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丽觉得自己的心快要死了,她无法面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她宁愿相信那是一场梦。出海的丈夫在那里?女

  儿怎么办?该不该报警?可今早女儿醒来,却象往常一样,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怎么回事?……昨晚那可怕的

  一幕有在脑海里出现了,她真希望那是一场梦……昨晚林丽从熟睡中惊醒,女儿房里有动静。不对劲,以往女儿睡

  得很死。丈夫是海员,现在还在远洋出海呢,会不会是小偷?林丽悄悄地起身,抓起一个杯子,披上睡衣,轻轻下

  了床,向女儿房间走去。

  女儿房间的一幕让她惊呆了:两个男人在女儿房间里,正在抚摸熟睡中的女儿!惊惧,愤怒,林丽抬起手,想

  把杯子砸过去,可是先砸哪一个?林丽想叫,可不知怎地,身体好像不听使唤,她就这样举着杯子僵在那里。

  两个男人一个很年轻,三十多岁的样子,魁梧,结实,另一个是个微胖的老头,长得很和善,笑起来却让人觉

  得有些猥琐。他们俩仿佛没感到身后的母亲,继续抚弄着手里的小女孩。

  女儿的名字叫宝儿,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十二岁的她身体已稍有发育,两个乳房象两个小蛋饼,皮肤晶莹,秘

  处更是光洁可爱。林丽第一次这样看着女儿的身体,看着两个恶棍把玩着女儿。她的身子在战抖,她只希望女儿没

  事,哪怕牺牲自己。

  老头轻捏着宝儿的小屁股,嘴里滋滋有声,「真嫩啊,多棒的身体。」

  他的手滑过宝儿的小腹。

  年轻一点的男子笑道:「你还忍得住?我可要开始了,大的给你。」

  「不,等等,关天,她还有别的用,大的嘛,我可以用她教你两招。」

  「哈哈,老葛,我会让你见识见识我在这方面的手段。」关天笑道,转头开始注意僵硬的母亲。

  林丽听了这些,心里一阵发冷,她想哭。又怕吵醒女儿,女儿还是在梦里更安全些。她已做好一切准备,迎接

  将要发生的一切。

  「放下杯子,轻点,别吵醒小孩子。我们需要你配合一些,要是你不合作,我保证会有些让你一辈子都记住的

  事情发生!来,给我杯子,乖……」关天的声音很温柔,但在林丽耳里,字字都像一把刀子。

  身体好像能动了,她试着呻吟了一声,也可以发声。她感到恐惧,照男人的话做了。她看到关天把杯子放进嘴

  里,咯吱吱嚼碎,全然不顾嘴角的血正流出。

  胖胖的老葛拉过来浑身战抖的林丽,手象毒蛇一样划进林丽的身体,林丽的身体很饱满,做爱不多,很容易敏

  感,虽然面临将要被强奸的命运,乳头还是自动硬起来。

  老葛的手指轻捻着两颗葡萄,嘴巴轻轻咬住林丽的耳垂,小声说:

  「我们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全要托你好好『照顾‘喽。只要你好好合作,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还有这么

  可爱的小东西。来,自己把内裤脱下来。」

  林丽感到浑身燥热,手不自觉的勾住内裤:「我要保护女儿,这么做可以保护女儿。」这样想着,自己慢慢脱

  了下了内裤。睡衣已被老葛扯的凌乱不堪,雪白的身体映着凄惨的命运。

  老葛解开衣服,露出惊人的阳物,他抵住了林丽的私处,轻轻磨擦着。林丽的秘处已经涌出蜜汁,老葛用手指

  捞起,伸到林丽面前,嘲笑她:「你的男人多久没干你了?这么湿,你还不是一般的淫荡啊。腿再分开些,我要进

  去了。」

  林丽努力摇着头,嘴里呻吟着,但腿还是分开了,更多的液体开始涌出。她感到那个硬物正一点一点进入自己

  的身体,终于开始了,她想。

  突然,身后的老葛猛然扎进去,林丽没有准备,嘴里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身后的老葛越来越快,林丽紧咬着

  嘴唇,努力克制住声音,但也开始有小声的嗯啊声。

  关天抓住她的脖子,将她的头向下按去:「嘴巴别闲着,给你找个事做。」

  林丽睁开眼睛,眼前一根七寸多长的阳具晃动着。

  林丽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这太羞耻。自己对丈夫的顶多都是轻吻一下,吻后好长时间,林丽都不敢面对丈夫

  的笑脸,眼前这个男人……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她微弱的反抗,他捏住林丽的下巴,稍微使劲,捏开林丽的小

  嘴,径直将阳物伸了进去。林丽嘴里唔了一声,想甩已甩不开了,只得任由前面的男人活动。

  男人轻拍她的面颊,小声呵斥道:「干嘛像个死人似的,舌头动起来!想吃点苦头是不是?」

  老葛在身后笑着说道:「别那么凶,看样子她还需要学很多东西,用舌头卷住,用力吸,是不是想让我们教教

  小朋友啊?」

  听他提起女儿,林丽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不能让他们伤害女儿,林丽开始按他们教的努力卷着舌头,随着呼吸

  使劲吸着嘴里的东西。

  男人的阳物很干净,但有股很冲的味道,这味道让她的脑子一阵一阵发晕,一不小心被阳物顶到了喉咙,林丽

  顿时干呕起来,唾液顺着嘴角流下。

  身后的老葛故意加重了力道,林丽本想调节一下姿势,被老葛这么一搅,又深深的把关天的阳物吞了进去。两

  个人就这样夹着可怜的少妇,在熟睡的女儿面前凌辱着母亲。

  过了一阵,前面的关天从林丽嘴里抽出分身,拎着林丽的头发让她直起上半身。对面的老葛从林丽身子里也退

  了出来。林丽满身都是汗水,雪白的身体在黑暗中闪着微光。她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突然的空虚让她的身体向后

  去追逐离开的肉棒。

  老葛笑着拍拍她的屁股,说:「别急,会给你的。」说完,将阳物顶在后面的菊蕾上,开始用力。

  林丽感到了身后的变化,菊蕾上的异感让她明白了男人的用意,「不,那里不行,那么脏……」

  恐惧的林丽忙向前,想躲开后面的袭击,却不料前面关天的阳物从前面一下子钻进去。秘处很湿,关天进去的

  很顺利,突然的刺激将林丽完全打懵了,她的两只手紧紧抓住关天的胳膊,一动不敢动。却不料身后的阳物已箭在

  弦上。

  老葛趁这个时候一发劲,阳物开始顶开菊穴,向深处前进。林丽乍受剧痛,不禁要发出声音来,却被关天用嘴

  堵住,呜呜不止。

  老葛的阳具上分泌出不少粘液,让他进出容易的多了。随着进出的增多,林丽的疼痛感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

  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林丽的思想渐渐被这种感觉左右,她开始配合两个男人的活动,渐渐开始疯狂起来。嘴里

  也发出不规则的哼声。

  这时,两个男人开始加快速度,林丽感到他们的阳物也在膨胀,是到了最后的时候了。

  「不,不可以!」林丽心中想,可是身体却在更努力的迎合男人们的动作。

  终于,两个男人将阳具顶到了最深处,开始喷薄,林丽却怎么也抓不住最后的顶峰,发出焦急的声音。突然,

  她的身体僵住了,两眼直直的看着——女儿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了,茫然的看着快乐中的三人。

  「宝儿!」林丽叫着女儿的名字。

  她希望女儿继续睡下去,永远不要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男人们扭头看到醒来的女孩,关天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抖了抖屁股,将阳物抽出来,对小女孩说,「过来,『

  宝儿‘!」

  「不!」林丽叫道,「你说过不伤害我女儿的!」

  关天反手一巴掌抽在林丽的脸上,冷冷说道:「你没有说话的权利!」

  林丽被打懵了,她捂着脸,眼泪扑簌扑簌的流出,嘴里念着宝儿的名字,悲伤的看着女儿下床向自己走来。宝

  儿像是中了什么邪一样,一点没有觉得此时的情景有什么异样。她呆呆的走到关天面前,等候着下一个命令。

  「把你妈妈的身体舔干净!」说完,关天把宝儿的头按到林丽的私处前。

  「不!」林丽挣扎着想要躲开,却不料老葛和关天一左一右把她牢牢夹住,两个人的手开始在她身上到处肆虐,

  将那种要命的快感又一次带到林丽身上。

  林丽呻吟着对女儿说「宝……宝儿,不要……离开妈妈……别!快停……」

  宝儿却像丝毫没听见似的,继续认真吸吮母亲的秘处,用舌头舔着那颗敏感的肉芽。

  林丽感到刚才的快感有回到了身体里,而且愈来愈重,她开始崩溃了,尖声呻吟着,耸动着身体,在女儿的舌

  头下终于迎来今夜的第一次高潮。

  【完】