他老母,说得还真准! 总之我是那种给人第一印象非常好,接触时间长了也会觉得我这人不错,能 让人觉得值得信赖、能给人安全感的那种人。 按说在现在这个时代我这个条件泡妞应该很容易,但遗憾的是我对女孩要求 挺高,不愿将就。看不上的女孩就算主动脱光躺到我面前我都没「性趣」,更别 提主动去泡了。 再加上读书读得多了,身上有种书卷气,一些庸脂俗粉估计主动就自惭形秽 的退避三舍了,所以这麽些年来真的没有什麽艳遇,至少到大学毕业前一直是这 样。 再说说大学那点儿破事儿。也不算什麽破事儿。大一时和高中时的一个女同 学搞到了一起,绝对的一个美女,高中时和我关系就不错,但彼此估计都没啥想 法。 她应该用於那种开放型的,初中开始就知道搞对象,到高中为止就跟了好几 个,但搞到什麽程度我不知道。那还是90年代呢,被没被操都有可能。和她搞 到一起是因为寂寞,当然也有色心。 俺命不好,高中的女同学里美女就少——我是说在我看来是美女的。大学的 同学里美女更少,看到同寝室的别的同学一个个都破了处,自己也有点羡慕。正 好这个美女又和我是一个学校,当时也是空档期,就准备拿她将就了。 泡上就是一句话的事,但上可就难了。说实话,我当时真没想到。高中就跟 过好几个的姑娘,第一天就能亲嘴,而且还很主动,这和我想的一样。但没想到 的是竟然不能湿吻,我的数次努力都是无功而返啊,小牙给你咬得那个紧啊。 无奈之下只好往下走。胸部很快就突破了,毫无抵抗。她个儿挺高,胸也挺 大挺白,是用手摸是用嘴裹全随便,苗头不错。接着再往下又遇到了抵抗,还是 殊死抵抗,在我家的床上说什麽也不让解裤子。 妈的,我再弄都快成了强奸了也没弄开。最後勉强从裤腰把手探了进去摸了 几把,上面动奶子下面抠逼,竟然没出水儿。最後我断定——这是一个处女,看 来我的几个前任最多也就走到这步。 估计是被人亲嘴摸乳搞多了,已经能适应了才毫不起性毫不动情,我说怎麽 每次和我约会都穿裤子紮腰带呢。妈的,不理解,实在是不理解。当时不理解, 现在还不理解。嘴被N个人亲过、逼被N个人摸过,只要那层膜还在就算处女了 吗? 我的目的是上她,既然上不了那结局自然是拜拜,前前後後总共一个月。估 计许多兄弟都会说我傻,白白放过了这麽一个处。 说真的,我也有点後悔,都10多年了还後悔呢,但当时我真的看出上不了 了,除非是强奸。我又真的是不愿意强迫别人,主动让我上的有的是,还非得你 麽?这麽想想就和她拉倒了。现在她也没结婚,不知道那层膜而今尚在否。 大学阶段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个姑娘之外还有过一个。是同班的一个同学,长 得还行,但就是个子太矮了,实在没兴趣,没发生什麽就匆匆结束了。 毕业後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是觉得收入一般,也不想受人管 束,就辞了不干了,成了一个自由职业者。别问我干什麽,反正收入还行。 那时我一个人租房子住,过得真是逍遥自在,我也很享受这种独自生活的感 觉,但每当和一些狐朋狗友欢聚散了独自回到家里时也会觉得少点什麽。别误会 了,不是少份感情,只是少了一个可以日的逼罢了。别和我提找鸡,我对公共厕 所没兴趣。 接下去是主题,先谈和A的故事。 一天中午,我去超市买吃的。那天很热,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女的,打 着阳伞,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忽然觉得眼熟。突然想起是大学寝室里一个哥们的女 朋友A。 她也认出了我,她说她去看牙医,中午午休时间太短,还是从单位请假出来 的。看她急匆匆的样子,赶紧随便聊了几句留了个手机号就走了。 聊那几句不是白聊的,从中我知道她和我那哥们已经分了。这是意料之中, 那小子毕业後去了别的城市。他俩都不是什麽安分的人,本来在大学里就彼此都 有女朋友,後来不知道怎麽认识到了一起,没几天就被我哥们弄上了床。之後彼 此都和当时的对象分了手,一起搬到校外搞了同居,就是麽两个人之间怎麽会有 天长地久呢。 说实话,到了家我就对她动了心思,看着手机上存的手机号犹豫要不要联系 一下。估计大家会以为我是鸟闲得太久了憋疯了吧,遇到一个就想上一个。真不 是,听我慢慢说。 这个A长得真挺不错,就是稍微有点胖,但不太显,看上去很有肉感,还给 她增加了一点性感。那两个奶子就很大,夏天穿上体恤衫从领子那儿露出一半圆 圆的大砸,很是诱人。 A是我们学校广播台的主持人,前面说了,她本来有男朋友,但认识了我那 哥们後就天天晚上和我那哥们通电话,之後没几天就上了床。 我那哥们虽然挺高挺壮挺白净,但长得真的有点像年轻的冯巩,他俩搞到一 起去真是应了那句话:「好逼都让狗操了。」当时恨得一批人牙根直痒痒啊。那 厮每次和她干完了回寝室後,都要给我们讲一讲操她是如何如何的爽,真是气死 人了。 总之,A是个骚货。而且我还亲自验证过。 那是大四刚开始的时候的事。A和我那哥们搬到校外同居後,有一次请我们 寝室的哥们去他们家吃饭。我们当时一个寝室8个人,没都去,算我一共去了4 个。 到了他们家後我那哥们和一个同寝一个哥们在厨房弄菜,剩下我们3个男的 在屋里看电视。A不会做饭,也在屋里陪着我们。 後来A的老公从厨房里出来喊人和他去买酒,有点远,还得买2箱,找人和 他一起去。猜拳的结果是那两个人跟着去了,这样就剩下了3个人,我和A在屋 里看电视,还有一个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炒菜。不知是哪个哲人说过,孤男寡女 同处一室时空气总是暧昧的,果真。 当时正好是8月份,天气闷热,屋里又不通风。A在家就穿了个长度只到大 腿的低领套头睡衣,粉色丝绸的,很薄很性感。本来相安无事的,但一个意外出 现了。 她说要听歌,让我在我身边的架子上找找CD。我就开始在杂物架上乱翻。 突然碰掉了一个盖着手帕的竹筐,从竹筐里掉出了一个纸盒和几件衣服。 我赶紧弯腰捡了起来,一看都是竟然是A的小内裤,一条是白色的纯棉,一 条是黑色的紧身,其余的记不住了,不过没有丁字裤,那是还不兴那个呢。让人 喷血的是那条纯白的竟然是刚换下来还没洗的,逼逼的那个位置有点淡黄色的印 记,还有一股腥臊味儿。 不怕大家笑话,当时兄弟我还是纯处男,看到那个当时就硬了。A看到我手 上拿着她的内裤,赶紧冲了过来一把从我手上夺了过去,跟着就弯腰捡地上的那 个小盒子。 我刚刚说过,我硬了,夏天,薄裤子。A一弯腰,我的鸡巴正好支在她的眼 前。不光是她看到了我裤裆上的隆起,我也看到了她一低头露出的一对白花花的 乳房。她虽然戴了乳罩,但没有肩带,估计是太热的缘故也没有系紧,那一瞬间 我还看恍惚到了一侧的乳头。 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没有起身,接着捡地上的2条内裤,从她身後放着的一个 长条落地穿衣镜中我看到了她高高撅起的屁股上套着一个纯棉质的内粉色的带小 碎花的小内裤。就那麽短短的十几秒,等她再起身之後屋子里的气氛就变得暧昧 了。 当时的空气有点尴尬,为了缓和气氛,我赶紧装作轻松的样子说:「我还以 为什麽大不了的东西呢,至於你这麽冲过来麽?」 A犹豫了一瞬也赶紧接口道:「那也得赶紧捡起来啊,地上脏。」 谁知道我当时怎麽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你那东西也不干净啊。」 说完这句我看到她脸红了。现在想想也难怪她脸红,就算再熟悉也毕竟是个 女孩儿,突然给一个男人看到自己没洗过的内裤肯定会不好意思,何况还被我一 语道破呢。 看她脸红了我又不知道说什麽好了,正尴尬的时候没想到A突然用还拿着一 条小内裤的手撩了一下我的裤裆,说了一句:「就你好!」 那天我穿了一条很薄的亚麻裤子,为了凉快,我们男生很多人都不穿内裤, 我也是。A的手指从下而上在我龟头上划过,那种感觉是那麽的令人难忘,说实 话,好悬射了。 之後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麽了,她转身把东西放好後彼此都坐回了原来的地 方。 房子是租的,房东没给他们提供床,在地中间放了个席梦思垫子就当床了。 刚才我们3个男的就都坐在那上,A自己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现在就我自己了。 我就斜靠在了墙上,这回更低了,我发现又能看到A的内裤了。当时可能是 真的急於想说点什麽打破尴尬,结果我非常蠢的说了一句:「又看到了!」 没想到A突然起身冲过来打我,说:「你怎麽那麽色啊你。」 我半躺在地上的垫子上,她从我右边冲过来的比较急,打我时又得俯身,我 本能的擡右手和右腿一挡。结果A就摔倒在了我的身上,摔得不实。但她硕大的 乳房还是蹭到了我的鼻子,我还半硬着的鸡巴也顶到了她的大腿。 短短的一瞬,我的勃起变得更加的坚挺了。我赶紧用手托着她的腰,经我身 上把她卸到了床垫子上,说:「咱俩谁流氓啊,你也不怕让人看见。」 「哪有人啊,就剩××在炒菜呢,你听不见啊?」 「那你就这麽饥渴的扑过来啊?」 「谁饥渴了,小处男?」边说着,她又在我鸡巴上撩了一把。 「看你硬的,没用过呢吧?」 她总提这事,让我有点不爽,现在想想当时我也够老实的,怎麽就没对她动 动手呢。突然想起了刚才她那条带味儿的内裤,我就问:「我们来前你俩是不是 刚做过啊?」 妈的,你都摸我两次了,我还有啥不能说的。A也好像放开了一样,轻轻点 了点头。 「你怎麽吃妈富隆,不用套啊?」 「我俩都不愿意用,隔着东西不爽,不懂了吧?」 「我哪有你懂啊,经验那麽丰富。」 「滚,赶紧说点好听的,姐姐哪天给你介绍一个涨涨经验。」 刚说到这儿外面就传来了开门声,买啤酒的那几个家夥回来了,我俩都赶紧 起身。起来的时候我顺手往她胸上摸了一把,她瞪了我一眼没说话赶紧就迎出去 了。 之後心神不甯的和哥儿几个聊了几句就摆桌开吃。长方形的桌子不大,我有 意地坐到了桌子长下的一边,A果然很配合地挨着我坐到了桌子的横头一边,这 样她老公就只好挨着她坐在了我的对面,正好和我喝酒,我俩都爱喝。 席间除了蹭蹭她的大腿外也做不了什麽,让我这个後悔怎麽就没穿短裤出来 呢。还好每次我俩腿接触到一起的时候她不但不躲闪,而且脸上也毫无破绽,显 得十分老道,真让人感叹女人心海底针啊。 吃完了饭我们四个男生打麻将,她去厨房刷碗。其间我趁洗牌的时候穿过厨 房去上厕所,她看到我进了厨房没吱声。这回走到她身後时借着酒劲儿我伸手轻 轻掐了她屁股一把,说:「你什麽时候给我介绍一个长经验的啊,像你这样的就 行!」 「滚!」 从厕所出来後我又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这次是伸到睡衣下摆底下摸的,碰 到了她滑嫩的屁股蛋。没给她踢我的机会就闪身进了屋里。 那晚我做春梦了,梦到干一个女的,刚要往里插的时候忽然就醒了,好在没 射出来,洗被罩麻烦啊。 大四比较忙,之後的一年中也没见到A和我那哥们几面,毕业吃散夥饭的时 候我那哥们去外地找工作还没回来,A又是别的专业的,当然也不能叫她,就稀 里糊涂的毕业了。 毕业後这次遇到A,我也不再是处男了,她也不再是我哥们的女友了。正好 我闲的蛋疼,见到她又勾起了一年多前的那次暧昧,能让人不动心吗?考虑了一 下後就给她发了一个短信,约她晚上吃饭叙旧。 其实我俩哪有什麽旧可叙啊,最值得叙的就是那天那场未完的故事了,估计 她也知道。果然和我猜的一样,A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A说她5点锺下班後要回趟家,最後我们定在7点在商业街上的必胜客吃披 萨。6点半我就迫不及待的赶到了必胜客,等她的时候正好看看过往的美女消磨 时间。 没到7点A就出现了,呵呵,看来着急的不只我一个人啊。我说她为什麽要 回趟家再出来呢,原来是去换衣服了。 看得出来A是精心打扮过才来的。上午的职业装换成了黑色半透明的薄纱连 衣裙,下摆还是到大腿上,没穿丝袜,光脚穿着咖啡色的鞋拖 着小卷的黑亮 亮的秀发好像刚洗过,用一条淡黄色的手帕简单的紮在脑後。没有化妆,只擦了 微微的唇彩,小巧的嘴唇在灯光下显得晶莹剔透,让人恨不得重上去咬上一口。 落座後我们很有默契地都没提大学时候的事,随便的聊了聊各自的近况,从 她口中我知道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单身,同事中有人追她,她没看上人家,也有 人给她介绍男朋友,也没成功,下班後的娱乐一般是和几个姐妹去泡吧等等。 提到泡吧,我正好趁这机会邀请她晚上一起去。A爽快的答应了,真是很上 路啊。联系到A之前的表现,估计在酒吧应该没少玩儿ONS。 但也无所谓了,我俩这关系肯定发展不成男女朋友了,只要她之前别玩儿得 太开放弄上什麽病才好。估计不至於,怎麽说也是在电视台工作的,不会不要面 子把自己名声搞得太坏。 吃过了饭已经快9点了,出门打车往酒吧去的路上她已经主动挽上了我的胳 膊像对情侣一样了。 在车上我俩并排坐在後面,我很自然的把手搂在了她的腰上,她也轻轻地靠 了过来,还把手自然地搭在我的大腿上。透过裤子传来了一丝温暖,再闻到她身 上传来的淡淡的香水味,我又不争气地硬了。好在车里比较黑,估计她没看到。 路上我俩谁都没有说话,车里的气氛有点沉闷,好在路不算远,一会儿就到 了。 酒吧里人不多,还没有到10点呢。只有10来桌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喝酒, DJ倒是来了,但还没开始工作,店里放着轻音乐。 我俩找了个靠角落的2人小桌落座,推销酒的小妹来後我看了看A,让她来 点酒,A说她上次来时要的一瓶黑方还没喝完,就让小妹给拿了过来。 好姑娘,知道帮我省钱。酒拿来後我才注意到还剩大半瓶呢,今天就两个人 要是都喝了看来有难度,不能喝酒误事啊。 边喝酒边漫无目的的瞎聊,期间在桌下我不时地用腿蹭A的小腿,A不但毫 不躲闪有几次干脆就用她两条美腿把我的腿夹在了中间。 disco的音乐响起後我们上去蹦了一会,我的双手自然没少在她身上游 走,A还不时把她的香唇在我鼻翼下晃来晃去,勾得我心旌摇荡,真想当场就把 这小妖精背过去按在场子的扶手上从後面干上几下。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再呆下去就是浪费时间了。11点的时候我从她眼中看到 了迷离,这个在酒精作用下彻底的撕掉了僞装放松下来的小美人,像一朵妖艳的 花一样在酒吧迷幻的灯光下散发着既危险、又诱人的香气。 出门上了出租车我没问她的意见就对司机说了我的住址,A带着微微的酒意 嗔怪的瞥了我一眼,然後立刻拿出手机告诉她家里人说她今天在朋友家住。挂掉 电话後直接关机,之後一头靠在了我的怀里。 我家比较远,虽然一路上A没有说话,但当我的嘴俘获她的樱唇时她主动地 献上了她的香舌。我的左手攀上她的双峰,我的右手探入她裙摆下探索她双腿间 的沟壑。还有不时吹在我脸上的她迷乱的气息,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我她没醉, 也没有睡。 交了车费後拉着她迅速冲入楼道,在黑暗的电梯间里我迫不及待地一把A按 在了墙上吻上了她的双唇,双手也同时在裙摆下摸到了一抹冰凉的润滑。 A摸上去很丰满,两条光滑的大腿和翘臀上很有肉,而小蛮腰却又纤细得盈 盈不堪一握。电梯的到来打断了我们的疯狂,电梯里的灯光明亮的刺眼,我不由 得在心里大骂物业那帮王八蛋不懂得节能。 或许是因为害羞吧,A在电梯里站在了我的面前背对着我,任由我从後面抱 着她双手在她的双峰上肆虐。 进了房间後关上门,A把她的包往地上一扔我们就疯狂的抱在了一起。嘴上 品尝着她香甜的口水时我拉住了她的手引向了我的鸡巴,原意只是想让她摸摸有 多硬,没想到A竟然很主动的拉开了拉链把它解放了出来。 我那硬得像根铁棍一样的大鸡巴一弹而出时,正好碰到了A的大腿。她娇羞 的「啊」了一声後一把推开了我,忽的俯下身去竟然直接一口就含住了我的大龟 头,丁香小舌在上面盘旋了起来,一只手还在鸡巴上不停的撸着。 A的口技好得不得了,简直接近专业水准。不但全无齿感,还懂得时而舔我 的冠状沟,时而舔马眼,时深时浅,偶尔的还来两下深喉,那爽得真是让人魂飞 天外啊。 进屋没来得及开灯,在她给我口时我一直借着月光看着她线条柔和的小脸, 口交了一会她忽然擡头和我对视了一眼,嘴上手上也同时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皎洁明亮的月光下,一个紮着淡黄手帕梳着马尾辫的清纯美女蹲在你的身下 不停地给你口交。那一双闪亮的大眼睛还一眨一眨、毫不躲闪地对视着你,这是 何等的刺激啊!我极少见地没把持得住,一下子就射了。 A感觉出我要射,想把嘴拿走。男人都知道,马上就要接近高潮顶点的那一 瞬是最舒服、最爽的一刻。怕她逃走我不由自主地双手紧紧地按住了她的头,龟 头插向了A喉咙的深处。结果憋了许久的浓精一股脑儿地全发射在了A的喉咙里 面。也许是经验丰富的原因吧,A竟然没有呛到。 我射完後双手上的力度一松,A立刻挣脱了我往卫生间跑去,我也马上跟了 过去。A打开灯扑在洗面台上刚想将口中的精液吐出来的时候我一把从後面抱住 了她,右手从後面紧紧捂住了她的嘴。 那一瞬间镜子中A的眼神显出了一丝慌乱与惊恐,等她咽下了口中我的精液 後,我一把把她转了过来吻上了她,把她要说的话堵在了嘴里。亲一个刚吞咽过 自己精液的嘴是有点恶心,但我就是要她吃我的精液,然後再心甘情愿的躺在我 的身下撅起雪白的屁股给我操。 当我看到A眼中的慌乱与愤怒随着我的深吻不断的消逝後,就一探身一把横 着抱起了她蛮横的扔到了床上,接着就扑了过去三两下扒下了A的连衣裙。 当我粗鲁地撕掉她的乳罩的时候,那一对儿让我馋了好久的大乳立刻向一对 兔子一样跳了出来。我毫不犹豫的就用嘴裹了上去。A的乳晕有点大,但乳头大 小还算正常。当时我们也都年轻,她的乳头虽然不是少女的粉色,但至少还没有 黑。 我嘴上用功的时候A也不甘示弱地扯掉了我的衬衫,双手熟练地往我的腰带 探去。两人都赤裸相对後我发现月光下床上的A竟然显得那麽美,在这性感肉体 的刺激下我刚刚射过的阴茎竟然又活了起来。虽然还不是100%的硬,但不影 响插入。 A那里早已是水流成河了。A很配合的大大的劈开了双腿,我的鸡巴一下子 就随着一抹湿滑探入了一条曲径深谷。 A很紧,真的很紧,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我刚刚射过,操了几下後 最初的兴奋就过去了,我决定趁着状态好迅速的把她送上高潮。A刚开始是如溪 水流淌一样的细细娇喘,随着我的努力溪水慢慢汇成了河流,最後又转为销魂的 涓涓细流般的娇哼,最後随着我的再次发射,这首销魂曲终于归于了平淡。 搂着怀中的A,贴着她火烫的娇躯,我打破了沉默:「宝贝,爽吗?」 「爽!」 「这回看你还敢笑我小处男不了,呵呵。」 「你个流氓,怎麽这麽猛啊?」 「我还想问你呢,怎麽这麽紧啊?」 「呵呵,紧还不好啊,你以为呢,你是不是以为我跟谁都来啊?」 「没,别瞎说啊。我哪能那麽看你呢,我是说咱大学时我寝室的××,他应 该挺猛的啊,怎麽没把你开发好啊?」 「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能不能不提他?」 「说说又怎麽了,我一个男的都没觉得别扭呢。再说你俩不是完了麽?」 「那也不愿意提!」 「你口技挺高啊!」 「你还敢说呢,刚才你怎麽回事?你他妈的气死我了,人家可是第一次咽那 东西,恶心死了!」 「呵呵,看你技术那麽好,不是第一次吃了吧?」 「怎麽不是第一次呢,以前没人敢射我嘴里。」 「那也行,算我帮你破了个处,也没算便宜外人。不过以後你老公就惨了, 估计在想破你处就剩小菊花了。」 说到这儿A沉默了一下,然後小声说了一句:「他哪儿也不剩了……」 靠,一听这句话没乐死我,看来今天我得精尽而亡了。 我把A揽过来在她耳边说:「那我让你用菊花破一次我的处?」 A狠狠的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美得你!」然後就扑哧扑哧的笑了起来。 之後我们都累了,一直睡到第二天7点才起。正好是星期六,不用上班。我 醒来後看到A坦露着双乳躺在我的身边还在睡着。清晨阳光下的A虽然少了夜晚 的妖艳,但也绝对清纯,没像一下酒吧里的女孩一下见光死。 趁着她睡,我仔细的欣赏了一下她的肉体,真的是性感无比,绝佳的最爱对 象。A的逼不长,淹没在淡淡的乌黑芳草之下。阴唇很小,也没有发黑,完美的 包裹着两片小阴唇,阴唇四周还残留着昨晚战斗的很紧,散发着淡淡的味道。 一闻到A下阴的味道我发现我的鸡巴又硬了,手就不由自主的往A的阴道。 在我的进攻之下A醒了,娇嗔的瞪了我一眼,说:「一大早晨你还要啊,是 不是想操死我啊?」 听到一个美女嘴里说出「操」字,勃然引发了我的性慾,直接结果就是省略 了很多步骤直接拿起昂扬的小弟弟往她的逼捅了过去。A一皱眉,但还是接纳了 我。她出水很快,没操几下刚刚还干燥的逼就变得润滑了。 等下面两人的结合处传来呱唧呱唧的水声後我忽然很想给大学和A处对象的 我那哥们打个电话,感受一下操别人女友的感觉,就边操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拨了过去。 A光闭着眼睛享受了,没注意我的动作,等电话响了几下拨通了,我叫出那 小子的名字後A才发觉,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很明显,她不想让那小子知道她让 我操了。 她还是不够聪明,其实我又何尝想让那小子知道啊,毕竟是哥们。虽然是前 女友吧,但也不太好。 「喂,干鸡毛呢?」 「操,你他妈才干鸡毛呢,大周六的这麽早就打电话,急死啊?」 「滚犊子,这不想你了麽?」 「去你妈,别恶心我,有事说事,没事挂电话!」 我刚想编个给他打电话的理由,忽然听那边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是谁 呀,这麽早?」 估计A大概也听到了,一瞬间她的表情有些凝固,我赶紧顺坡下驴说:「真 没事,你睡吧!」接着没给那边说话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收了线後刚想说点什麽安慰一下A,女孩儿麽,听到曾经操过自己1年多的 男人身边又有了别的女人肯定多少有些不爽。 可没想到A竟然翻身骑到了我的上面,拼命的上下蹲动了起来,次次一蹲到 底。我甚至能感受到龟头触到宫颈的感觉,爽得我十几下就射在了她的身体里。 平静下来之後我想安慰安慰A,但A好像什麽都看开了一样,一副毫不在乎 的样子。 之後A就成了我的固定性夥伴,每周大概都会做上2、3次。她有了固定男 朋友後我想中断我们的关系了,可她没主动说,我自然不能主动提。现在她结婚 1年多了,还偶尔找我做上一次,还想以前那麽紧。 A,你这个性爱娇娃,遇到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