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月咏表姐 那晚外面下着大雨。我正在看电视,忽然电话铃响起。 「喂。你好,请问找谁?」 「小勇吧,我是你表姐白月咏。我现在就在你家附近,外面在下雨,我想去你家坐会儿,躲躲雨」。 「嗯,好吧。」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我打开门是表姐白月咏。她一米六六的高挑个子,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身穿一件类似海军服的白色紧身连身短裙,单肩斜挎着皮包,一双丰挺的诱人乳房向上翘翘。她微笑时,美丽的大眼睛眼神很是妩媚动人。 我的眼睛被这美女表姐牢牢地抓住了。她看见我直勾勾地盯着她,先是一楞,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头,回避我的目光。 「二姨,姨夫呢?。。。。。她们不在吗?!」她问 「姥爷病了,住在县医院,他们回乡下陪视他几天。。。。」 她优雅的坐在我对面的长沙发上,微蹙着双眉。 她并没有继续问我姥爷的病情,只是用漆黑的眸子上下打量着我。我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料却看见了她踏在高跟凉鞋里的雪白足裸,以及足踝上方纤细柔美的小腿。 「月咏姐?你怎麽有空来我家玩儿?」 「我就不能来吗?」 「呵呵...那不是,我是说...你刚下班?」 「是呀。。。。我今天心里好烦,想到你家看电视,你不介意吧?」 清秀俏丽的脸庞像出水芙蓉般娇嫩、一尘不染,乌黑的柔发从脸侧垂了下来,倘着一粒粒的雨水珠。 「哈哈....你看你说那里的话呀。月咏姐。我怎麽会介意呢?不介意,你看吧。」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超短裙,膝盖以上的雪白大腿,至少有十五公分露在外面。此刻,这一双美腿正相互交缠着搭在一起。修长柔美的小腿尽头处,是她那纤巧秀气的脚,足尖随意的勾着高跟皮凉鞋在我面前晃呀晃的。 「月咏姐,这边有我刚做好的饭,你先边看电视边吃饭。我去洗个澡。」 「好的。」 我边洗澡边想:好奇怪呀!外面在下雨,她怎麽想到来我家呢?还说她心烦,是什麽事令她心烦呢?? 24岁的月咏姐是我乡下亲姨姨的独生女。幼师毕业後,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以前一直住在我家,四处找工作。 後来由於她脸蛋漂亮,身姿迷人,去年被一家四星级大酒店招聘去当领班,住到酒店的单身宿舍去了。 我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洗完了澡。 但是当我回到房间就傻眼了!我桌上的一整瓶「北京二锅头」被她喝光了,满屋子的酒味。再看月咏姐,她满脸通红,坐在我的床上摇摇晃晃,目光迷离...... 「月咏姐,你是不是喝了我的酒了?」 「我...我头晕,我...我昏.. 好热..好热...」 当时我急了,这可怎麽办?她醉在我的房间里算怎麽回事啊?这要是让爸妈知道了可怎麽办啊?..... 我正在着急时,就听到月咏在叫:「...思远..你怎麽不理我了...你...不爱我了吗?...你为什麽要...这样..你说过..的要和我..在一起的,你...你不要走.... 」。 哦!现在我终於明白了,原来月咏失恋了,是找我妈来寻求帮助来的吧?月咏姐很爱她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思远是大酒店的副总经理,思远的父亲是个军队的大干部。 唉!失恋的人最痛苦,让我劝劝她吧! 「月咏,你别这样,不要难过。失恋只是暂时的痛苦,很快就会过去的。不要喝酒折磨自己.....」 「不会的!你不明白,你不明白....」 「你看你,喝什麽酒啊,自己又不会喝还逞能。你以为酒能解愁?哼!」 「.....思远..思...」 这算什麽事啊,我得把她弄回她宿舍去,不能让她在我家里耍酒疯。想到这里,我就去掺她... 「讨厌!你讨厌!......思远,不要...不要...我不要走...」 本想将她扶回酒店的单身宿舍去的,谁想她却用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 坏蛋……思远,你这讨厌的坏蛋…我好想你…月咏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新鲜的如同水果般的双唇,不停的亲着我的眉毛,眼睛。很快,我的脸上到处都布满了她湿湿的津液。 我的脑袋躲避着,挣紮得摇摆,她嫩滑的脸蛋如影随形的贴了上来,使劲的蹭在我的面颊上磨着。 噢!我的心里有一阵电流」嗖-「的流过,我的心跳在加速... 这个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热。月咏那丰满的胸脯紧紧的顶着我的胸部,她的下体也紧紧的贴着我的阴部。我的头上开始冒汗。 月咏不停地在蠕动着身体,不时的在我脸上狂吻...这一刻,我感到自己的肉棒起来了,完全不顾丽娜的压迫,顽强地站起来了... 我不由自主的意乱情迷起来。 「月咏,你不可以这样!你不要犯傻!」 「我..我没犯..犯傻,我想..想要...热..思远...我好想要你…」 月咏眼睛里满是泪花,撒娇的说。 月咏的双腿竟已张开了,自己将超短裙翻到了上方,裙下的风光一览无余的呈现在我面前。我清晰的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她那光润丰满的大腿根部包裹着一条纯白色的亵裤,只见那亵裤的中间已是微微的陷了进去,一小滩湿湿的污迹明显的印在纯白色布片上,清晰的现出了两块蚕豆般大小的半月形轮廓。在我眼中看来是无比的性感,无比的刺激。。。。。 「来,思远...我好想要你…你爱我吗?..我们多长时间没做过了。。。」 。 她一只小巧的玉手肆无忌惮,放在我裤子上,顺着大鸡巴的鼓起的形状爱抚。 「你不要走,你爱我吗?..我让你舒服一下。。。」 白晰的手拉下我裤子的拉链,她的手指将愤怒的大鸡巴慢慢的拉出,昂首的大鸡巴像一支20cm长的大香蕉终於脱离裤子的束缚,呈现在她的眼前了。 「噢,今天你的真大呀!」 醉乎乎的她地发出咕噜的声音。 大鸡巴的洞口渗出透明的汁液,经月咏一握,似乎又膨胀了许多。 「怎麽样?很舒服吗?..思远...」月咏一双秀眼里满是妩媚地着看着我。我惊愕地看着月咏,她为什麽要做这事呢? 她的嫩手指缠绕着我的阳物,温柔地上上下下的在大阳物上来回套弄着。此时我不由发出阵阵兴奋的呻吟之声。。。。 噢!!!这是何样的感受啊!这是何样的体验啊!....我的手不禁在她身上游走... 月咏的手猛然使劲抱住我,我的整个人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她的双手这时更加搂的紧了。 「你不要...不要走,思远你说过的你爱我,你说过不离开我的。来..我帮你..帮你脱...」 这时月咏开始解我的扣子,她使劲地胡乱扯我的上衣,并用两条腿紧紧的缠住我的腿。 「不行!不可以这样的。月咏, 我不是你的「思远」,我是你表弟「小勇」!你看清楚了!」 「...你是,你是思远...你不要骗我....」 月咏嚼起那小巧嘴唇,那双眼散发出迷离的醉人目光。 月咏终於将我身上的衣服脱光了,她疯狂地吻我,吻的我快要窒息。 我今天才知道了-----「酒醉乱性」的真正含意。。。 我的喉咙里咕的一声响,终於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我倏的立起身,一个饿虎扑食把月咏摁倒在沙发上,狂乱的吻雨点一样落在她的脸上、颈上。 她那又软又湿的香舌大胆的探进了我的嘴里,钻到了我的舌下搅动着。我忍不住回吻月咏,不甘示弱的搂紧了她,恣意品味着她柔滑的舌尖。她很快被我吻的娇喘连连,面上泛出了红晕。 「月咏,你以前做过没有?」 我好奇地问她。 「..你..你忘了吗?..思远,..你对我所做的..事吗?你没有良心!你..你忘恩负意...」 。 我听的血脉贲张。心脏都激动的差点儿跳出了世界纪录。 「月咏,我不想伤害你,我们停止吧?」 「不要!你给我。你不要离开我...」 月咏嘴里喷着酒气,她快速脱自己的白色裙子,我挡也挡不住,情急之下,蓄势已久的双手伸出,使劲的把她乳罩扒了下来,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扯脱她的亵裤,把这两件最後的障碍一起扔到了门边。 顷刻,月咏雪白的胴体暴露在我的眼前。我感觉到自己眼前一片眩晕...... 老天,你……你真是上帝的杰作!」我赞不绝口的惊叹着,眼珠瞬也不瞬的定在了她雪白的娇躯上。 纤细的腰肢线条柔。在灯光下透射出晶莹的光泽。两个洁白无瑕的、浑圆而清香的双乳上,红色的乳晕随着呼吸而起伏,粉红色的乳头像两粒小巧可爱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轻微蠕动。 她大腿根间一丛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阴唇细嫩外翻,圣洁肉缝是淫湿紧密。真是没有一点暇疵。 我一把握住了这对弹性惊人的肉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的乳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骄傲的上翘挺立。 我学着A片男主角的方法,用舌尖在她的乳晕上一下一下的划着圆圈,牙齿时轻时重的咬着她的乳头,然後再用力的吸吮、…… 不要……别……别这样……不要……她醉乎乎喃喃呻吟着,蓓蕾般的乳头在我嘴里已然充血膨胀,幽幽的清香若有若无的在我鼻边缭绕。 她喉咙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压抑含混的娇吟,晕红的俏脸上露出了迷乱的复杂表情。 怎麽样?我啜的你很舒服吧?我张嘴吐出了她的乳头,竭力作出老练的神态说,你的身体好敏感呀!瞧,才几分钟就乳头硬成这个样子了!真是淫荡的醉女孩…… 「..思远...快..快点...你好讨厌!..你快进..进来....」醉乎乎的月咏急切的说。 「月咏,我戴上东西吧?」 不...不要..思远你..不是说过..吗..你不喜欢戴...的..你射在里边吧..我..我不会让..负责的...」 「.......」 我听月咏的,我就没戴上了套子。 我的手伸向月咏的下边,!!!她那里已经是水淋淋的了...... 我此时感觉到我的大鸡巴在跳动,他似乎是忍不住了.. 我慢慢的低下头,用手拔开她的大腿根,暴露出肉缝,阴道口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张开。 ...红红的一片...确切地说是粉红色... 月咏俏脸烧的发烫,红晕一下子上了面颊,使她的容色看上去更加娇羞动人,明艳不可方物。 我把她的双腿高高的抗上了肩头,操纵权杖抵住了花唇,缓缓的往里顶去。随着月咏的一声娇呼,只听见「噗叽」一声,顿时肉棒一半插进淫肉穴里。我已经进入了她的领地。 哈哈哈,我终於丧失了处男的童贞了!…….」我激动的心脏狂跳。 月咏的娥眉紧聚、樱唇颤动、发出淫浪的尖叫声。「唔……噢……唉哟……哟……唔唔……唔……唔……」 淫荡的叫床声在浓浓酒味的房间里回响,热血在我的胸腔里沸腾,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哦,我要奸你…… 她阴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匀地夹着我的鸡巴。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啊...好舒服..好舒服.....你..你的什麽时候..长大了...喔....」 「月咏,你感觉到我的大吗?长度够吗?」 我一边不停的用力抽动,一边用五根手指插入她湿润的秀美白嫩的玉脚趾缝中,紧握住她的脚掌。。。。。 「噢!大,..很..很粗呀..长..顶的很深.....好舒服.....好高兴呀.思远...」她急切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快乐。 这是月咏给我的鼓励! 我还能说什麽?我要做的,就是使她满意,使她快乐! 我也激动起来,积极地为她「治」病。恐惧,担心,一切都被淡忘在夜幕下。。。。 我的小腹一下一下的撞击在她的屁股上,肉棒在紧窄的肉壁里猛烈的冲刺。 她修长匀称的双腿张开成一个极大的角度,白皙的小腹在沙发垫上耸挺,双乳晃悠悠的抖动着,乳晕就像是绽放的鲜花一样娇美。 她的嘴里喷出浓浓的酒味,这酒味强烈地刺激着我。,「嗯……嗯…喔…喔…」从她樱樱小口中传出浪浪的呻吟声。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淫水从阴道里涌出来,顺着我的阴茎直流下阴囊。她喝醉酒的脸涨红了,亢奋娇美的面容扭曲着。我觉得这一刻的她是最美的。 这时的我已经把常伦的道德丢到了九天云外了。。。。。 我使劲抓着月咏丰满高耸的乳房,突然用力往上一挺,大阴茎在那细小的阴道里、大行程的抽插,犹如急风暴雨,电闪雷鸣,一连百十多个回合,「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发出淫猥声音。 「啊……啊…思远………啊啊……啊……思远……啊……好……你好硬梆梆…好.....我的亲............。」 忽然,我觉得阴茎被她的阴唇和肉壁越夹越紧,阴道抽搐着,她洞穴内的一泄如注,直觉得滚烫的蜜汁很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 热热的黏稠的爱液直滴至她的大腿处,显然她有了次高潮。。。。 她很舒服地哼着... 我紧张的满头大汗,不由自主的瞥了月咏一眼,只见她正睁开亮如明星的妙目,似笑非笑的瞟着我,眸子里微含感激之意。 望着月咏阴户的嫩皮被我的阴茎带出来又塞进去,真是有趣。 忽然我注意到阴户下面,紧紧闭合着的细小菊花般肛门,不禁产生了将大肉棒刺进去的念头。 於是我趁着大肉棒向外拔出时所带着的爱液,望着月咏的菊花蕾,往里一下子戳进。 她的脸变得苍白,喉间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痛叫:不要……话音未落,泪水哗的涌出了眼眶。她边流泪边又气又急的说:笨蛋,你……你走错路了…… 哇,我的小弟弟鬼使神差的捅进了她的菊花蕾里。雪白浑圆的两片臀肉中的那道裂缝间,正夹着大半截颤巍巍抖动的大肉棒。 当肉棒进入细小的菊花一刹那,感觉一个小的肉环紧紧地套在了我的肉棒上,比肉洞更加紧缩的压迫感,同时我也「啊……」地叫出了声。 一圈紧密的嫩肉包裹住了小弟弟,彷佛一只温热柔滑的小手紧紧握住了它,周到的按摩着。我信心倍增,一寸一寸的向前探路,很快的整根进入了她的体内。 那种舒服的、飘飘欲仙的感觉是我从来也未曾尝过的。雄性的征服欲在我的心里沸腾,我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起来。 哦……哦……啊啊……月咏迷乱的呻吟着,俏丽的脸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贝齿咬住了红润的下唇。柔弱的小手推拒在我的胸膛上,似乎想把我挡开。 但是我真的略为退後时,却不依的掐紧了我的肌肉,把我拉回到身边。 没想到月咏的肛门,第一次却心甘情愿地给了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我。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是比肉棒进入上面的肉洞更加刺激的一种快感。 我的肉棒被细小的肛肉夹得已接近高潮的边缘,肛门中不时传来「噗吱、噗吱」的淫糜声。 几分钟後,「唔……」我再也抑制不住了,把肉棒紧紧地顶住月咏的屁股,肉棒在月咏的直肠内一跳一跳地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啊啊……不要……啊啊啊……在动听的呻吟中,月咏显得有几分惊恐,挣紮着哀求我:你……你放开我,这样,让我……让我很难受……我从身边抓起几张棉纸,擦她的下体。。。。 不……不是这样的……嗯嗯……哦……快停下……月咏喘息着想要纠正我。但我觉得如果让女孩子来教我如何做爱,传出去恐怕会笑死人的。 她让我平躺下,跨骑乘在我身上,月咏用手指捏着两片泛着水光的小阴唇掰开,扶正我的阴茎,顶着她的阴唇,然後缓缓坐了下来。让我的整支鸡巴深深捅入她的体内,阴道里更滑了都是淫水,然後她趴伏下身来,臀部很有节奏地前後轻轻摆动着。我把手环抱住月咏的腰部,她摆动的幅度慢慢变大,很温柔地开始亲吻我的胸膛 肩膀 脖子 。。。。 一股浓浓的酒味。 我加大了抽送的幅度和力道,。疯狂的挺动着下身,她的肉体被碰击得一耸一耸的,双乳晃悠悠的抖动着,乳晕就像是绽放的鲜花一样娇美。 她的呻吟声也愈发的高亢了。 哦哦……啊……嗯……好,思远你……啊啊……别……别…… 我每猛插进去一下,月咏都不由得哆嗦一下,下身就如同发了河一样,淫水不停的顺着她的屁股沟流到床上。 这次特别持久,干了二十多分钟後,她尖声狂叫,急促地喘气,她的浑圆臀部快速用力地摆动,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屁股,催促我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度。 我感到了她快达到了高潮,她的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的高高挺起。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上挺着。 月咏又有了一次高潮。 我感觉龟头越来越热,阴囊开始剧烈地收缩,我意识到我就要射了,急忙大叫道︰「月咏,你让开,不要让我射在里头,你会怀孕的。」 月咏不理睬我,故意加快动作。湿润的浪穴紧紧的将我的大鸡巴夹住,每次结合都紧紧地碰撞在一起。 小浪穴的冲击越来越猛烈,将我的肉棒插进她身体的最深处。她两只雪白的双峰剧烈地上下乱抛起来。 她不住地尖叫着,紧紧捉住我的两胯,不让肉棒从她肉洞中滑出。疯狂地摆动屁股。 「啊……月咏姐……对不起……啊……我忍受不住了……啊!……不行了……我泄了………啊!……」 滚烫的精液象洪水一样地喷了出去,直射入她的子宫中,而且连续喷涌了好多下才告停止。 月咏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悄然涌出,显然她也再次达到了高潮,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前挺着。 「唔……啊…好…」月咏淫荡的扭动,语无伦次。然後像死去那样瘫倒在我结实的胸口上。 过了好一会,她圆滚的臀部一擡,我的肉棒「噗」地一声从她的阴道滑出。她离开了我的身体站了起来,一只手放她的大腿上,感觉到我的白花花的精液顺着大腿在她的手掌流了下来。 月咏眉目间荡漾着难以遏制的春情,对我醉意浓浓地一笑: 「噢,,思远。。今天你真棒啊,好刺激的做爱啊!。。。」 这一下高潮的刺激使我魂飞魄散,彷佛游身宇宙,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 在我欲仙欲死的时侯。她潮红的俏脸上似乎带着种奇怪的表情,散乱的长发半遮在胸前,唇齿间兀自喃喃的低语道: 思远,答应我。。。你说过的。。。要和我在。。一起的,你。。你不要走。。。思远答应。。我。。。答应我好吧?…… 」。月咏眼睛里满是泪花,撒娇的说。 「那?。。。那好吧!月咏。我和你永远在一起。」我冒充「思远」答应她。 「太好了。我好高兴呀。。。。思远...我想要上..上洗手间..我要...撒..」 「什麽?你这时候要上洗手间?这是生理现象。。。。」 「不要..不要做....了思远...等我...回..回来再..做....」 「那好吧!」 「我.....我.....」 月咏刚刚站起来,就一头到在了床上.....我摇了摇她的肩膀,她已经甜蜜地睡着了.......桌上的时钟指向淩晨两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